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点滴人生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看情況,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位青年新政,成為正式立法會議員的機會,是等如零了。
   
   他們雖然在立法會選舉中得票當選,但因為在宣誓中出了漏子,不能過關。這等如未宣誓,未宣誓便不能當議員。
   
   他倆出了漏子的地方,是在英文宣誓時,以“支那”音讀出“China”,而游蕙禎更以接近粗口的口音讀出誓詞中的某字。


   
   這在宣誓當時便已被立法會秘書長拒絕接受,宣誓後又在“愛國”人士當中有如落下一個炸彈,造成轟動。他們紛紛,而且愈來愈紛紛,以文字和以行動,“打倒”梁游兩位,務必褫奪其立法會議員資格,其中有些“愛國”人士的表現,已接近文革程度。
   
   說一句“支那”,便是辱華,筆者沒有這個感覺,可能我不夠敏感。所以,“愛國”人士要求梁游向全世界華人道歉,我認為不必,起碼我不需要他們道歉。同理,“愛國”人士家中充斥著日本貨品,買日本貨而不買國貨,扶助日本經濟,我也不需要他們道歉。
   不過,梁游確是對近代史認識甚少,不大清楚日本侵華和佔領香港時的兇殘,和對上輩中國人和香港人所造成的人和物的傷害和損失。他們在宣誓中使用“支那”,挑起了人們的悲慘回憶,觸痛了人們的傷痕,他們是做錯了。
   
   以他們這樣年輕,又有這麼多的選民投票給他們,如果他們有一點點的政治靈活性,即使他們做錯,也是可以補救的。只須解釋一下,道個歉,應該得到人們的諒解。可是他們選擇最愚蠢的做法﹕狡辯,這便失去了民心。到了今天,因為事情的擴大化,“愛國”陣營在此事上空前團結,即使兩位青年新政願意道歉,恐怕也於事無補了。
   
   今天最新的消息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修改了他的決定,以牽涉官司為籍口,不準備給他們宣誓,要等待官司了結才作決定,即把決定權交給法庭了。這一方面是主席自我卸除責任,二方面是購買時間,讓立法會可以即時議事運作,而建制派議員也不須採流會措施阻攔梁游宣誓,給人詬罵。
   
   由特首申請的司法複核將於下月初開庭,審議梁游兩人在第一次的宣誓中,是否已構成“拒絕或忽略”,如是的話,則梁游便要與議會說再見,否則他們將有機會作第二次宣誓,重出生天。
   
   筆者認為,以香港奉行的普通法精神,司法複核可能不能得直,即主席梁君彥可以為梁游再次主持宣誓,因為在“拒絕或忽略”中,梁游明顯沒有拒絕宣誓,而至於“忽略”,則要看法官的判斷,當時主持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有沒有很清楚的提示什麼行為構成“忽略”。以我看到的電視片段,秘書長似乎沒有這樣做。
   
   不過,即使法庭不通過特首的呈請,而維持梁君彥再給梁游宣誓的決定,特首仍然可以上訴再上訴,直至終審法院。這,最要命的,是耗時良久,要一兩年也不足為奇,到時雖然審判仍未有結果,梁游二人可能已被弄至筋疲力盡了。
   
   梁游兩位青年新政現在是在捱打之中,追擊他們的人不少,而公開聲援他們的人似乎一個也沒有。假設也有數百人出來為他們遊行助勢,情況起碼比現在好。但是,沒有。他們聲稱有六萬多人投他們票,但沒有一個站出來給他們說話,反而在phone-in 節目中,不少人投訴選錯他們。
   
   出師未捷身先死。筆者對這兩個年青人十分同情,希望他們為其宣誓時的言行作出道歉,至於以後怎樣,便聽其自然吧。
   
   

此文于2016年10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