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2016-10-31

   

   共党破坏全民教育,意在愚化、毒化全体国民的险恶用心,显然已经收到了丰硕的成果。这一点从近四十年来经共党教育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统一产品们的言谈话语中就不难证明。

   不少人怀疑中华文化存在着严重问题,可是他们既说不出中华文化的实质是什么,当然也就更不能指出严重问题之所在了。

   还有不少人指责孙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是不明智的,因为清政府已经答应了君主立宪的变法了。一旦变法成功,那么今天的中国也就与今天的日本同样强大辉煌了。

   更有人说,知道历史没用,历史是过去的事情。我们生活在现代化的时代,所以应该不断地向前看。

   这些毫无敬畏之心且又目空一切的所谓菁英们,正是因为不知道在我们的历史中,反复重复发生了多遍的事情,今天仍在重演。

   一年一次大锣大鼓的党会又散伙了,拼命要领导一切的党却只字未提崩溃了的金融、经济和社会现存的堆积如山的问题。几天的会议的结果是习近平把自己封为了核心。至于这个核心是否符合民意,或者得到几个人的欢欣鼓舞,则又另当别论了。

   既然党、政、军三权已集于一身,那就去把这三件事做好。显然政治野心家是不屑于做事情的,反而热衷于为自己造神、揽权,乃至至高无上也未必心满意足。

   这就好比百年前的袁世凯,由孙中山先生把临时大总统的位置让给了他。可他并不满足,使用了心计手腕为自己谋得了终身大总统的位置。然而他的权欲心仍未满足,他又鼓动北洋系的各地军阀,通电全国拥护他当皇帝,同时还在北京雇佣了一批地痞流氓上街游行拥护帝制。当他自以为赢得了舆论的支持后,便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嘴脸,顺应民意地做上了洪宪皇帝,还十分有信心地说他的这个帝位“至少可以传二十代”。

   共党又何曾不想当皇帝?1950年王震曾兴奋地说过:“毛主席在北方当上皇帝了,咱们就是地方诸侯了。”

   文革中,林彪曾说:“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

   毛泽东或许确实想恢复帝制当皇帝,可惜的是时过境迁了,可是它的行事作风俨然是以皇帝的形象出现。想必那个时候核心这个词,共党还没发明出来。即便发明出来,它也未必愿意使用。倒不如用四个伟大,听上去更能舒服些。

   邓小平掌权后,感到自己登上了九五之尊。皇帝这个称呼是不敢用的,所有的伟大都被毛占全了。仅做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不能满足的,于是核心这个词才被使用上。自称自己是第二代核心,等于是追封毛泽东为第一代核心。其实仔细研究一下,邓小平使用核心这个词的意思,还不就是至高无上的皇帝的意思?只有帝制才有第一代、第二代的世袭说法。

   毛死后,华国锋承继大位。有消息说,证实华确是毛的私生子,那么华国锋应该是毛皇帝的第二代。但共党这种团伙,自它拉帮结伙的那天起,就是内讧不断,自相残杀。所以华被搞掉,邓当上了第二代。邓在死前又把江泽民指定为核心,是共党帝制的第三代。虽指定了胡锦涛接江泽民的位置,却没有预封胡是核心,共党的帝制统治断代了。

   只要翻开中国的历史大概地看一看,就不难发现帝制统治的最大弊病就是一代不如一代。历朝历代都盼望出现一个中兴之君,但既位者通常都是只知享乐,少知无识的脑残体。共党更是如此。胡锦涛没被排上世袭,习近平就非要为自己排上个世袭。可是自封了核心后,又没有追封胡的核心。所以共党企图的世袭统治仍然断代了。

   尤其习还没有指定接班人。这个意思就是它想长治,直到死去。

   习有个女儿,但不知它是否有私生子。它会不会也像毛泽东那样,突然弄出个私生子来继位,打出个“你办事,我放心”的真假遗诏。毛家王朝想世袭下去,但没成功。习家王朝是否能世袭,或习近平这个皇帝能当多久,其决定权既不在党,更不在习近平,而是在十六、七亿中国公民的手中。

   习近平在走极端,更是把残酷的极权主义统治推向了极端,这完全是他个人的狂妄的臆想和做法,完全没有为国民设身处地考虑过。这就是农民造反成功的必然结果。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几次提到,共党不是革命党,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民造反党。农民造反的必然结果,就是建立一个新政权,复辟旧制度。

   1923年6月在共党的“三大”上,毛泽东说:“中国历代的造反和革命,每次都是以农民暴动为主力。”“农民的出路只有从地主手中夺回土地。”1926年9月,毛又说:“农民问题乃是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没收大地主、军阀、劣绅及国家、宗祠的土地,归给农民,武装农民,推翻农村中的劣绅政权,建立农村平民政权。”

   1927年3月,毛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到:“孙中山先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农民在几个月内就做到了。”“我这次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所得到的最后成果,即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1928年共党在莫斯科开“六大”,斯大林指示说:“中国革命实际上就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农民革命,中国革命实质上就是由中共领导的一场农民战争。”由此毛确立了“农民,只有农民,才是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动力”的观点。以后又多次声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就是农民革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战争就是农民战争。”

   1927年共党的大失败,把原先高喊共产革命的共党,转向了农民党这条造反之路。有资料显示,在1926年共党成员接近五万之众,其中工人占66%,乡村小知识分子占22%,农民仅占5%。到了1931年,共党占据井冈山为王时,共党成员发展到了近十万,农民占到了97%。

   共党创建之初,曾标榜自己是工人阶级的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可事实上,它是由两个大知识分子和十几个乡村小知识分子组成的。这两个大知识分子中的一个,是由于为了得到斯大林的援助,公然同意出卖外蒙古作为苏俄的卫星国,而被中华民国政府判处死刑。另一个则是痛定思痛,公开脱离了共党。在剩下的那十几个乡村小知识分子中,便都是乡村知识青年中的失学、失意和不仕者了。

   由于中国是个讲究宗法、且又是个落后的小农经济的农业国,于是“均田地、等富贵”的大同思想盛行。《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也说过,“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再看看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情形,甚至一路杀人破坏闹到了西天。它后来可以降妖伏魔去取经成功,成了正果,还亏得观音菩萨在它头上戴上个紧箍咒,否则唐三藏也会被它杀掉。

   从古自今,农民造反的例子不少,每次的造反都少不了乡村小知识分子的出谋划策。朱元璋造反就有刘伯温的帮助,李自成造反身边就有个李岩。而黄巢和洪秀全,本身就是乡村小知识分子。洪秀全继承了传统农民造反的口号,但打出的却是西方宗教上帝会的教义。新鲜的东西确实迷惑了不少的愚夫蠢妇。

   似乎是从洪秀全开始的“有外才成学,无外不成尊”的意思。共党们有样学样,同样打出了西方的马教和列宁的主义去欺骗中国人。朱元璋接受了“缓称王”的劝告,洪秀全却是急于国中立太平天国,登上了天王的位置。共党也有样学样地国中立了个中华苏维埃国。

   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农民造反成功的只有三个例子。一是朱元璋造反,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外族外邦的援助,推翻了元朝的统治,建立了大明朝;

   二是李自成造反推翻了大明朝,但没来得及建立自己的政权,便被满清打跑了。但李自成并没有打算与满清定立个协议,或把中国分而治之,或做满清的儿皇帝。这一点上又比溥仪.爱勋觉罗甘在满洲国当日本人的儿皇帝有志气。更比共党听命于苏俄、勾结日本以图生存正大光明得多;

   三,便是共党的农民造反的成功。这个成功是共党的成功,但成功的性质依然是建立了共党新政权,复辟的却不是专制制度,而是欧洲中古世纪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更令人痛恨、也更是每个中国人应该认真反思的是,共党颠覆了中华民国的民主、共和、三民主义和五权分立的国统、法统,把中国的社会拉向了黑暗、野蛮的大倒退。

   文革结束后,北京的学术界悄悄地搞起了大反思的思想解放活动,其中的反思之一就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了文化大革命运动”,人民有责任没有?最后一致的结论是:人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即便是建立在极权高压下生活的人民,且不去提反抗或抵制文革,只要人民不配合、不行动,毛泽东一个人是折腾不起来的。即便折腾起来,破坏、毁灭的程度也不至于严重到如此地步。毛泽东再次使用了它搞农民造反的经验,从而把中国人民全部当成了一挑就动的流氓、地痞看待了,岂不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侮辱、矮化、蔑视和妖魔化?

   乡村小知识分子历来被称作穷措大、酸文假醋之辈。文人相轻,且有嫉妒心重,加上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的尖酸刻薄,容易产生拉帮结伙、排斥、内讧、打击异己。在接受新思想、新思潮时,仍然以小农意识出发,根本不可能真正接受或理解。他们所关心的乃是自己的出路和利益,所以才有共党自己所说的十次路线斗争。其实就是内讧、倾轧、自相残杀。

   朱元璋做了皇帝,大杀功臣,甚至满门抄斩,但却没有殃及池鱼、把国民们也拉进内讧搞全国运动。共党则不然,每次内部的自相残杀,都变成了一场全民的运动,造成全民的自相残杀。毛的二十七年,内讧不断,造成全国性的运动近二十次,无辜国民死亡上亿。如果中国人不能从这段近代的历史中认真反思,得出经验教训的话,习近平和它的共党仍能以马主义、毛思想、习语录去迷惑人民,去更加严厉地管控人民的身心,更可以去屠杀、镇压人民。

   共党没有受过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的正规教育,所以它们不懂得正、性、德为何物,只是一味地破坏教育。文革中毛的一句最高指示被揭露了出来:“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句话当时令许多人大吃一惊。文革后的八十年代,一个科学机构的研究室总支部书记,就曾到处公开去说自己是大老粗。每次说完还要得意地哈哈大笑几声。

   共党的干部从中央到基层,都是由这群少知无识之辈组成,所以共党反知识。知识其实就是初级的常识,由常识进深到学问、学术和科学。我们的文化中没有宗教,所有的就是儒、释、道三家的学术思想。所以共党就要反传统、反文化,以建立共党的暴力、欺骗的文化。

   共党尊崇的马教,其实与所有的宗教一样,都要立一个神。找不到神,就树立活人当神。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凡是活人当神的宗教或信仰,就必然是邪教。另外,共党教也和其他所有的宗教一样,从来是利用科学,却又反科学。这一点可以从六十多年,十几亿人口却没有科学发明和创造去证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