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圣灵光照中国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那天中午,我们3个女人,如常约在老街转角咖啡屋共进午餐。
   
   窗外金枫刚露出丁点嫩绿,微尘在风中飞舞,窗里筛进薄薄的阳光。低头吹凉热腾腾的伯爵奶茶,抬头看见坐在对桌的你俩,茶气氛氲中,我的心忽地抽紧——直觉永远比理性来得快,你们之间不一样了。


   
   究竟是哪里不寻常?身体贴得比往常近,眼神亲昵互换,脖子上吻痕隐现,空气里仿佛流动著蜜与奶的香气┅┅
   
   霎时间,我的心如小鹿在深林中迷了路,不知道该继续直视你俩,还是低头拨弄酪梨沙拉;不知道该开口探问,还是保持静默;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举起茶杯,深怕颤抖的手指,会泼溅出心底张惶。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你却大大方方地展开笑顔∶“昨晚我待在她那儿,我们想要在一起┅┅”
   当时我对你们说了什麽吗?完全想不起来了。信仰与社会历练都青涩的我,一时无法把握这疾风吹来的消息——我最要好的朋友,和另一个也相熟的同性朋友,决定“在一起”?
   
   窗外尘埃飞舞得厉害,我的世界跟著七摇八晃。唯一确定的是,我是你们新关系的唯一目击者,也是你们倾倒喜悦的唯一出口。这许多的唯一,我却不觉得受宠若惊。从小到大,承载过许多手帕交的秘密,就属这一个最沉重!
   
   (二)
   
   金枫嫩叶长到半个巴掌大,你俩过得欢天喜地。我也努力维系和你辛苦建立的情谊。虽然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翻滚著千层问号∶什麽是友谊?什麽是爱情?什麽时候友情会跨进爱情的门槛?若是异性,可以保持单纯友情吗?同性可以发展爱情吗?是否只要双方情愿,无论男女,怎麽样都可以?
   
   我看著你刚刚结束一段缠绊多时的感情,知道你身心俱疲,对异性失望透顶。适时出现的她,在你口中几乎是完美的∶“从没有一个人那麽体恤我,又那麽细致的理解我身心的需要┅┅”
   
   当时,我也正沸沸扬扬地谈恋爱。与他闹别扭时,不免感叹,男女差异之大,确实有如来自火星、水星。不过我和他对婚姻有著共同信念,就是在上帝的爱中,我们要学习彼此接纳、沟通、帮补,在不完全中寻求完全。
   
   我试著和你分享,那种在信仰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执著。你说,现在想不了那麽多,北地早春的夜还是天寒地冻,两根柴靠在一起可以互相取暖。
   
   爲要靠得近些,你搬去与她合住,对外宣称找到好室友,有人照应,又省开销。你们常邀我去作客——毕竟少有人知道你们秘密又热烈的关系。看著你们花花草草、锅碗瓢盆地布置新居,又分分毫毫爲对方精打细算,我不能说没有感动,然而感动却被遗憾遮掩。
   
   你们愈是两根柴霹霹啪啦烧得火星四溅,我愈是感到,这是我生命中,不能隔岸观望,却又插不上手的灾难。加班回来,累过头睡不著的夜晚,我看著阁楼天窗外相隔千百光年的闪烁星光,常常觉得上帝像星辰一样闪耀,却也像星辰一样遥远。我一遍遍问上帝,也问自己,究竟要如何来爱你们?除了倾听和祷告,我还能爲你们做什麽?(三)
   
   金枫的叶子,从翠绿烧成驼红,又落入雪泥。我的无名指上多了一点星光闪烁,你们之间的火花却渐渐熄灭。
   
   你说,感激她在你的生命低谷与你同行。但行过水穷处,发现自己仍然渴望良人出现,如渴望天边带来雨水的云彩。
   
   她呢,虽能烧尽自己去爱身边人,但她自身灵魂飘泊,找不到生命的锚,无法安定下来真正接纳自我,也无法全面拥抱外界。
   
   你还说,试著跟她去过几回玻璃圈酒吧,但那里的氛围让你窒息。
   
   她当然不舍得放开你,对你哀告∶看著我!先别想我的性别,先想我是人,我们不都是人吗?你无言以对。
   
   (四)
   
   金枫树顶的最後几片叶子,尽管死命抓住枝丫,仍被北风吹落。你们终究无以爲继。已经随夫移居南洋的我,看著电脑屏幕上你传来的分手电邮,心里又觉释怀,又觉恻伤。
   
   我不知道,两个女子曾经身心都那麽样亲昵,如千丝万缕缠绕,分手後会不会仍有一丝半缕,常挂记忆旧枝头?
   
   隔著窗外密密芭蕉树丛,隐约传来南太平洋的潮声。想像人生如洋海,谁划定友情和爱情的潮界?谁分开精神与情欲的波涛?鱼本该在水里悠游,但若浪卷千层,冲上沙洲的两苹鱼,是否可以忘却来路,在沙中相濡以沫?
   
   人又如何呢?面对礼教律法,有人谨守,有人反抗,也有人选择遁逃。但面对人心中最初的渴慕,最深沉的呐喊,谁能回答?谁有能耐面对隐匿在自己灵魂深处的暗礁?谁有智慧看清疾风吹过树梢和洋海,风的来处与去向?
   
   潮声呢喃,没有答案。但我相信生命最原初的设计,和造物主在我们身上独一无二的签名。我愿你与她,终将停下浪游的脚步,回归港湾。愿你看到,那将星光挥撒天际,将嫩绿点染金枫的那一位,愿你认出,在你生命中,有他多处挚爱的笔迹。
   
   作者来自台湾,美国俄亥俄州大学教育博士,主修儿童少年文学。现居洛杉矶。
   
   本文刊发于《海外校园》111期(2012年2月)
(2016/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