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点滴人生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五)策略投票

   這一次的立法會選舉,一些熱門人物倒灶了,另一些則幾乎遭遇滑鐵盧,還有一些得票大大超出想像。有人說這是策略投票的結果,特別是戴耀廷教授所鼓動的策略投票的結果。

   戴教授的“雷動計劃”,在這次選舉中有沒有發揮影響力量,或發揮多大的影響力量,可能永遠是個謎。一般的看法是,它是有影響的,但影響力的高低,可能因選區而不同。同時,它的影響力可能雜亂無章,但總體結果,即在建制和非建制的勝出比例方面,它的影響力可能十分微小。

   我想,有沒有“雷動計劃”,選民家裡如果有超過一票的,可能都會想到策略投票,目的是讓心儀的候選人可以勝出。以這次立法會選舉來說,我們一家人擁有五票。我們一早已決定不會把票全數投給一個人,無論這個人我們多麼屬意,因為希望多些民主派入局。由於我們參加了“雷動計劃”,我們儘量延遲投票,先等候它的訊息和“指導”。我們一直等到晚上九時才往票站,在這之前我們多次收到“雷動計劃”的消息和建議。“雷動計劃”的建議相當具體,指名道姓的說投票給誰,不過由於我們一直有留意它的訊息,並注意到它的飄忽性,即這次它建議給甲,下次它又建議給乙,這樣轉來轉去,可能有點危險,於是我們臨場決定﹕我們十分希望當選的,雖然不在“雷動計劃”建議名單上,我們仍然給票。其他的,則參考“雷動計劃”去投。饒是如此,有一個我們希望當選的泛民,仍是落選了。

   經過這次選舉後,我相信戴教授等是會檢討其“雷動計劃”的,以作日後之用,甚或寫一兩篇學術論文。我的意見是,就實用上來說,類似“雷動計劃”的機制在日後的立法會選舉中仍可用,但卻應避免作太具體的建議,因為這樣反而缺乏彈性。我覺得要相信選民的挑選能力,他們(例如一個家庭)若有幾票在手,便能作出合理分配。“雷動計劃”能夠給他們一個概括分析便可以了,不須作出指引。指引會造成一窩蜂現象,反為不美﹔若不作指導,選票或會在一個較狹窄的範圍內分散,達到較為滿意的結果。

   (六)立法會新氣象

   下星期便是新一屆立法會開始它另一個會期了。這新的立法會的構成,和以往的有了基本的變化﹕本土派進駐入場,人數且有六人之多。這六個人年輕,在一群老人之中有如小學生。且他們都是政治素人,一向只有社會運動經驗,絕少參與政治和政策層面上的運作。

   從某個角度看,這是世界上少有的特色。試問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或地區的議會有這麼高比例的少壯成員﹖一般能夠進入議會的,都是中年或以上的資深政客,如能在三十歲以下能成為議會議員,已被視為天才或明日之星。

   香港之出現這個情況,和它的政治,特別是議會政治,尚未成熟或尚在早期發展階段,因而尚未定型有關。香港的大規模議會選舉,由九七之後才開始。九七之前在英國治下、明顯有利民主派的議會選舉,於九七中共接手之後,已重新洗牌。幾經艱辛,民建聯成為大黨。然而,就整體來說,香港的政黨的歷史仍短,不足三十年。而在這三十年中,更不斷出現改組、退黨另立新黨事件,致使政黨未能穩固,打好根基,培養新人。

   再者,泛民政黨的參考架構,已經和香港年輕一代的關注點愈行愈遠。泛民帶有強烈的民族取向,認為中國好,香港好,希望中國變得更為自由和民主,並且願望自己能在這方面盡一點力。但香港新的一代並不領這個情。他們沒有濃厚的民族感情,他們的取向是國際性和世界性的。他們從小便到外國旅行,並且不以移民為恥。當他們生活在香港的時候,便以香港為家,並努力保護他們的家園,不被侵犯。這便是本土意識的由來和起源,和傳統的泛民取向是有距離的。

   本土主義漸為香港人,特別是新的一代所接受,從這次立法會的投票結果中反映出來。六個代表不同派別的本土“男孩”和“女孩”被送入立法會。新的一屆立法會,從外表到內涵都將叫人耳目一新。從某個角度看,筆者毋寧喜歡這個新的變化,因為這確實代表香港的改變。

   更另筆者開懷的是,這次立法會開局開得好,首先在橫洲事件打響了頭炮,造成威勢。其次是泛民和本土也迄今為止相處得較好,形成“廣義非建制”和“建制”兩個陣營對峙之局,而非三強鼎立,讓建制漁人得利。

(2016/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