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点评和随感]
徐水良文集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点评和随感


   
   

   
   徐水良

   
   

   
   2016-10-27日

   
   (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中共六中全会,评抗暴英雄贾敬龙,谈现实中国,“改良”成本远远超过革命的问题,谈其它问题。)
   
   草草浏览了一遍又臭又长的中共六中全会公报,通篇是思想陈旧的假话空话官话废话旧话套话谎话大话,表现的是加强强化一党专制,坚持一党霸占公共权力的陈腐垃圾,纯粹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习核心的设立,也是其中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表现之一。
   
   ====
   
   有人说大陆某犯罪集团是最大的犯罪集团,但实际上,最大的犯罪集团,就是中共。
   
   中共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犯罪集团,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犯罪集团。
   
   ====
   
   贾敬龙与杨佳一样,是个英雄,中华民族需要这样的英雄。前一段时间 ,只是因为担心我们“敌对势力”的介入,反而可能起反作用,促使当局处死这个英雄;同时,政治人物要有菩萨心肠,鼓励复仇开杀戒这类事情,必须慎之又慎,所以我一直没有吱声。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努力鼓励我们的民族,有血性,有勇气,有反抗精神,而不是充当被阉割、不敢反抗、没有血性的民族。
   
   他们的反抗和牺牲,相当有效地警告、或者即将相当有效地警告任意欺负民众的中共警察和土皇帝,迫使他们有所收敛。相当有效、或者即将相当有效地为活着的人们争取自己的权利,使活着的人们,能够受到较好地对待。他们的牺牲,不是无谓牺牲。大家都应该感谢他们。
   
   =====
   
   再说一遍,政治革命,是因为统治者不愿因改良进步,甚至开历史倒车,倒行逆施搞反动,逼出来的。如果统治者换上进步脑袋,愿意进步,愿意改变旧制度建立新制度,也就是愿意搞改良,那还要革命做什么?
   
   政治革命,纯粹是为了扫除顽固拒绝改良的统治者阻碍改革的阻力。革命后,仍然需要在新统治者领导下,改变旧制度,建立新制度,也就是仍然需要在新领导人领导下搞改革改良。旧统治者如果像新统治者一样真心愿意改革改良了,不是假意答应改良实际仍然阻挡改良了,也就是阻挡改良和进步的阻力不存在了,你还要搞革命,还要多此一举做什么?
   
   因此,革命,纯粹是因为统治者不愿进步不愿改良多出来的一个步骤。人们必须为这个多出来的、并且往往是非常艰难的步骤,付出一定的代价。因此,许多人一再重复,与经过革命相比,不经过革命的和平改良,比较平稳,损失比较小,那纯粹是废话。
   
   然而,在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除了用革命改换统治者,扫除旧统治者的阻力以外,你还是有什么办法在旧统治者统治下去进步,去改变旧制度,建立新制度吗?恐怕你没有办法!如果在旧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的情况下,你还要天天做白日梦,要走旧统治者统治下的改良道路,而拒绝经过革命去改换旧统治者,扫除前进阻力,这不是你纯粹的单相思的幻想,纯粹的白日梦吗?
   
   这些人不断攻击革命派是口炮派,实际上,恰恰是他们自己,才真正是口水改良派,只喷改良口水欺骗民众、永远没有改良实际的口爽派伪改良派骗子,永远单相思、永远散布改良白日梦和幻想的骗子派。
   
   以上是从纯理论逻辑上,分析这个问题。实际上,革命和改良的成本对比,这个问题,在中国的现实中,恰恰是完全颠倒过来了。在口水改良派骗子们帮助下,中共的邓式“改革”造成的损失,以及中共阻碍建立民主文明制度而造成的损失,包括贪污腐败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多次特大革命损失的总和。
   
   对这个革命和改良的成本对比问题,我在多年前的文章《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一文中,已经有过较为详细的计算和比较,见附件2,这里不再详细谈论。
   
   此外,和平改良的成本,一般情况下,可能会小于暴力革命。但暴力改良的成本,并不见得比暴力革命来得小。
   
   总之,在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坚持反对革命,坚持单相思白日梦的改良幻想,完全没有道理。
   
   ====
   
   吴翔先生应用本人前两天《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一文中第一部分《关于非暴力问题》的内容,并且补充说:
   
   “这是个悖论,是否暴力取决于执政者而不是手无寸铁的民众,难道面对暴力人们只能引颈就戮才符合这些人的逻辑吗?难道面对非人性的无下限的流氓人们只能接受蹂躏和摧残吗?这得是多么变态的思维呢?如果没有暴力的对待怎会有暴力的反抗呢?如果手无寸铁的民众没有武器可拿面对暴力,该放弃暴力的是执政者和利益共同体的维护者们,这些人用心险恶的把民众面对暴力执法的权力的正当防卫说成了暴力,以此来掩盖执政者权力暴力的血腥与反人道和反人类的罪行,这些宣扬者的思维逻辑是变态的别有用心的为执政暴力站台的维稳思维而已。”
   
   我很赞成他的说法,他的这个说法,补充了我的文章没有讲到的问题,很有价值。
   
   ====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也有一个度。这个度不好掌握,但我们必须努力去掌握。
   
   几个月前,8月18日,根据我几十年政治斗争的经验做判断,本人发表《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一文,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正是结束基本争论,进行收尾的最适当时机。可是,有的朋友毫无政治经验,也没有多少理论水平,却总是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多高明,啰啰嗦嗦,长篇大论,坚持要在中共利用国家力量保护和支持特线们的条件下,作根本不可能做出来的所谓“结论”。而争论双方中的中共特线,他们的意图,也很清楚,就是利用这种纠缠和争论,转移对中共斗争的大方向。而且,双方的争论,往往避开主要的政治问题,去争论私人品质,作风和道德问题。结果,搞得大家都很厌烦,很反感。大家都已经不看他们的东西,他们还不自知,一再发表啰啰嗦嗦的长篇大论。
   
   本人一再批评中共特线转移大方向的阴谋,批评一些朋友上了中共特线的当,用自己不断的争论,帮中共特线转移大方向。可是,有些朋友就是不听。这当然很合双方中共特线的意愿,他们就是希望用这个事情来继续转移斗争大方向。所以,那些特线总是三言两语,继续挑动和吸引那些自以为自己多么有水平的人来上当,继续发表长篇大论的反驳和“揭露”,继续制造和造成这些朋友故意转移方向,搞人身攻击的假象,搞得大家对他们越来越烦。我们有政治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些特线明显是挑逗,让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来上钩,上当。但这些朋友上了当,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却还以为自己的说理和揭露是多么高明,别人是多么愿意看,愿意听。他们还以为并且自吹自己比对方挑逗自己的特线高明得多,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盛雪早已臭名昭著声名狼藉,他们不是对方特线的对手。最后结果,真让人哭笑不得。
   
   所以,这里,我重发当时文章。供愿意阅读这些意见的朋友们参考。
   
   2016-8-18日《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全文略。
   
   ====
   
   有朋友引用的文章和其他文章,再次引用被称作洛克说的“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这句话,所以,我解释一下。
   
   这句话,曾经一度风靡中国大陆。据引用者说,这话出自洛克的《政府论》,我查了洛克《政府论》那本书,没有查到洛克“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这句话。根据我的了解,称洛克说过“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最早似乎是刘军宁的说法,国内则竞相引用他的话。本人查阅了一些洛克的材料,还公开发帖子请朋友们帮助查阅。其他网站也有朋友发帖子请网友帮助查找出处,但迄今没见到有人找到其出处。根据这个情况,并根据逻辑,这句话虽然错误,但如此有特色、并且意义重大的话,照理必然会非常著名,其出处应该是很明白的,不会模糊的。而且,如此重要的思想,近代和现代的理论界和思想史,都必然会一再提到。但是,事实上,近代现代,也没见到有人提及。根据这些情况,我怀疑这句具有相当现代特点的话语,有可能是杜撰的。然后大家都以讹传讹,到处传。
   
   本人最早提出的现代自由民主社会的基本准则和真谛:“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这个文明社会的准则,此前没见到有人提出此类原则。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误解本人提出的这个准则,才杜撰、相信并高度推崇“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这个说法。
   
   实际上,这个说法是很错误的。因此,“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这句话一出来,本人就立即写了一篇《纠正一个错误说法》的文章,(见附件一),加以批评,批评“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这句话是错误说法。
   
   中国“公知”和“精英”们的理论和知识水平,实在太低,他们不清楚,不知道,权力也有私人领域属于私人的权力。例如资本家和私有大公司主人等等的权力,是很大的权力,但那是属于私人领域的私人权力,并且是私有的。如果把他们的权力公有化,那就是侵犯他们的私有财产权,其最后结果,就会从根本上废除这些私有财产。
   
   相反,现代文明社会,国家和政府以及其他公共领域的财产,包括国家税收和财政,军队武器装备,政府拥有的大量财产,办公楼,提供给穷人居住的政府楼,全民健保,政府控制的社会福利基金,政府提供的教育经费,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国家拥有的矿产和土地资源(美国国有和其他公有土地,大约占国土面积的一半),国家、州、市的公园,土地,街道,道路,高速公路,桥梁,河流,湖泊,海洋等等水源、水域、水路、水力资源,公共交通,天空,空气,阳光,环境,外太空等等,都是公共财产。把这些公共财产全部私有化,那社会就可能几乎无法运作,人们可能无法出行,甚至无法生存。当中国的“公知”们“精英”们,不断推崇和重复这句他们所称是洛克说的这句话时,他们对这类问题,可以说是极端无知。
   
   本人批评“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私有”这个说法的文章《纠正一个错误说法》曾经张贴在海外和国内网站。此外,本人贴在在国内和海外论坛的,还有论述“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文章,在那些文章的跟帖中,有的也包含这篇文章。当然,在国内论坛的这些文章,为适合国内需要,规避敏感内容,都经过修改。
   
   附一: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徐水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