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金剑平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dd3950102wkhm.html
   (怕今后被和谐了,先把它录下来)
   八一建军节前夕,周日,电话铃突然响起,住在不远处的朋友来邀,附近的八一剧院有庆祝的文艺节目演出,要不要一起去看?
   当即回绝:不好凑那个热闹。
   电话铃再次响起,住同一个大院的朋友,邀请去民族大学为朋友的演出捧场,问:去不去?

   再次回绝,但婉转了一些:天热,不出去了……
   不去,意味着与喧嚣、浮华、嘈杂的外部世界保持着相对的距离,不受干扰。出发点是基于内心的“定力”。而一个人内心“定力”的深厚在于他是否沉稳。
   
    你可以悟出道家虽一弱女子,但可以立意沉稳、立足千钧的定力吗?
   
   俺那个留在湖北乡下老家被活活饿死的老祖父还在北京的时候,常对我念叨:一个人,要沉稳,不要肤浅。他说,肤浅的人,很容易浮躁,举止也轻浮,成不得事。沉稳,则是一个人内心深沉的表现。沉稳、深沉的人,才会在内心静得下心来,表现为“沉静”。而“沉静”的社会表现就是“低调”,与世无争。
   道家:“上善若水”,“为而不争”,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一些古来以往的湖北佬推崇的“大道归隐”,也是讲的这个道理。我以前专门有一篇故事讲这个道理的。
   与此相关,还有一则人所尽知的名言:“大隐于市”,已经讲的是另外的道理了。“大隐于市”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跟“道”也许有关,也许无关,尽管也在我关注的范围之内,我也为此专门写过有关的故事,但那是另一重意思了。
   俺家是湖北的乡下人,具体地点在湖北省应城市(过去是县)县城西边的潘集往南一点,地名上叫“蔡杨”的那个地方。顾名思义,就是历史上姓蔡的和姓杨的居住的地方。时间过渡到清末民初的民国年间,那里姓蔡的人家不多,姓杨的人家却不少。
   种田人,人们以聚集的群落为“塆”,以区别河边湖畔人家的“湾”,那时杨家已群居了十来个塆。距杨姓这十来个“塆”不远,就是彭姓的几个“塆”。一听这些姓氏,你就知道这些都是外来人,杨姓来源于江西、安徽;彭姓来源于江苏。
   
    一分区这三个湖北佬的家都在应城县城的城西,相距不远
   
    现在白鹭成灾,到处都是
   
   我曾回过湖北的乡下老家,考察过那个地方。由于祖上传下有五十多亩水旱田,一座十来间房的房产、房前的一座池塘,池塘前的一座土包(当地叫“小山”,实际上就是几米高的一座土包),所以我们当属不愁衣食的小康人家。
   1949年湖北解放,年底土改,这户小康人家被划到“地主”的圈子,从此陷于三十多年的大难之中。
   中共的阶级政策,“地主”属于“自己不劳动,依靠地租为生”的那些人。今天的解释还有“地主指家庭拥有土地,其成员不参加劳动的人。”
   当年的这个“不劳动”属于一个很荒唐也很无知的概念,因为这个名词的真实含义是“不种田的劳动”。但乡下人见识短,认为你不种田,就属于“不劳动”,至于其他行业属不属于“劳动”,他们那个偏狭的脑袋是一点都不能理解的。
   中国人从来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民族,凡事都简单化理解,这也是造成如此众多民族愤青、如此众多头脑简单的激愤群体的主要原因。
   自明代开始,我们湖北乡下就开始懂得开矿,石膏矿和盐矿,如果你今天说:只有下井才是“劳动”,从事调度、财务、后勤等管理工作就不是“劳动”,人们会认为你是个白痴。可当年土改工作队和他们所领导下的翻身农民,却都是这样来理解的。
   而且他们还认为,从事餐馆、教师、裁缝、理发、医生等工作的人,也都不属于“劳动”的范围。因为早年间,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们但凡手里积攒下几个钱,都用来买地,以便能留给子孙一些田产,当然自己干不动了用来养老也是个原因。可土改运动一来,这些人都被打成了地主。因为根据那个荒唐的理论,他们这些人都“不劳动”,而是以地租为生的。
   我祖父,当时作为矿产企业的“管事”,相当于今天的“经理”,属于高级雇员一类,土改时大难临头,也就认了。土改时我们那个村子潘集乡总共六户地主,除去我们是最大的一户,其余的五户被抄家批斗的“地主”人家,乡村教师、乡村医生、乡村裁缝,都在其内。
   奇就奇在,还有周自为这样的寡妇人家。家里原本有十几亩田,可以自家耕种,但这家的男主人去世,寡妇无法种田,于是租了出去,变成了“自己不劳动,以地租为生的地主”。
   
    这是我们家乡的孔庙,拜孔子的父子来自日本,已经入籍,是日本人了。
   
   这个荒唐昏庸的土改局面不止发生在我们湖北,而且据有全国性质。解放区土改,解放军里面也是要划成分的,干部战士一律如此。当年不叫“出身”而叫“成分”,你就知道这件举动有多荒唐了吧?一分区组成的四旅也躲不过去,人人都要过这个关。划到四旅政治部宣传科长蔺柳杞的头上,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老子从小出去念书,十几岁参加八路军打鬼子,你现在要把老子划成地主,谁敢划老子就跟他拼了……
   最后旅政委和政治部领导找谈话(龙道权、陈亚夫),双方都做了妥协,最后蔺柳杞被划为“破落地主”。
   好笑吧?但荒唐的时代,一定会有荒唐的事件发生。
   实话实说,红军时期,我们家乡的周边在闹红军。当年以平汉线铁路为分界线,铁路以东的麻城、黄安、大悟这些大别山地区为鄂豫皖红军,以后的红四方面军;我们县南边的汉川人参加的是贺龙的湘鄂洪湖红军,以后的红二方面军。
   鄂豫皖红军不用说了,涌现出来的知名红军将领百多人打不住。汉川籍红军将领,尹先炳、陈文彪为首,至少有六七个之多。可我们这个县就没有跟着红军闹起来,从没有能拉起过一支红军队伍,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应城人觉悟低,或者反动,而是当时的红军留在应城的名声不好。当年的红军走到哪里,他们又没有银行,除了一路像李闯王、八大王张献忠一样搜刮民间的粮食资财,又能有什么办法?
   
    红军时期的“反动县”应城,近百名学子进入黄埔军校,成为国民党军的中坚力量
   其实致使当年的红军名声最坏的,是走到哪里都侮辱妇女,说白了就是奸淫妇女。
   更要命的,是红军的杀人,尤其自己人杀自己人,令人发指。鄂豫皖红军自相残杀,湘鄂红军自相残杀,被杀害的军民各自不下万人之众,远胜过国民党对红军的残杀。从“苏区”逃难出来的百姓以口相传,人们都认为红军是八大王张献忠再世,于是唯恐避之而不及。
   红军失去了民心和老百姓的支持,是当年红军丢失红色根据地被迫长征的主要原因。而所谓国民党军的过于强大、红军最高领导层的错误战略战术,都属于次要原因。
   近年来,由于越来越多的历史文件被发现,也由于越来越多的人说真话了,当年的历史真相被揭露出来。
   这是一份当年的鄂豫皖红军领导人有关红军违纪问题写的报告,收录于《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鄂豫皖时期(下)》,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第279-280页。本文作者方英,原名方运炽,1931年初任安徽省委书记、后转任皖西北特委书记、皖西道委书记等职。1931年12月被撤职,稍后因肃反扩大化被捕,受到张国焘等的迫害。1932年9月在随红四方面军进川途中殉难于川陕途中,年仅26岁。
   1931年7月1日,方英关于红四军和苏维埃政权建设问题给中央的报告——节选摘录如下:
   红军与苏维埃尚未有建立亲密的联系,以为苏维埃是红军招待所,尤其对于妇女的关系恶化非常。四军到麻埠时有七区一个十六七岁少女被红军强奸,十二师卅六团到霍山朱(诸)佛庵要苏维埃主席把他们布置路线,也发生强奸少共青年团员事件。红军南下时,到各处都有强奸事发生,还有少数女子心为拥护红军是解决性的问题,是唯一要务。自动把慰劳红军的妇女分配给团长、参谋长睡觉。如以上事件是非常普遍现象,我认为非常严重的。在扩大会议上与此不良倾向没有做无情的斗争,仅很空洞地提出改造红军之空洞口号。
   你看,这已经不是极少数人的问题了,成为了一种“习气”。对所谓的苏区,在自己的地盘上尚且如此,对于敌对的白区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鄂豫皖红军的军纪差,跟鄂豫皖红军最高领导人张国焘的纵贯有很大关系。
   在军队文史作家吴东峰《长征中的女性》一文中,罗荣桓夫人林月琴告诉笔者,长征快到甘孜的某日夜,张国焘贴身交通队少数人,伙同几个彩号(伤兵),闯进工兵营(运输营)住所,图谋不轨(这个工兵营全部是由女战士组成的)。林月琴当时任工兵营营长,她果断向女兵们下令:“把他们轰出去!”红军女战士们奋起自卫,一时间,运送的物资、彩号的拐杖都成了武器,结果,那些家伙被打跑了。张国焘闻此事不悦说:“这还了得。”但他还是借此事,下令撤消了林月琴营长职务。
   1936年朱德告诉过海伦•斯诺,在长征初期,确有强奸的问题。后来由于严明了纪律,这种现象得以控制。强奸犯经军法审判后当场处决。部队到达延安后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写到这里,我插一句,抗战期间的晋察冀,八路军军纪最好的当属一分区,比其他各军分区,包括挺进军的名声都要好。杨成武本人就以身作则,几十年仍然是原配夫人,始终如一,没有离弃。除了个别人,他的属下们也大都如此。
   贺龙红军的军纪,比那个鄂豫皖红军要好一些。当然贺龙的红军部队也有不少问题,你看看贺捷生的生母遭遇就知道了,那个尹先炳不过是代表人物之一。不过比起张国焘的鄂豫皖红军,湘鄂红军还是要好了许多。贺龙红军在我们那里发展的部队,叫“汉川独立团”,人有两三百,枪有几十支。当年,带领贺龙红军攻打我们应城的就是汉川独立团带的路。
   陈文彪所在的汉川与彭家老爹的应城县两县紧挨,口音相同。这两县很多人家都有着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陈文彪是彭家老爹参加八路军,到抗大后最先遇见的大恩人,中国民间俗称之为“贵人”。曾任十六军军长的尹先炳同样是汉川人,因为与尹家的关系很近,我听到过不少尹先炳的故事,尤其他好色成性的负面故事,口碑不好。但陈文彪的人品很好,也是留下口碑的。
   1932年1月的所谓“贺龙攻打应城”的那场战斗,实际上打头阵的正是这个将“祸水”引向应城的“汉川独立团”。
   当时,为策应湖北麻城、黄安、大别山一带的鄂豫皖红军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贺龙军队奉命在汉口北边连续作战,调动围剿大别山的国民党军西来,以减少那边鄂豫皖红军的压力。逼近到汉口以北的贺龙军队,只确定了作战意图而没有确定具体的作战目标,因为打哪里不打哪里,要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而定,不能在不知敌情之前就确定下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