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古代“仁民而爱物”思想的现实意义]
詹姆斯
·何为“肖建华”现象?
·“金融风险”难道是人为挖制的陷阱?
·“金融风险”原来是这样来的!
·原来“金融风险”也可人为制造啊!
·人为控制的“风险”
·到底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人?
·《纽约时报》为何也玩起了“三无”滥招
·“活摘”确属捏造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看看还有多少个“滕彪们”
·滕彪堪称伪君子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
·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
·穿越·像古人一样过夏天
·这些所谓生活禁忌,既不科学,也不经济
·名人被热死:苏轼暑热去世 郑成功中暑而亡
·揭秘:海南航天发射场那些看不见的秘密
·夏季如何防暑 “5多”不能少
·甘肃刘家峡:调低水库水位 腾出防汛库容
·首个医养融合养老社区在南京浮出水面
·呼铁局调整部分旅客列车运行图
·为他们点赞!防汛抗洪一线有这些动人的故事
·著名画家吴东魁捐助我省6所希望小学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图)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上)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老朋友”王友杰石发亮眼中的郭文贵
·白帝城:诗城奉节的一颗明珠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慢游吴江 享婉转江南梦
·访木兰故里—延安万花山
·扬言发洪水淹没报社!盘点法轮功的狂妄之举(图)
·“法轮功”二号人物"流落街头
·看一看外国人是怎么骂法轮功的
·被老李误入歧途的“修炼人”
·撒谎是李弘自的看家本领
·古徽商与徽州教育
·红色经典《唱支山歌给党听》背后的故事
·中国古史传说的西部底层
·张大千书画作品赏析
·宋朝针对官员的顶层设计有哪些值得借鉴
·明初紫禁城与现在的有何不同
·“束脩”在古代都有哪些意思?
·温风至小暑来 盘点小暑节令特定习俗
·古人怎么搞环保
·成都曾七次成为帝王都
·动漫·都是生日惹的祸
·视频
·猛料!LHZ独女即将成婚,新郎竟是他!
·李美歌婚期临近,知情人爆出婚照
·网曝LHZ女儿将于“大@法@日”成婚(图)
·网传“LHZ女儿的曲折婚事”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国古代战争:安史之乱李光弼大破史思明
·他被鲁迅推为“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这十个人真厉害,都写了一部《中国文学史》
·张居正:留此一段精诚在天地间
·全国博物馆已达4873座 4246座免费开放
·中国历史上国力最强的朝代是哪个朝代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苏河湾,沪版“清明上河图”
·“四大件”时代的哈尔滨记忆
·“四大件”时代的哈尔滨记忆
·生日可以改,脸上的皱纹如何改?
·我国古代战争:安史之乱李光弼大破史思明
·他被鲁迅推为“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他被鲁迅推为“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他被鲁迅推为“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他被鲁迅推为“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这十个人真厉害,都写了一部《中国文学史》
·张居正:留此一段精诚在天地间
·全国博物馆已达4873座 4246座免费开放
·中国历史上国力最强的朝代是哪个朝代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苏河湾,沪版“清明上河图”
·“四大件”时代的哈尔滨记忆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主佛”又一次陷入了尴尬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
·罪有应得
·《易经》中最厉害的10大天机
·盘点林志玲十大银幕最美角色
·盘点曾经明星代言的那些“神奇”广告
·农产品质量安全十大谣言,别再上当了!
·你的“苦夏”从何而来
·诗人陆游的满腔爱国情
·诗人陆游的满腔爱国情
·外来和尚会念经 真的是这样吗?
·扇子的故事,你知道的有多少?
·谁将景致格成画
·世界十大武术排行榜:少林功夫排第一
·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及高管、职员骗取贷款、票据承兑案一审开庭审理直播预
·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及高管、职员骗取贷款、票据承兑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直
·【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及高管、职员骗取贷款、票据承兑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代“仁民而爱物”思想的现实意义

   古代“仁民而爱物”思想的现实意义
   
     《孟子·尽心上》说:“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仁民而爱物”这一生态伦理观要求君子用仁爱之心包容万物,百姓用仁爱之心对待万物,“仁民而爱物”命题诠释了“功至于百姓”要与“恩足以及禽兽”相辅相成的生态伦理思想,此仁爱百姓的“仁民”之道加之推恩万物的“爱物”情怀,足以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文化之基。
     “爱物”——“推及仁爱”和“爱有差等”的博爱思想。“爱物”思想是孟子生态伦理思想的主要内容,体现了他对生态的爱护之情,孟子推己及人、推人及物的仁德,蕴含了和谐环境以及和谐人际关系的生态道德观。《孟子·梁惠王上》说:“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代圣贤远远超过别人的原因就是善于推广善行,做到对人和万物真正意义上的“仁”和“爱”。于人,孟子非常重视伦理道德关系,更在乎亲情关系。他认为,“仁”德的实质就是好好善待自己的父母和长辈,“义”的实质就是尊敬和爱护我们的兄弟。我们只有把亲亲之爱推及到身边人,才能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唯有扩大善心,才能做到仁民爱民。于物,孟子主张要将“仁”推及到自然界的一切物之中,肯定所有生命存在的意义,不去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这样的仁德是“生生”之大德,诠释了珍惜万物的博爱情怀。当然“爱”也存在差等,在人与人之间,朱熹认为将“仁”推己及人要分对象,我们可以瞻养自家老人和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这样的推己及人,“于民则可,于物则不可。统而言之则皆仁,分而言之则有序”。在人与物之间,孔子在《论语·乡党》中谈到,孔子退朝回来得知马棚失火,首先问人怎么样?在物与物之间,齐王爱牛,但并非像爱牛那样爱草木,可见,“爱有差等”,在推及仁爱于一切人和物的同时,还是存在不同的方式和先后顺序的。儒家在博爱的思想基础之上提出“爱有差等”是让人知晓亲疏,要以家、以自身为源头,将爱发散出来,先学会爱己,再去爱他人、爱物。“爱有差等”不同于自私的含义,自私是无爱的,而生命的本身是有爱的,儒家“爱有差等”的观念就是让我们记住爱的源头,有源头的东西才是活的,不能扭曲性善之根,就像树必有根,然后开枝散叶。任何生命一定有源头,不要误解“爱有差等”的真正含义。
     “时养”——“以时取物”和“以时养物”的爱护思想。孟子提出的“时养”思想是对“爱物”思想的升华,从“时禁”和“养护”等方面维护人类长远利益,构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体现了孟子对人类发展和生态保护的终极情怀。


     “时禁”要求“以时取物”,孟子认为人应该认识并且遵循自然规律,顺应“时”的要求,遵守万物顺时而生的生态规律。孟子在《公孙丑上》提到,人虽有智慧,但不如乘形势,即使有农具,不如等待农时。《孟子·梁惠王上》中讲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污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可见,“时禁”的重要性,人类必须做到“以时取物”,对自然资源合理的运用,保证自然资源的良性循环,正确处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孟子在提出“时禁”的基础上,注重“以时养物”的“养护”理论,牛山是最好的例证,“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孟子认为,总有人拿着斧头去砍牛山上的草木,使其变得不再茂盛。人们总去山上放牧,致使牛山光秃。牛山的不美丽并不是山的本性,而是“失养”的结果。山上的草木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养护,就会随着人类的破坏活动使其逐渐消亡,只有得到好的滋养,山间的物种才能得到好的生长,美丽的牛山才会重现眼前。人类一定要善待动植物,尽量还原自然应有的容貌,善于利用“时”的概念对之进行养护,尊重其本身的生态规律,使其不失其养。
     “制用”——“取之有度”和“用之有节”的寡欲思想。对于大自然的开采和利用,孟子提倡节约的原则,要求人们“取之有度”、“用之有节”。人类应该珍惜自然界提供给我们的一切,不管是出于对政治制度的服从还是为节约型经济社会的建设去考虑,我们都要发自内心地保护动植物,保护人类共同的家园。
     孟子在《离娄上》中反对“辟草莱,任土地”。在他看来,“辟草莱,任土地”会打破生态环境的和谐,国家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不顾长远的发展,一旦自然资源遭遇破坏,国家的经济状况定会有所下滑,为了所谓的国民发展乱砍乱伐是不理智的行为。国家从上到下应适当地节制欲望,当“欲”和“义”形成冲突时,君子行为该是“舍生而取义”,儒家生态思想认为,对于自然的索取应当在自然能够支付的范围之内,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利用应当满足基本的生存发展需要,过多的开采和使用只会造成过度的消耗和浪费。人类没有形成对资源合理使用的意识,对自然资源无节制的掠夺,欲望在不断地膨胀,其活动已经造成自然界的负担,甚至超出了人性的道德底线。所以孟子说:“养心莫善于寡欲。”减少欲望是修心最好的方式,寡欲会带给人类真正意义上的满足和快乐,人没有了贪念,也就减少了对外界的索求,那些迫害自然的行为也会逐渐消失。
(2016/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