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文集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
   原本,吴弘达死了,我不想再写有关他的文章,因为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活跃的异议人士,不值得我再浪费笔墨,但读了程凯撰写的两篇文章,还是觉得应当补充点什么,也许是严家伟先生没见过吴,没有切身体验,不太了解吴,自然对程凯的评论有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非常明显然的,《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确实很不公平。我觉得非常奇怪,程凯提出抢救“雅虎基金”有何错误?劳改基金会是吴创办的,难道就批评不得吗?我发表过题为《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的文章,其中谈及吴拒付本人稿费的事,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我向他查问稿费的电邮,他欺骗我说邮寄给挪威的某某人了,对一个坐过牢的记者的区区几百元稿费都不如约支付,这样一位言而无信,狡猾抵赖的人,够资格当劳改基金会的领导吗?程凯所言是正确的,“雅虎基金”的使用确有疑问,美国的司法部门应当对吴弘达的所作所为展开深入的了解,《观察》网站指责程凯是没有道理的,它使用的“信口雌黄”和“满口污言”不符合事实,应当向程凯道歉。
   
   毫不疑问,吴弘达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毁誉参半的新闻人物,他不仅坐了多年中共的大牢,对劳改制度恨之入骨,而且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对揭露中共的专制和践踏人权有较大的贡献,但这不能成为一些人为其辩解,对其人格缺失进行粉饰和遮掩的理由,他的“性侵”和贪占,都是有人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只是因其死于非命而忽略或中止罢了,他的经历说明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政治倾向与他的思想品质不能划等号,在任何领域和党派里,都有好人和坏蛋。人们普遍的善意似乎是,人反正死了,有些事就不必再纠缠了,但我不这样认为,吴弘达在争得雅虎的一笔巨款后,并未全部用于对蒙受牢狱之灾的良心人士的资助,而相当一部分的使用有疑点,必须讲清楚,由于他的英文比较好,长于和美国的政界和商界的人士交流,而这些人又不懂中文,自然看不到有关他的批评,长此以往,支持他资金的人也被蒙在鼓里了,这也是他的所谓追思会,只有不多的几个中国人出席的原因,堂堂的一个坐过中共大牢,为西方普遍知晓,而又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并涉嫌“贪占”非赢利组织钱财的人,被海内外的大部分异议人士所唾弃,是一个笑料,也是一个悲剧,它反证了中共监狱的严酷和残暴,荒缪和诡异,它使一些人成为英雄,也使一些人成为魔鬼,前者,魏京生,杨建利,是也;后者,薄熙来,吴弘达,类也。这样的坏蛋死了不足惜,但其创办的基金会却应当发扬光大,为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人们所需,因此,程凯的建议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没有了吴的劳改基金会,应当做到,一方面继续办好这个非赢利组织,多帮助海内外坐过中共冤狱的人;另一方面要彻底摒弃吴的坏品质,坏作风,坏做法,补救一些漏洞,进一步查清他遗留的账目,给疑虑者和起诉他的人一个交待,尤其是,必须停止对程凯的威胁。你起诉和状告人家“神马”,真是岂有此理。


   
   至于谈及陈奎德的言辞,失之公允,我有点真实的感受,也想陈述几句,尽管他在《观察》网站做过一段时间的编辑,后来,也听有人说他曾和吴弘达不睦,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的文章《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首发给他时,他却拒绝发表,不论他是怎么考虑的,至少说明他是有胸怀的人,接着,我转投香港《前哨》杂志,刘达文也拒发,后来我只好发表在博讯网的个人博客里,虽然,陈奎德未作任何解释,刘说以前已发过类似文章,其实,很可能的原因是,吴在胡作非为之前已为自己准备了钱财和律师,有些人怕麻烦,忍气吞声而已,这一点恰似共产党的某些贪官,依仗权势和财力而欺负人,虽然,吴曾受过中共监狱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这一经历,并未使他成为一个好人,相反,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家伙,在我接触的海外异议人士里,他是人类灵魂的一块“垃圾”,而陈奎德虽与我有一面之交,但印象绝佳,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生,他不会因为个人印象而选用投稿,我给他的稿件大都不被采用,但只要采用了,每笔稿费都是一清二楚的,这说明他是一个认真做事的文人。《观察》的“编者按”加上一句有关他个人履历的言辞,是暗示和指责他有个人成见,这是不对的,我的上述故事就是最好的佐据,因此,程凯说他“躺着中枪”确实恰当,最后我还想声明:没有人约我写这篇稿件,我是有感而发的,希望不要和《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一样,《纵览中国》拒发,陈奎德应当有这个勇气,给我一个照发此文的平台。
   
   2016年10月11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10月1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及其活动,不接收任何组织捐款及赞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