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苏明张健评论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2016-10-03

   

   姓党的央视有两个英语频道,显然是为共党的大外宣做喉舌的。看起来钱没少花,但内容贫乏虚假得超过想象。骗骗外国人可能还骗得了一时,但对海外的中国人来讲,反而勾起了痛苦的回忆。所有播放出的画面都是青山绿水,明朗的天空,中国人都在微笑,高楼大厦加上灯光和川流不息的汽车,配置出一幅幅盛世的图画。

   我的一对朋友夫妇刚结束中国大陆一个月的旅程回来,即卧床患病了一个星期。症状就是咳嗽、头晕、心口堵、发烧及嗓子疼。引发这一切的正是阴霾的空气。至于食物和水的造假和污染,则又另当别论了。

   当英语频道播放文化文艺节目时,只是贫乏地反复播放北京的故宫和几个寺庙的镜头,其中渗杂着几幅中国的古年画和一些瓷器。在所谓的新闻节目中,则完全是在自说自话。例如:反复播放南韩人民抗议美国在南韩布置萨德反导弹装置;美国人民又如何抗议警察开枪打死黑人;各国的首脑如何为经济的不景气而发愁;大量涌入西欧国家的叙利亚难民又是如何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尤其可笑的是,它还反复地播出新疆以北和以西的几个国家的地区,是如何地贫困和落后,乃至发展无望。一旦加入了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立时大笔的中国资金流入,把这些地区建设得比他们的首都还要漂亮和繁荣,人民咧着嘴在表达他们的幸福。

   然而9月30日播出习近平那张浮肿的脸上,却是一副愁眉苦脸像,在布置豪华的纪念碑前,向几千万不知姓名的所谓英雄献花,然后庆祝共党的篡政日。

   有同胞与我争论说,10月1日是建国日。本人反问他们说,你的父辈、祖辈是哪国人?中华古国自古有之。共党颠覆了民主共和的政体,复辟了黑暗的极权统治,死人亿万。人民在受苦,共党在庆祝。也只有一帮无知无识且又不会思考的愤青、愤老、捂毛、篾片跟着起哄。

   十多年前,共党大谈“硬实力”,但始终没有给硬实力下个定义。自称是唯物论者的共党想必是把经济和军事当做了硬实力。当2007年11月中国大陆率先爆发了金融风暴后至今,金融仍然在大崩溃中,经济仍然在大破产中,社会仍在大断裂中,硬实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现时的颓败,不过是共党吹大的泡沫破裂后真相的暴露。可怜一帮爱国贼成为了民众取笑的小丑而不自知。真是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胡温的中后期,自知吹起的泡沫正在一个个地破裂,于是凑了笔钱搞大外宣,同时提出了个“软实力”的说法。但是何为软实力,同样没有给出个定义。全世界办孔子学院估计是软实力项目之一,但已遭到了各国的抵制。作为孔子学院,既不教孔子的教育思想,又不教四书五经,更不宣扬孔子的仁政思想。所谓的教学内容,不过是识字班的程度,附加包饺子、扭秧歌。饺子出现的年代尚未定论,目前只知道馄钝的出现是在宋朝。孔子尚未吃过饺子,又如何去教人包饺子呢?

   胡锦涛喊出个五千年文化,天安门广场上立了一尊孔子塑像,不到五十天就搬走了。后来又在天安门广场上立了五十六根大柱子,象徵着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团结。其实胡锦涛就是屠杀藏人和维族人的屠夫。很快,这五十六根柱子也搬走了。

   习近平喊“民族复兴”,同样没说出民族复兴什么。是文化?是精神?还是器物?儒家学说,毛、邓、江、胡、习们全不懂,只是要打倒。道家学说,毛、邓、江、胡、习们更不懂,同样要打倒。佛家学说,毛、邓们不懂,也在打倒之列。但江、胡、习时期的共党们虽然不懂,却开始求佛、求菩萨保佑它们了。凡事只要共党插手,就一定变质、腐败。佛教腐败的程度不亚于共党。

   记得大约是在1979年或1980年,本人随从恩师去过云贵的深山地区,为的是考察和发现偏僻山区中与世隔绝的少数民族。根据当地人的流传和老人的模糊记忆,在一片崇山峻岭中还有人的存在。经过了两、三天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部落。在大约三、四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共有七个村落,每个村落有七、八个到十一、十二个不等的竹楼,总共居住着五百人左右。这些人朴实,过着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子。

   在我们到达这个部落的两天后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是在两个自治县当中的一个三不管地区。既没有行政的划分,又没有当局的管辖。这种情形据当地的老人讲,已有几代人的时间了。我们以为这些人是在过着世外桃源、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其实不然。在接下来的几天的考察中,我们发现这些人并不幸福。不但受着剥削,还时时受到生命的威胁。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十多年前,这个部落有两兄弟进入深山密林中打猎,无意中发现了一支老旧的汉阳造步枪。这是一支没有了子弹的步枪,两兄弟高兴地把它扛了回来。从那以后,部落里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兄弟俩以这支枪威吓住了全部落的民众。于是老大便当上了酋长,说出的话便成为了法律。老二整天背着这支枪挨家挨户索要粮食、牲畜、皮毛,甚至女人,供给兄弟两人不劳而获的生活。

   老二的角色就是军警。一旦有村民反对这种没完没了的索要时,老大下令,老二执行,就把户主用枪押来,关进一个两、三平米用竹子搭盖成的小屋里关押。老二端着枪在外边看守。这就是监狱。直到这户人家把被索要的东西送来,这位户主才被释放。

   在后来的调研中我们发现,这两兄弟每人有两、三个宽大的竹楼,每个竹楼中有一个老婆和几个孩子。这几十个人的吃、穿、用完全凭老大的一句话,老二持枪向各个竹楼去索要而得来的。至于这对兄弟的田地、牲畜的耕种和喂养,则完全靠老大给各个竹楼的排班指令,由各家各户轮流出人替他们操作。

   这个部落的民众始终遵循着传统的自律,过着乐天安命的的日子。自从出现了这两兄弟的人主后,暴君的它律造成了民众负担的不堪。几次在我们去其他竹楼采访时,主人诚恳地邀请留下共进午餐,但都被老二热情地强拉回他们兄弟的竹楼里吃饭,饭菜的丰盛就不必提了。

   我们知道民众是想要向我们抱怨诉苦,这两兄弟似乎更明白。所以在几天的考察、调研中,始终寸步不离。在我们离开时,这两兄弟送给了我们大量的皮毛和手工织出的布匹,并一直送出我们很远。在我们后来对这个部落的分析和研究中,一致认为这个部落的情形已经形成了国家的雏形了,并且具备了国家机器。

   根据对国家的定义,那就是共同的地域、世代居住在这块地域上的人民,有共同的传统和习俗,还有一个经过民选出来的政府。而这两兄弟的所为,则是凭着一支老旧的空枪,霸占了这块土地,奴役着于他们有着共同祖先的人民,形成了一个暴力政权下的国家雏形。对于外来的不速之客,则又是满脸堆笑,节日般地招待,极尽讨好之能事,但却极度恐惧外来客与当地民众的接触。他们以代民思考、替民说话的方式告诉外来客,人民是多么的幸福。

   这副嘴脸与共党的嘴脸如出一辙。所不敢想象的是,一旦共党发现了这个部落后,这两兄弟是否会被当做土豪劣绅杀掉?还是会被当做优秀人才而入党提干呢?古圣先贤说:“天爱下民,笃生圣主,为民父母,所以保毓乾元,统御万方。”如果人主“荒淫无道,苦虐生灵,绝灭纪纲,杀忠拒谏,淫刑惨恶”,那必将引起“人神共怒”。

   三千年前的修道之士说:“古今之所以丧亡者,未有不从奢侈而败。”所以后来的古人又说:“天道无常,唯有德者居之。”“天命有道,归于至仁。”后来的圣人把这两句话说得更确切是:“天位唯艰,唯仁德者居之。”

   历朝历代朝廷派出的地方官都被称作是“一方父母”的父母官。有仁德的官代天爱民,缺德无仁的官则成了一方的祸害。百姓无知,把好坏的官都称作父母官,唯独忘记了百姓是朝廷、是政权、是大大小小的官吏和干部们的衣食父母。朝野互为父母,政府与民众互为父母。其实这是一种互相尊敬的说法,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实。人人有父母,人人也都会做父母,把自己的父母儿女抚养以尽天职,是最重要的。又何必在亲生父母之外,又多加一层父母呢?

   各尽其义务责任是最实际的。政府为民造福,百姓每年纳税。然后互不干扰,就是国泰民安。再看看习近平,上台四年,真可以说是忙了个不亦乐乎。但在为国为民上,不但没有办出哪怕一件好事,反而在祸国殃民上越来越蛮横、毒辣,一意孤行而不考虑后果。

   袁世凯生长于皇权专制时代,更是受惠于皇权专制时代。当孙中山先生推翻了帝制,建立了民主共和后,袁世凯得到了临时大总统的位置。由于长期浸淫于皇权专制的环境中,又使用手段当上了终身大总统。毕竟是皇权时代的既得利益者,最终决心逆历史潮流而动,去复辟帝制。在他做了洪宪皇帝时,曾对身边的人信心十足地说,他的这个皇帝的位置可以传二十世。天晓得仅八十三天,他就在全国一片讨袁和护法声中下台了,并且还送了命。

   比较习近平的情形,与袁世凯几乎相同。习近平生长于共党极权政体下,大半生受益于极权政体,一生浸淫在极权的污泥浊水中。与袁世凯不同的是,习近平看到了、也知道了世界上发生的民主大潮和普世价值的理念。但是,陈旧僵化思想的惯性使然,使得习近平不识时务,愚蠢地逆潮流而动,并且还可笑地自以为共党的政权永固。

   如果从学识、做事的能力和切实的经历上比较,习近平远远比不上袁世凯了。然而习近平的狂妄却又远远地超过了袁世凯。狂妄则是不自知、不识时务的表现。《红楼梦》这部巨著中有一句话,正是形容这种人:“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一个不学无术且又充满野心的狂妄之徒,不要说去治国平天下,即便是齐家这种普通人都能做好的事情,也是做不来的。更何况能够齐家的人,都懂得先要正身、养性、修心。

   以习的文化程度和狂妄的心态,是绝对理解不了修身必做的这三件事的。全面大崩溃的局面一日严重于一日,而习近平仍在顾左右而言它地在做梦。共党这种政权垮在习的手里,正是时也、运也、命也,更是一贯的为所欲为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

(2016/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