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藏人主张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書摘】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人氣指數: 973
   413
   
   書評書介

   霍爾.唐日塔格
   發佈於 10 月 11, 2016
   書名: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link is external)
   作者:霍爾.唐日塔格(HüR TANGRITAGH)
   出版社:前衛
   出版日期:2016/09/01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書封
   第一章 新疆的民族分布和簡要概況
   各民族人口的布局,以及這些民族定居新疆的年代。
   依據二○○四年中共官方統計年鑑資料,新疆人口為一千九百三十四萬人,佔全中國人口的一.四%,其中維吾爾族人八百八十二萬,佔總人口的四五.六%;漢族人口七百七十一萬人,佔總人口的四○%;其他各少數民族人口合計二百八十一萬人,佔總人口的一四.五%;農村人口六五%,城鎮人口三五%。
   按人口數排序,維吾爾族人口最多,漢族居第二位,第三位是哈薩克族,第四位是回族,第五位是柯爾克孜族,第六位是蒙古族,
   新疆的其他民族,例如塔吉克、烏茲別克、俄羅斯、達斡爾、錫伯、塔塔爾等只有幾萬人,甚至幾千人。所有這些民族人口合計為十萬三千人,佔總人口的○.五%。在此省略不談。
   從上述事實中,我們可以得到這麼一個結論:東突厥斯坦(新疆)是維吾爾、哈薩克等土著突厥人民的共同家園,維吾爾人是這塊土地的主體原住民族。共產黨統治新疆以前,維吾爾人比例約佔總人口的八○%,現在降到了四五%,而漢人卻從六%猛增至四一%。這批漢人是近五十年裡遷移到這裡的外來移民,是中共殖民政策的犧牲品。
   
   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西南部和田地區的維吾爾族男孩(圖片來源:Colegota ,CC BY-SA 2.5 es)
   新疆的真正名稱──東突厥斯坦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新疆」、「東土耳其斯坦」(簡稱「東土」)、「東突厥斯坦」(簡稱「東突」)、「突厥」、「西域」、「維吾爾」等名稱的含義和相互關係,因為大部分的中國人對這些名稱和概念都感到困惑不解。
   學術界公認曾經生活在中國以北和西域一帶的匈奴,就是後來突厥人的祖先,而突厥人泛指講突厥語的,分布在中亞、西亞、西伯利亞等地的各民族,包括現在的土耳其、亞塞拜然、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塔爾、維吾爾等民族。英文稱這些民族為:Turkic 或Turk,中文譯為「突厥」。
   《北史.突厥傳》曰:「突厥者,匈奴之別種也。」《舊唐書.回紇傳》曰:「回紇,其先匈奴之裔也。」《周書》與《隋書》中的突厥傳中都記載說:「突厥姓阿史那,平涼雜胡,乃匈奴後裔。」世界各地的學術界也都對此早有定論,一直公認突厥民族就是匈奴的延續,而維吾爾人是突厥民族的一個支系。
   一提起突厥人,很多中國人就聯想起唐代在漠北大草原建立突厥帝國的突厥人,認為當時突厥人被回鶻人(維吾爾人)擊敗後退出了歷史舞台。中國人將古代突厥和現在所指稱的突厥人等同看待,其實不然。當時唐代文獻裡提到的突厥是指整個突厥民族中的其中一個部落,學術界稱之為「Kok Turk」(藍突厥),而現在廣泛採用的「突厥」一詞,泛指今日世界各地講突厥語的各民族。中國史書上唐代的「東突厥」、「西突厥」是指當時這個北方藍突厥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國,與現在有著相同名稱的「突厥」無關。
   造成這種概念混亂的原因是中國人把古代Kok Turk(藍突厥)和現代Turk(突厥)都一概稱作「突厥」。
   突厥民族生活的中亞地區( 現在的新疆和中亞五國), 在近代歷史上開始被稱為Turkistan,中文譯為「突厥斯坦」或「土耳其斯坦」,意思是「突厥人生活的地方」,而古代中國史書上稱這片區域為「西域」,近代中國稱之為「回疆」(穆斯林的疆域)。
   土耳其、維吾爾、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亞塞拜然、塔塔爾等各突厥民族向來都認為大家是同祖同宗的民族,就像阿拉伯人、斯拉夫人、不列顛人以及華人一樣,雖然分散居住在不同的國家,但是有著共同的歷史、語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只是由於突厥人在歷史上以部落形式分散游牧、生活在不同區域,而且在近代歷史中沒有建立統一的國家,因而導致後來形成了不同的民族支系。
   歷史上在中亞、西亞建立的所有不同名稱的突厥國家都通用統一的突厥語。到了十八世紀末,中亞突厥斯坦被俄羅斯帝國和中國滿清帝國瓜分之後,這些民族開始被人以地區劃分隔開,俄羅斯版圖裡的部分被稱為「West Turkistan」(中文稱作「西突厥斯坦」或「西土耳其斯坦」),沙皇俄國在此地建立了「突厥斯坦總督府」,開始了對西突厥斯坦(今中亞五國)的殖民統治。而被中國佔領的部分被稱為East Turkistan(中文稱作「東突厥斯坦」或「東土耳其斯坦」,也有學者稱作Chinese Turkistan〔中國突厥斯坦〕)。這些名稱長期以來被全世界廣泛採用,成為這個地區的政治、地理、學術名稱。「新疆」這個名稱是一八八四年滿清政府徹底兼併東突厥斯坦後所起的,顧名思義,意思是「新的疆域」。
   二十世紀初,沙皇俄國境內講突厥語的各民族在喀山市先後兩次召開了突厥穆斯林大會,試圖統一突厥語言文字和民族名稱,可惜於一九一八年被布爾什維克政權取締。蘇聯十月革命後,中亞突厥人民建立了「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亞塞拜然人建立了「亞塞拜然突厥共和國」,後來都被迫加入了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一九二六年三月,來自蘇聯境內各突厥民族的一百六十名代表,在亞塞拜然首府巴庫召開了突厥語代表大會,一致決定所有突厥人使用統一的拉丁文字並確定了通用突厥語。後來,史達林由於擔心人口眾多的突厥人對其政權構成威脅,採取了「分而治之」的政策,一九三七年以「泛突厥主義」的罪名處死了這些宣導者,取締了拉丁文字,將突厥人按部落名稱劃分為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塔塔爾等,以人為的手段創造了許多個民族,並把以前的突厥斯坦分割成五個加盟共和國。史達林從此不允許提及「突厥」或「突厥斯坦」,否則就以「泛突厥主義者」罪名治罪。蘇聯政府為了徹底分化突厥民族,後來又將斯拉夫字母強加給他們,按照各地方方言給他們創造了不同的民族語言。
   一九二三年,鄂圖曼帝國瓦解,安那托利亞突厥人建立了共和國,起國名為Turkiye(土耳其),是突厥國的意思。由於這是當時唯一一個獨立的突厥國家,所以只有他們沿用了自己的民族名稱。
   而東突厥斯坦(新疆)人民曾分別於一九三三年和一九四四年,兩次建立了獨立的「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此後,這個名稱就被新疆以維吾爾族為主的突厥人民,公認為是自己的祖國名稱。後來,共產黨政府也仿效史達林,禁止使用這個名稱,不然就以「泛突厥主義」、「分裂主義」、「民族主義」、「東突」分子等罪名予以鎮壓、打擊。
   蘇聯解體前,《阿拉木圖報》就曾刊文公開號召成立包括了蘇聯和中國等,所有使用突厥語民族的「突厥斯坦共和國」。烏茲別克的「團結會」曾向莫斯科要求建立突厥語民族聯盟。
   九○年代,中亞各突厥國家擺脫蘇聯獲得獨立後,在土耳其的宣導下,成立了「世界突厥國家首腦會議」,為建立一個突厥國家聯盟和制定統一的突厥語言文字,以及統一的教科書奠定了基礎。
   一九九二年,在土耳其召開了第一屆「突厥語國家首腦會議」,此後每年召開一次。
   一九九三年三月,亞塞拜然、哈薩克、土庫曼、吉爾吉斯、烏茲別克五個共和國的代表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一致同意廢除前蘇聯強加於它們幾十年的斯拉夫字母,而採納以現行土耳其文為基礎的統一新拉丁字母,確立了建立起一個以土耳其為中心,囊括中亞國家(塔吉克除外)和亞塞拜然的大突厥統一體,或仿效阿拉伯聯盟體制,以建立一個突厥國家聯盟作為目標。甚至現在中亞執政的獨裁者卡里莫夫和納扎爾巴耶夫也都提倡突厥各族的統一,卡里莫夫還為此著書《突厥斯坦—我們的共同家園》。
   世界各地的學術機構和大學裡都有突厥語、突厥學的研究和教學課程,北京大學和北京民族大學也有突厥語課程和突厥學研究會。一九八七年,中國突厥學權威學者耿世明先生建議在新疆社會科學院成立「突厥研究所」,結果,他被王震轟出了新疆。
   也就是說,新疆主體民族維吾爾人與土耳其人,以及中亞的烏茲別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等民族都同屬一個突厥民族,就像華人分廣東人、閩南人、上海人、四川人、新加坡人、台灣人、香港人一樣。甚至,這些突厥民族的方言區別,還沒有中國的方言區別那麼明顯。生活在同一個廣東省的客家人、潮汕人、湛江人、廣州人雖然都是漢族,但是他們之間卻無法用方言溝通,可想而知各省之間的方言區別之大。但是,突厥各族之間的方言溝通,比起漢族卻更加暢通無阻。
   總之,被清朝政府起名為「新疆」的這個突厥人的家園,其真正名稱叫East Turkistan,中文譯為「東突厥斯坦」或「東土耳其斯坦」(簡稱為「東突」或「東土」),而這個名稱在中共眼裡是「分裂主義」、「恐怖主義」的代名詞。
   東突厥斯坦(新疆)的簡要歷史
   讓我們縱觀歷史,簡單回顧一下維吾爾等突厥民族在東突厥斯坦的真正歷史。
   新疆,地處中亞腹地。早在西元前,這裡曾是屬於古代伊朗人種的塞特人、吐火羅人和屬於突厥人種的匈奴人的共同家園。這裡曾經歷過多次民族之間的混戰,導致多次民族遷移和民族融和。西元後三世紀到六世紀,突厥人的祖先—匈奴人逐漸融合了其他當地民族而變成了這個地區的主體民族。九世紀起,維吾爾突厥人的政治中心從蒙古大草原遷移到了天山南北地區,從此,新疆(東突厥斯坦)就成了以維吾爾人為主的突厥人的祖國。
   西元前三世紀到西元九世紀的一千多年裡,維吾爾人的祖先曾經在中國長城以北的蒙古大草原,和西域天山南北的廣闊地區先後建立了匈奴帝國(西元前二二○~西元三八六年)、柔然帝國(西元三八六~五二二年)、藍突厥帝國(西元五五二~七四四年)、回鶻帝國(西元七四四~八四○年),甚至在中國本土的華北和西北地方建立了北魏拓跋王朝(西元三八六~五八九年)、甘州(甘肅)回鶻王朝(西元八五○~一二二八年)等國家。這些國家當時都是獨立的主權國家,與中國以長城、黃河為界,比起中原同一時代的漢人政權──秦、漢、三國、兩晉、南朝、隋、唐等朝代更強大。在雙方之間發生過的無數次的戰爭中,雖然有幾次被中國打敗過,但是絕大多數的時期,這些國家的軍事力量比中國更加強盛,領土比中國更為遼闊,甚至迫使中國人採取和親政策和修建長城來保衛自己的國家。在這段歷史時期,新疆這塊土地一直是這些突厥國家的一部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