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徐水良文集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徐水良


   

2016-10-5日


   

   同意毕康先生“社会巨变,近在眼前: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的看法。尤其是赞成必康先生“今天在黑暗中大声呐喊,就是为了巨变之后的道路,不再曲折艰难;巨变之后的社会,不再往复循环。”这个意见。
   
   根据我的研究,根据历史经验,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的复辟和反复辟的次数,在人类历史上已经是算很多了。不可能再继续多下去。中国以马列共产面目出现的极权专制复辟的产生和长久存在,是因为二十世纪国际性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的、马列共产主义极权专制复辟倒退的历史大潮所造成的。中国人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超越全世界的经验和教训。并且,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走在这个运动最前列的革命民主派,对马列共产主义专制等各种专制制度的研究和批判,以及对自由民主的研究、认识、思想、理论、策略的研究和建树,都已经走到世界的最前列,领先于全世界。尤其以新人本主义的理论和策略,包括“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基本原则的提出、研究和运用,大大领先往往在西方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决定论,包括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等等理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美国和西方自由民主的样板,有台湾自由民主的样板,只要巨变发生,必定建立起以西方和台湾为样板的自由民主制度。没有人愿意再复辟马列和其他专制制度的统治,谁都不愿意复辟包括马列教、一神教、纳粹教的极权专制制度,也不愿意复辟传统儒教比较温和的专制。虽然在反对马列教极权专制的时候,有一神教和儒教信徒们,企图复辟他们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但他们不可能有多大影响力,已经绝不可能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接受。
   
   西方和台湾自由民主的榜样作用,是极其巨大的。只要巨变发生,这种民主榜样,就将完全阻止要想复辟专制暴政的专制势力。相反,我们担心的倒是与之相反的另一种形式的错误。
   
   国际自由民主与的大潮,与二十世纪以马列纳粹左倾历史大倒退为代表的、作为历史逆流的反动大潮,完全对立。只要发生巨变,中国必定随国际自由民主大潮一起前进,比较快地走向自由民主平等人权和法治宪政制度,不可能再有大倒退。
   
   所以,中国只要发生巨变,未来的发展,虽然会有很多困难,但应该会比较顺利。所谓巨变以后,历史多么艰难曲折,什么军阀混战等等,都是中共及其特线们用来吓唬人的。
   
   我觉得,防止曲折反复的最重要问题,就是防止中共特线窃取巨变成果,使得我们必须像许多独联体国家那样,不得不进行二次革命,即第一次天鹅绒革命,第二次颜色革命。本人之所以不遗余力地谈论特线问题,最主要的就是要争取中国像独联体以外的德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波罗的海三个小国等等那样,走一次革命的道路。
   
   参见附件本人关于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这个问题的部分文章。
   
   徐水良
   
   2016-10-5日
   

附:

   

二、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

   
   
   根据我的研究,共产党专制国家以革命方式走向民主,有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两种模式。
   
   比较先进的欧洲国家,如东德、捷克、波兰、匈牙利等等,走的是一次天鹅绒革命后,立即成为民主国家的模式。而且,匈牙利民主,虽然也是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的产物,但纯粹的匈牙利内部,却是大范围天鹅绒革命之下的局部改良。
   
   然而,在原苏联独联体国家,如乌克兰和中亚各国,还有俄罗斯本身,以及非独联体的蒙古,南斯拉夫等等,走的却是二次革命的道路。其中的二次革命,即颜色革命,有的国家已经完成,有的国家还没有完成,尚待完成。
   
   俄罗斯本身,颜色革命则根本没有发生,甚至没有影子。我们将在下一节《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中进行简单论述。
   
   我不知道未来中国,将会走的道路,是一次革命还是二次革命。这些年来,尤其是笔者编发网刊《网路文摘》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争取未来中国走一次革命的道路。笔者揭露中共对反对派队伍的渗透,不仅是为了目前斗争,更重要的是为了争取走一次革命的道路,为防止天鹅绒等庆典式革命后,政权再次落入中共专制人物及其线人的手里,而必须再进行一次颜色革命。(这是政治方面笔者发刊《网路文摘》的间接政治目的。直接政治目的是引领潮流走向人民起义。《网路文摘》理论方面的目的,一是走向世界先进理论的最前列,二是引领中国国内理论和舆论潮流。)
   
   ——摘自《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2008-8-20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徐水良


   

2012-10-02


   
   
   螺杆说:“我预测,中国的颜色革命将发生在习少这代,那就是未来的四年内。”【按:习少这一届应该是五年】
   
   我基本赞成这个估计。
   
   中国革命的规模和深度,将远超过东欧。革命后会有几年动荡时间。
   
   苏联东欧的一次革命天鹅绒革命的本质,是建立基本民主;二次革命颜色革命的本质,是实现国家权力向民主派的真正转移。
   
   东欧的先进国家,一次革命完成民主转型。苏联独联体和东欧落后国家,两次革命完成民主转型。
   
   我这些年的努力,是争取两次革命合成一次。因为中国如果不得不进行两次革命,那么,第一次将非常轻松,是全民一致推翻中共的大庆典式革命。但第二次革命,由于遗留下来的矛盾极端尖锐,二次革命很可能有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和战争。
   
   本人揭露特务的斗争,就是争取一次革命完成建立民主和权力过渡的两个任务。
   
   中共情报机构则相反,是全力组建特务线人招安派队伍,一旦革命发生,就由他们来接管权力。
   
   如果中共情报机构计划得逞,那么,二次革命就不可避免,中国就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下面是两年前我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略)
   
             ——简答刘路
   
              徐水良
   
             2010-10-10日
   
   
   
             给朋友的信(下略)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徐水良


   

2012-11-3日


   
   
   张健先生的意见,有一定道理。
   
   但是,中国必须吸取东欧、尤其是俄罗斯和独联体天鹅绒革命以后的教训,不惩罚犯罪,就是违反法治,就无法恢复社会公正,就难免造成共产党继续猖獗甚至专制、准专制的复辟。难免会有二次革命。
   
   只有像二战后的德国那样,取缔惩罚纳粹罪犯,才能使社会迅速恢复公平正义。
   
   原文(《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补充一句:最后,归结起来:像薄左和其他五毛一贯做法那样,宣传在一党专制下搞民主法治,并把中共党内各派共存共治共荣,美化成民主法治,不仅是幻想,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只有打倒中共或以其他方式让中共下台,结束一党专制,才能实现民主法治,才能惩治反人类等等的罪犯,才能恢复社会公平正义。才是历史的必然。
   
   张健先生的意见,有的道理当然是对的。等取缔惩罚罪犯、恢复社会公正的适当时间以后,例如十年二十年以后,应该恢复马列毛派的自由。马列毛搞极权专制六十年,我们的回击惩罚只有相当他们犯罪时间的几分之一,强度和范围不到他们的几十甚至几百分之一。远远达不到罪和罚相当、互相平衡的程度。重罪轻罚,极不相称。
   
   但是,我们深信,依靠全民对他们极左派的鄙视,加上这小小的惩罚,能够彰显法制法治的尊严,能够一定程度恢复社会公平正义。而且,民主法治制度将有言在先,过去的重罪轻罚,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对历史从宽处理,以实现全民和解而已,今后再犯,严惩不贷,绝不宽恕。
   
   不过,无论如何,对犯罪,没有惩罚,就是鼓励和放任,就无法阻止后来者,以儆效尤。这是不行的。俄罗斯、独联体和东欧,就是教训。
   
   惩罚犯罪,以儆效尤,防止后来者,也是争取一次革命完成民主转型的需要,防止独联体等落后国家不得不进行二次革命的需要。因为中国矛盾特别尖锐,二次革命可能会有特大规模流血冲突和战争。
   
   至于法国等国家的共产党,没有犯罪,当然不必受惩罚。
   
   自由民主制度是开放宽容的制度,共产党政权的治国人才,与极权专制划清界线以后,担任民主政府的领导人,也是正常现象。
   
   
   

关于埃及二次革命


   

徐水良


   

2013-7-4日


   
   
   【徐水良按】网友谈到斯诺登和埃及革命,我的看法:
   
   斯诺登完全是个颠倒黑白,混乱之极的投机份子和叛徒。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尊重人权的国家,或最尊重人权的国家之一。美国的监控,是为了防止恐怖分子恐怖事件。斯诺登指控美国侵犯人权,却到侵犯人权严重的国家寻求政治庇护,那只能认为他不是神经错乱,就是别有用心。
   
   而埃及二次革命,则说明,一神教原教旨主义搞政教合一倒行逆施,不得人心。
   
   政教合一必然搞专制,没有例外。即使佛教这样温和的宗教,佛教国家也是佛教的温和专制。
   
   野蛮暴力反人类教义的一神教搞政教合一,必然搞极权专制。中世纪基督教的神权政体,都是非常专制的政体。从中世纪延续到现代的伊斯兰神权政体,也一样。
   
   埃及的二次革命的本质,是埃及人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及其政教合一的道路。
   
   自由民主制度必不可少的的前提,就是政教分离。必须坚决反对、推倒政教合一的制度,并防止政教合一的制度复辟。
   
   我们反对任何宗教的和其他的信仰,无论是基督教,伊斯兰教,马列信仰,佛教,儒教,或其他信仰,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我们都必须坚决反对。
   
   尤其要反对或防止一神教政教合一的制度,因为一神教政教合一的制度,无论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的制度,都是极其反动和野蛮的制度。
   
   所以,我们既要反对并结束极左派专制,也要防止一神教专制复辟。
   
   关于军队问题,任何革命,都必须有一定的武装力量的倒戈,或支持,或保持中立,才能成功。以军队支持革命才成功的理由来反对革命,把它说成反动政变,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引起全世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葡萄牙革命,倒恰恰是一场军队政变。但因为它符合民众愿望和历史进步的需要,因此被大家一致称为革命,即康乃馨革命,因为民众用送康乃馨给政变士兵,来表示自己对革命的支持。
   
   徐水良
   
   2013-7-4日
   
   
   
   在 10/04/2016 05:17 PM, 毕康 写道:
   很多人问我,这个国家何时实现民主宪政?这个,我真不知道。
   
    但有几点,我可以肯定:
   
   一,这个国家,一定会实现民主宪政。
   
    不管时间有多漫长,道路有多曲折,代价有多巨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