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文集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姜维平
   原本,吴弘达死了,我不想再写有关他的文章,因为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活跃的异议人士,不值得我再浪费笔墨,但读了程凯撰写的两篇文章,还是觉得应当补充点什么,也许是严家伟先生没见过吴,没有切身体验,不太了解吴,自然对程凯的评论有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非常明显然的,《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确实很不公平。我觉得非常奇怪,程凯提出抢救“雅虎基金”有何错误?劳改基金会是吴创办的,难道就批评不得吗?我发表过题为《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的文章,其中谈及吴拒付本人稿费的事,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我向他查问稿费的电邮,他欺骗我说邮寄给挪威的某某人了,对一个坐过牢的记者的区区几百元稿费都不如约支付,这样一位言而无信,狡猾抵赖的人,够资格当劳改基金会的领导吗?程凯所言是正确的,“雅虎基金”的使用确有疑问,美国的司法部门应当对吴弘达的所作所为展开深入的了解,《观察》网站指责程凯是没有道理的,它使用的“信口雌黄”和“满口污言”不符合事实,应当向程凯道歉。
   
   毫不疑问,吴弘达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毁誉参半的新闻人物,他不仅坐了多年中共的大牢,对劳改制度恨之入骨,而且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对揭露中共的专制和践踏人权有较大的贡献,但这不能成为一些人为其辩解,对其人格缺失进行粉饰和遮掩的理由,他的“性侵”和贪占,都是有人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只是因其死于非命而忽略或中止罢了,他的经历说明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政治倾向与他的思想品质不能划等号,在任何领域和党派里,都有好人和坏蛋。人们普遍的善意似乎是,人反正死了,有些事就不必再纠缠了,但我不这样认为,吴弘达在争得雅虎的一笔巨款后,并未全部用于对蒙受牢狱之灾的良心人士的资助,而相当一部分的使用有疑点,必须讲清楚,由于他的英文比较好,长于和美国的政界和商界的人士交流,而这些人又不懂中文,自然看不到有关他的批评,长此以往,支持他资金的人也被蒙在鼓里了,这也是他的所谓追思会,只有不多的几个中国人出席的原因,堂堂的一个坐过中共大牢,为西方普遍知晓,而又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并涉嫌“贪占”非赢利组织钱财的人,被海内外的大部分异议人士所唾弃,是一个笑料,也是一个悲剧,它反证了中共监狱的严酷和残暴,荒缪和诡异,它使一些人成为英雄,也使一些人成为魔鬼,前者,魏京生,杨建利,是也;后者,薄熙来,吴弘达,类也。这样的坏蛋死了不足惜,但其创办的基金会却应当发扬光大,为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人们所需,因此,程凯的建议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没有了吴的劳改基金会,应当做到,一方面继续办好这个非赢利组织,多帮助海内外坐过中共冤狱的人;另一方面要彻底摒弃吴的坏品质,坏作风,坏做法,补救一些漏洞,进一步查清他遗留的账目,给疑虑者和起诉他的人一个交待,尤其是,必须停止对程凯的威胁。你起诉和状告人家“神马”,真是岂有此理。


   
   至于谈及陈奎德的言辞,失之公允,我有点真实的感受,也想陈述几句,尽管他在《观察》网站做过一段时间的编辑,后来,也听有人说他曾和吴弘达不睦,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的文章《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首发给他时,他却拒绝发表,不论他是怎么考虑的,至少说明他是有胸怀的人,接着,我转投香港《前哨》杂志,刘达文也拒发,后来我只好发表在博讯网的个人博客里,虽然,陈奎德未作任何解释,刘说以前已发过类似文章,其实,很可能的原因是,吴在胡作非为之前已为自己准备了钱财和律师,有些人怕麻烦,忍气吞声而已,这一点恰似共产党的某些贪官,依仗权势和财力而欺负人,虽然,吴曾受过中共监狱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这一经历,并未使他成为一个好人,相反,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家伙,在我接触的海外异议人士里,他是人类灵魂的一块“垃圾”,而陈奎德虽与我有一面之交,但印象绝佳,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生,他不会因为个人印象而选用投稿,我给他的稿件大都不被采用,但只要采用了,每笔稿费都是一清二楚的,这说明他是一个认真做事的文人。《观察》的“编者按”加上一句有关他个人履历的言辞,是暗示和指责他有个人成见,这是不对的,我的上述故事就是最好的佐据,因此,程凯说他“躺着中枪”确实恰当,最后我还想声明:没有人约我写这篇稿件,我是有感而发的,希望不要和《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一样,《纵览中国》拒发,陈奎德应当有这个勇气,给我一个照发此文的平台。
   
   2016年10月11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10月1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及其活动,不接收任何组织捐款及赞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