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徐水良文集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徐水良


   

2016-10-15日


   

   
   常常有朋友把王炳章刘晓波等等当作曼德拉式的人物,认为他们现在在监狱。这个时候,我来评估王炳章刘晓波等等的问题,道德上就居于完全的下风。现在去搞清楚这类问题是愚蠢的,聪明人现在不应该去触及这类问题。
   
   对于刘晓波问题,我已经说了很多。这里不详细说他。这里主要说王炳章问题和政治人物的历史责任问题。
   
   这些问题,实际上是政治人物应不应该、需不需要承担政治评估和政治决断这个历史责任的问题。所以这里再继续简单解释一下、说一下这个问题。
   
   中共制造了许多假象,其目的,往往就是欺骗反对派和民众,把我们逼入极端不利的境地,包括把我们逼入道德困境和道德上极端不利的局面,压迫我们去回避必要的、必须做出的政治评估、估计、判断和决定的某些政治问题,迫使我们对这些政治问题,不能作出必要的评估、估计、判断和决定,当然也就更加迫使我们,无法去解决这些政治问题。
   
   在这种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政治人物就更加需要、极端需要具有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胆略和气魄。如果他们怕犯错误,怕被人围攻攻击、怕强权镇压,怕得罪人,怕被别人谩骂,怕丢失选票,就不敢承担历史责任,遇到必须表明态度作出估计、评估、判断和决定的事情,就尽可能模棱两可,甚至畏缩退却,那么,他们就不配当真正的政治家,不配当有见识的、独立的、真正的政治学者,只能当软骨头、或者当没有骨头的投机政客。
   
   下面是我日前对这个问题所作的十一点说明:
   
   1、我并不认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些人,更不会敬佩这些人。其中包括刘晓波和曼德拉。他们只是国际左派推出来强加给我们的偶像。曾经是共产主义者和实行暴力恐怖行动的曼德拉,及到最后,都从来不反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从不支持中国和国际反共民主事业,是倾向共产党为代表的左派阵营的左派分子,是与南非周围津巴布韦等几个共产党国家、共产党头目和暴君保持友好关系的左派。上台后把原来非洲最富庶、最发达的南非,搞得一塌糊涂。
   
   如果这类偶像在中国出现,我必定会坚决批评和反对。说实在的,我一般不会买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帐。我率先开展、并长期坚持对刘晓波的批评,就是例子。
   
   2、王炳章也不是曼德拉,而是远远不如曼德拉。他的卑鄙人品,在老民运中非常著名。与他交往过的,尤其是老民联的人,了解他为人的人,都清清楚楚。
   
   3、我自己亲身经历,以及对他深刻的了解,包括王炳章的特嫌问题,我当然自己心里清楚。对此,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的看法,都因此而围攻我,我也仍然不会屈服,仍然要坚持讲真话。我绝不会在此种极其强大的压力下,去讲假话,去欺骗他人,来否认和掩盖事情的真相。
   
   4、王炳章,远不如曼德拉,也远不如瓦文萨。虽然瓦文萨与他一样,曾经当特线。但瓦文萨毕竟在波兰民主转型中,有一定功劳。而王的作为,其最终结果,不仅没有正面作用,而且最后结果,完全是负作用。
   
   我早就说过,他领导的海外民运,,其总体作用是负数。如果没有他过去搞海外民运,我们从平地开始搞,新搞海外民运,那我们就会就很容易,那就要比他把海外民运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容易一百倍一千倍。他把海外民运搞得名声扫地(他个人名声也特别臭),使得我们根本无法恢复海外民运的名声。他的作用,最后结果,实际上是把海外狭义民运埋葬葬送了。
   
   5、政治估计、评估和判断不是法院判决。法院判决必须一切证据齐备让人彻底信服,没有任何疑点,才能作判决。但政治,却必须根据实际需要,立刻作出必要的估计、评估和判断,并且根据此类估计、评估和判断,作出必须的决策、决断和对策。
   
   本来早就应该、并且非常必须对于狭义民运圈沦陷区、包括海外民运沦陷区的性质和真相,作出估计、评估、判断、决策和对策。拖到现在,已经太迟太迟。如果我们仍然不能在民主革命以前,作出判断,并且在民主革命来临前,让民众明白事情的大致真相,知道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从而避免上当受骗。那么,一旦革命来临,民众上当受骗,那就将严重危害革命事业和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损失,有可能导致民主事业的巨大损害甚至失败,那我们就是对中国民主运动(广义民运)所承担的历史责任的严重渎职、和对历史的严重罪错。
   
   而对王炳章的判断,又是对海外民运作出判断的前提。不大致搞清王炳章问题,就无法搞清海外民运的问题。
   
   6、政治人物,包括研究政治的学者,无论处于何种艰难情况,何种劣势地位,都必须负起作出政治评估、估计、判断、决断、决策和对策的历史责任。不敢负责,就不应该站到必须承担作出评估、估计、判断、决策和对策的历史岗位去。像赵紫阳那样,站到这个岗位,占据89民运的领头地位,却又极端软弱,不敢反抗,不敢像叶利钦一样,负起自己的历史责任,最后让中华民族,错过89民运历史转型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虽然明哲保身,没有犯邓小平那样血腥屠杀镇压的反人类罪屠杀罪,从而为他赵紫阳自己赢得了虚名,却放弃他肩负的历史责任和自己职务赋予必须履行的政治责任、政治职责,犯下因渎职而让中国失去89年这个千载难逢转型机会的历史罪错。
   
   中国民运那些可笑的所谓的“民运人士”,竟然继承了共产党的官本位权本位腐朽思想,极端迷信和崇拜官位,以官位高低排位子,因此极度推崇官位最高的赵紫阳。他们竟然为仅仅保住人性、却没有功劳,相反,犯下严重历史罪错的赵紫阳,发起签名运动,为他申请诺贝尔奖,用无限吹捧赵紫阳,来为他们自己和自己组织的脸上贴金。(顺便说一句,对诺贝尔和平奖的崇拜和迷思,同样来自于对权势、虚名和强者、权贵献媚媚上的陈旧思维。)所以,对他们崇拜和献媚官位、权势和权贵的行为,我一开就进行嘲笑和批评,说他们为赵紫阳申请需要作出历史大贡献的诺贝尔奖,是可笑的。诺贝尔奖应该奖励给有历史大贡献的人物,而不是奖励给仅仅保住自己的人性,即保住任何人都应该具有的人性本分,拒绝触犯反人类罪,但却因为渎职犯下历史罪错,没有功劳、没有在89年关键时刻,像叶利钦那样,对历史做出贡献的赵紫阳。这种行为,完全不符合逻辑。
   
   7、政治人物,包括已经占有一定历史地位的政治学者,同样必须担负起评估狭义民运圈,包括评估王炳章特嫌问题这种非常棘手的现实政治问题。怕犯错误,不敢担负起评估狭义民运圈、包括评估王炳章特嫌问题这个责任,非要把这个责任推到革命后由法院根据完整的证据作判决,把现实必须作出的政治评估、判断、决策、决断和对策,当作未来的法院判决来对待,推迟到未来去作出。那,这样的政治人物,不仅根本不懂政治,而且不能担当政治责任,是不适合搞政治的懦夫。他们也许可以当未来的法官,但现在,他们应该退出他们占据的政治领域,以免危害历史和现实的作评估和决定需要,危害现在必须做出的估计、评估、判断、决策、决断和对策的需要。
   
   8、有朋友说王炳章是“民运义士”,但根据我的了解、判断和估计,中共一旦垮台,经过努力调查,就将会暴露王炳章的真实面目。他不仅不会是“民运义士”,而且将会恢复他对中国民运和中国民主事业造成巨大破坏、承担特殊任务的特殊人物的真面目。
   
   9、现在吹捧王炳章的那些人,或者纯粹是身带任务的中共特线,或者是完全不了解他的人。凡是了解他的民运人物,包括民运人士,甚至包括过去老民联的其他特线,即使有些人不知道他的特嫌性质,但只要了解王炳章的为人,也都是几乎一致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卑鄙的人。所以,王在老民运中,他的名声非常臭,没有人会像带任务的中共特线和大批完全不了解他的人那样,拼命吹捧他。他的丑事坏事,实在数不胜数。过去大家说的很多,现在大家对目前的无知吹捧者,都已经懒得说了。
   
   再说一遍:王炳章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但他不仅老是与在许多特务一起,而且与特务一起组建特务党正义党,最后又很放心地又由一群清一色的特务陪同进大陆。为他辩护的人们总是把这说成是上特务的当,似乎王炳章极端愚蠢,总是上特务的当,永远上特务的当,最后甚至愚蠢到放心把自己交给一大群特务,去中越边界,及到被绑架或诱捕进大陆,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10、从王炳章这个事情,和我本人遭遇到的事情,以及我与王炳章遭遇的鲜明对比上,我深感中共及其特务机构的可怕,深深领教他们把是非黑白彻底颠倒的巨大本事。
   
   11、有朋友说:有些人和事,落幕了才能完全看清楚,王就属于此种情况。与拥王群体扯来扯去,不太必要,不如把精力放在实实在在的政治活动上。
   
   这个意见当然是对的。但问题是,对王炳章和整个狭义民运圈的问题,现在只是必须作出、并且不得不作出必要的政治评估,而不是作出历史的或刑事的定性。中共特线长年累月,造谣围攻和攻击我对王炳章特嫌问题和狭义民运圈的政治评估,包括把本来是内部评估的许多评估,不守规矩地公开出来,加以造谣歪曲,长年累月进行造谣、谩骂和围攻,迫使我不得不反击。
   
   所以上面,我谈谈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必要,今后我就尽量不再管他。
   
   非常简单地说了上面这些。要详细说,实在太过冗长。而我自己,也实在是没有时间和精力。
   
   
   附:
   
   关于基本事实
   
   徐水良
   
   2016-10-14日
   
   (电邮按时间顺序倒排。)
   
   谢谢你的意见。
   
   但是,第一,当我们搞清事实和真相的时候,不能受立场和感情干扰,否则,就会歪曲和掩盖真相。
   
   第二,海外狭义民运圈的历史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必须尽快搞清楚的大问题。否则,就无法对海外民运的性质作出判断。而搞清王炳章问题,是搞清海外狭义民运圈真相的关键。我们不能等到王炳章出来才来搞清楚。如果一辈子不让他出来,难道我们就一辈子不去搞清楚它?
   
   第三、王炳章目前的真实情况,由中共控制。我们无法判断王炳章究竟在哪里,在做什么。历史上,中共把他们的线人表面判刑,甚至判死刑,但改名换姓到其他熟人无法发现的地方,包括到极其偏僻地方生活的例子很多,人们根本无法判断真实情况。不能说中共制造的表面情况,就是基本事实,就是真实情况。
   
   徐水良
   
   2016-10-14日
   
   附不久前本人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文字:
   
   后来我逼问王炳章傅申奇,他(胡安宁)凭什么做正义党的太上皇。王炳章傅申奇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上海国保(当时称为政保)委托,帮助傅申奇王炳章,指导他们工作的。不久我大致知道了正义党的性质,不得不因此退出正义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