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独往独来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劉淇昆 于 December 28, 2015 12:30:15:
   
   回答: 是习近平先死、还是江泽民先亡? 由 反共同盟 于 December 28, 2015 03:40:13:
   
   回答: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出版說明(新!) 由 新書發表 于 December 18, 2015 03:19:23: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热血汉奸™ Forum Index -> 汉奸杀龙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小周
   
   Joined: 27 Sep 2009
   Posts: 834
   
   PostPosted: Sat Dec 12, 2015 9:21 am Post subject: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Reply with quote
   作者:劉淇昆(加拿大溫哥華)
   
   編者按:劉淇昆先生的“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本網曾刊載過,最近作者又增加了很多內容,史料更為翔實。因這是一個重大爭議性問題,為尋歷史真相,本網再予刊出(主要內容節選)。全文請見作者博客:www.mrliuburnaby.wordpress.com,登錄后點擊“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下面是該文:
   
   八國聯軍之戰,是被華人歪曲或誤解最嚴重的一段中國近代史。筆者對這段歷史一句話的概括,就是本文的題目: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八國聯軍為什麼進軍北京?兩句話可以概括。清廷既然向西方各國正式宣戰[1],外國聯軍攻占天津,威逼京城, 不是順理成章的嗎?八國聯軍進軍北京的唯一目的是解救被困京城、危在旦夕的各國外交官和正在被大屠殺的外國傳教士、僑民和華人基督徒。
   
   為行文方便,首先需要給這場戰爭起個名字。“八國聯軍”不能作為戰爭的名字;“八國聯軍侵華戰爭”則是顛倒黑白,強姦歷史。國外普遍使用的“中國解救遠征”(the China Relief Expedition)又偏離了華人的視角。若遵循“甲午戰爭”的命名法,這場戰爭應稱“庚子戰爭”,因為戰爭發生在庚子年,由“庚子之亂”引起。
   
   庚子之亂,亂自拳匪。“拳匪”是對義和團最準確的稱呼,其首領(李來中、張德成、曹福田、朱紅燈、林黑兒等)及骨干是一群土匪、流氓、騙子。他們以反對外國傳教、抵制洋貨、鏟除洋人、二毛子(華人基督徒)為名,聚眾鬧事,為非作歹。自1896年義和團興起之初,殺人、放火、搶劫的記錄便不絕如缕。1900(庚子)年1月,時任山東巡撫的袁世凱在給朝廷的奏折中對義和團的本質作了一針見血的概括:“該匪等雖托名仇教,而觀其舉動,實只在于糾眾劫財”[2];義和團“直與盜匪無異,故教民既被其殃,而平民亦多受其害”[3]。陝西巡撫端方指義和團“借仇洋教之名,而遂其發洋財之願”。中國當代歷史學家侯宜傑指出:“大量史料清楚地表明,團民打洋教的對像不僅僅限于教堂和‘二毛子’教民,同時有大量並未入教的平民和‘三毛子’回民,還有官署、官員;其行為就是搶掠、勒索、敲詐錢財,銀錢、衣物、車輛、牲畜、糧食等等固然在所必得,甚至連犁、磨、鋤和鍋碗瓢盆等粗賤之物也在搶掠之列。綁架人質更是為了勒索贖金,不遂所願,則‘撕票’繼之。焚燒殺人同樣如此,‘凡稍殷實者皆目以教民,殺其人而分其財’,‘以焚殺為斂財之具’”[4]。首先打出“扶清滅洋”旗號的義和團首領朱紅燈可能是打家劫舍的世界紀錄保持者;1899年1個月的時間裡,他平均每天搶劫三個村莊[5]。
   
   清廷(西太后)被義和團“神靈附體”、“刀槍不入”的騙術所惑,想利用他們打洋人,譽其為“朝廷赤子”[6];義和團遂奉旨造反,“扶清滅洋”。“滅洋”者,一切沾‘洋’字的均在消滅之列。洋人、洋婦、洋孩固然格殺勿論,信洋教的亦罪不容誅,洋貨、“洋玩意”均在掃蕩之列。義和團殺害外國傳教士、洋人工程師、華人基督徒和他們的家人,燒教堂,扒鐵路,焚車站,割電線,拔電杆,毀橋梁,搗學校,砸醫院,破郵局,毀機器,沉輪船,燒(西)藥房,搶銀行,搗報館;打家劫舍,殺人放火。一時間,紅色恐怖(拳匪頭扎紅巾,腰系紅帶)籠罩中國大地和京都地區。
   
   義和團稱外國人為“毛子”,華人基督徒為“二毛子”,通洋學、諳洋語、用洋貨、行洋禮等依次為“三毛子”、“四毛子”……直至“十毛子”。對大毛子、二毛子自然格殺勿論;其余等而下之的“毛子” 義和團亦視如寇仇,輕則毆辱搶劫,重則亂刃加身。時人記載:“當拳匪起時,痛恨洋物,犯者必殺無赦,若紙煙,若小眼鏡,甚至洋傘、洋襪,用者輒置極刑。曾有學士六人倉皇避亂,因身邊隨帶鉛筆一支,洋紙一張,途遇團匪搜出,亂刀並下,皆死非命”[7]。拳匪“閑游市中,見有售洋貨者,或緊衣窄袖者,或物仿洋式,或上有洋字者,皆毀物殺人,見洋字洋式而不怒者,惟洋錢而已”[8]。“(義和團對)洋人則無論英美德日,悉賜一刀……(對華人)甚至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9](火柴舊稱“洋火”,乃舶來品)。“義和團之殺教民毛子也,備諸酷虐,銼舂,燒磨,活埋,炮烹,支解,腰殺,殆難盡述”[10]。義和團“殺人之法,一刀斃命者甚少,多用亂刀齊下,將屍剁碎,其殺戮之慘,較之凌遲處死為尤甚”[11]。“有保定人張登者,教民也。匪得其婦女五人,則挖坑倒裁填土,而祼其下體,入一蠟燭,取火燃之,以為笑樂。又或取婦女,裸其下體,以槍尖入其中,捩機發射,轟然一聲,縻爛而死”[12]。“在天津的匪首……見有姿色婦女,強迫她們習紅燈照,日間陽令學習,夜間恣意奸淫。令人發指”[13]。義和團仇殺的對像,還包括當時渴望改革的進步人士:“對開明官紳、維新派人士,義和團更是明言打殺,要「拆毀同文舘、大學堂等,所有師徒,均不饒放」”[14]。
   
   從1899年秋到1900年夏,各國政府多次通告、照會,請求中國政府平息暴亂,制止仇殺和毀滅教堂。最初,各國政府單獨照會清廷,例如美國駐華公使康格(Conger)在 1899年11月,四天之中(即11、16、25、26日)給清廷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相當于外交部)發出七次通告,報告在山東、天津各地針對基督教會的殺戮、搶劫和暴亂,敦促清政府采取保護措施[15]。到了1900(庚子)年初,由于義和團的恐怖殺戮愈演愈烈,各國開始聯合采取敦促行動。到六月之前,不計非正式的外交接觸,各國先后聯合向清政府提出過四次正式照會,分別在一月、三月、四月和五月;但是所有的外交努力均歸于失敗[16]。
   
   庚子年6月7日起,義和團大規模“進京勤王”,旬日之間達十萬余人。“紅巾露刄,充斥都城,焚掠教堂,圍攻使館”[17]。“各處城廂大小街巷,所有天主、耶穌奉教之人,盡被團匪搜拿砍殺不絕,而家產皆搶掠焚毀一空”[18]。僅在6月13、14日,京城就有東堂、西堂、南堂等十一座天主教和新教教堂被義和團焚毀[19];教民的居所化為灰燼,街巷屍骸遍布。“遇教民輒屠其一門”“搜殺教民,上至七八十翁媼,下至二三歲小兒,殺輒付之以火,白晝橫行,莫敢誰何”[20]。“遇天主教及耶酥教均不能放過,俱以亂刀剁之。后又開膛,其心肝五臟俱同豬羊一樣,屍身任其暴露,犬鳥奔吃,目不忍觀。天橋壇根一帶屍橫遍野,血肉模糊”[21]。“拿一女鬼子,釘在崇文門柵欄上”[22]。“官兵拿老鬼子一,小鬼子二,團民要殺,官兵雲:‘留之,咱們好賣’。后問大家,有要三分厚肉片者,有要五分厚肉片者,均為零割,以快人心”[23]。“北京之流氓強盜,皆與之(指義和團 -- 引者注)聯合為一,故其勢愈盛……必有人告彼,內城之中,見教堂及洋人,可以隨意焚殺,故均猖狂至極,群大呼燒殺二字,愈喊愈高……如發瘋狂,至于數時不息”[24]。“大刀一耍,地崩山塌;大刀一耍,洋頭搬家”;“見洋人就殺,見洋貨就燒,不殺洋人沒飯吃,不燒洋貨氣不消”(義和團的戰鬥口號)。義和團更將莊王(載勛)府前的廣場辟作屠場,在那裡一殺就是上千人,人頭滾滾,屍積如丘,血流成渠[25]。法國大革命的恐怖時期,巴黎革命廣場的斷頭台,殺人最多時每天不過50人,哪裡比得上我們中華民族的壯舉!教民既絕跡,義和團便捕斬私仇,濫殺無辜。據時人記載:“城中焚劫,火光蔽天,日夜不息,車夫小工,棄業從之。近邑無賴,紛趨都下,數十萬人,橫行都市。夙所不快,指為教民,全家皆盡,死者十數萬人。殺人刀矛並下,肢體分裂。被害之家,嬰兒未匝月亦斃之,慘無人理”[26]。世界近、現代史上規模最大、手段最兇殘的排外殺戮在中國首都上演了。
   
   “殺戮西人,驅逐彼族,可謂不遺餘力”同樣發生在天津;“拳匪盤踞內外,過十萬人”[27]。“是時天津一帶,統被拳匪蟠據……肆行擄掠,並至紫竹林租界,殺人放火,見有洋行洋房,立即焚毀”[28]。“城中自有團匪以來,焚殺任意,搶掠無禁。甚至搶衙署,刦監獄,無人過問”[29]。政府的武毅軍“到處掠奪,目不忍睹”[30]。“天津所有大小耶穌天主各教堂,均已被焚。塘沽碼頭之各貨物及房屋等,亦皆燒毀無遺”[31]。“沿河所見,浮屍甚多,或無頭,或四肢不全。婦人之屍,往往乳頭割去,陰處受傷,男婦大小,愴形萬狀,不忍矚目”,“氣味惡臭,終日掩鼻”[32]。天津“六街三市,幾絕人跡”[33]。
   
   血腥、恐怖的滅洋、滅教不僅發生在京津地區,而且發生在山東、河北、山西、河南、蒙古、遼寧、黑龍江、湖南、浙江、江西、陝西、四川、江蘇、安徽、雲南、貴州等省,可謂屠戮遍九州。北方的外國傳教士、工程師和僑民,歷盡千難萬險、蒙受重大犧牲逃去北京、天津的公使館、領事館避難;東北的外國人向俄國逃亡;華中、華南的外國人則紛紛向上海或香港逃難。
   
   6月10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改組,西太后派極端仇外的端王載漪出任首席大臣。同日,北京的外國公使館對外通訊斷絕[34]。6月11日,日本公使館書記官杉山彬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頭被清軍殺害。“先斷其四肢,又割其身體,盖杉山彬實受支解之刑矣”[35]。6月17日,西太后命莊王載勛任步軍統領,會同軍機大臣剛毅、端王載漪及載濂、載瀾等親貴統領義和團[36],“自是兵匪合而為一”。天津租界的對外通訊6月16日被切斷。在西太后“迅將紫竹林洋人剿辦”[37]的命令下,18、19兩日,清軍及義和團猛烈進攻紫竹林租界和外國領事館。“華兵以極大之克虜伯砲六尊,轟擊租界,自十八號起,接連不斷,絕不稍間,在津西人情形,甚為危急,房屋被毀不少,美領事署亦在被毀房屋之內”[3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