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如果川普當選,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陈破空文集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川普當選,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2016年10月9日,美國舉行總統候選人第二場辯論,在筆者看來,轉守為攻的川普明顯占了上風,幾乎扭轉了第一場辯論敗局,在負面新聞纏身的不利局面下,展現了辯才和機智。從政經驗豐富的希拉裏表現平淡,陷於被動,未能再現首場辯論中的亮點。
   
   筆者上周談到,部分海外華人希望川普當選,出於對共和黨“小政府、大社會”理念的認同,屬於正常心態。而不少親共、擁共的中國人(海內外都有,主要在國內)盼望川普當選,卻以他們自己的心態,選擇性解讀川普,以為對中國有利。那麼,我們就展望一下,如果川普當選,是否當真有利於中國?-對親共、擁共的中國人而言,他們心目中的這個“中國”,指的是當下的共產中國。
   
   川普參選至今,從未表達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關注,反而說過這樣的話,1989年,中國政府對“騷亂”的鎮壓,顯示出這個政府的力量。這個表述,立即受到了人權界的批評,但川普事後解釋說,他的表述是中立的,並沒有贊許中國政府的意思。


   
   
   如果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就算他不願提中國的人權問題,但美國民主制度的基石並沒有動搖,有參眾兩院組成的國會有“無冕之王”之稱的新聞界,還有林林總總的民間人權團體,他們都不會放棄人權話題,也不會放棄對政府的遊說和壓力,國會的人權聽證會也不會停止。因此,諸如中國這類專制國家的人權問題,將始終是川普當政後無法回避的經常議題。
   
   競選期間,川普曾表示,與日本、韓國、及其他亞太和歐洲國家的防務合作,美國不能無條件,這些國家要麼向美國支付成本,要麼自保,不要再指望美國。比如,由日本和韓國自己去對付中國。乍聽之下,這對中國很有利,只要美國不再參與亞洲事務,中國就可以在亞洲為所欲為。
   
   情況並不那麼簡單,而且,可能恰恰相反。如果美國放棄在亞洲的維安角色,亞洲各國出於自保,軍備競賽將急劇升溫。日本的前民主黨黨魁小澤一郎就曾經說過,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間製造出千枚核彈。如果沒有美國的保護,而只有中國的進逼,日本將有充分的理由,重新自我武裝,一躍而為亞洲新的軍事強權。至於韓國,大可以效仿北朝鮮,發展核武器,以核對核,以核制核。如此,朝鮮半島的南北雙方,都將成為擁核國家。而中國周邊,已經有四個擁核國家,再來兩個,只會進一步惡化中國本身的安全態勢。
   
   至於南海,就算美軍退出,不再巡航南海;就算菲律賓變調,與中國套近,默認中國對黃岩島及其他菲律賓近海島礁的佔領,但,南海的紛爭並不會因此結束,除非中共從此罷手。諸如,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東盟國家,必然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等國聯手,形成地區聯盟,抗衡中國。無論中國的軍力有多麼強大,面對周邊互相支持、互為犄角的亞太國家,這個紅色龐然大物,依然難以施展拳腳。
   
   表面上叫板美國的北京當局,其實,心下很清楚美國在亞洲扮演的真正角色,乃是維持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美國是衝突各方的隔離牆。假如美國撤離,亞洲很容易陷入戰亂,而中國未必成為戰亂的贏家。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共的《環球時報》,最近借外媒之口,出現了這樣的標題:“美國為何不再繼續在南海自由航行?令人費解和不安。”
   
   在競選中,川普多次表達對俄羅斯和普京的好感,而普京也毫不掩飾他對川普的好感,那麼,川普當選之後,美俄關係,有可能取得歷史性的改善。美國或許不再堅持因俄羅斯吞併克裏米亞而施予俄羅斯的制裁。俄羅斯投桃報李,必然在國際事務中更多地配合美國。從歷史的經驗來看,在美中俄三角關係中,如果美中關係拉近,則對俄國不利;如果美俄關係拉近,則對中國不利。換言之,北京將無奈地吞下美俄關係改善所帶來的苦果。
   
   回到亞洲,俄羅斯與印度、越南有著傳統的盟邦關係,號稱俄-印-越“鐵三角”。一旦美俄關係改善,加之美國淡化自己在亞洲的角色,俄羅斯在亞洲的角色必然突出。俄-印-越鐵三角關係,將重現強勢。在南海爭端上,俄羅斯和印度都更可能成為越南和其他東盟國家的有力後盾。
   
   而一旦美俄關係改善,日俄關係關係也將大幅改善。在近幾年制裁俄羅斯的西方七大工業國(7G)中,日本表現得最不情願,始終對俄羅斯留了一手。依據國際地緣政治中的強弱順序組合邏輯,將來,俄羅斯與日本聯手對付中國的可能性,遠遠大於俄羅斯與中國聯手對付日本的可能性。而一旦北方四島問題得到解決,日俄關係將邁向更高臺階。
   
   當美國退出亞洲之後,俄羅斯的最大潛在敵就變成了中國。實際上,那時候,中國和俄國將互為最大的潛在敵。
   
   在競選中,針對中國,川普表現得最強硬的立場,是在經濟和貿易方面,他聲明,中國人為操縱匯率,製造美中巨大貿易逆差,搶走美國工人的飯碗。是“歷史上最嚴重的盜竊。”美中之間形成的巨大貿易逆差,是中國對美國的“強姦”,“中國拿美國的錢重建了國家”、“中國欠美國的錢”。他誓言,當選後,將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達45%的關稅。
   
   那些支持川普的中國人以為,川普是商人,是生意人,只會談生意,有的話就是說說而已,未必當真。其實,就算到時川普並不兌現45%那麼高的關稅,但川普在這方面的態度恰恰是最認真的,指控也是最屬實的,說出了無數美國人的心裏話,而拯救美國經濟,“讓美國再次強大”,正是川普的主要政見和目標。
   
   有些中國人迷信川普說出的這句話:“中國很偉大,我愛中國。” “我每年從中國賺進數百萬美金。我愛中國,我愛中國人!”這是川普面對支持他的華裔人群(所謂“川普粉絲團”)所說的話。殊不知,川普面對拉丁裔人群時,說出類似的話:“我雇用成千上萬的拉丁裔,我愛拉丁裔,他們是偉大的工人。”習慣說“我愛”,習慣讚揚對方“偉大”,是典型的美國文化。而對不同選民群體說“我愛你們”、“你們很偉大”,又是商人出身的川普的下意識的推銷術。
   
   其實,經濟問題,恰恰是中國的最大軟肋。在過去幾十年的時間裏,中國得益於美國的幫助,是美國提供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是美國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美國將中國帶上全球化的快車道,美國至今仍然是中國的最大貿易出口國,也是中國的最大貿易順差國,每年高達三千多億美元的順差,足以構成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部分,如果沒有這部分貿易順差,中國的經濟增長幾乎歸零。
   
   川普誓言,他要終結這樣一個時代,終止中國對美國的利用,終結轉移他國財富自肥的“中國夢”。川普的目標,是實現美中貿易平衡,努力把美中貿易逆差歸零。如此,中國的貿易優勢將不復存在,依賴於外貿和外資的中國經濟,將失去最大的增長動力。這對惡化中的中國經濟,將是雪上加霜。未來,難以想像,一個經濟病態的中國,怎能再對美國構成實質性的挑戰?
   
   川普還表示,美國不應該再充當世界員警,也就是說,要放棄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角色,換言之,美國將回歸孤立主義,對外奉行“不干涉”、“不參與”的政策。拿中國話來說,那就是:不再出頭,韜光養晦,養精蓄銳。一旦美國這麼做,美國將不再消耗,而專事積累,靜悄悄的積累,重新培植超強的國力,直到有一天,再次讓世界大吃一驚,重演1898年以反擊西班牙擊沉美國軍艦為由而全面奪取西班牙殖民地的美西戰爭。到時候,美國要對付的國家,可不再是西班牙,也不見得是俄羅斯,最可能的,恰恰就是中國。
   
   近些年,一批強人在世界各地登上歷史舞臺,諸如,俄羅斯的普京、中國的習近平、菲律賓的杜特爾特、以及從歐洲到中南美洲的右翼人士,如今,美國又出了一個總統寶座挑戰者-川普。這一現象的共性在於,對內,基於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對外,基於反全球化的浪潮。隨著全球化的衰退,世界將重新回到各自為政的格局,關稅壁壘將再現於世。
   
   未來歷史將證明,這一變遷,對中國最為不利。不再那麼開放的國際市場,對中國的廉價商品和過剩產能,將是一個不可低估的厄運。事實上,共產中國就是因為搭上全球化的便車,才一躍而為暴發戶的,但,就在崛起的中國企圖充當世界領袖的時候,全球化卻悄然退潮,不僅撤走了中國高速增長的跑道,而且瓦解了北京試圖領導世界的“中國夢”。
   
   綜上所述,如果川普當選,未必對共產黨的中國有利,也未必對中國人民的中國不利。極可能,共產中國的噩夢,反而從川普當選為美國總統開始。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2016年10月11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10122016154316.html
   

此文于2016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