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2016-10-03

   

   姓党的央视有两个英语频道,显然是为共党的大外宣做喉舌的。看起来钱没少花,但内容贫乏虚假得超过想象。骗骗外国人可能还骗得了一时,但对海外的中国人来讲,反而勾起了痛苦的回忆。所有播放出的画面都是青山绿水,明朗的天空,中国人都在微笑,高楼大厦加上灯光和川流不息的汽车,配置出一幅幅盛世的图画。

   我的一对朋友夫妇刚结束中国大陆一个月的旅程回来,即卧床患病了一个星期。症状就是咳嗽、头晕、心口堵、发烧及嗓子疼。引发这一切的正是阴霾的空气。至于食物和水的造假和污染,则又另当别论了。

   当英语频道播放文化文艺节目时,只是贫乏地反复播放北京的故宫和几个寺庙的镜头,其中渗杂着几幅中国的古年画和一些瓷器。在所谓的新闻节目中,则完全是在自说自话。例如:反复播放南韩人民抗议美国在南韩布置萨德反导弹装置;美国人民又如何抗议警察开枪打死黑人;各国的首脑如何为经济的不景气而发愁;大量涌入西欧国家的叙利亚难民又是如何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尤其可笑的是,它还反复地播出新疆以北和以西的几个国家的地区,是如何地贫困和落后,乃至发展无望。一旦加入了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立时大笔的中国资金流入,把这些地区建设得比他们的首都还要漂亮和繁荣,人民咧着嘴在表达他们的幸福。

   然而9月30日播出习近平那张浮肿的脸上,却是一副愁眉苦脸像,在布置豪华的纪念碑前,向几千万不知姓名的所谓英雄献花,然后庆祝共党的篡政日。

   有同胞与我争论说,10月1日是建国日。本人反问他们说,你的父辈、祖辈是哪国人?中华古国自古有之。共党颠覆了民主共和的政体,复辟了黑暗的极权统治,死人亿万。人民在受苦,共党在庆祝。也只有一帮无知无识且又不会思考的愤青、愤老、捂毛、篾片跟着起哄。

   十多年前,共党大谈“硬实力”,但始终没有给硬实力下个定义。自称是唯物论者的共党想必是把经济和军事当做了硬实力。当2007年11月中国大陆率先爆发了金融风暴后至今,金融仍然在大崩溃中,经济仍然在大破产中,社会仍在大断裂中,硬实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现时的颓败,不过是共党吹大的泡沫破裂后真相的暴露。可怜一帮爱国贼成为了民众取笑的小丑而不自知。真是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胡温的中后期,自知吹起的泡沫正在一个个地破裂,于是凑了笔钱搞大外宣,同时提出了个“软实力”的说法。但是何为软实力,同样没有给出个定义。全世界办孔子学院估计是软实力项目之一,但已遭到了各国的抵制。作为孔子学院,既不教孔子的教育思想,又不教四书五经,更不宣扬孔子的仁政思想。所谓的教学内容,不过是识字班的程度,附加包饺子、扭秧歌。饺子出现的年代尚未定论,目前只知道馄钝的出现是在宋朝。孔子尚未吃过饺子,又如何去教人包饺子呢?

   胡锦涛喊出个五千年文化,天安门广场上立了一尊孔子塑像,不到五十天就搬走了。后来又在天安门广场上立了五十六根大柱子,象徵着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团结。其实胡锦涛就是屠杀藏人和维族人的屠夫。很快,这五十六根柱子也搬走了。

   习近平喊“民族复兴”,同样没说出民族复兴什么。是文化?是精神?还是器物?儒家学说,毛、邓、江、胡、习们全不懂,只是要打倒。道家学说,毛、邓、江、胡、习们更不懂,同样要打倒。佛家学说,毛、邓们不懂,也在打倒之列。但江、胡、习时期的共党们虽然不懂,却开始求佛、求菩萨保佑它们了。凡事只要共党插手,就一定变质、腐败。佛教腐败的程度不亚于共党。

   记得大约是在1979年或1980年,本人随从恩师去过云贵的深山地区,为的是考察和发现偏僻山区中与世隔绝的少数民族。根据当地人的流传和老人的模糊记忆,在一片崇山峻岭中还有人的存在。经过了两、三天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部落。在大约三、四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共有七个村落,每个村落有七、八个到十一、十二个不等的竹楼,总共居住着五百人左右。这些人朴实,过着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子。

   在我们到达这个部落的两天后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是在两个自治县当中的一个三不管地区。既没有行政的划分,又没有当局的管辖。这种情形据当地的老人讲,已有几代人的时间了。我们以为这些人是在过着世外桃源、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其实不然。在接下来的几天的考察中,我们发现这些人并不幸福。不但受着剥削,还时时受到生命的威胁。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十多年前,这个部落有两兄弟进入深山密林中打猎,无意中发现了一支老旧的汉阳造步枪。这是一支没有了子弹的步枪,两兄弟高兴地把它扛了回来。从那以后,部落里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兄弟俩以这支枪威吓住了全部落的民众。于是老大便当上了酋长,说出的话便成为了法律。老二整天背着这支枪挨家挨户索要粮食、牲畜、皮毛,甚至女人,供给兄弟两人不劳而获的生活。

   老二的角色就是军警。一旦有村民反对这种没完没了的索要时,老大下令,老二执行,就把户主用枪押来,关进一个两、三平米用竹子搭盖成的小屋里关押。老二端着枪在外边看守。这就是监狱。直到这户人家把被索要的东西送来,这位户主才被释放。

   在后来的调研中我们发现,这两兄弟每人有两、三个宽大的竹楼,每个竹楼中有一个老婆和几个孩子。这几十个人的吃、穿、用完全凭老大的一句话,老二持枪向各个竹楼去索要而得来的。至于这对兄弟的田地、牲畜的耕种和喂养,则完全靠老大给各个竹楼的排班指令,由各家各户轮流出人替他们操作。

   这个部落的民众始终遵循着传统的自律,过着乐天安命的的日子。自从出现了这两兄弟的人主后,暴君的它律造成了民众负担的不堪。几次在我们去其他竹楼采访时,主人诚恳地邀请留下共进午餐,但都被老二热情地强拉回他们兄弟的竹楼里吃饭,饭菜的丰盛就不必提了。

   我们知道民众是想要向我们抱怨诉苦,这两兄弟似乎更明白。所以在几天的考察、调研中,始终寸步不离。在我们离开时,这两兄弟送给了我们大量的皮毛和手工织出的布匹,并一直送出我们很远。在我们后来对这个部落的分析和研究中,一致认为这个部落的情形已经形成了国家的雏形了,并且具备了国家机器。

   根据对国家的定义,那就是共同的地域、世代居住在这块地域上的人民,有共同的传统和习俗,还有一个经过民选出来的政府。而这两兄弟的所为,则是凭着一支老旧的空枪,霸占了这块土地,奴役着于他们有着共同祖先的人民,形成了一个暴力政权下的国家雏形。对于外来的不速之客,则又是满脸堆笑,节日般地招待,极尽讨好之能事,但却极度恐惧外来客与当地民众的接触。他们以代民思考、替民说话的方式告诉外来客,人民是多么的幸福。

   这副嘴脸与共党的嘴脸如出一辙。所不敢想象的是,一旦共党发现了这个部落后,这两兄弟是否会被当做土豪劣绅杀掉?还是会被当做优秀人才而入党提干呢?古圣先贤说:“天爱下民,笃生圣主,为民父母,所以保毓乾元,统御万方。”如果人主“荒淫无道,苦虐生灵,绝灭纪纲,杀忠拒谏,淫刑惨恶”,那必将引起“人神共怒”。

   三千年前的修道之士说:“古今之所以丧亡者,未有不从奢侈而败。”所以后来的古人又说:“天道无常,唯有德者居之。”“天命有道,归于至仁。”后来的圣人把这两句话说得更确切是:“天位唯艰,唯仁德者居之。”

   历朝历代朝廷派出的地方官都被称作是“一方父母”的父母官。有仁德的官代天爱民,缺德无仁的官则成了一方的祸害。百姓无知,把好坏的官都称作父母官,唯独忘记了百姓是朝廷、是政权、是大大小小的官吏和干部们的衣食父母。朝野互为父母,政府与民众互为父母。其实这是一种互相尊敬的说法,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实。人人有父母,人人也都会做父母,把自己的父母儿女抚养以尽天职,是最重要的。又何必在亲生父母之外,又多加一层父母呢?

   各尽其义务责任是最实际的。政府为民造福,百姓每年纳税。然后互不干扰,就是国泰民安。再看看习近平,上台四年,真可以说是忙了个不亦乐乎。但在为国为民上,不但没有办出哪怕一件好事,反而在祸国殃民上越来越蛮横、毒辣,一意孤行而不考虑后果。

   袁世凯生长于皇权专制时代,更是受惠于皇权专制时代。当孙中山先生推翻了帝制,建立了民主共和后,袁世凯得到了临时大总统的位置。由于长期浸淫于皇权专制的环境中,又使用手段当上了终身大总统。毕竟是皇权时代的既得利益者,最终决心逆历史潮流而动,去复辟帝制。在他做了洪宪皇帝时,曾对身边的人信心十足地说,他的这个皇帝的位置可以传二十世。天晓得仅八十三天,他就在全国一片讨袁和护法声中下台了,并且还送了命。

   比较习近平的情形,与袁世凯几乎相同。习近平生长于共党极权政体下,大半生受益于极权政体,一生浸淫在极权的污泥浊水中。与袁世凯不同的是,习近平看到了、也知道了世界上发生的民主大潮和普世价值的理念。但是,陈旧僵化思想的惯性使然,使得习近平不识时务,愚蠢地逆潮流而动,并且还可笑地自以为共党的政权永固。

   如果从学识、做事的能力和切实的经历上比较,习近平远远比不上袁世凯了。然而习近平的狂妄却又远远地超过了袁世凯。狂妄则是不自知、不识时务的表现。《红楼梦》这部巨著中有一句话,正是形容这种人:“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个不学无术且又充满野心的狂妄之徒,不要说去治国平天下,即便是齐家这种普通人都能做好的事情,也是做不来的。更何况能够齐家的人,都懂得先要正身、养性、修心。

   以习的文化程度和狂妄的心态,是绝对理解不了修身必做的这三件事的。全面大崩溃的局面一日严重于一日,而习近平仍在顾左右而言它地在做梦。共党这种政权垮在习的手里,正是时也、运也、命也,更是一贯的为所欲为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

(2016/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