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修改稿)
   
    来源:民主中国
   


    2016年9月20日,北京青年报刊文《别拿狭隘当爱国》,直诉乒乓球奥运冠军王楠的老公郭斌发微博“我是去过日本却从不用它包括电器之内的任何产品!甚至在日本住酒店很小人地把水都打开。”文章说:“这像是鲁镇的阿Q,只能用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这种搞破坏的方式,要不就是幼稚,要不就是心胸狭隘,让人啼笑皆非。甚至连郭斌自己都觉得这种做法‘很小人’‘没有用处’”。然而,这在当下中国,正透视出一部分人的伪爱国主义阴暗心态。
   
    “合群的爱国的自大”
   
    在中国,爱国情怀被主义化,始于清末。它的产生,渊源在于面对普世主义的“世界体系”(沃勒斯坦意义上)衍生出的一种回应思潮。在中国,历来缺乏自由、人权传统,所以爱国主义一开始就走向了“合群自大”的歧路。五四期间,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对这种伪爱国主义有过发人深省的批判。鲁迅就是比较典型的代表。1918年11月15日,鲁迅同一天发表在《新青年》上的《随感录》三十五、三十六、三十八,对“国粹”、“世界人”(即“普世主义”)、“合群的爱国的自大”,都有不少的评论。在《随感录三十八》中,鲁迅写道: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这便是文化竞争失败之后,不能再见振拔改进的原因。“合群的自大”,“爱国的自大”,是党同伐异,把这国拿来做个影子;他们把国里的习惯制度抬得很高,赞美的了不得;他们的国粹,既然这样有荣光,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倘若遇见攻击,他们也不必自去应战,因为这种蹲在影子里张目摇舌的人,数目极多,只须用mob的长技,一阵乱噪,便可制胜。大凡聚众滋事时,多具这种心理,也就是他们的心理。他们举动,看似猛烈,其实却很卑怯。至于所生结果,则复古,尊王,扶清灭洋等等,已领教得多了。所以多有这“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可哀,真是不幸!
   
    尽管本作者并非鲁迅粉丝,但不得不认可鲁迅上述切中时弊的批判!
   
    从“孔三骂”到“韩两掌”
   
    记得毛泽东发动文革时期,四人帮们就以“爱国自大”心态,将主张开放,学习、借鉴西方科学技术诉之为“洋奴哲学”、“卖国主义”,导致国民经济面临崩溃。不知毛发动十年浩劫,摧毁了中华民族的所有文化精华是不是爱国?如今,中国面对全球化时代,来自外部冲击越来越多,国内更是“爱国主义”空前泛滥,畸形发展。不少人装模作样,哗众取宠,上演了一幕幕伪爱国主义升级版,甚至发展成“打砸抢”自己国家公民财产的运动。
   
    2012年9月18日,北京抗议日本政府“购岛”的队伍中,一名老人对有人打出的崇毛标语提出异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毛左教授韩德强,竟搧了堪为他父辈的老人两个耳光,引爆民众反毛左复辟文革的舆论公愤。此前,毛左孔庆东,以“妈的”排比句作“三字经国骂”,引发社会舆论一片谴责之声,被网民共封为“孔三骂”。韩德强为此也被网民封为继“孔三骂”之后,出炉的“韩两掌”美称。
   
    “中国梦”里的“爱国主义”
   
    中国满清帝国“一统江山”梦没落以来,寻求社会变革的爱国志士,历来都是从批判国家现实政治,借鉴人类普遍价值与西方先进经验开始的。推动“戊戌变法”的爱国志士康有为、梁启超等,被视皇权高于一切的慈禧指为“汉奸卖国贼”追杀;发动国民革命的孙中山等,被窃国大盗袁世凯以“汉奸卖国贼”和“叛国罪”通缉。今日中国奉天承运“两个三十年”的“合法性”,高调“爱国主义”内涵的“中国梦”,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的围剿,不少民主志士被抹黑“敌对势力”身陷囹圄。如此政治导向,又助推了不少毛左、五毛、自干五、愤青,甚至文革曾“跪着造反过”的“三种人”们的亢奋,致使今日中国“左”流滚滚,每一个撕裂社会共识的公共事件,都有以他们为主体制造、带动的极左言论氛围。
   
    如今,“中国梦”规定的“爱国主义”含有高度的政治内涵。这些内涵包含着爱国主义来自政治领导的逻辑性,并有通过对政治团体利益的表述来证明合法性的用意。
   
    自大与愚蠢的病态民族主义
   
    其实,每个民族都有理性爱国情怀——爱真正维护每个人权利、属于自己的国家与民族,但不应该是盲目、狂热加官方操纵的伪爱国主义。当今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在控制民众的信息供给与筛选,用“红色记忆”勾兑民族主义的“地沟油老汤”浸泡国民思维,导致民众根本无法形成客观、理性、公正的事实判断,因此便滋生出自大与愚蠢的病态民族主义。那些咀嚼“爱国主义”口香糖的一类,还在造神拜帝,歌功颂德,并自授“爱国主义”大旗当棍棒,破口大骂批判现实、主张开放变革的民主人士是“敌对势力”“卖国贼”,这同样基于的是他们惯于整人、害人、批倒、斗臭的文革遗风与小人德行。如今,“卖国贼”的泛用,已经成为摸黑他人最廉价的武器。党媒环球时报就在经常使用这种武器。
   
    伪爱国主义者往往表现为极端化的民族主义病态。他们思想僵化,奉行“非友即敌”的对抗哲学。这些伪爱国主义者,试图将中国置于世界文明主流的对立面。他们认为:闭门锁国、自力更生是爱国;容纳开放、合作发展是卖国。在如今一个全球化时代,一些人今天嚷嚷着要抵制这个,明天嚎叫着要抵制那个,向社会不断发泄着病态民族主义的“分泌物”,这不仅会让爱国主义蒙羞,也会给全世界带来灾难。比如一战、二战前的德国与二战前的日本就是例证。
   
    伪爱国与真爱国的鉴别
   
    伪爱国与真爱国的根本区别在于:其一,伪爱国混淆了爱当政者与爱国家的观念;其二,伪爱国从不会对国家问题反思批判,只会盲目排外;其三,伪爱国运动总是被官方利用或操纵。如今,伪爱国的基本特征就是假“爱国”之名,在谋取权力庇护和道德制高点的同时,抹黑普世价值、诋毁批判时政的人。由此可见,一切宣扬造神拜帝,歌功颂德“正能量”“主旋律”的,都不是真爱国主义;一切拉“爱国主义”大旗作虎皮,谩骂、诋毁,动辄视同胞为“敌对势力”“汉奸”的,更是伪爱国者;一切以坚持“特色”为借口,反人类文明与普世价值的主张,都是伪爱国主义;在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时代,今天抵制“丰田”,明天抵制“苹果”者,更是彻头彻尾的祸国者。特别值得警惕的是,还有一些心术不正者,用“爱国主义”伪装自己,正像贪官用廉洁模范伪装自己一样,但他们终将逃脱不了原形毕露的命运。正如朱和平将军担心美帝渗透,疾呼“要占领网络上甘岭!”,结果不到半年因巨贪落马;“第一爱国者”张宏良,号召抵制日本,演讲时用的竟是东芝电脑;央视反美名嘴宋晓军,出版《中国不高兴》书,掀起狂热反外民族主义情绪大赚了愤青钱后,便办理了美国绿卡。央视名记者芮成钢,曾表白“爱国主义是我的生命”,并一度被推崇为官方立场的代言人,其肮脏灵魂的过早绽露,更证伪了这些人爱国面目的欺诈性。今天我们的同胞,还有多少人被这些人的“爱国主义”口香糖忽悠?
   
    现代国家公民的“两个记住”
   
    全国政协委员倪萍曾说,“在大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其理由竟是“爱国”。然而,现代国家公民应当首先记住“我的国家并非总是正确”这句至理名言。现代社会文明,首先需要的就是批判精神。批判者是国家问题的分析者,是当政者误国责任的追究者,是“不唱山歌给党听”的异议者,更是推进社会变革的先行爱国者。由此推理也就自然引伸出第二个记住——“记住,持不同意见就是爱国”。这是“茶党”在美国选举中一句充满哲理的口号。美国之所以能在科技领域与精神层面始终保持领先地位,谜底不仅在于资本机制推动的社会竞争,更在于它的国民是批判的群体,它的国会是批判的大脑,它的媒体是批判的喉舌。“持不同意见”颠覆不了美国的制度,反而成为了他们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美国的强大(你可以不认同他的制度,但却无法否认他的强大),是与他们的人民敢于开诚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于开诚布公地容纳批判分不开。人类社会发展史实一再印证,谁拥有最彻底的不断批判与更新的国家精神,谁就会创造出最先进的自由制度与科技体系,谁就无庸置疑拥有领衔、影响全世界的凝聚力,而不是靠自大宣传、愚民灌输和以稳定借口压制批判。
   
    49年后的中国,毛泽东是“站起来了”,但作为国家脊梁的知识分子却被踏趴了,以至于整个国家精神都软骨化,至今还有那么多跪拜“万岁爷”的奴态百出。因此,当下还是要学学鲁迅的真爱国,负起公民责任,首先从拒绝歌功颂德做起。正所谓“家有诤子,不败家;国有诤臣,不亡国”。愿我们的民族再挺起精神的脊梁,有更多的公民敢于不与权贵“保持一致”,大胆“异见”,充分发扬现代公民改革国家的担当精神,甘做一个勇敢批判时政的真正爱国者!
(2016/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