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拈花时评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序篇:人·历史·梦幻
   掀开铁幕——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
   走向绞刑架的改革家——纳吉与匈牙利事件
   毁于领袖权力的波兰改革——哥穆尔卡的悲剧
   被霸权扼杀的春天——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一)

   被霸权扼杀的春天——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二)
   被霸权扼杀的春天——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四)
   被霸权扼杀的春天——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五)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一)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二)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三)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四)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五)
   来自底层的改革浪潮——瓦文萨与波兰团结工会(六)
   
   
   序篇:人·历史·梦幻
     本文系作者大著《光荣的荆棘路—改革家们》序篇。
   
     该书目录:
   
     序篇:《历史·人·梦幻》(1.5万字)
   
     第一篇:《掀开铁幕——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2.5万字)
   
     第二篇:《走向绞刑架改革家——纳吉与匈牙利事件》;(3.5万字)
   
     第三篇:《毁于领袖权力的波兰改革——哥穆尔卡的悲剧》;(2万字)
   
     第四篇:《被勃列日涅夫扼杀的春天——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7万字)
   
     第五篇:《华沙,社会主义新曙光——瓦文萨和他的团结工会》;(14万字)
   
     作者:假如1917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如马克思预料的那样,是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取得胜利,你会接受这个事实吗?
   
     历史:至少我会少索讨一些代价。
   
     作者:俄国人怎么得罪了您?
   
     历史:他们竟然无视我的存在,而急于主宰世界。
   
     作者:他们对您并无恶意,只是他们太苦了,不能再等下去。
   
     历史:我专门惩罚性急的人。
   
     作者:可您让半个世界的人付出了代价。
   
     历史:为了让人们记住,惩罚不能不是无情的。
   
     作者:我们愿意尊重您的权威。可是……恕我冒昧,难道我们不可以向您身上的惰性挑战?
   
     历史:……(沉默)
   
     一
   
     疲惫而困惑的历史向列宁屈服了,它顺从地给了人类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1917年11月8日,也就是布尔什维克在俄国获得胜利的第二天晚上。列宁走上讲台,面对着第二届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列宁耐心地等待着经久不息的、暴风雨般的掌声停息下来。他用细小的、闪闪发光的眼睛扫射着人群,注视着历史。
   
     此刻,人是激昂的;历史却萎靡不振——它被二月革命以来短短数月的巨变搞得疲惫而困惑。
   
     列宁感到了人的力量——历史是可以被超越和战胜的。
   
     他等待着,他终于可以向历史宣布了!他的第一句话是:
   
     “现在,我们就开始建设社会主义制度。”
   
     列宁没能继续讲下去,他又被暴风雨般的掌声打断了。但已经够了.这一句话已经震撼了世界——近乎于狂热的欢呼和近乎于狂热的诅咒在世界各个角落发出。人类还从来没有如此地震撼过世界、震撼过历史。
   
     列宁使世界和历史黯然无色。这是人对历史的一次空前胜利。历史屈服了,它顺从地给了人类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奴隶们解放了,庆贺自己在一夜之间成了历史的主人。
   
     或许我们会责备这种庆贺过于匆忙了,但如果想想他们在压迫和绝望中已经生活了几千年,他们当然有权为初次的胜利而欢笑、庆贺。然而,我们却不能不为他们的疏忽遗憾。
   
     他们从历史手中接过来的只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社会主义社会。国家和社会是两个对立的概念。在国家长期站立着的地方,社会便难以挺立起来。
   
     被驯服了的历史在这儿耍了一个小小的手腕,潜藏着一个东山再起的杀机。历史会妥协,会让步,却绝不投降。
   
     几位杰出的人,在这次人与历史空前激烈的交锋之前,就对历史的让步有过不祥的预言,警告人们在与历史的角斗中,不要过于轻信轻易取得的胜利。
   
     恩格斯在1850年这样预言:“一个领袖在自己所代表的阶级进行统治的时机还未成熟,为了这个阶级统治必须贯彻一些措施的时机还未成熟,而这个领袖在这种时期被迫出来掌握政权,这是最糟不过的事了……他所能做的事是和他一向的整个主张,他的原则,他的党的直接利益不相容的;他所应做的事则是无法实行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七卷468-469页)
   
     革命领袖的警告并未遏制住历史的报复。
   
     二
   
     列宁利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进行战斗,以制止半个世界的悲剧发生。
   
     1922年12月23日夜晚,在与历史的搏斗中耗尽了精力的列宁第三次严重中风,他的右手和右腿都瘫痪了。列宁随时都可能离开人间,但他不愿离去,他的战斗尚未结束。
   
     列宁要求允许他以口授的方式进行工作,要求每天给他5分钟。他的要求被拒绝了。
   
     列宁提出最后通牒:如果不允许他每天口授5分钟,他将完全拒绝同医生合作!
   
     于是政治局召开了一次包括医生在内的政治局会议,批准了列宁的要求。
   
     到底什么迫切的事情驱使着列宁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刻,要求这可怜的5分钟?列宁看到了历史隐藏着的杀机——苏维埃政权中暴虐的官僚制,以及将会利用官僚制实行专横统治的斯大林。
   
     列宁要利用他所剩下的以分钟计算的生命,来完成他的最后斗争:改造官僚制;撤换斯大林!
   
     列宁在第二届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发出那句想震撼世界的诺言已经5年了,可社会主义理想并未成为苏维埃社会的现实;相反,官僚制却深深地侵入,并牢牢地成为苏维埃社会的一部分,以至列宁在最后时刻谈到国家机关的官僚化问题时,认为“即使不令人厌恶,至少也非常可悲”。
   
     由于这种状况,列宁在临近安息的时刻而不能安息。
   
     从1922年12月到1923年2月,列宁以口授的形式完成了《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宁肯少些,但要好些》等五篇批评官僚制的文章。只有与数亿人命运相关的大事,才能使一个人产生如此巨大的意志力。
   
     1923年1月4日,列宁着手处理他生前的另一件大事——在“遗嘱”中建议撤换斯大林。
   
     列宁在遗嘱中说:“斯大林同志当了总书记,掌握了无限的权力,他能不能永远十分谨慎地使用这一权力,我没有把握……斯大林同志粗暴,这个缺点在我们共产党人的来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总书记的职位上便是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职位上调开,另外指定一个人担任总书记。”
   
     这确实是一件大事,它的严重性在列宁逝世后的几十年中表露得更加清楚——它改变了半个世界的命运。这些,列宁早就看到了,然而他却没能利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制止住半个世界的悲剧。
   
     1923年3月10日,列宁最后一次中风,完全丧失了讲话能力,完全停止了他的战斗。此时,他年仅52岁,距1924年2月21日逝世,还有整整十个月。
   
     列宁退出了与历史的角斗,把位置让给了他的继承者。
   
     1924年5月21日,苏共在十三大代表会议前夕召开了中央全会特别会议宣读列宁遗嘱,并确立党的领导。
   
     这次全会将决定斯大林的命运、俄国的命运、半个世界的命运;还有——历史的命运。
   
     列宁的继承人里面,托洛茨基是最有威信、最强有力的人物。为了对抗托洛茨基的力量,斯大林与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加米涅夫和兼任共产国际领袖的政治局委员季诺维也夫结成了同盟。
   
     加米涅夫宣布开会,并宣读了列宁遗瞩。会场一片沉寂。
   
     斯大林绷着脸,面色阴暗。接着,季诺维也夫发言,他庆幸列宁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党的书记处和中央委员会都没有分裂。因此,他建议,仍然由斯大林担任党的总书记。
   
     斯大林一直皱着眉头,绷着脸,两眼直视着窗外,等待者决定他命运的时刻。
   
     托洛茨基派的人反对这项提案。然而他们不是多数;更主要的是,作为这一派的首领托洛茨基本人,却以顽强的沉默表示出对这场喜剧的蔑视。他那有名的自信、自尊使他不屑于采用相同的手段去争夺权力。这等于放弃了战斗。
   
     斯大林获胜了,保住了总书记的位置;然而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的胜利,换回的却是1926年斯大林对他们的死刑判决!
   
     1926年,当斯大林解除他们的权力时,季诺维也夫曾经痛苦地回忆起这次拯救了斯大林免于毁灭的中央全会,共质问斯大林:“你知道什么叫感恩吗?”
   
     斯大林回答:“我当然知道。那是一种狗的病症。”
   
     到此时,历史与人的较量可以暂时休战了。历史和人都可以按照各自的轨迹和惯性,行进着……
   
     三
   
     赫鲁晓夫的报告震撼了人。1917年是人对历史的胜利,1956年是历史对人的报复。顷刻之间人就失去了用整整两代人的生命去奋斗的目标……
   
     1956年2月24日,在列宁对历史宣战39年之后,也是在苏联,也是在夜晚,我们看到了人与历史的又一次搏斗。
   
     这一天,刚刚从苏共“二十大”选出的135名中央委员,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一中全会,代表们则准备收拾行李回家,因为“二十大”的闭幕式已经在当天举行过了。
   
     可是临近午夜,所有的中央委员和代表又突然被召集到克里姆林宫。
   
     作为党的代表大会,它的所有程序都是事先规划好的——它的大会报告、它的候选人,甚至它的选举结果——那么现在,这个严密的“计划政治”到底出了什么故障?
   
     代表们紧张地期待着,预感到将有非同寻常的事件发生。
   
     他们等来了一个身围肥宽的人,此人跨着无节奏的步子走上讲台。他两腿粗短,双肩壮实,显得矮胖笨拙。但他有一双和列宁一详细小而敏锐的眼睛,这是一个有着巨大生命力的人。
   
     此人正是当时的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
   
     然而,他的战斗方式却与列宁毫不相同——列宁面对着世界、面对着历史,用他那慷慨而宏亮的声音,发出了对历史的挑战;而现在,在这深夜的密会上,这位厚嘴唇、狮子鼻、高颧骨的人,却是诡秘而胆怯的。他悄悄地告诫与会者,他现要作的报告,“不能拿到党外去宣传,更不能到报刊上去发表,应当知道分寸,不应当向敌人提供弹药,不要向敌人宣扬我们的家丑。”
   
     赫鲁晓夫开始了长达7小时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的题目是《个人迷信及其后果》,内容是谴责被他称为“历史上最凶暴残忍的罪犯”斯大林。
   
     默默听着的苏共代表们惊呆了,因为十天以前,也就是2月14日“二十大”开幕式上,全体代表和来宾还肃立默哀,悼念他们的“父亲和导师”斯大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