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点滴人生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克強來了,李克強走了。他這次帶了大批人馬到澳門,名為視察和主持中國--葡語國家部長級會議,逗留澳門三天,匆匆走了。

   澳門和香港只是一兩個小時的路程,他過其門而不入,顯示香港不是他覺得“賓至如歸”的地方。

   但是,港澳一衣帶水,他“視察”澳門,不可能也不順道“視察”中國的“掌上明珠”香港,尤其是香港現時正值新立法會開鑼,而新特首選舉也迫在眉睫,中央要決定下屆的特首人選了。

   所以,李克強來到中國這角落,如果不“過問”香港一下,實在不可能。從公開活動上,梁振英沒有到澳門拜會李克強,但他起碼會透過“暗道”向李作出彙報。

   另一方面,關於香港下屆特首的選舉,李克強不可能不理。他這次來到鄰近香港的澳門,必然隔江“發功”,或是通報,或是“摸底”,二者必擇其一。而通報和“摸底”的分別是﹕前者中央已有決定,李克強來是把決定通知有關人等,以便遵從和配合,而由總理作傳達人,更顯決定的權威性。但若是後者,即李克強是來“摸底”,則表示中央尚未有決定,上次張德江訪港之後回北京的報告和建議,習近平中央仍有疑慮,於是讓李克強趁赴澳門視察之便,再來深入探查一下。

   無論有沒有定案,或無論是通報還是“摸底”,李克強回到北京向習中央匯報之後,習的決定,不外三個可能﹕挺梁振英連任,繼續做王﹔開放特首選舉,讓建制“自由”競爭﹔勸退梁振英。不過,在中共的字典中,特別是政治字典中,沒有“自由競爭”這回事。所以,上述三個可能,可以歸納為一句說話﹕要不要梁振英連任﹖

   這個問題,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應該沒有懸念。但是對中共而言,卻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在此要指出的是,無論香港人怎樣憎恨梁振英,怎樣要去之而後快,中共對梁振英是滿意的。這個滿意,不是因為梁振英做出良好的政績,而是因為梁是一條極忠誠的中共狗。有他在,中央對香港放心。許多人,包括筆者,都跌了眼鏡。我們以為,而且很早以為,梁振英這麼多問題,這麼多人反對,本身醜聞又這樣多,治港沒有建樹,儘在為中共製造敵人,香港政府在他手下變成一隻跛腳鴨,他是否能夠完成任期是一個疑問,因為中共不會讓他胡混下去。我甚而當時有“安樂死”和“自然死”的理論。“安樂死”是中共要梁振英中途下臺,以免做多錯多。“自然死”則是讓梁振英做完這屆特首,然後換人。

   然而不然。中共對梁振英的期望,和普遍香港人的,有很大的不同。即是說,我們認為不好的,它認為好。我們認為不妥當的,它認為妥當。梁振英雖然民怨、民憤很大,但中共統統不認為是問題。反而因為香港人反梁振英,恰恰便是他們認為梁振英做得好的標誌。不然,為什麼梁振英能夠平平穩穩做完這一屆,在期間中共多次挺梁,發動自己友(包括民建聯)以及建制和梁振英合作,使梁振英膽大得很,甚而開除資深左派曾德成﹖

   中共挺梁,希望梁振英連任,然而現在為什麼又好像不確定呢﹖這因為形勢有了變化。中共不怕香港人罵大陸,也不怕香港人反大陸。即使現在港獨勢頭興起,它也覺得等閑。如果港獨鬧得過份,它伸一個指頭,便可把那些無知少年捏死。所謂“要槍有槍,要砲有砲”,便是這個意思。

   那麼,現在中共顧慮什麼呢﹖那便是,梁振英持著阿爺在後面照著他,他玩得太過份了。現在不只民間反對他,便連建制中人,很多也對他不滿。民間方面,也不只是言談筆伐,已經體現在行動層面。不要說一年幾次的反梁大遊行,還已經發生過佔中和騷動。如果讓梁振英連任,梁自然會更加鐵腕治港,接著的五年,騷動和佔領街頭的事件只會更多而不會更少。中共要權衡利害,因為這會影響它的經濟利益和國際形像。而正是這一考慮,讓中共舉棋不定。

(2016/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