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陈破空文集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談論這個話題之前,首先需要說明,面對今年的美國總統候選人,筆者沒有偏好,難以表達對其中任何一個候選人的支持。因此,以一個旁觀者、從中立的立場來談這個話題,或許,可以讓表述更為客觀一些。
    
   面對今年的美國大選,據說,多數中國人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中國翻譯為特朗普)。海外的中國人偏愛川普,國內的中國人更偏愛川普。支持川普的國內外中國人,比例很高,有說高達54%,有說高達83%。如果讓中國人來投票選舉美國總統,川普就已經贏定了。
    
   說到這裏,筆者需要指明,本文暫不探討那些具有民主理念、因贊同共和黨治國主張而支持川普的海內外華人,他們擁有正常思維。或另文專述。本文探討的中國人,主要指那些被中共洗腦的、把中共與與中國混為一談的、親共的中國人。在當下中國,遭中共全面輿論控制下,這類中國人,不在少數。對應的,本文所提到的中國,主要指共產中國。


    
   中國官方媒體對川普的態度,從最初的嘲弄,到後來的觀望,再到後來的示好,一方面,表現出官方喉舌的功利性,另一方面,也顯示當局對民間聲音的留意。報導今年的美國大選,中共喉舌試圖引導中國人民去質疑美國的政治制度,把競選中出現的不同主張和不同聲音,說成是美國民主的“亂象”;把獨立特行的川普現象,說成是美國民主的“衰敗”,進一步宣揚“美式民主沒落”論。其實,不同聲音的存在,正是民主的常態;川普現象的異軍突起,正體現美國社會長盛不衰的活力。
    
   中國人喜歡川普,希望川普贏,出於不同的心態和動機,包括:川普是富豪,有錢,中國人出於對金錢的追逐、對財富的癡迷而喜歡川普;川普是成功的房地產商人,而中國的富豪,大多起自房地產,從房地產淘金,成為中國式致富的固定模式。因而,身為美國房地產大王的川普,成為熱衷房地產、渴望擁有房地產的中國人心目中的偶像。
    
   川普主張嚴格限制非法移民,甚至有在美墨邊界“修築高牆”的提法,這符合中國人天生的排外心態;川普反感穆斯林,甚至有“不准穆斯林入境”的說法,這符合中國人固有的種族歧視的心態;川普主張嚴打恐怖主義,這符合中國人缺乏安全感、追求安全第一的生存意識。
    
   川普以強人姿態出現,又暗合了中國人對強人政治的偏好,而這種偏好,恰恰又是長期遭受奴役後所培植的心理慣性,這一受虐狂或類受虐狂的心理慣性,與俄羅斯民族所表現的,完全一致。
    
   競選中的川普,只談生意,不談人權,在中國人看來,這很現實,符合當下中國人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的民族性。川普不僅不談人權,還表示,美國沒必要充當世界員警,這符合中國人不管閒事的守舊心態。
    
   在這一點上,中國人把對希拉裏的不滿,轉化為對川普的支持。在不少中國人看來,希拉裏留給他們的印象,是批評中國人權紀錄,而且,更令這部分中國人惱怒的是,在國務卿任內,希拉裏親自制定了“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戰略。
    
   黨國不分的那些中國人,誤以為,像希拉裏這樣傳統的美國政治家,對中共的反感,就是對中國的反感;對中共的批評,就是對中國的批評。這部分中國人,至今不明白,美國對中共的批評,對共產中國的圍堵,就是對中國人民的最大支援。
    
   其實,在美國的政治家中,屬於民主黨的克林頓夫婦,還算不上是最反共的,也算不上是最維護人權的,他們曾經對中國獨裁者妥協,是受到的批評之一。與共和黨的雷根總統這樣堅定的人權捍衛者和偉大的民主推廣者相比,克林頓夫婦維護人權的言行,只能算是保持在基準線上,僅僅是守住了西方政治家的道德底線。
    
   但是,在飽受中共洗腦而淪為腦殘的中國人群裏,希拉裏的人權言論已經讓他們受不了,希拉裏圍堵共產中國的戰略,更讓他們抓狂。這部分中國人,支持川普,乃是熱切地盼望川普能夠打敗希拉裏。為此,他們興致勃勃地參與美國民主政治。這部分中國人希望川普贏的願景,可以總結為一句話:以對美國民主的參與,達到對中國專制的捍衛。
    
   這部分中國人,未能意識到,在中國,他們被剝奪了選舉權,但他們參政議政的原始欲望依然存在,因而,把他們在中國無法實現的參政議政的欲望,轉化為對美國大選的盎然興趣。他們是中國公民,卻無法在中國投票;他們不是美國公民,也無法在美國投票,卻用“心”為美國投票;而一旦他們有機會變成美國公民,可以行使投票權時,他們會選擇性地參與美國政治,比如積極參與這一次大選。但潛意識裏,並非認同美國的民主,而是為了捍衛中國的專制。
    
   他們無法意識到,這種心態和行為之間的自相矛盾和巨大諷刺性,更無法意識到,包含於其中的深重悲劇,身為奴才的最大悲哀,莫過於,把悲劇當作喜劇的忘我演出。正如魯迅所言,這些中國人,“不但安於做奴才,而且還要做更廣泛的奴才,還得出錢去買做奴才的權利。”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2016年10月3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10042016110445.html
(2016/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