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宇宙化生万物,万物就充分发挥了宇宙所赋予它们的灵性,去自由地生存。人是宇宙化生的物种。中国大陆上的人喜欢把人称作高级动物,本人不敢苟同。既然有高级动物,那么什么动物又是中级动物,或低级动物呢?共党涂毒中国人的思想意识,硬要人们把猴子认作是祖先。那么猴子是低级动物,类人猿和大猩猩或许是中级动物。于是,人就高级了。

   所以说,尽管共党一贯号称伟光正,其实共党连同它们的祖师爷一道,在常识上都是人类发展史中的极低级阶段。在它们洋洋得意的自我贬损之余,还要不遗余力地使被它们统治下的国民也要既自豪又骄傲地承认自己是动物。但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高级动物。

   且不论一般或高级,反正是动物,而不是人。共党的这一努力,似乎奏效了,禽兽、猪狗的行径在中国人的群体中时时发生。有人把这些行径解释为国家强大的表现。真不知这种解释是认真的,还是在讽刺挖苦?

   这个世界上比中国大陆强大的国家有的是,整个世界都在走向强大。难道强大、盛世的世界里生活着禽兽与猪狗?人就是人,既无须去讨论,更不需要去调查。几千年前,道家的学说就已有了定论: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就是因为在父精母血之外,还加进了灵魂这种天下万物都没有的因素。所以人是万物之灵,又是天、地之外的第三才。

   记得九一一事件后,一位信奉伊斯兰的同事在与我的交谈中,说到他的人生的最终目标,就是生活在真主的天堂里。他形容那个天堂里的生活,是可以躺在与真主同样的丝绒上,伸手就可以摘到肥美的葡萄,又可喝到清凉的泉水。更为幸福的是,身边围着二十几个胸脯鼓鼓的姑娘在侍候着,他将拥有的钱财多少倍地多于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这个世界上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有十亿,不知道是否个个信徒都做如是想。本人却大不以为然。首先,整天躺在丝绒上不做事,是否就是幸福?本人不喜欢吃葡萄、喝凉水,怎么办?整天生活在二十几个随时为我舍身的姑娘中,这究竟是享乐还是工作?既然修行进了天堂,难道天堂里的生活也要靠货币交换吗?这种物欲满足的天堂,本人是不去的。

   至于其他的宗教信仰,也都有各自的天堂和救世主。但是把生命的意义归结为上天堂,与救世主生活在一起的幸福目的,毕竟是发自于人的情感,而不是理性。何况情上的幸福感绝非永久的。当这种幸福感满足后,是否又去求神拜佛,谋求更大的幸福感呢?

   这就要提出一个幸福的定义是什么的问题,以及享受到了出世间幸福的人,又与人世间有什么助益呢?道家说,天、神、人三位一体;佛说同根同体。这又该怎么理解和解释呢?

   共党也办宗教,打出了马列毛邓江胡习的宇宙真理。殊不知真理是相对的,而没有绝对的。共产主义也设立个天堂,当然幸福同样是目的。在进入共产天堂之前,必须要经过社会主义,这个主义也是幸福的。共党说,社会主义是按劳分配,共产天堂就按需分配了。

   显然,共党就是人世间的人主和出世间的天主。因为不管如何分配,都要由共党这个主人来分配。于是问题又出来了。各宗教里的神、佛、上帝都在天堂里,世间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也无缘去接触到他们的神格品行。共党则不然,一言一行、所作所为,以及所造成的影响和灾害,国民们人人心中有一本帐。所以这三、四十年中,共党自己也不提马主义、毛思想和共产天堂了。唯习近平茫然无知地又举起了这几张破旗,还恬不知耻地加上个习语录。共党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彻底地扼杀掉作为人的自由和自主意识。

   人人生而自由,这不是口号,而是人本。人人都有自由追求精神、意志,有自由去确立生命的意义,有自由去创造幸福的意义等等的基本权力。人不同于猪狗禽兽,人的本质就在于人是精神生命体。

   另一个对人的定义是:理性的存在就是人。自从有了人类至今,对于人是什么,什么是人,人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人生一世图的是什么等等问题的不解,到寻求答案的过程中,出现了许许多多数不清的宗教和信仰。随之也出现了许许多多乃至数不清的神佛、菩萨、牛鬼蛇神,甚至活人装神弄鬼的现象。但是它们都没能解答出热水这个问题,共党教更是妖言惑众。

   但是所有的这些宗教和信仰,都在从事着一件极艰难、而却又永远办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替人们思考,替人们说话,要信徒们反对他们所反对的,顺从他们所造出来的神的意愿。其实,所谓神的意愿,就是那些掌控着宗教和信仰的活人的意愿。在这一点上,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共产教,以及一些希图世俗利益的邪魔歪教。

   对于信徒们来讲,或许能在人生的困惑中得到暂时的心情上的慰藉,但却放弃了自己的自由的基本权力。这个被自己放弃了的自由权力,包括了自由精神追求,自主意志,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权力。

   记得大约在七、八年前,本人的外甥大学毕业,发誓说要努力追求人生价值。本人大吃一惊,问他,这是从哪学来的东西?回答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生而为人而不是猪狗禽兽,就是人的价值,又何用追求呢?只要去体现出你的价值就够了。

   无独有偶,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同胞曾骄傲地说,改革开放才使得她有机会上大学,于是学会了辩证唯物主义。本人大吃一惊,但却没有再说话。人不是物。所谓万物唯心,万法唯心。人活着要时时体现出人生价值中的精神性。这些被共产邪教毒化出来的大学生竟然连个是非对错都分不清,且不提对社会、人类做贡献就连何以为人都成了问题。在国家的政治体制上,人类经过反复的实践后,出现了许多的哲学名词。例如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民主进步主义,共和制和联邦制,君主立宪制 、、、、、、

   每一个主义或政体都曾经由千千万万的人们的流血牺牲才争取来的。为了个子虚乌有的共产主义邪说,中国人无缘无故地断送了上亿条无辜的性命。这既是个血腥的事实,又是共党的罪恶。在当前,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中国人都已清楚地看到,习和他的共党政权时日无多,随时都可以垮台灭亡。

   民间的隐士、侠士、贤德之士已经纷纷出现,为民代言,替民维权了。同时更不能排除数量庞大的、怀着个人目的的和野心的形形色色的人,也要在乱世中出人头地,做个草莽英雄。这倒也不足为奇。从来都说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更不必感叹我何不幸而生于乱世。人世间的历史,从来是从大乱到大治。

   中国的历史更是经过了两千两百多年的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的反复、重复之变。所以说,除了辛亥革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以外,整个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毫无推陈出新、甚至不时倒退的重复史。“革命”两个字是出自于孔夫子之口,而非共党所可以垄断的词。革命的解释应该是变革天命,顺天应人的更换君主和改朝换代的政治行为。

   当革命在更换君主和改朝换代的意义上逐渐延伸至今,就被赋予了社会变革和制度变革的现代意义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由专制向民主的过渡或转型,不仅具有社会和制度变革的实质,更是一场以民主制度代替专制制度的伟大革命。与此同时,也必将带来思想、文化、宗教、政治、经济、科技、产业等等所有的社会领域的关键性的变革。所以不论任何形式的革命,都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变革过程。

   同时,革命的意义还包括迅速推动和强制推进变革的进程。习政权越是使用高压强制的手段对待国民,革命的反弹力就越强烈,国民们就越是要夺回自己的自由权、人权、公正权和平等权。切记,这场面临的革命绝对不是用张政权、李政权去替代习政权,或者用共党内的某个团伙代替习团伙。那就等于又回到了用一新的专制制度代替一个旧的专制制度的重复变革的老路上去了。

   普世价值的世界大潮唤醒了数不清的中国人,该是我们以民主取代君主,以自由取代独裁,以法治取代极权,以平等取代特权;用一个崭新的社会和制度,取代并洗净共党的陈旧、僵化、腐败和罪恶累累的一切。

   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米涅说:“革命以法律代替了专横跋扈,以平等代替了特权。革命使人们摆脱了阶级的区分,使国土消除了省份之间的壁垒,使工业不再受到行会监督的限制,使农业摆脱了封建领属关系,免除了什一税的重压,财产不再容许任意指定继承人。革命把一切归于一个阶级、一个法律、一个国家。”

   对于这场推翻共党极权暴政的革命,当然是有人拥护有人反对。对于这场革命所使用的手段,当然既有和平协商谈判的方式,也有武装暴力革命的手段。同样,民众中也会出现反对和拥护的种种不同的态度,这就要取决于共党对这场革命的立场了。可惜的是,共党从无理性,更谈不到理智。面对共党暴力的屠杀和镇压,不采取暴力的反抗手段,则是无理性的革命。

   在暴政下,维权反抗的力量早已遍布全国各地了。既然知道维权反抗无效,那么这股巨大的力量必然就会成为革命的力量。在这种情形下,就需要每个同胞都要有思想上的准备了:

   首先,无论你是赞成或反对,社会要进步,要走向文明,这是定而不疑的道理。

   其次,清除头脑中被共党灌输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流毒。确认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并享有做人的权利和尊严,由此而确立自己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如能够在此基础上,升华为自由主义者的话,将会以完全不同的立场和意识看待这场革命。

   再者,千万不要人云亦云。一场涉及全国范围的大革命,必然有众多的革命组织,众多的革命手段和众多的革命目的及纲领口号。鉴于共党破坏文化、传统和教育的现实人文状况,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场革命也必然有鱼龙混杂的情况出现。这就需要每一个人冷静地做出判断和决定。其实做出判断和决定并不难,就以我是一个人的个人的利益上去考虑。第一,生而为人就有天赋的自由和权利;第二,我的自由和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和法律的保障;第三,我是国家公民,国家事物我有权参与管理。本着这三个基本点去判断革命中各个组织的性质和行事的方法,应该不会错。

   独立人格不必在屈辱中培养出现。好像七十多年前的德国和日本,一个统帅,一个天皇,又是国家主义、又是民族主义地煽动,造成了世界大灾难。在战败国的屈辱下,两国人民痛定思痛,修改了宪法,走上了民主之路。仅短短的半个世纪不到,这两个国家都成为了世界七强中的国家。这就是说,统帅、总统、主席、天皇、政府、政党,既非英雄,更谈不到天才,甚至还能造成人权灾难。

   历史的经验和现实的状况,总是有相似之处。愚夫蠢妇反复地上当受骗的原因,难道不正是失去了独立人格的结果吗?没有了个人的独立人格,当然就不会独立思考。于是人云亦云,一哄而起,成为了乌合之众。这种事情从历史到现在,发生太多了,中国尤其明显。以感情取代理性,是误人误己的事情。理性通常又被称作理智。智慧是由读书、讨论、学与问,推与敲得来的。凡想得到,就要付出和牺牲。如果没有这点精神的话,那就与猪狗禽兽没什么两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