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宇宙化生万物,万物就充分发挥了宇宙所赋予它们的灵性,去自由地生存。人是宇宙化生的物种。中国大陆上的人喜欢把人称作高级动物,本人不敢苟同。既然有高级动物,那么什么动物又是中级动物,或低级动物呢?共党涂毒中国人的思想意识,硬要人们把猴子认作是祖先。那么猴子是低级动物,类人猿和大猩猩或许是中级动物。于是,人就高级了。

   所以说,尽管共党一贯号称伟光正,其实共党连同它们的祖师爷一道,在常识上都是人类发展史中的极低级阶段。在它们洋洋得意的自我贬损之余,还要不遗余力地使被它们统治下的国民也要既自豪又骄傲地承认自己是动物。但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高级动物。

   且不论一般或高级,反正是动物,而不是人。共党的这一努力,似乎奏效了,禽兽、猪狗的行径在中国人的群体中时时发生。有人把这些行径解释为国家强大的表现。真不知这种解释是认真的,还是在讽刺挖苦?

   这个世界上比中国大陆强大的国家有的是,整个世界都在走向强大。难道强大、盛世的世界里生活着禽兽与猪狗?人就是人,既无须去讨论,更不需要去调查。几千年前,道家的学说就已有了定论: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就是因为在父精母血之外,还加进了灵魂这种天下万物都没有的因素。所以人是万物之灵,又是天、地之外的第三才。

   记得九一一事件后,一位信奉伊斯兰的同事在与我的交谈中,说到他的人生的最终目标,就是生活在真主的天堂里。他形容那个天堂里的生活,是可以躺在与真主同样的丝绒上,伸手就可以摘到肥美的葡萄,又可喝到清凉的泉水。更为幸福的是,身边围着二十几个胸脯鼓鼓的姑娘在侍候着,他将拥有的钱财多少倍地多于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这个世界上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有十亿,不知道是否个个信徒都做如是想。本人却大不以为然。首先,整天躺在丝绒上不做事,是否就是幸福?本人不喜欢吃葡萄、喝凉水,怎么办?整天生活在二十几个随时为我舍身的姑娘中,这究竟是享乐还是工作?既然修行进了天堂,难道天堂里的生活也要靠货币交换吗?这种物欲满足的天堂,本人是不去的。

   至于其他的宗教信仰,也都有各自的天堂和救世主。但是把生命的意义归结为上天堂,与救世主生活在一起的幸福目的,毕竟是发自于人的情感,而不是理性。何况情上的幸福感绝非永久的。当这种幸福感满足后,是否又去求神拜佛,谋求更大的幸福感呢?

   这就要提出一个幸福的定义是什么的问题,以及享受到了出世间幸福的人,又与人世间有什么助益呢?道家说,天、神、人三位一体;佛说同根同体。这又该怎么理解和解释呢?

   共党也办宗教,打出了马列毛邓江胡习的宇宙真理。殊不知真理是相对的,而没有绝对的。共产主义也设立个天堂,当然幸福同样是目的。在进入共产天堂之前,必须要经过社会主义,这个主义也是幸福的。共党说,社会主义是按劳分配,共产天堂就按需分配了。

   显然,共党就是人世间的人主和出世间的天主。因为不管如何分配,都要由共党这个主人来分配。于是问题又出来了。各宗教里的神、佛、上帝都在天堂里,世间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也无缘去接触到他们的神格品行。共党则不然,一言一行、所作所为,以及所造成的影响和灾害,国民们人人心中有一本帐。所以这三、四十年中,共党自己也不提马主义、毛思想和共产天堂了。唯习近平茫然无知地又举起了这几张破旗,还恬不知耻地加上个习语录。共党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彻底地扼杀掉作为人的自由和自主意识。

   人人生而自由,这不是口号,而是人本。人人都有自由追求精神、意志,有自由去确立生命的意义,有自由去创造幸福的意义等等的基本权力。人不同于猪狗禽兽,人的本质就在于人是精神生命体。

   另一个对人的定义是:理性的存在就是人。自从有了人类至今,对于人是什么,什么是人,人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人生一世图的是什么等等问题的不解,到寻求答案的过程中,出现了许许多多数不清的宗教和信仰。随之也出现了许许多多乃至数不清的神佛、菩萨、牛鬼蛇神,甚至活人装神弄鬼的现象。但是它们都没能解答出热水这个问题,共党教更是妖言惑众。

   但是所有的这些宗教和信仰,都在从事着一件极艰难、而却又永远办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替人们思考,替人们说话,要信徒们反对他们所反对的,顺从他们所造出来的神的意愿。其实,所谓神的意愿,就是那些掌控着宗教和信仰的活人的意愿。在这一点上,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共产教,以及一些希图世俗利益的邪魔歪教。

   对于信徒们来讲,或许能在人生的困惑中得到暂时的心情上的慰藉,但却放弃了自己的自由的基本权力。这个被自己放弃了的自由权力,包括了自由精神追求,自主意志,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权力。

   记得大约在七、八年前,本人的外甥大学毕业,发誓说要努力追求人生价值。本人大吃一惊,问他,这是从哪学来的东西?回答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生而为人而不是猪狗禽兽,就是人的价值,又何用追求呢?只要去体现出你的价值就够了。

   无独有偶,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同胞曾骄傲地说,改革开放才使得她有机会上大学,于是学会了辩证唯物主义。本人大吃一惊,但却没有再说话。人不是物。所谓万物唯心,万法唯心。人活着要时时体现出人生价值中的精神性。这些被共产邪教毒化出来的大学生竟然连个是非对错都分不清,且不提对社会、人类做贡献就连何以为人都成了问题。在国家的政治体制上,人类经过反复的实践后,出现了许多的哲学名词。例如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民主进步主义,共和制和联邦制,君主立宪制 、、、、、、

   每一个主义或政体都曾经由千千万万的人们的流血牺牲才争取来的。为了个子虚乌有的共产主义邪说,中国人无缘无故地断送了上亿条无辜的性命。这既是个血腥的事实,又是共党的罪恶。在当前,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中国人都已清楚地看到,习和他的共党政权时日无多,随时都可以垮台灭亡。

   民间的隐士、侠士、贤德之士已经纷纷出现,为民代言,替民维权了。同时更不能排除数量庞大的、怀着个人目的的和野心的形形色色的人,也要在乱世中出人头地,做个草莽英雄。这倒也不足为奇。从来都说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更不必感叹我何不幸而生于乱世。人世间的历史,从来是从大乱到大治。

   中国的历史更是经过了两千两百多年的由乱到治,再由治到乱的反复、重复之变。所以说,除了辛亥革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以外,整个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毫无推陈出新、甚至不时倒退的重复史。“革命”两个字是出自于孔夫子之口,而非共党所可以垄断的词。革命的解释应该是变革天命,顺天应人的更换君主和改朝换代的政治行为。

   当革命在更换君主和改朝换代的意义上逐渐延伸至今,就被赋予了社会变革和制度变革的现代意义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由专制向民主的过渡或转型,不仅具有社会和制度变革的实质,更是一场以民主制度代替专制制度的伟大革命。与此同时,也必将带来思想、文化、宗教、政治、经济、科技、产业等等所有的社会领域的关键性的变革。所以不论任何形式的革命,都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变革过程。

   同时,革命的意义还包括迅速推动和强制推进变革的进程。习政权越是使用高压强制的手段对待国民,革命的反弹力就越强烈,国民们就越是要夺回自己的自由权、人权、公正权和平等权。切记,这场面临的革命绝对不是用张政权、李政权去替代习政权,或者用共党内的某个团伙代替习团伙。那就等于又回到了用一新的专制制度代替一个旧的专制制度的重复变革的老路上去了。

   普世价值的世界大潮唤醒了数不清的中国人,该是我们以民主取代君主,以自由取代独裁,以法治取代极权,以平等取代特权;用一个崭新的社会和制度,取代并洗净共党的陈旧、僵化、腐败和罪恶累累的一切。

   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米涅说:“革命以法律代替了专横跋扈,以平等代替了特权。革命使人们摆脱了阶级的区分,使国土消除了省份之间的壁垒,使工业不再受到行会监督的限制,使农业摆脱了封建领属关系,免除了什一税的重压,财产不再容许任意指定继承人。革命把一切归于一个阶级、一个法律、一个国家。”

   对于这场推翻共党极权暴政的革命,当然是有人拥护有人反对。对于这场革命所使用的手段,当然既有和平协商谈判的方式,也有武装暴力革命的手段。同样,民众中也会出现反对和拥护的种种不同的态度,这就要取决于共党对这场革命的立场了。可惜的是,共党从无理性,更谈不到理智。面对共党暴力的屠杀和镇压,不采取暴力的反抗手段,则是无理性的革命。

   在暴政下,维权反抗的力量早已遍布全国各地了。既然知道维权反抗无效,那么这股巨大的力量必然就会成为革命的力量。在这种情形下,就需要每个同胞都要有思想上的准备了:

   首先,无论你是赞成或反对,社会要进步,要走向文明,这是定而不疑的道理。

   其次,清除头脑中被共党灌输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流毒。确认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并享有做人的权利和尊严,由此而确立自己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如能够在此基础上,升华为自由主义者的话,将会以完全不同的立场和意识看待这场革命。

   再者,千万不要人云亦云。一场涉及全国范围的大革命,必然有众多的革命组织,众多的革命手段和众多的革命目的及纲领口号。鉴于共党破坏文化、传统和教育的现实人文状况,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场革命也必然有鱼龙混杂的情况出现。这就需要每一个人冷静地做出判断和决定。其实做出判断和决定并不难,就以我是一个人的个人的利益上去考虑。第一,生而为人就有天赋的自由和权利;第二,我的自由和权利必须受到尊重和法律的保障;第三,我是国家公民,国家事物我有权参与管理。本着这三个基本点去判断革命中各个组织的性质和行事的方法,应该不会错。

   独立人格不必在屈辱中培养出现。好像七十多年前的德国和日本,一个统帅,一个天皇,又是国家主义、又是民族主义地煽动,造成了世界大灾难。在战败国的屈辱下,两国人民痛定思痛,修改了宪法,走上了民主之路。仅短短的半个世纪不到,这两个国家都成为了世界七强中的国家。这就是说,统帅、总统、主席、天皇、政府、政党,既非英雄,更谈不到天才,甚至还能造成人权灾难。

   历史的经验和现实的状况,总是有相似之处。愚夫蠢妇反复地上当受骗的原因,难道不正是失去了独立人格的结果吗?没有了个人的独立人格,当然就不会独立思考。于是人云亦云,一哄而起,成为了乌合之众。这种事情从历史到现在,发生太多了,中国尤其明显。以感情取代理性,是误人误己的事情。理性通常又被称作理智。智慧是由读书、讨论、学与问,推与敲得来的。凡想得到,就要付出和牺牲。如果没有这点精神的话,那就与猪狗禽兽没什么两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