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圣灵光照中国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荒漠甘泉》8月21日8月2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8
·荒漠甘泉 8月23日
·日用的饮食:满心相信
·《荒漠甘泉》8月24日25日26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1
·劳伦斯:爱的根基 12
·荒漠甘泉 8月27日
·《荒漠甘泉》8月28\29日\30日
·《荒漠甘泉》8月3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3
·《荒漠甘泉》9月1日-《荒漠甘泉》9月8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荒漠甘泉》9月12日 -13日
·日用饮食:行善不可丧志
·劳伦斯:爱的根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文/施玮
   
   宋词中,寻找灵魂
   
   镜子前,认识皮囊


   
   在繁星的夜空上想象描画
   
   在都市的钢板玻璃间
   
   被无数个我,推搡挤压
   
   
   
   用舌尖和咀嚼证明活着
   
   以肠胃和肚腹宣告存在
   
   虚无,却像一朵饥饿的花
   
   总是盛开……抢夺
   
   一切可劫掠的,也把自己
   
   榨成一滴没药,滴入花芯
   
   它却仍是个无香的黑洞
   
   
   
   我的一生,就是用脚掌
   
   敲打询问的电波
   
   皮肤,接受着风的回电
   
   但却没有密码,我是个
   
   无耳可听的人
   
   走遍世界寻找藏着密电码的角落
   
   为了沉重的秘密,孤独
   
   
   
   拒绝他人脸上的定义
   
   拒绝一串串数字对我的定位
   
   我是1?或是0?
   
   还是1和0编码的信息?
   
   跑到陌生的异国也无法重新开始
   
   我是我的基因也是我的血缘
   
   
   
   我是生命之光中的微尘
   
   是埋在异象中的一粒种子
   
   肉体是一顶越来越旧的帐篷
   
   灵魂却是玻璃海上的亮音
   
   我是等待与新郎相遇的童女
   
   那个时辰,终将破茧成蝶
   
   
   
   不要问我是谁
   
   离开自有永有的“我是”
   
   没有真正的存在属于我
   
   谁?一道云烟的来去
   
   被一个问号绊倒
   
   震落了耳膜上的积尘
   
   
   
    我从哪里来?
   
   
   
   树梢在动,云在动
   
   却无人看得见风
   
   从混沌中生出万有
   
   风,铺悬于黑暗的渊面
   
   用声音孵化虚空
   
   
   
   看不见的原子粒子电子
   
   呼吸着看不见的波
   
   光,因一句话凝聚
   
   道,涌动着生命的原浆
   
   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天上的水,天下的水
   
   谁是风中湿漉漉的微粒
   
   我被一个意念采撷
   
   在一口气中,活了
   
   见证带着启示的风痕
   
   
   
   我从有中来,必再回到有
   
   无,只是此生对自己的旁观
   
   
   
    我往哪里去?
   
   
   
   你说你往来处去
   
   我的来处却已经消失
   
   就像一句话,就像一朵花
   
   盛开了,就消失
   
   决绝得干净
   
   
   
   他说他往去处去
   
   我此刻就站在去处
   
   却不知道是昨天的去处
   
   还是明天的去处
   
   
   
   被一阵风吹离了命定
   
   时间成了液体中悬浮的颗粒
   
   只要一想,往哪里去
   
   细小的颗粒都会弹出匕首
   
   
   
   我只能往我里面去
   
   去找一条通道
   
   
   
   
    我的灵魂呢?
   
   
   
   一转念的疑惑,滴出眼眶
   
   落进水里。小蝌蚪般乱游
   
   碰破,那团月亮
   
   水里的子宫震颤着……
   
   谁知道会生出什么?
   
   
   
   灵魂?在哪儿呢?
   
   手术刀无法将它剥离
   
   高科技摄不到它的身影
   
   但在回眸的孤寂中,它……
   
   远远地立着,不盛开也不凋谢
   
   
   
   灵与魂,是太极的黑白?
   
   还是上帝呼吸中的奥秘?
   
   是漫溢的气息
   
   还是黑洞里的一粒种子?
   
   本我,是它不合身的大衣
   
   超我,不过是镜中的花
   
   
   
   灵魂,一只天外飞来的鸽子
   
   将我如一粒草籽般衔起飞行
   
   飞向哪里?我似乎无权过问
   
   只是信,将这世上
   
   不合用的情感,归还苍穹
   
   
   
   
    再问我是谁?
   
   
   
   我是一些
   
   无意中相遇的线条
   
   在变化中被定义
   
   在被定义的那一刻
   
   逃离……
   
   
   
   我是我自己身后的
   
   一支花朵
   
   用毫无意义的盛开
   
   取悦并安定灵魂
   
   
   
   我是你眼中的植物
   
   也是你心中的兽
   
   是没有声音的嚎啕
   
   也是人群中的孤独
   
   
   
   我是一个呼吸
   
   悬在天地之间
   
   隔在生死之中
   
   是你丢失的标点符号
   
   
   
   
   
(2016/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