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七年上訪之路]
刘佳音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中國母子「示威」鬧劇背後的真相 ——中共政府在韓國干涉信仰自由
·中共政府才是破壞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 G20峰會背後的哭泣
·生命需要扎根
·[ 启示录7徵兆 ] 海水变血 ! 江河变血 ! 血雨 !
·生命的起點
·七年上訪之路
·讓悲劇不再重演
·是誰給我活著的勇氣
——【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歷經坎坷路《鐵心跟隨神》【MV】
·思念神的愛《良人啊 求你等著我》【MV】
·活在神的光中 《我已看見神的可愛》【MV】
·甘願為神獻身心《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MV】
·為神獻上讚美的歌《全心只愛實際神》【MV】
·《神得勝的標誌》【MV】
·《神真實的愛》【MV】【A Cappella】
·《前進在愛神的路上》【MV】
·《甜蜜的愛歌》享受神愛幸福無比【MV】
·愛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
·蒙神拯救之人的心聲《我願忠心盡本分》【MV】
·末後基督已顯現《神來在肉身中作工的主要目的》【MV】
·《讚美新生活》走上人生光明路【MV】
·不離不棄跟隨神《我願看見神得榮日》【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若不是神拯救我》走上光明的歷程 【MV】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年上訪之路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我原是一名教師,因着教學成績好,超過了當時我們學校的模範教師,因此招來他們的嫉妒,他們就常在校長面前挑撥離間,說我的壞話,導致校長常常找我的毛病,本來我是教五六年級的課程,可是校長卻安排我教三年級的課程,我在一氣之下辭職了。

   1984年,我栽種了四十多畝地的板栗樹,這些樹木完全可以代表我分山林的畝數,按照國家政策在本村組範圍內栽各種樹木是“誰栽誰有”,也就是說我栽板栗樹也都是國家政策許可的。隨着板栗樹形成規模,每年可收入五千多元,這在當時來說也是可觀的數目。

   因着我是當地的村民代表,看見不公平的事就站起來說話。比如山林的不合理利用,本來採伐基地不可以栽刺槐樹,結果村裡都給栽上刺槐樹,這樣他們就可以完成縣政府給的“項目造林”指標。這樣做投資少,還輕易完成了栽種樹木的任務。把本來不可以栽刺槐的地方都栽上刺槐了。按照國家政策,採伐基地有明文規定 “益林則林、益果則果、益葯則葯、益草則草。”就是說,這片山林適合發展什麼就發展什麼,灌木叢、荒草野坡、河溝只可以栽種刺槐(薪炭林)給老百姓解決燒柴問題,能為國家節約好多木材。可是因着在採伐基地栽上刺槐,違反了造林政策,因着我是村民代表,就給鄉政府、鄉黨委書記提意見,但鄉政府並不理睬,我就把這事上報到縣林業局,他們也不管。

   從此村委會和鄉政府的人對我有些不滿,就在2002年,鄉政府劃分公益林區,竟然把我栽的四十多畝地的板栗園都劃規為公益林範圍,這件事按着國家的森林法是不許可的。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件事,仍然到板栗園清場子、割柴禾,就因着割了二百多捆柴禾被村政府和鄉政府抓住把柄,把我告到縣林業局,林業局的人來到我的板栗園查看我捆的二百多捆柴禾,就按着棵樹計算,包括所有的灌木叢都給算上了樹木的數量,共計一千四百多棵樹,以此定我的罪,說我所砍的樹達到了“該判刑的數量”,經過縣法院審理,給我判了三年有期徒刑。我兒子從家裡拿來了兩萬多元錢後,法院才給我減刑一年半,這樣,我就被判了一年半的有期徒刑。

   2006年我刑滿釋放。因着自己遭受這樣的不白之冤,心裡頗受打擊,就一心想着討回公道。於是我就來到縣政府上訪,要求他們給我個說法,因為我清理板栗園是合理合法的勞動,我來到林業局、縣政府、法院,得到的回答是:“濫伐樹木就是犯法。”他們不但不給我伸冤,村委會還把我栽的板栗園分給村民組的三戶人家。我查找了有關法律資料,確定了我是合理合法的經營板栗園。為此我又來到縣政府、市政府、林業局為我的板栗園打官司,最後他們只好把我的板栗園歸我“管理”。也就是說,這個板栗園只能暫時歸我經營管理,板栗園還不屬於我的。我又想去辦理自留手續,他們也不給我辦,找各種理由推脫。

   我有些失望,怎麼連整個縣政府都不講理呢?但我轉念又一想,難道整個中國都沒有講理的地方嗎?於是我就隻身來到北京上訪,第一個接見我的是國務院接待處。一個負責接待的人把我的材料存入電腦里,告訴我說:“你先回去吧,我們把你的材料轉給你們當地政府,由他們出面處理。因為我們辦公的人手少,不能到你們那裡處理此事。”我一聽,還覺得他們這話是真的,這回他們可是當回事了,到底是中央政府好使,他們這一發話,底下的人就會認真地照辦了。於是我高興地回來了。哪知道我回到家這一等就是一年,一點消息也沒有,於是我就又一次鼓足勇氣來到縣城,縣長卻說:“你在公益林里割柴禾就是犯法。”我知道縣政府不能給我伸冤,還得到北京上訪。這時候我遇到了一個上訪的同伴,我們就一起再次來到北京上訪。

   等我見到了接待處的工作人員,他們還是那套話:“你們回去吧,你們的案子肯定會給你們辦理。”我半信半疑地和另一個同伴只好又一次回來了,其實我不相信他們的話也沒辦法,因為我不能總是在北京待着。

   自從回來以後,仍是杳無音信。認識我的人都勸我說:“你就別去了,共產黨的幹部都是官官相護,去了也沒用。”可我還是那個觀點:中國還能一個好官也沒有嗎?一個真正能為老百姓辦事的人也沒有嗎?但是事實真的是像他們說的那樣。我是先上訪省政府,省政府也是這樣應付我說:“你回去吧,省政府已經給你立案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哪裡給我立案,都是糊弄我的,讓我回家他們也就“完成任務”了。之後,我又來到國務院接待處、人大接待處、公安接待處、紀委接待處、檢察院接待處,他們有的有意往外推,有的用幾句好聽的話支我走,有的乾脆不理你。這些上訪接待處我幾乎都去到了。但沒有一個真正接過案子為我們這些上訪的老百姓辦公道事的人,每一級的官員都是這樣的搪塞。鄉政府的人怕因着本鄉有上訪的人而得不到獎金,就攔阻我們上訪。每逢在五月一號、七月一號和兩會期間就派人在我家前後看守着我,白天晚上都在監視着我的一舉一動,不讓我有機會到北京上訪。一次,他們為了控制我,快到了上訪的時間,就把我找去給鄉政府抄寫共產黨員的名單,每天給我一百元錢的工資,並且派專人(兩人)晚上來“保護”我,跟我睡在一起,害怕我跑了。就這樣我在鄉政府抄寫共產黨員的名單有五、六天的時間,上訪的最佳時機也就過了。

   從2006年到2012年這七年的時間裡,每年我都到北京上訪,我發現,來到北京上訪的人越來越多,直到2010年,在國務院接待處人多得不可勝數,甚至發生了踩踏事故。中共政府不再像以往那樣對上訪的人外表應付了,而是採取各種辦法把人趕走,甚至晚上派人到各處旅館、酒店查房,發現來訪者就強行遣送回本地。還有的人在上訪的途中就不知不覺地消失了……我也是這樣被他們遣送回來的。我們縣政府在北京的“駐京辦事處”設有接待處旅店,有專人看守,他們還專門監控上訪的人,發現有上訪的人他們就來到上訪接待處把人領走,領到他們專設的旅店,接着“駐京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給縣政府打電話,告訴縣政府他們那裡有多少人來上訪,讓他們來車給接回去。縣政府就派人來到北京“駐京辦事處”旅店強行把人接回來。我就是在後來的五次上訪中,被他們遣送回來的。在那裡,你不走就被他們硬架上車往回走,一直遣送到家門口。我在這七年上訪的經歷中對中共政府心灰意冷、徹底失望了,再也不想去了。因為我看到了他們口是心非,言行不一,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什麼“法律”,什麼“公平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騙人的把戲!什麼“人民政府為人民”,都是騙子的謊言!在這七年的時間裡,我到北京上訪花費了很多錢,最後竟是一無所獲!

   2012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得知全能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神親自來到人間拯救人,來結束這個邪惡的時代。藉著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終於看清了這個世界邪惡黑暗的根源。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全能神的話將整個人間的慘狀揭示得淋漓盡致,我認識到神的話的的確確就是真理,就是真光,唯有真神才能了解人間的黑暗,能把問題的實質根源揭露出來。藉著神話的揭示與自己的親身經歷我才真正地明白,在中共掌權的國家裡,到處都是黑暗、都是邪惡,都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經歷了這幾年的上訪,也讓我認清了一個事實,中共所鼓吹的“黨為百姓撐腰”、“人權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騙人的鬼話!法律只是為有錢有權的人說話服務,難怪世上流傳着這樣一句話“堂堂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信了全能神以後,我就再也不為自己的冤案而耿耿於懷了,而是漸漸地看透了人生的意義,看透了中共政權的邪惡與反動,更讓我看到了活在敗壞之中的人類是那麼的無助與無奈,這更激發了我追求真理的心志,我越明白真理就越是感到釋放自由,越感覺到世上的一切都是虛空,只有找到造物的主,經歷神的末世作工才有人生可言。正如全能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蘇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着你的迴轉,等待着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着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