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文集
·江泽民早走,中国或许还有希望?
·井岗山救不了共产党
·从林希翎客死它乡看许家屯梦想回国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
   原本,吴弘达死了,我不想再写有关他的文章,因为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活跃的异议人士,不值得我再浪费笔墨,但读了程凯撰写的两篇文章,还是觉得应当补充点什么,也许是严家伟先生没见过吴,没有切身体验,不太了解吴,自然对程凯的评论有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非常明显然的,《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确实很不公平。我觉得非常奇怪,程凯提出抢救“雅虎基金”有何错误?劳改基金会是吴创办的,难道就批评不得吗?我发表过题为《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的文章,其中谈及吴拒付本人稿费的事,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我向他查问稿费的电邮,他欺骗我说邮寄给挪威的某某人了,对一个坐过牢的记者的区区几百元稿费都不如约支付,这样一位言而无信,狡猾抵赖的人,够资格当劳改基金会的领导吗?程凯所言是正确的,“雅虎基金”的使用确有疑问,美国的司法部门应当对吴弘达的所作所为展开深入的了解,《观察》网站指责程凯是没有道理的,它使用的“信口雌黄”和“满口污言”不符合事实,应当向程凯道歉。
   
   毫不疑问,吴弘达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毁誉参半的新闻人物,他不仅坐了多年中共的大牢,对劳改制度恨之入骨,而且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对揭露中共的专制和践踏人权有较大的贡献,但这不能成为一些人为其辩解,对其人格缺失进行粉饰和遮掩的理由,他的“性侵”和贪占,都是有人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只是因其死于非命而忽略或中止罢了,他的经历说明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政治倾向与他的思想品质不能划等号,在任何领域和党派里,都有好人和坏蛋。人们普遍的善意似乎是,人反正死了,有些事就不必再纠缠了,但我不这样认为,吴弘达在争得雅虎的一笔巨款后,并未全部用于对蒙受牢狱之灾的良心人士的资助,而相当一部分的使用有疑点,必须讲清楚,由于他的英文比较好,长于和美国的政界和商界的人士交流,而这些人又不懂中文,自然看不到有关他的批评,长此以往,支持他资金的人也被蒙在鼓里了,这也是他的所谓追思会,只有不多的几个中国人出席的原因,堂堂的一个坐过中共大牢,为西方普遍知晓,而又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并涉嫌“贪占”非赢利组织钱财的人,被海内外的大部分异议人士所唾弃,是一个笑料,也是一个悲剧,它反证了中共监狱的严酷和残暴,荒缪和诡异,它使一些人成为英雄,也使一些人成为魔鬼,前者,魏京生,杨建利,是也;后者,薄熙来,吴弘达,类也。这样的坏蛋死了不足惜,但其创办的基金会却应当发扬光大,为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人们所需,因此,程凯的建议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没有了吴的劳改基金会,应当做到,一方面继续办好这个非赢利组织,多帮助海内外坐过中共冤狱的人;另一方面要彻底摒弃吴的坏品质,坏作风,坏做法,补救一些漏洞,进一步查清他遗留的账目,给疑虑者和起诉他的人一个交待,尤其是,必须停止对程凯的威胁。你起诉和状告人家“神马”,真是岂有此理。


   
   至于谈及陈奎德的言辞,失之公允,我有点真实的感受,也想陈述几句,尽管他在《观察》网站做过一段时间的编辑,后来,也听有人说他曾和吴弘达不睦,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的文章《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首发给他时,他却拒绝发表,不论他是怎么考虑的,至少说明他是有胸怀的人,接着,我转投香港《前哨》杂志,刘达文也拒发,后来我只好发表在博讯网的个人博客里,虽然,陈奎德未作任何解释,刘说以前已发过类似文章,其实,很可能的原因是,吴在胡作非为之前已为自己准备了钱财和律师,有些人怕麻烦,忍气吞声而已,这一点恰似共产党的某些贪官,依仗权势和财力而欺负人,虽然,吴曾受过中共监狱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这一经历,并未使他成为一个好人,相反,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家伙,在我接触的海外异议人士里,他是人类灵魂的一块“垃圾”,而陈奎德虽与我有一面之交,但印象绝佳,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生,他不会因为个人印象而选用投稿,我给他的稿件大都不被采用,但只要采用了,每笔稿费都是一清二楚的,这说明他是一个认真做事的文人。《观察》的“编者按”加上一句有关他个人履历的言辞,是暗示和指责他有个人成见,这是不对的,我的上述故事就是最好的佐据,因此,程凯说他“躺着中枪”确实恰当,最后我还想声明:没有人约我写这篇稿件,我是有感而发的,希望不要和《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一样,《纵览中国》拒发,陈奎德应当有这个勇气,给我一个照发此文的平台。
   
   2016年10月11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10月1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及其活动,不接收任何组织捐款及赞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