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姜维平文集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重庆市林业局的一位普通干部,在薄熙来独掌山城大权的年代,没有顺从他“唱红打黑”,充当“狗腿子”,没有趋炎附势,以求上位,而是大胆地以“一坨屎”为题的文字挑战和讽刺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前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名噪一时,他后来获罪被关押,他的网名叫“方竹笋”,他就是方洪,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敢言的人,却在薄王倒台的日子里,忽然近日于涪陵区去世,终年50岁。方洪的儿子方迪证实,其父的遗体已送往殡仪馆,死因有待检验。这表明不能排除其被暗杀的可能性。


   
   据媒体9月14日报道,方洪的儿子方迪证实,其父11日在涪陵的家中离世,死因有待检验。据了解,方洪曾是重庆涪陵区林业局干部,于2010年在博客发表题为《从乌小青的成功自杀看重庆嘀打黑闹剧!》,讽刺重庆的地方政治。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方洪被判劳教一年。现在,由于重庆依然在薄熙来党羽黄奇帆的控制下,故党媒从未公开回顾性地发表这篇深具历史意义的文章,因而,市民普遍地认为薄熙来倒台根子在老婆杀人,而不在于他贪腐,不在于他企图倒退到文革的思想路线,更不知道他和王立军是如何绑架和操控公检法司的。
   
   我认为,薄熙来之所以能强奸重庆公检法司,像文革一样砸烂了公检法,组织了270个专案组,动员了7000多人,策划,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抓捕了数万人,关押了数千人,判刑了数百人,秘密失踪了难以精确统计的许多人,就是因为普遍性的司法腐败被其抓住了一些人的“小辫子”,在公检法司工作的人员,如不顺从他就被公安下令拘押、文强是“领头羊”和前车之鉴,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看到几个敢于站出来指责和违背薄熙来“圣旨”的公务员,方洪是其中典型的一个。
   
   媒体报道说,早在2011年4月22日,方洪得知为重庆黑社会辩护的李庄律师,被以伪证罪判监而刑满后,又遭指控遗漏罪,即在微博发文调侃薄熙来及时任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原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 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
   
   实际上,这段话,现在的重庆官媒应当大力宣传,因为他以生动形象,浅显易懂的文字,一语点破了重庆公检法司的情况,薄熙来拉得“屎”硬叫王立军吃,王局长为了升官发财不得不吃,王又逼公检法司吃,公检法司的干部为免于坐牢而吃,吃出今天这种冤假错案遍地,申诉如潮的遗患。如果当时,重庆多一些方洪式的英雄人物,公检法司都强力抵制“薄骗子”,就可能避免许多问题。可惜,顺从他的愚民占了大多数,而方洪是凤毛麟角,显得势单力薄。故此,薄王的“二次文革”运动得逞于一时。
   
   众所周知,贴文传出后,方洪被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分局处行政拘留10日,后又撤销拘留决定。不过6日后,重庆市劳教委发出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方洪处以劳教一年,翌日开始执行。方洪的家人也由此受到牵连。方洪进入劳教所之后,他的儿子方迪找代理律师求助,也被20多名警察连夜带走,并以“收容他人吸毒”罪名判 处有期徒刑14个月。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方洪的儿子方迪被抓与其与海外媒体联系申冤有关,我清楚地记得,他儿子把电话号码刊载在网上,我为了写一篇为其父鸣冤的文章,而主动与其联系,他勇敢地告诉我父亲的困境,并希望我为其呼吁,但随后两天,他就被王立军下令抓捕,被诬陷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判刑。显然,重庆国安特务监听了我们的电话。毫无疑问,他们父子因言获罪,是“薄骗子”在辽宁徇私枉法的延续,也是薄王绑架公检法司为己所用达到极点的标志。从此,他们走向了衰落与灭亡。
   
   媒体报道说,后来,薄熙来倒台,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确认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做出的劳动教养决定违法,方洪及其代理律师决定要求国家赔偿。当年在得知了王立军叛逃的消息,方洪说,当时的心情可以用欢呼雀跃来形容。他说,以前就肯定王立军早晚要出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每当谈到这次被劳教的感受,方洪表现得很乐观,说自己并不后悔:“我一进去的时候,大队长也好、重庆市劳教局的领导也好,找过我谈话,问我后悔不。我说我绝不后悔。”
   
   但是,重庆更多的涉黑案件,都没有得到平反,这有力地说明了,过去被“腐败”绑架的公检法司还是被腐败者所把持,张轩,钱锋,余敏等人还操控着要职,他们在市长黄奇帆的支持下,千方百计地阻挠冤案的平反和官媒对真相的揭露,结果造成重庆社会的撕裂,薄王判刑入狱已多年,但怀念他们的愚民不少,为其评功摆好,企图翻案的大有人在,这是因为,一方面,薄熙来的判决书里没有涉及重庆“唱红打黑”的内容,王立军的判决书里,也没有涉及徇私枉法的问题,普通老百姓并不全知道他们在重庆究竟做了神马;另一方面,相当庞大的参与“打黑抢钱”的公检法司的人员,被绑架在薄王的战车上下不来,他们担心受到牵连和整肃,故拼死抵制,比如臭名昭著的“091专案组”的人马,完好无损;“打黑重灾区”沙坪坝区的原书记李剑铭,法院院长郭睿等都一走了之,总之,当年的“打黑干将”和帮凶爪牙,都重新集结在黄奇帆的旗下,狡猾地完成了华丽转身,进入新的镇压人民的专政工具的队伍,不仅不承认过去的罪行,而且对申冤的草民进行变本加厉的打击报复。
   
   据称,方洪父子获释后一直在为被“黑打”的冤民申诉和抗争,由于方洪的知名度和特殊经历,有许多受薄熙来迫害的人与其来往密切,因此,薄的党羽,尤其是一些参与刑讯逼供而被指控的公检法司人员,对其恨之入骨,他们知道,外来重庆代理申诉案的一些律师,大都为了钱财而不尽心尽职,而且他们也不太了解内情,方洪不同,他苦大仇深,又曾在体制内当公务员,与党政各界联系方便,近年来已成为重庆申诉的领军人物,故对之非常戒备,杀之而后快,一些跟随薄熙来的“唱红打黑”骨干认为,不干掉方洪这样的人,一旦640个“黑社会”获得平反,那些民企老板恢复了名誉,争回了财产,理顺了社会关系,必将对其报复,何况法律条文对刑讯逼供和徇私枉法有明确规定,都是要严惩的,当大规模的平反潮来临,他们将成为阶下囚和牺牲品,故只有拼死以博,他们花钱买通一些“两劳”释放人员暗杀方洪的可能性较大,因此,我呼吁重庆相关部门,尤其是上级政法委领导应当下令对其死因展开调查,一旦证实立即公布,尽快解除外界舆论的疑虑。我自己不能足证他英年早逝的疑因,如果确是因病而故,只能在此与英雄道别:太遗憾,太匆忙,太难过。人生不过如此,做一件事足矣。谨附他2009年11月30日的相关热帖在后,以警世人。
   
   从乌小青的成功自杀看重庆嘀打黑闹剧!
   
   公子哥儿“勃起来”从北京空降到重庆,我对他的到来既没感到突兀,也没觉得寡淡,反正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只不过走了“豺狼”又来“虎豹”罢了,他当他的官我吃我的饭,他捞他的钱,我纳我的税。
   
   此哥儿让我对他突感兴趣的倒不是他儿子在英国的那些流觞之事,也不是他在辽宁干的那些烂事,倒是他一到重庆就组织各单位嗨“红歌”红歌红不红我暂且不说,就他组织这场持续近一年的啥子“红歌”我就知道这公子哥的纨绔劲是又上来了,为了嗨歌,重庆全市从解放碑到大木山,到处都能听到尤如寡妇难产时的疯狂叫喊,一不小心就以为自己又回到那恐怖的文革时代了!!!
   
   为了嗨歌,各单位也趁机为自己和职工购置品牌衣裤鞋袜一套,装扮得相当的象个人的模样,虽然这种团购物品的价格一般都比零售价格要高许多,不过没关系,这正体现了大称分金格外忙,悬崖边上玩疯狂的大无畏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歌嗨完了,总不能闲着没事干吧,外说了当今上谕可是文革中的受害者之一,你一天嗨这些歌,你木拉拉木那那的啥意思嘛。看来,嗨歌不但没能讨得上谕的欢心反而招来同僚的耻笑!
   
   文的不行俺就来武的吧,初听他弄了文强、乌小青等一批人,我虽木然,可对骑在我们头上吃喝我们血肉的家伙遭他们自己人弄了我也涟漪了一下,敌人内部火拼一下,这对老百姓来说确实是个好事!
   
   可后来事情的发展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味了,说,好象有个什么猪肉贩子也是“黑社会”,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试问一头猪从猪肚皮里爬出来,有多少穿着红衣服的“黑社会”在这头猪上敲诈勒索多少钱财(否则不会中国的猪肉比美国贵)?这个猪肉贩子不过是在这个猪从生下来到完成,作为一个猪的历史史命过程中一个小毛贼罢了,怎么成了“黑社会”了呢??
   
   刚才听说“黑社会”头子乌小青在看守所成功嘀、完美嘀自杀了,看守所何许地,是你想自杀就自杀的地方吗?先别说你是重刑嫌疑人,就是一般的人,在那二十来平方米关着,二十来个“狱友”的情况下,有自杀的动机或行为是可能的,但能平静嘀、成功嘀自杀成功的概率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可我们这位身负大案的嫌疑人确办到了,这未必真应了“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神奇的国家,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什么人间奇迹创造不出来”了吗??????
   
   算了,薄书记,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吃完后,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吧,从乌小青的成功自杀,我已知道你所演的这场“打黑”的戏被人砸场子了!
   
   写到这里,我的歌兴倒是来了,俺就唱上一段来结束这帖子吧。 
   
   你问我重庆的水有多深,社会有多么黑,你切想一想,你切看一看,小青成功自杀已代表老我的心! 
   
   2016年9月14日于多伦多。2016年10月3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姜维平网站2017年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