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國殤之日談國殤]
孙宝强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殤之日談國殤

   每年的十月一日,中共都要大張旗鼓地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盛大活動。慶祝什麽?慶祝它在斯大林的慫恿和幫助下,殘殺抗日有功的國民黨軍隊,顛覆了亞洲第一個憲政的《中華民國》;慶祝它在“新中國”成立后,通過層出不窮的運動,屠殺了几百萬的“牛鬼蛇神”;慶祝它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陽謀下,一舉擒獲中國的知識分子,打斷了幾百萬精英的脊樑骨;慶祝它在和平時期,用所謂的“大饑荒”假象,餓死了幾千萬人民;慶祝它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上演了史無前例的“人吃人”的一幕;慘絕人寰的一幕,讓銀河變色,讓宇宙垂淚……
   
   現在,這個以殺戮而生,以殘害為業的政權,還在慶祝,還在與時俱進地慶祝。慶祝什麽?慶祝它剝奪了中國人民的選舉權,組党權,發言權,出版權,看病權,讀書權,居住權,物產權;慶祝它用“改革”的名義搶奪公幣,為“結各國歡心”而在海外大撒幣;慶祝它對維權律師的成功圍剿,為紅色恐怖的捲土重來而彈冠相慶。這個喪心病狂的政權,什麽都可以慶祝:慶祝血洗烏坎,慶祝上電視認罪,慶祝對抗爭群體的鎮壓,慶祝重判政治犯,慶祝對媒體的收緊,慶祝對網絡的控制,它甚至在甘肅的楊改蘭事件后,慶祝它加強了對農藥的管理。
   
   這個宇宙上最最邪惡的政黨,還犯下了人類有史以來最最殘暴的罪行: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呼聲表決」(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早在2006年7月,加拿大發布的一份獨立調查報告指出,2000~2005年6年間,中國大陸至少4萬多例器官移植的供體來源不明;美國資深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經過多年調查指出,在2000年到2008年期間,至少有6萬5千名法輪功學員因遭強摘器官而死。近年來,來自國際社會的律師、醫生、獨立記者等第三方的調查取證,研究和歐美國家相關決議案的通過,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罪行。截至2014年1月,全球149万人签名连署要求联合国调查中共当局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活动。
   
   在十月一號這個國殤的日子里,我們呼籲:中共必須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必須追究審判判殺人魁首江澤民。
   
   國殤之日談國殤

(2016/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