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启蒙问题]
徐水良文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启蒙问题


徐水良


   

2016-10-2日


   

   
   虽然我不太赞同徐琳先生的意见,但我仍然认为徐琳先生的文章,是一篇很有意义的讨论理论问题的严肃的文章。不应该受到污蔑、攻击和谩骂。
   
   然而,大概因为其中讲到特务问题,触到了逸风先生的痛处,引来逸风先生的攻击和谩骂。我的印象中,逸风先生常常散播一些谬论歪理,用污言秽语谩骂,不太讲道理。逸风先生曾经是我的网刊《网路文摘》的作者,他发表的影响最大的一个谬论,就是“制度有优劣,文化无高下”等等。完全抹杀专制文华、马列文化,法西斯文化、共产党党文化,愚昧反科学的迷信文化、极权专制反人类的野蛮文化等等垃圾文化,与现代自由民主平等人性人道宪政法治等等普适价值文化,与科学、进步和文明文化之间的天差地别的高下之分。这个谬论,被秦辉教授等等接受和宣传,在全国造成很大很坏的影响,迫使本人不得不许多次批驳此种谬论。
   
   徐琳先生不必太介意逸风那种污蔑和谩骂。我觉得,公道自在人心,谁是认真讨论问题,谁是谩骂捣乱,胡搅蛮缠,读者自有公评。
   
   我认为,徐琳先生这里的问题是:如何定义启蒙这个概念?如何界定启蒙阶段?等等。
   
   启蒙这个词,在汉语中,原指对刚开始读书的蒙昧状态学童进行初级的文化教育,后来也引申到对处于蒙昧迷信状态的人们进行初级教育,普及新知识,使人们摆脱愚昧和迷信。欧洲的启蒙运动,就是从后面这个引申意义命名的。
   
   所以,如果从启蒙的本义来说,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搞了几十年,仍然停留在初级阶段启蒙阶段,那就太失败了。
   
   事实上,尽管我们仍然还有许多许多启蒙任务,但是,中国的实际情况,总体的思想上理论上,早已越过了这个初级阶段,早已进入了高级的理论创新、研究和发展阶段。这是第一。第二,现在的中国,不仅早已经不是初级启蒙阶段和一般的理论阶段,而是已经进入发动民众,走上“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的行动阶段的时候了,是在现实中实践启蒙理论的时候了。所以,早在十多年前,在我提出“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口号和道路的时候,我就指出,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启蒙阶段,而不是进入更高的理论发展研究阶段,以及更进一步,进入实践理论的行动阶段,甚至坚持停留在启蒙阶段,用某些老生常谈的启蒙空谈,来反对和拒绝后面更高级的阶段,那么,我们就完全落后于客观实际和客观实际的需要了。
   
   如果欧洲人和美国人永远停留在启蒙阶段,不进入启蒙阶段以后,必然随之而来的民主革命阶段,一个风起云涌的翻天覆地的民主革命时代,那么,欧洲和世界的自由民主就永远不会到来,启蒙运动就将永远停留在启蒙空谈之中。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坚持停留在初级的启蒙阶段,不仅将完全落后客观形势,而且将成为反对走向“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这个革命道路的革命阻力。
   
   但是,另一方面,逸风等等那些反对启蒙的人们,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启蒙,已经没有启蒙任务,或者说启蒙没有用处,中国不需要启蒙,或者污蔑攻击启蒙是“将启蒙作为一种噱头,获得名利的手段而已”,那同样也是非常错误的。实际上,即使在革命的行动阶段,也仍然需要完成艰巨的启蒙任务。即使是在革命以后,包括欧洲的民主革命以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民主革命以后,反对专制复辟和普及自由民主的启蒙任务,仍然是相当艰巨的。
   
   徐琳先生的问题,就是没有分清这两个方面,说清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就容易让人误会,以为我们现在仍然停留在启蒙阶段。
   
   至于有人说:“启蒙是上对下,智对愚,高对低,人人自由平等,谁有权利对另一个人以启蒙者自居?”这就完全否定了教育和启蒙的客观存在。按这种说法,现在世界上的几乎全部学校,尤其是学校中对学生施教的教师,都不应该存在,都应该取消。而欧洲启蒙运动,根据这种意见,也同样就根本没有理由存在。所以,这种说法,是非常荒谬的说法。
   
   徐水良
   
   2016-10-2日
   
   
   在 10/02/2016 04:20 PM, Thomas Guo 写道:
    此论题明显徐先生有理而逸风先生之论不符合事实。许多人认为中国人已经觉醒。问题上全部还是绝大多数或是多数或是少数? 是社会精英,还是中产阶级,或是文人白领矣或是普罗大众?老年人?中年人?还是青少年?如果绝大多数国人已真正觉醒,为何国人却仍容忍专制暴政存续?
   
    2016-10-02 12:33 GMT-07:00 徐琳 :
   
    逸风的这篇文字让我对他有了进一步了解,也好,该来的总会来的。
    首先,逸风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这不符合事实,是歪曲、乱扣帽子。我只是说“说现在不需要启蒙了的人,有些就是特务”,注意我说的是“有些”,不是“说全部都是”。如果我说的是“全部都是”,那你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只能自己认栽。逸风没有深度参与(甚至是几乎没有参与)过国内的民运斗争,对特务没有切身体会,不能重视特务的存在及其危害这个问题,这不足为奇,但至少在辩论时应该实事求是,尊重对方,不要歪曲、乱扣帽子。
    其次,逸风说“如果真的有什么启蒙的话,还是先启蒙自己。自我的启蒙还没完成,就要渴求启蒙他人?”“还是那句老话,先对自己启蒙”,这话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你到底是认为需要启蒙呢还是认为不需要启蒙呢?既然要“先对自己启蒙”,那么就是说启蒙还是需要的嘛,既然要“先对自己启蒙”,那么由别人来对我进行启蒙也是可以的嘛,那么站在别人的角度来说,对他人进行启蒙就是需要的、可以的嘛。这段话的逻辑你搞清楚了吗?
    我不否认我自己也需要启蒙,我绝不是什么圣贤完人,我一直都在学习和反思。但是,这并不等于我就没资格去启蒙别人,总还是有一些人比我的认识水平差嘛,我怎么不能对他们进行启蒙呢?
    再说了,我的文章中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启蒙可能是交互式的,一个综合水平较低的人,有可能在某个问题上对一个综合水平较高的人起到启蒙作用。我也说了,一个即使是对普世价值不太懂的人,也可以参与启蒙运动、从事启蒙工作,因为启蒙运动是一个系统工程,其中有很多分工,他完全可以做传播工作,这也是启蒙工作之一。这样的工作我总是可以做的吧?你凭什么说我就不能搞启蒙了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没资格、能力搞启蒙,也不能证明启蒙是不需要的。
    至于逸风说到“将启蒙作为一种噱头,获得名利的手段”,如果真的能获得名利,那又有什么不对呢?启蒙又不是搞坑蒙拐骗。有需求才有市场,才能获利,这点在中学就学过的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你都还给老师了?不过我倒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大的利,同仁们虽然有些许打赏,加起来都没多少,还没有我捐出去、付出的多,如果我是一个追名逐利之人,我才不干这个呢。不搞民主的话,我的生活会比现在好得多。
    还有逸风说的“那边的专制教育机器在不断地制造着残次品,这种所谓的启蒙即使启到末日来临也都是可笑的启蒙。你能阻止住脑残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数量巨大的产品吗?”这种论调早就有人弹过了,根本就经不起驳斥。中国人都是脑残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很幸运我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那种产品,还有很多人也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那种产品,可以说,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早期接受的启蒙是很少的,既然都没有成为赵家人想要的产品,那么现在我们这些觉醒了的人多做一些启蒙工作,是不是能更加减少一些赵家人想要的产品呢?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究竟要启蒙到什么程度社会才会发生明显转变,这没法说清楚。但启蒙工作做得越多、启蒙运动开展得越好、被启蒙的人越多,社会转型的代价就越小、转型越顺利,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不需要等到把所有人都启蒙完了社会才会发生改变,我们不指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启蒙了,但是,在社会还没有发生改变之前,启蒙就是需要做的事情。
    谁最怕启蒙?当然是赵家人,他们不停地删帖、封号,甚至把写文章、帖子的人和传播的人抓进监牢,还派出很多五毛搅浑水、扰乱思想、攻击从事启蒙工作的人,总之手段用尽了。
    我不想揣摩逸风是怎样的人,免得他又说我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了。但是我很惊讶于他的观点和做法与赵家人如此的一致。
   
   ====
   
   说现在不需要启蒙了的人,有些就是特务,他们前些年发了一些启蒙文章、帖子,参与了一些线下活动,博取了一些资本,就以大佬、大腕自居,然后就不再怎么发启蒙文章、帖子了,有的专发笑话或生活内容,有的甚至发一些误导性的文章、帖子。当他们看到无眠的启蒙帖子以及花夫人、墨谈国是、宝庆等图说满天飞,他们觉得自己的大佬、大腕地位和影响力在降低,不便于较好地执行任务了,于是就叫嚣“不需要启蒙了”。
   我发表《是该好好说说启蒙这事儿了》后,很多朋友都赞同,说明很多人都懂这些道理,只是他们写不好而已。难道那些所谓的民主大佬、大腕真的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前段时间官方对无眠的打压及五毛水军对其群起攻击,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究竟哪些是特务,大家自己判断,我就不点名了。
   不抓特务,不等于不承认、不意识到特务的存在,不等于不重视特务的危害,也不等于看不穿特务的伎俩。你们跳吧,总有一天大潮退去,究竟谁在裸泳会一目了然。
    徐琳 2016.10.2
   ====
   
   在 10/02/2016 01:49 PM, 逸风 写道: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徐琳先生是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乃是中红祸之毒较深的明证!回头我写一篇中国已经不需要启蒙的文章,欢迎指正?
   我认为,目前网络上到处是这样的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凡事不能同意本人观点者,就是特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思维是典型的毛贼思维,正是这样的思维模式导致了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而且这样的灾难还会继续下去!
   在专制体制之下的国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基本上都是一种畸形的变态的模式。人与人之间难有包容的气度。而在民主自由的国度,人与人之间有不同的观念是一种像呼吸空气一样正常 的事情,但是,在13亿奴民的中国,有相左观念的存在几乎就是一种敌我的存在,而且还要你死我活。中国人还没有死够,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殉葬才能让更多的人理解上面我说的一个基本常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