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徐水良文集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顺便再说起义、革命和改良等一些问题)

   
   

   
   徐水良

   
   

   
   2016-10-7日

   海外狭义民运圈老是开研讨会,最近有的花瓶特线组织,又策划组织了一些研讨会。
   
   此类低档次研讨会,往往纯粹是陈词滥调、废话空话成灾,而且往往大发谬论,散播幻想,欺骗民众。结果,既浪费金钱,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劳民伤财,又负面意义大于正面意义。尤其是特线组织策划的那些研讨会,负面意义绝对大于正面意义。
   
   此类研讨会及其组织者、参加者,因为档次低,陈词滥调、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就往往具有强烈排他性,就怕水平高的来,一方面让他们出丑,另一方面可能对中共造成真正的威胁,主子怪罪下来,花瓶特线就很难受;而水平高的人,看惯了此类研讨会,就把参与此类研讨会,看作降低自己档次和身份的事情,就尽可能离开此类研讨会远远的,拒绝去参与此种研讨会。尤其是坚决拒绝参与特线组织的此类研讨会,去为特线站台。只有档次低,又好出风头的,或者愿意为特线站台的,才会拼命挤进去出个风头;或者去为特线站个台,完成他们的任务。
   
   所以,恶性循环,此类研讨会也就越开越差。
   
   至于有人把比纽约研讨会更差得多的研讨会,骗子、痞子和低档次人物参与的研讨会,说成最好的研讨会,那纯粹是天方夜谭。
   
   可是绝大多数民运人士,就是被狭义民运圈束缚了头脑和思想,无法坚决离开狭义民运圈,到互联网去,到民众中去展开踏踏实实的工作,却以为在狭义民运圈中讲废话、空话、散布谬论和幻想,就是搞民运。包括我们这里邮件组的一些人们,以为在这个更加狭小的邮件组小圈子里发高论,不断吵吵闹闹,就是搞民运,就是能当救世主,就能挽救特线人物占绝大多数的狭义民运圈沦陷区。似乎他们发那些啰啰嗦嗦的高论,就是充分发挥他们自己能力无比巨大的救世主神力。
   
   实际上,此类做法,客观效果,往往是上对方的当,去浪费大部分精力,造成转移大方向的副作用。
   
   搞研讨会花那么多钱,其实不如用来做点实事,例如办个真正的反对派网站,花同样多的钱,但可能其正面作用,就要比此类研讨会大一百倍。
   
   真正想搞民主的又有金钱有精力的,不如去搞网站,搞博客,搞邮件组,搞微信,到互联网去,到邮件组去,到微信群去,到广大民众中去,做踏踏实实的工作。
   
   我们已经为革命和改良争论了几十年。这几十年,中共顽固拒绝政治上的民主改良,说明那些主张改良的人们,纯粹是散播一厢情愿的改良幻想。
   
   因为,从上而下的改良,那是统治者的权利,由统治者发起和领导。上层统治者拒绝改良,你把你的口水改良的泡沫吹得再大,吹破天,那改良仍然不会来,它仍然是你散播的、单相思的梦呓和幻想。
   
   统治者拒绝改良,那你要实行你的改良,完成民主转型。你就只能走先推翻当权的统治者,扫除统治者阻力的道路,才能去搞你的民主改良,推动你的民主转型,这也就是所谓的革命道路。
   
   就是说,在统治者拒绝改良的条件下,你要搞改良,那就必须先走革命道路,推翻统治者的统治,然后,你才能去进行你的改良,通过革命后的改良,把现在的专制制度,改变成未来的民主制度。
   
   因此,在统治者拒绝改良的条件下,社会的转型,比单纯的改良,多了推翻统治者的革命,这一个环节。
   
   很多人都在那里寻找最省力,损失最小的道路。那最省力,损失最小的道路,那种道路,当然只能是统治者同意,在统治者统治下、走体制内改良的改良道路。
   
   因为革命道路,至少多了一个推翻统治者的前提条件,成为统治者拒绝改良情况下,实现转型的先决条件,多了革命这一步。而革命这一步,是为了克服统治者的强大阻力,这往往就成为民主转型中最艰难的第一步。只有当你完成这革命这第一步以后,你才能在新的、愿意搞转型改良的人们领导下,去进行比较彻底的改良。
   
   而统治者同意改良,并且一致推动改良,没有统治者武力反抗的改良,把最艰难的革命这一步省去了,那当然是最省力,损失最小的道路。
   
   但这里的问题是,你要走最省力,损失最小的改良道路,第一个前提条件是统治者愿意进行改良,没有这一条,就没有改良。那你的口水改良,就纯粹是空想和幻想。第二个前提条件,就是没有统治者进行暴力反抗。如果有统治者进行暴力反抗,那和平改良就会变成暴力改良,就像美国的南北战争和日本的明治维新。这种改良,其残酷性和其造成的社会损失,也不见得比革命小。
   
   很多人鼓吹“转型已死,民国当归”,要走民国体制下进行改良这种省力的,损失比较小的道路。我已经论述,这句话,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完全是自我矛盾。改良转型已死,但改良转型道路中的民国道路,仍然活着,而且应当归来。这就是前半部分否定后半部分,后半部分否定前半部分。前半部分结论如果正确,后半部分说法就完全错误。后半部分说法如果正确,前半部分结论就是错的。而且,“民国当归”,走民国体制下的改良道路,此种道路,仍然需要共产党同意改良作为前提,而且比共产党统治体制内的单纯改良,多了几个等级的难度。这一类问题,我不久前的文章已经论述,这里不再重复。
   
   但是,近来研讨会,不仅有一些特线继续变着法子散播改良幻想和梦呓,继续散播他们的陈词滥调。而且有罗宇等一些与中共分道扬镳,真正希望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人,鼓吹台湾蒋经国式温和改良转型,仍将希望寄托在几十年顽固拒绝改良中共身上,希望中共接受改良。说那是损失最小的道路。
   
   但几十年的事实证明,中共顽固拒绝改良,把希望寄托于温和改良转型,是梦想或幻想。
   
   也有朋友说,军事政变的道路是最省力的道路。其实,军事政变的道路,与革命道路类似,需要推翻统治者,已经不是从上而下的改良道路。它比单纯的改良道路,多了不少难度。它与革命道路之间,没有绝对的界线。引发第三波国际民主化浪潮的葡萄牙革命,也就是康乃馨革命,实际上就是一次军事政变。
   
   但问题是,军事政变,仍然是掌握枪杆子的一部分统治者的事情,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是手中无枪甚至手无寸铁的民主运动的事情。民运当然应该去做这方面的工作,但无法将希望完全寄托于这方面,否则,在没有掌握武装的情况下,将希望寄托于这方面,有可能仍然将是幻想、梦想或空想。
   
   胡平是一个政治评论家,他不擅长谈论基础理论问题,却比较擅长谈论具体的策略问题。下边洪宽引用的几篇文章,徐文立的文章其实最空,王希哲则是一贯的立场错误。只有胡平的文章,才谈一些具体策略问题。但只是提出问题,没有解决问题。
   
   实际上,胡平说的那些事情,从我最早开始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时,我就一直在反复思考,反复研究。
   
   共产极权专制下的革命,最大的难度,就是无法形成像样的、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估计,未来的民主革命,将会以几乎没有组织的突发事件的形式出现。尤其是1974年,杭州人山人海,杭州人几次毫无组织地突然自发上街,反抗抗议王洪文支持下的翁森鹤张永生等等掌控的浙江民兵指挥部,证实我的看法没有错。所以,1975年,我在我公开大字报中强调,断定未来的民主革命,将以突发事件的形式发生。
   
   所以,我从那时起,就把促进突发事件式的民主革命的产生,当作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未来目标。
   
   这里必须说明,我不是不要组织。组织是极其强大的力量,我们为什么不要?问题只是,在共产党,尤其是中共极权专制统治的条件下,无法形成真正由反对派控制,而不是由特线控制的任何像样的反对派组织。只有在突发事件发生时,才有可能迅速形成反对派的像样组织。所以,一旦突发事件发生,反对派应该毫不犹豫地迅速形成尽可能强大的组织。
   
   不过,组织的力量,毕竟是极其强大的力量。因此,在以后二三十多年内,我仍然不死心,仍然尝试有无可能形成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因为有波兰先例,在表面上让特线控制反对派组织的情况下,仍然有可能形成特定的、特种形式的反对派组织。但是,在中共高度警惕的严密控制下,二三十年内,我的此类努力,完全失败。
   
   正因为考虑这些问题,包括胡平提出的哪些问题,所以,十几年前,本人提出“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未来民主革命的道路或路线。
   
   上面我强调到互联网去,到网站去,到博客去,到邮件组去,到微信群去,到民众中去,包括到中共政府和军队中去做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走“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道路。
   
   这也是十多年来,我对胡平问题的初步回答。
   
   有人认为,当下中国大部分底层民众毫无造反意愿,所以,革命不可能发生。认为主张革命的人,是对中国认识判断偏差太大
   
    其实,这个说法是一个很弱智的说法。在中国、在全世界,几千年来,什么时候有大部分民众有造反意愿参与造反的情况?有哪个国家大部分民众会参与造反?
   
   中国和全世界的造反,有造反意愿参与造反者,总是很少数。大部分人总是安分守己过日常生活的。即使秦末农民大起义,隋末农民大起义,还有汉末、明末农民起义,有造反意愿参加造反的总是少数。清朝太平天国席卷南方,起义军也不过几十万人,只占全国人口千分之一、二。
   
   辛亥革命,中国四亿人,参加起义造反的更少,不过几万人,占全国人口的几千分之一。其他绝大部分民众,都在家里过日常生活,满清还不是推翻了?
   
   只有64,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比过去任何一次造反都要大许多倍。但也不过是上千万人或更多一点的人参与,达到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但还是失败了。
   
   前苏联819政变,红场上参与抗议的,不过几万人,占苏联人口的万分之一,苏联还不是解体垮台了?
   
    一般说来,有意愿造反参与造反人数占总人口百分之一,就很多很多了,就将是一场特大起义。人类历史上,我还没有看到过有哪一个国家,有十分之一的人,参加起义造反这类历史情况。
   
   所以,我提出的“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道路,那意思,是把维权、抗暴、一步步走向起义和革命的道路,尽可能变成一场全民性的运动,即全民性关心和支持的运动,争取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起义和革命,而不是必须全民都实际参加起义和革命的意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