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陈维健文集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最近,中共通过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意见”明确表示公有制经济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同样不可侵犯。这个“意见”是否表示在“意见”前,公有财产是可以侵犯,私有财产也可以侵犯,从中共的行劫历史来看答案是肯定的。
   
   中共是打着现代政党名义的一伙强盗,从立党之始就以抢劫为生。中共21年立党,27 年在根据地发动抢劫,即“第一次土地运动”,这就是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在中共著名的“二七”会议上毛泽东对抢劫提出二条:“一要分,二要快”的指示。49年中共建政后进行全面抢劫,这一次是全国性的分二步进行,首先是发动贫下中农斗,杀地富,然后是分地富的财产,甚至连地富的女人也当财产分。第二步是成立生产合作社,农民分到的土地还没捂热,就归到了合作社,转眼又变成了人民公社,土地到了“人民公社”实际已成了国产,国产也是党产。农村抢劫完成后,开始了城市抢劫,这就是对“工商业者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先是通过“三反五反”整治工商业者,然后展开“公私合营赎买”运动,全国所有的工商业者此时已惊若寒蝉,个个都乖乖地把财产往共产党手里送,白天敲罗打鼓送财产,晚上妻子儿女抱头哭。到了56 年中国私有财富已经基本被纳入到国营企业与集体企业(变相的国企),工商业者所拿的股份定息,为形势所迫也无人敢于领取,到了66年干脆取消,从而彻底完成了对工商业者财富的抢劫。毛泽东年曾经对中国资本家的资产做了一个评估,說“工业方面有25亿元,商业方面有8亿元,合计是33亿元”。公私合营实际核定的私股资产最后只有24亿元,分別属于114万个私股股东。


   
   中共第二次抢劫是始于九十年代的经济改革,也就是朱容基的国企转私企,这个过程本拥有股产的工人一无所得被迫下岗,企业的领导一夜之间成为拥有者,几乎是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成为新生的资本家。有些企业虽然冠以国企的名头,实际上是公私难分的企业,中国五百家大型国企基本是这种状态。通过近二十年的钱权交易与权力寻租,特别是土地买卖中的巧取豪夺,中国权贵迅速成为世界级的富豪。中国的富豪基本上都是与土地有关,土地从私到公,从公到私是中共权贵对私有财产最大的抢劫。但是劫匪贪得无厌仍嫌不足,再操纵股市楼市,把老百姓积累的血汗洗劫一空,如果说国企变私企是间接抢劫,那么股市楼市就是直接从百姓的口袋里夺钱了。目前,中国的财产基本为五百家中共权贵所占有。
   
   中共第一次抢劫用的是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与列宁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第二次抢劫用的是中国王朝打天下得天下的理论。第一次抢劫中共是理直气壮的,因不直接落入个人腰包,第二次就偷偷摸摸了,虽有大胆妄为者声称,我们是提着头颅买了原始股的,但与第一次行劫的理论抵触,拿不到台面上来。《意见》酝酿已久,迟迟没有出台毕竟是做贼心虚,如果私产神圣不可侵犯,当年中共革命就没有道理,如果革命有道理私产就不受保护,二者必居其一,不可说两者都对,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如果中共真要痛改前非,金盆洗手,立地成佛立法私产神圣不可侵犯,那就将地富的地还给地富,工商业者的产归还工商业者。国企变私企,当属国企职工的份额发还给他们。(国企的一部分财产是国企职工低工资积累所成)
(2016/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