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小平头夜话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歲月無情,盛雪的“干爹”朱学渊轉眼已逾八旬耆老之年,朱老叟近来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地卖力表现了。

   
   在正在进行的于2016年10月2日至5日在美国纽约召开的“中国民主前景研讨会”上,不请自到的盛雪出现在会场引起不小的轰动:研討会的与会者私下都在议论的主题已不是那些盛张裸照是否真假的问题,而是研讨为什么会让网上裸照的主角盛雪在民运研讨会现丑?在加拿大在民陣还不够臭吗,还要臭到纽约来?……從纽约研讨会上下内外男女老少都怕沾着盛雪,象躲艾滋病瘟神似的避之唯恐不及。怕沾着她臭,躲她的骚!当然,处变不惊“人臭不怕影子歪”的盛雪祭出“倒打一耙”的杀手锏,拿出”朱學淵先生發出的電郵顯示,他們(指批盛的揭露者)現在已經是直接靠公安局提供的資料攻擊”。以此作挡剪牌,暗示是中共方面“抹黑”她……云云。
   
   在这篇题为“ 朱学渊:必须挺身而出,制止一切胡说八道”的邮件(原文见附件)中,八旬老叟朱学渊不服老:在西方对人不称“老”,在美国就得学美国人的习惯,不要再按中国乡下人的习惯称我“老先生”。
   
   无独有偶,2008年洛杉矶民运大会后的一个饭局,盛雪“干爹”朱学渊在“干女儿”五迷三窍的撒娇下“不服老”——2008年洛杉矶民运大会后一个很多人传笑的花絮,即盛雪在一个饭局上扭捏娇滴的怪罪坐在身旁的朱学渊:“你为什么不把我当干女儿一样宝贝宠着?”朱老叟立刻尴尬垂涎并献媚地说:“我还没那么老吧”,引来饭桌上人们一阵哄笑…….
   
   

   
   温故而知新

   
   盘点朱老叟三起三落地力挺“干女儿”盛雪,恰似“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故事:
   
   其一,朱学渊老叟多年前参加盛雪假纪念辛亥革命,表面为其祖父歌功颂德,实则为自己脸上贴金画彩的会议发言。盛雪让其故去50年的祖父为她抬轿子,朱学渊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地赏给戏子盛雪一大堆名头;
   
   其二,朱学渊首次跳出来充当急先锋“冲冠一怒为红颜”地为盛雪出头打官司,遭三妹一记当头一棒地爆出一段朱老叟性骚扰的陈年糗事(世界之大,冤家路窄,朱老叟性骚扰的偏偏是三妹的发小谢庆庆!(详情参阅: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5/xiaopingtouyehua/8_1.shtml)令人啧啧称奇“世界太小”、“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遭此当头棒喝,朱老叟立马歇菜好长一段时间。连自己的荣誉权都不敢“维权”,遑论还为“干女儿”盛雪出头打官司;
   
   其三,朱学渊再次“雄起”卷土重来在网上浮头,是在盛张“淫照门”事件横空出世,将朱学渊对“干女儿”盛雪的非分之想彻底击碎,托人传话平头高抬贵手放其一马,表示要与盛切割后,被盛雪软硬兼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出来配合盛雪抹黑揭露者。只可惜"其勃也迅,其败也衰"。这“干爹”晚节不保,被“干女儿”拉来垫背赔上名声徒留笑柄。
   
   盛、张连最后的遮羞布也不要了,动物凶猛的赤裸裸地展示自己的生殖器。还美其名曰参加艾裸裸活动的“行为艺术照”。恐怕连见多识广的艾未未都被盛、张如此粗鄙的露生殖器下三滥淫照惊得矫舌不下。盛雪的狗血故事一直在挑战民众的智商和神经,劫持人们脆弱之想象。网络都被这场狗血“淫照门”淹没了。一个“海外民运领军人物”淫秽照片能酿成一场如此大规模的网络风暴和狂欢,可见盛雪“民运公共情妇”,以及'民运淫乱领军人物"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图:盛雪、张晓刚啃嘴图。教会姊妹有数字长联唯妙唯俏地勾画了盛雪的淫乱嘴脸: 一个淫妇,贪污两兼,三天换男郎,借淫通四方,空喊反共实五毒俱全,喝人血雷劈六月,七灾待审,八难待候,淫乱九州祸害民运,十分邪恶
   
   

   
   纷纷求饶

   
   盛、张“淫照门”这些淫照会让一众“拖屁股大连襟”如丁楚(原名房志遠)、顾明、黄河边(高冰尘)、李天明、贺军、陈奎德、阮铭等等盛的面首闭嘴,他们原本心中都会侥幸认为“自己是唯一,别人是玩儿的”,现在这些淫照打碎了他们的春梦。前阵子就有曾经盛雪的面首P托人给平头来电话求笔下留情,放他一马,说不要再将他的名字放在盛雪面首行列。据说盛、张“淫照门”事件后,他受刺激很大,已到自我封闭、精神恍惚的地步,撕了张晓刚的心都有云云……这种状况最可怕,不叫的狗才咬人呀!动物凶猛,为了争夺与异性的交配权,拼起命来那可是动真格的……又据别的渠道了解到,盛雪认的“干爹”八十多岁的朱学渊已经明确表示止步,据说私下与友人微信电话,大骂盛、张狗男女的虚伪,感觉被多少伤害了一下。
   
   “淫照门”发生前盛雪一声令下,一度沉寂的八十老叟朱学渊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突然象吃了春药一般虚火上升地再次嚷嚷然要打官司诉告《民运黑洞》的女作者。未几这回盛雪“淫照门”事件东窗事发,这个自称盛雪“干爹”的老叟暂时消停败火了,"万念俱灰"地乖乖在家含饴弄孙。只是偶尔想起“淫照门”那些不堪入目的淫乱裸照就恨得牙痒痒地对张小刚气不打一处来喃喃自语“小刚子乱了规矩……乱了规矩呀 ”…… 此恨绵绵,竟无语凝噎。
   
   朱瑞将盛雪与民运圈中大佬的风流轶事写成了十六万字的笔录,只是在发出两章后有大佬给朱瑞电话恳求笔下留情,并知耻而后勇地表示看清盛雪贪淫的真面目愿痛改前非,于是朱瑞得饶人处且饶人,决定不再继续公开。
   
   

   
   “给点颜色他就开染坊”

   
   纵观盛雪团伙最近力挺盛雪跟着吆喝的一群或是轮番上她床的情人面首(如张小刚、张健、张朴之流),或中共“奉旨保盛”的“同路人”(如李伟东、杨恒均、温云超、陈用林、小乔、叶宁、吕千荣等等),或垂涎于她的风骚卖弄期以换色的老汉(如陈奎德、陈泱潮、陈汉中、吴江等兖兖诸公)。朱学渊无疑属于其中的第三类。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图:白骨精“……不见眼睛只见牙”——公刘评语
   
   在刚发出的拙文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4085 中有段:盛雪团伙老中青“三个代表”形象概括分别是:五陈护法(陈奎德、陈泱潮、陈汉中、陈景圣、陈劲松)代表垂涎盛雪但只能意淫联想的老汉,巴黎吴江又跳出来“老汉推车”,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正在撰写此文时,接一Z姓老汉托人传话,说是他已认识到盛雪的问题,并且与平头也无冤无仇。望平头高抬贵手不要再将他列入垂涎盛雪老汉之列。这是继盛雪的曾经面首P君托人传话表明与盛切割后,又一“知耻后勇,回头是岸”的例子。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平头暂且按下此翁的姓名不表,以观后效)。
   
   “以观后效”不过两天朱老叟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种:其一,也许是盛雪看到上述文字后向“干爹”软硬兼施“二选一”;其二,也许是朱本人私下求饶(朱打电话给平头这个传话的朋友,对盛张“淫照门”作痛心疾首状,甚至恳求平头“高抬贵手”并希望与平头通话,以示“痛改前非”之决心)被曝光后恼羞成怒,总之,“给点颜色他就开染坊”!朱又象吃了伟哥般地焕发出激情燃烧荷尔蒙“老夫聊发少年狂”地跳将出来,如老马“不自扬鞭自奋蹄”地力挺“干女儿”盛雪。
   
   延伸阅读:
   
   (1)陈毅然:盛雪做过《管理世界》的编辑和记者吗? ——谈盛雪在个人履历中造假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4121
   (2)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1/xiaopingtouyehua/4_1.shtml
   (3)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5/xiaopingtouyehua/8_1.shtml
   (4)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4085
   
   ----------------------------------------
   
   附件1:朱、陈、刘、吕邮组往来
   
   朱学渊补记:该信发于十月一日中午,我虽然有一万一千个邮件地址,但绝大多数读者会厌恶那些装神弄鬼、无耻下流的文字,所以今天略作修改。再发给你们这些明白人,收信人的姓名地址皆隐去。但是,这不是什么秘密信件。如果我们大家不挺身而出,那些无耻下流的胡说八道就永无休止,无法无天。十月四日
   
   陈卫珍女士:
   在西方对人不称“老”,在美国就得学美国人的习惯,
   不要再按中国乡下人的习惯称我“老先生”。
   当然,你的用意是说我是“老糊涂”,
   不如你的“小女子”脑子灵活,有一夜数千言的天资。
   但是,我敬告所有的读者,我不但一点不糊涂,而且一点不畏怯,
   胡平先生早在一、二十年前,就说我“火眼金睛”……
   而且,我没有作任何判断,只不过是提供事实。
   我知道做我能做的事情,说我该说的话;
   不会因为想啥说啥,心血来潮而漏了嘴。
   朱学渊
   
   ----------------------------------------
   
   On Oct 1, 2016, at 12:01 PM, weizhen chen wrote:
   
   各位,刚才有点时间浏览了一下大家的争论,我个人的分析如下:
   
   1,盛雪女士自己的发言告诉读者,披露她的信息是属实的,包括陈毅然姐妹的这篇文章,但这些资料是从公安局里得到的。她是当事人自己,因此她所承认的关于她个人的资料是真实的,那么这些资料就应该是真实的,但至于是否是从公安局得到的,还需要进一步考证,因为在这个环节,盛雪女士不是行为主体的当事人,因此她的这个结论有很大推测的成分。她说是朱学渊先生这么说的。
   
   2,从朱学渊先生自己的举证,是从三妹女士自己说的话里透露出来的。
   
   3,我分析了分析三妹女士的话,认为在这个环节上,朱学渊老先生不知是因为年龄大了的缘故,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他的判断是存在逻辑上的误区和混论。
   
   4,三妹大姐只是说,关于盛雪女士的把柄,在北京市公安局。但这不是说,关于盛雪女士的把柄,唯一只是保存在北京市公安局。在中国社会,很多关于某个人的犯罪纪录,公安局有备案,同时也成为街坊邻居公开的秘密。极少的一部分是街坊邻居并不知道,而公安局却有备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