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作品选编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日期:2016-10-06] 来源:参与 作者:蔡楚 [字体:大 中 小]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1971年蔡庆一(前)与蔡天一于成都
   
   
   
   
   (参与2016年10月6日讯)蔡楚按: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检举揭发他人或自污是一种社会常态。人人自危,六亲不认,揭发有功,隐瞒有罪,连初中一年级在校学生也不放过。
   
   
   我的小弟蔡庆一,自幼就很乖巧,浓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对大眼睛,六岁半时,小弟还没有上学读书,就能与父亲讨论一些地理、矿石收音机等方面的知识,被父亲称赞他比我聪明。
   
   
   
   可是,母亲当年因碍于情面,把他抱养给邮电局的同事罗又明孃孃(无儿女),改名罗易昭,使他心理产生阴影,所以,他常奔波于两家之间,感到自己是弃儿。后来,我家收入减少,母亲又打算把我家毛妹抱养给他人,因遭到母亲姐姐(五姨妈)的坚决反对,毛妹才跟了五姨妈,一度改名邱坤一。
   
   
   
   小弟的聪明进展很快,到小学毕业时,已是门门功课满分,品行也是满分。196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重点中学——成都七中。成为父母宠爱,街邻羡慕的好少年。
   
   
   
   小弟遗传到外祖父的基因,身材矮小,但人很聪慧。而且,他面孔泛红,一副娃娃脸。母亲说,外祖父邱光第,字仲翔,23岁考中举人,参与清末四川保路运动。曾任民国时期,成都市历史上首位市长黄隐的文化顾问,是著名作家巴金的老师。当时,外祖父是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的训导主任,并先后在八所学校任教,是四川省著名书法家和教育家。
   
   
   
   进七中读书后,小弟的聪明越发不可收拾。由于他的学习成绩,科科都是第一名,加上一副娃娃脸,遂被老师和同学誉为神童。又谁知平地起风波,66年春末,在一次语文课上,老师讲到时代不同了,要批判地继承李白的诗歌。小弟不服,下课去厕所蹲坑时,对同学说,按老师的说法,毛主席的诗词同样要过时,也会有被批判地继承的时候?想不到隔坑有耳,小弟的疑问被高年级的一位同学听到,马上去找老师揭发。而且,加油添醋,变成小弟说毛主席的诗词要过时。这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是一种社会常态。人人自危,六亲不认,揭发有功,隐瞒有罪,连初中一年级学生也不放过。
   
   
   
   小弟自此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学校点名批判。大小会上都说不清楚,被弄来挖阶级根源,说他受到反动教官父亲的影响,要他揭发父母亲的反动罪行。他晚上回家对母亲哭诉,使母亲担忧不已,受到惊吓。随之文革爆发,小弟受到学校记大过一次处分。学校红卫兵要小弟主动申请抄家,小弟迫于无奈,离家逃跑。14岁的小弟,开始了流浪生涯。
   
   
   
   他在成都至贵阳一带流浪,有时爬火车,有时步行。白天在沿途的饭馆里,或舔盘子或要剩饭吃。晚上睡在破庙里,或街沿边。有时,实在没有吃食,也被迫小偷小摸,赖以存活。一年下来,小弟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一身长满虱子。他估计学校的红卫兵不会再追究我家,就回到我家门外,站在宅院的巷道上高声呼叫:“65号的矮子回来了。”连呼几声,使母亲闻声悲切。
   
   
   
   1967年7月8日,母亲因被街道治保主任李瞎子检举揭发,受不了派出所的威胁,不堪批斗,投井自杀。父亲闻讯从山西,我从荣县分别赶回成都时,母亲的遗体已经火化,骨灰寄存在火葬场。我同父亲一起步行到琉璃场火葬场去的路上,我曾请求父亲,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绝不能自杀!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何况四个弟妹都是在校中小学生,尚无自理生活的能力。父亲的回答很简单:“我是个军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自杀!”。
   
   
   
   由于两个妹妹不太懂事,认为母亲的自杀与小弟站在宅院的巷道上高声呼叫有关,故常谴责小弟。父亲吩咐我把小弟带到荣县,与我相依为命。待我俩返回荣县不久,石油筑路处成都中队的工地,就搬迁到威远县越溪镇附近的余家寨。
   
   
   
   时值文革发展到造反派按照毛泽东的旨意全面夺权后,进入武斗时期。我不赞成抢枪,就从处机关所在地红旗村的“抓革命”的“ 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石油系统分团筑路部队”,回到工地上“促生产”。每日就是参加维修一条碎石山路,锤石头、铺路面、撒沙土、喷水而已,比正常施工时期轻松许多。小弟和我住在油毛毡工棚里,晚上我俩挤在一张单人床上。起初经济不紧张,靠我37.5元月薪,在当地绰绰有余。只因小弟的户口在学校,他害怕去拿粮票,造成一个人的定量两人吃,使我俩的饭票常常用不到月底。小弟经常说没有吃饱,有时我只好到我当时的女友,队医曾琳哪里去蹭饭,把饭票省给他。
   
   
   
   小弟开始自救,改善生活。时而去余家寨山上的水塘里抠蚌壳,时而去公社的土煤窑附近捉蛇,时而去小山沟里捕鱼抓蟹。偶尔我也与他一起去钓黄鳝,打山鸡。小弟抠到的蚌壳,由于没有菜油和作料,只能用清水煮,吃时很腥臭。但蚌壳受到队上女工的欢迎,说是可以滋阴。所以小弟用蚌壳换到饭票,表现出很强的生存能力。当时我给小弟取了个绰号“矮粒多”(水稻良种)讽刺他矮子的心多,入夜常常拍着他的头,唱起《蒙古小夜曲》去揶揄他,“火紅太陽下山啦,牧羊姑娘回來啦,小小羊兒跟着媽,有白有黑有的花,你們可曾吃飽嗎?啊--啊--大星星亮啦,卡里瑪薩不要怕,我把燈火點着啦!”。小弟不生气,跳起来摸我的头,唱着同样的歌曲。
   
   
   
   1968年5月25日,父亲在山西省平陆县张村小学的批斗会上,被造反派踢破下身致死。由于成都家中没有收入,我的工资得按月寄给俩个妹妹15元—17元。没过多久,我和小弟的生活开始窘迫,于是请他回成都拿粮票,从此小弟就没有返回余家寨。后来大妹来信说,小弟回成都不久,因到学校找工宣队拿粮票,被工宣队送进成都工学院的群专大楼。关了几个月,经常被群专队员殴打,但没有查到现行反革命罪行。学校就出面放出他,安排他上山下乡当知青。但第一次因身高只有1.35米,没有批准。直到69年底小弟才被批准下乡,之后小弟偶尔给我来信,告诉我他在农村很困难,由于没有劳力,挣不够工分,需要寄钱去买粮食。我也没有办法,只给他带去一些物品。
   
   
   
   70年1月初,我因参与地下文学活动,被揪出来批斗。6月底筑路处革命委员会宣布把我开除临时工队伍,8月用翻斗车遣送回成都,继续在派出所接受审查。
   
   
   
    回成都后,街道办事处十个月不给我调工作。由于没有收入,我常处于饥饿状态,因此对小弟的关心同样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久后小弟被调到某煤矿当矿工,每天下井挖煤,推矿车、三班倒、十分辛苦。小弟身矮力薄,在一次下夜班推矿车去矿场卸煤时,下坡控制不住,致使矿车翻倒。他虽然跳车脱险,但造成头骨凹陷性骨折。从此,小弟不仅记忆力减弱,还失去了他的娃娃脸。
   
   
   
   之后小弟要求照顾病残,被调回成都某厂当烧石灰窑的工人。我劝他学一门手艺,以改变处境。他选择儿时喜欢摆弄收音机的特长,自习了电工。利用一次车间值班电工溜号的机会,自告奋勇修理好设备,就此踏上电工岗位。恢复高考时,我劝他报名参考,小弟心有阴影不肯去。虽然他后来参加成人高考,取得大学本科学位,而且还当上工人技师,但他儿时的聪明劲和神童味就从此不在了。
   
   
   
   2016年5月8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6/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