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圣灵光照中国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荒漠甘泉》8月21日8月2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8
·荒漠甘泉 8月23日
·日用的饮食:满心相信
·《荒漠甘泉》8月24日25日26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1
·劳伦斯:爱的根基 12
·荒漠甘泉 8月27日
·《荒漠甘泉》8月28\29日\30日
·《荒漠甘泉》8月3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3
·《荒漠甘泉》9月1日-《荒漠甘泉》9月8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荒漠甘泉》9月12日 -13日
·日用饮食:行善不可丧志
·劳伦斯:爱的根基
· 《荒漠甘泉》9月14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5
·日用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劳伦斯:爱的根基16
·《荒漠甘泉》9月15日
·oc福音,用心灵行走、、、、、、
·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荒漠甘泉》9月16日
·圣经人物传:大卫 1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2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3 作者:迈克尔
·《荒漠甘泉》9月17日 - 18日
·劳伦斯:爱的事奉17
·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文/小约翰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事物——读波兹曼《娱乐至死》
·《荒漠甘泉》9月19日
·《荒漠甘泉》9月20日
·日用饮食: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荒漠甘泉》9月2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日用饮食:成就他们的心愿
·《荒漠甘泉》9月22日
·日用饮食:赐福与你
·走出心灵的旷野
·荒漠甘泉》9月23日
·日用饮食:十分平安
·从“自拍控”看伦勃朗的一生"
·《荒漠甘泉》9月24日
·日用饮食:够用的恩典
·劳伦斯:爱的根基18
·《荒漠甘泉》9月25日-26日
·日用饮食:敬畏神使人日子加多
·浮躁的社会,精神的荒原——OC电刊 文章
·《荒漠甘泉》9月27日
·日用饮食:脚掌所踏之地
·《荒漠甘泉》9月28日
·日用饮食:不要以恶报恶
· 芬尼小传(Charles G. Finney)
·芬尼小传(Charles G. Finney)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 美国华人基督徒为何投票支持川普
·与人交往十条“不要”警句
·《荒漠甘泉》9月29日
·日用饮食:他向来眷念我们
·在神之下──从效忠誓词事件看美国文化的变迁
·《荒漠甘泉》9月30日 -10月1日
· 《荒漠甘泉》10月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9
·《荒漠甘泉》10月4日
·基督教与民主—基于教会史的反思
·《荒漠甘泉》10月5日
·日用饮食:生气要谨防犯罪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荒漠甘泉》10月6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2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美国是不是基督教国家?》(《海外校园》105)一文断定“美国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证是∶ 婚率高,婚前性行为,道德不好,宪法没规定基督教为国教等。我认为,这些都与“敌视基督教”无关。美国法律不允许歧视任何人,对他人(或其信仰)的敌视(hatred)会受到起诉。事实上,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宗教(包括基督教)的国家,而是一个世俗的民主国家。
   
   基督的国不属这世界
   
   文章说,“美国从头开始就不是完全以圣经真理治国的国家”。试问,古往今来,世上曾有过这样的国家吗?没有,在将来人类也不可能建成。这是基督信仰的基要真理。但我相信,美国建国是神赐给当时代人类的一个好礼物。就如旧约时代,神兴起先知但以理,在崇拜偶像的外邦王国作宰相,让王及世人知道∶他所信的“是丌神之神,丌王之主”(但2:47)。今天,神也藉着基督信仰对美国的影响,让丌国丌民感受到这信仰的力量。

   
   美国是政教分 的世俗国家,是由民选总统和议会,独立司法组成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国家,政府中没有宗教领袖的位置,没有法定的国教(或意识形态),没有官方教会,没有由纳税人供养的神职(或思想工作者)阶层,没有宗教裁判所(或宣传主管机腹)。信仰是每个公民的自由,与国家权力和信仰者的物质利益没有直接关系。
   
   美国独立战争不是宗教战争,其诉求是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美国宪法》开宗明义说,美国是“我们合众国人民”(WE, THEPEOPLE) 建立的,林肯总统说美国是在“上帝之下(UNDER GOD)”的“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THE PEOPLE, FOR THEPEOPLE)的国家。林肯不是基督徒,却为美国革命的另一诉求而战∶人的自由(解放黑奴)。有学者将他与华盛顿并称为“美国国父”。
   
   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在辩论宪法制度设计的时候,也有不同宗派的基督徒贡献智慧,甚至献出生命。信仰基督的那些美国先贤们在世上发挥了“盐和光”的作用。他们深知人的罪性,也知道自己的软弱和有限。他们憎恶君主制的霸道,也憎恶教皇制的专横,以非凡的胆识和宽容,参与开创了当时人类独一无二的制度。开国总统华盛顿(基督徒)放弃称王独裁的机会,确立总统两任制,清除了个人(无论持何信仰)独裁产生的土壤。
   
   坚持宪法应将基督教定为国教的主张,即贬低了基督信仰超越世间丌物的属灵本质,也将国家政权的权柄扩展到了人的信仰层面。耶稣没有教导门徒在世上建立以他名字命名的国家,却强调∶“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教会历史证明,靠国家机器维护的教会,并不会使社会有好风气,人民有好道德,反而会培育出与世俗贵族同样腐败的神职阶层,他们会败坏教会,败坏人心。教皇专权、教会腐败,正是马丁·路德发起宗教改革的动因(《95条论纲》1517年)。路德因此被教廷革除教籍,并受到当政者的通缉。
   
   政教合一非良好政体
   
   “政教合一”体制是一种宗教(或信仰)与政权合一,或是宗教领袖身兼政府首脑的国体。赞同基督教为国教的政教合一体制,就违背了耶稣“┅┅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的教导。藉助国家机器维护一种宗教(或主义)的国家,难免不会发生思想迫害(如中国文化大革命),或宗教(种族)迫害(如希特勒政权对犹太人的灭绝)。在新约时代,使徒保罗也不看好“政教合一”的犹太教体制。他传道时被犹太人捉拿,大祭司要以犹太律法处死他。保罗说自己是罗马公民,只能受罗马帝国法律的审判,拒绝去 城耶路撒冷受审,(参《使徒行传》25章)远去罗马坐牢,在狱中写下多封致各教会的书信,成为基督信仰的经典。
   
   目前,以国家机器维护一种信仰的“政教合一”体制,我认为主要有两类∶以《可兰经》治国的国家(如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还有共产党执政的“党政合一”体制(一党独掌军、政、司法及意识形态)。已有不少伊斯兰国家选择了政教分 的世俗国家体制——共和民主制,如土耳其。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的先驱苏联,及其东欧卫星国的“党政合一”体制已经解体,党政合一制度在欧洲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发源地已不复存在。20世纪,希特勒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的战败灭亡,和斯大林主义专制体制在欧洲的腐败崩溃,都让我们看见了正义的力量。
   
   “政教合一”不是好的政体,以基督为名的政教合一体制也如此。 经中没有“基督教国家”的概念。人们谈论的基督教国家大多指具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当今基督教至少包括∶基督教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我想,如果美国宪法规定基督教为国教,各基督教派定会为“谁是正统”而争论不休,诉诸暴力也未可知。
   
   旧约时代,以色列民求先知撒母耳立王治理他们(参《撒母耳记上》8章),建立了君王治理的以色列国,算是政教合一的。神却在体制外,兴起先知,责罚君王和祭司。以色列没有因为有了政教合一的国家,而避免分裂灭亡的命运。我认为,旧约的这些记载,预示了人类社会走向世俗化的必然性。
   
   历史上,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主后347-395)在380年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但这并没有使帝国长治久安。他死后,国家分裂,战乱不断,最终灭亡。
   
   在当代,罗马教廷治下的梵蒂冈也许是符合作者的“基督教国家”标准,但在治理方面却并不比世俗国家更加公义。比如,当发生教廷任命的神职人员,对孩童性侵犯的丑闻时,教廷对他们的袒护,超过了那些看重自己信誉的世俗公司。尽管,教宗对此表示了歉意。
   
   美国制度与基督教
   
   美国的制度不是最好的,却是现今世上最不坏的,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如此。只要存客观公正之心,不偏左右,就不难看到∶在这弯曲悖谬的世界(包括美国),美国的制度与社会,不仅对基督徒及教会没有敌意,反而处处可见基督信仰的积极影响,尽管由于教会自身的问题,这种影响力还远不够强大,但将美国(政府或社会)列入世上“对基督教最友善的国家”,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确立国教,禁止国家机器以法律为名,剥夺人被造时就拥有的信仰和表达(言论、集会、结社)自由。很多学者(包括基督徒)对此的评价是∶这是美国宪法的最伟大之处,是保障每个公民免于遭受曾在欧洲盛行的官方教会,迫害“异端”基督徒(如清
   教徒和重洗派)的利剑,保障了每个公民(包括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从宪法层面根除了宗教迫害的可能性,杜绝了宗教争战和信仰围剿(思想整肃)。
   
   基督徒应该对世间一切特权嗤之以鼻,当然也不该寻求宪法特权。在宪法保障下,美国各宗派基督徒都有平等建立教会、开办神学院、举办布道会的自由,对教会的奉献可以减税,牧师的收入有特别的税务优惠,教会资产受到法律保护。
   
   美国一直是受迫害者的避难所。在18世纪就接纳了在欧洲被官方教会判定为异端,遭受迫害的重洗派及门诺派基督徒,使他们得以建立“阿米什(Amish)小区”,至今,仍坚持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和敬拜礼仪,不用电器、不开汽车,以传统农耕为业,拒绝“现代及后现代性”。在他们的坚持下,美国法律允许他们免交某些国税,免除当兵义务,他们的孩子可以不接受世俗的义务教育,公共交通系统为他们驾马车出行提供方便。目前在全球,只有美国和加拿大存在阿米什人基督徒社群,并且他们的人口在不断增加。
   
   美国1980年通过了《难民法》,到2010年,庇护了约50丌人,安置了200多丌各国难民(联合国电台)。在这些受庇护者中,也有很多华人(包括基督徒),有不少在美国修读了神学,成为牧师或传道人,有的还在美国军队中担任随军牧师。美国仍是全球受迫害者(包括基督徒)的避难所,是众多福音机腹(包括华人)的宣教大本营。
   
   基督教在美国的影响
   
   《美国是不是基督教国家?》一文中断定,在美国,“19世纪,基督教失去主流地位。及至20世纪中叶,美国主流的文化已经不是正统的基督教信仰了”。作者怀念19世纪美国农场美好时光的同时,却无视那时也有电影《汤姆叔叔的小屋》所描写的黑奴,和西部片中警匪勾结,草菅人命的乱象。1882年美国还制定了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直至20世纪中叶民权运动兴起才废除。在19世纪,作为美国社会主流的基督教,是不是也应该对种族歧视承担责任?
   
   马丁·路德·金领导的美国民权运动发端于,1955年一位黑人女子在公交车上受到的种族歧视。若不是基督信仰引领,民众(包括白人及基督徒)支持,一个黑人牧师怎厶可能在黑人仅占人口10%的美国,为他的“梦想”发动全国抗议,从而改变了百多年的种族歧视“传统”?
   
   文章将现在美国社会的文化取向,定位为“现代+后现代”。文章批判美国现状时引述说∶“宇宙没有绝对真理和准则、伦理没有是非、历史没有事实,基督信仰是古老神话”。
   
   在我看来,这是背 神的人类文化的普遍现象,而不是当代美国社会的特有问题,而这甚至更像是在描述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物欲横流的实用主义、社会缺乏诚信公德、官方掩盖歪曲历史真相、主流意识形态敌视普世价值。
   
   然而,在全球世俗化、多元化、信息化的趋势下,仍不乏神的祝福∶网络为查考各种版本和文字的 经及解经参考,提供了快捷便利的工具;四通八达的交通使传福音更及时广泛;新技术使政府封锁信息更加困难┅┅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在羊皮纸上抄写 经的敬虔,步行或骑毛驴传福音的历练。正如历代基督徒一样,我们既遭遇雨雪风暴,也享受明媚阳光,问题是我们选择信靠什厶∶是耶稣基督?还是国家机器?
   
   文中,作者曾断言∶“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充满着灵命的追求,可是同时敌视传统的 经信仰。”没有提供证,就将美国人(3/4为基督徒)都“代表”成了基督教的敌视者。作者例举的神学家观点既没有上下文,也缺乏背景和针对性。我在美国的神学院、教会及电视台转播的讲道中,从未听过有牧师讲道说, 经不是绝对真理,只是神话。有学者认为,与欧洲社会的世俗化相比,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基督教影响力最大的发达国家。
   
   何为敌视基督教的国家
   
   文章认定美国敌视基督教的一个例证说,“美国和古巴一样,禁止 经在公立学校里使用”。对此请读读耶稣的话∶“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马太福音》7∶12)美国是移民国家,每年都有大量不同信仰的人定居。如果他们都要求在公立学校使用他们的宗教经典,学校岂不成了∶佛教寺院、道教祭坛、回教清真寺?这当然不是作者所乐见的。
   
   文章还说,美国“今天,在工作场所作见证,摆放 经,甚至提出反对同性恋,都可能被视为政治上不正确。”我在美国公司十几年的工作经历,没有老板敢要求雇员“政治正确”,因为有可能被以歧视罪名投诉。我在银行里取钱,还曾遇到有黑人女职员向我介绍中国传道人倪柝声(1903-1972,因信基督被监禁,死在中国监狱),我也见过有韩国人在地铁车箱向旅客宣读英文 经,并没有人阻止他。文章举例说“今天美国福音派教会里的青少年中,91%不相信宇宙有绝对的真理”,这完全是教会自身的问题,但作者特别注明∶“中国大陆大城市里的青少年也是如此”,却有混淆二者本质差异之嫌。真相如何,只要到任何一间中国的中小学,去调查学生对耶稣的了解,再对比美国同类学生的回答,就一目了然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