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文集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陈雨婷
     .
     一艘摇摇晃晃破旧的小船,顶着风风雨雨,一直前行。未知的前路为它铺上一层厚厚的孤独。心系大海,一路顺风。——题记
     记得初识槟郎,他说过自己就是个诗坛门外汉,独自摸索着打开新诗的大门,植根于诗歌与文学,漫漫几十年。一开始我是不理解槟郎的诗歌的,在我看来全无诗歌的美感;后来接触得愈来愈多,他的诗歌的独特之处也就自然地显现。槟郎的诗歌,语言通俗质朴,划过心头牵绊着藏在内心深处的浓郁情感,他释放着内心最真实和最真诚的情感。他的诗是自然情感的流露。


     拜读槟郎最近的几首诗,渐渐体会槟郎内心的复杂与波动。原来外表固有厚实壁垒的他,内心也是脆弱而敏感的。他犀利的笔锋下满是对过往的回忆,对现实的不满,对生活的喜爱。读进他的字里行间,用心去感受他的情感的变化,你就会发现一个全身心投入诗歌和文学的他——槟郎老师。
     槟郎是著名的南京旅游诗人。他的足迹遍布南京的城乡,每个景点都印有他的足迹,他为它们写了大量的诗篇。他还在大学开设了“旅游文学”全校公选课,在讲授旅游文学理论之外,就是介绍南京的旅游景点,并赏析相关的文学作品。他常常留恋于山水美景,而忘却现实的人间。但是,“可叹我还得回尘世谋饭”,出自他新写的诗歌《登珍珠泉长城》,满满的受社会生活束缚的无奈之感。在尘世中摸爬的人,总是渴望摆脱畸形社会的牵绊,可终究摆脱不了,仍旧是个社会人的事实,需要汲汲于社会的养土存活。其实不能说槟郎就是个愤青,他只是太过明白现实。他对于社会不公的愤慨,只是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通过诗的语言去表达,将满腔的热血与愤懑喷吐在字里行间。一个质朴老实的槟郎,诗歌是他的寄托,是槟郎的灵魂。
     诗人槟郎年少时也曾有过浪漫的情怀,也如我们这般青年一样理想丰满,羽翼渐实。可是成长之路上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一个人从家乡巢湖只身走出,每一份工作的背后都有一段深沉的过往。诗人向往的纯粹自然,都在物欲横流的畸形时代被悄然淹没,好似不曾被珍视。正是因为这样独特的人生经历,在岁月的打磨下对于人生的感悟自然愈见浓厚。他用诗人独有的特色为山水景点做了一个个记录,有自己的感触,有心境的变化,也有社会的片断。即使未来的生活不一定美好,我相信,槟郎放浪山水,与自然深层交流,自有着谁也剥夺不了的幸福。他的诗歌虽然暂时不被诗坛理解,但蒙尘的珍珠在拂去一身尘埃后,必会闪现出耀人的光彩。
     我很想借用《小窗幽记》中的一句话“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来给槟郎老师,没有丝与竹乐器的演奏,也可以醉情于山水,用心体会就可以感受它的美妙;没有世人的理解和支持,也可以徜徉在诗歌的世界,默默看世界如诗歌,心中有诗,何惧风雨?
     槟郎不但喜爱山水,也热爱植物花木,他有众多的咏花诗、咏树诗。“万物发焉,你却怒放如云霞,娇羞是你的待人,自洁是你的癖性,你的本质确实孤独的,独立于天地之间,如何热烈的绽放啊。悠闲而又自恋的精灵,本与别人无关,我却感到被多情的亲近”,这些诗句出自槟郎诗歌《炎夏的紫薇花》。这首诗描写的是炎夏的紫薇花,又是活生生的槟郎的情感寄托。也许你会沉浸在敬佩紫薇花的傲然,但在这首诗中,那种孤独简直就要淹没了我。现实中的槟郎其实就是个自洁的诗人,真诚以待人,可是面对不公面对恶意面对不解,他也会用诗歌发声,用自己的单薄之力反抗,没有人理解没有人站在他的身边,大多数的人都遭到了现实社会的捆绑,无力感扑面而来,孤独自是压抑着自己。彷徨吗?肯定的。愤怒吗?肯定的。放弃吗?槟郎不曾放弃也不会轻言放弃,即使只有一个人在努力,即使没有人真正的理解他,他亦执笔依然坚持下去。
     都说“情到深处人孤独”,槟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很多人对于这样一个独特的诗人都不太能理解他,其实槟郎的心中对此亦是心知肚明。然而,就是这样爱诗歌的他,愿用自己的坚持默默看世界如诗歌,默默在心底孤独地承受着,实在令人心疼不已。槟郎寄情于花木,被他写成诗歌的花木有福了。
     槟郎老师有着强烈的宗教情结,他写过不少宗教诗歌。从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最近尤其偏爱本土的道教。他曾在《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诗中写到他的一个前生就是1800年前的南京方山洞玄观的小道士,有一个漂亮的小道姑为伴,导师是葛玄葛仙公天师。在槟郎近期的诗歌《初游茅山》中,更是直言表露对道教圣地茅山的喜爱之情:“以后每年的8月1日,一年一次的免费开放日,我都要到茅山朝觐。离我最近的道教圣地,可以当天回的路程,是我的麦加或耶路撒冷”。
     但是,现实是唯一本土原创的道教,原乡神灵的祭司,却是各大宗教中最弱的,被母国的许多地方遗弃,以致槟郎过去一直接触不到民族宗教。在茅山,“拜谒各路神仙,多得我一时说不清,绝对庇护过中华祖宗。书上熟稔,现实中陌生,因为我们才初逢”。他在多首诗和一些随笔中,很遗憾南京的道教发展太不如意。
     我想槟郎之所以如此地喜欢道教,除了他的民族情结外,其实基于现实世界道法自然,珍爱生命、珍爱自然环境,追求人与自然和谐。而这与他厌倦滚滚红尘,放浪山水,热爱花木的思想情趣是一致的。生命是卑微而脆弱的,生命更是短短几十年的岁月,在这样短暂的光阴中,更应该笑看生活,不被社会的肮脏浸染,不过分地追求不属于自己的名利。做一个纯粹的自己,一个纯粹的诗人,这就是槟郎给我的深刻印象。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槟郎。愿坚持于文学教学与诗歌创作、纯粹地生活与工作的你,终会被后人相知和感激。
     2016年9月23日
(2016/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