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曾节明文集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胡记“和谐”新路线:打右灯、向左转
·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及其败象
·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警惕胡记中共剿杀反对力量的新毒计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最近一位民主墙长辈打电话给我,郑重地感叹: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才悟出,徐水良乱抓特务决不是性格问题,这个人确实有问题。
    无独有偶,去年辛灏年先生也在电话中感叹:徐水良看来不是性格问题,看来低估了他!


    而这两人以前一直不同意我的看法,一直认为徐水良乱抓特务等种种可疑表现,是性格问题。
   
    笔者在2013年以前,也不相信关于徐水良是贼喊抓贼的中共特线等种种说法,也觉是性格问题。但是亲眼目睹了他接连把高瑜、辛灏年、温云超打成中共特务之后,亲眼目睹了他接连污蔑茉莉花散步、同城饭醉、重返天安门、香港“占中”、、.是共特阴谋之后,我终于悟出:徐水良狂抓特务绝非性格问题!
   
    为什么呢?因为:
   
    一,一个人攻击他人,如果出自性格问题,一般只会去攻击与自己有个人恩怨有纠葛的人,而不会去攻击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人。
    徐水良所抓的“特线”,大多数是与他并无恩怨纠葛的人、甚至是素无来往、素不相识者,如辛灏年、高瑜、瓦文萨。
   
    二,一个人攻击他人,如果出自性格问题,则不会有很强针对性而具有随意性,因为因性格而攻击,属情绪化的攻击,也就是说看谁不顺眼就抓谁特务,没有针对性规律。
    但徐水良抓特务却始终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而且形成了规律,那就是:
   
    其一,反对派谁对中共有威胁、谁实干、谁名气大,就打谁特务。
    于是,闯关回国策动武装起义的王炳章、波兰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双双被打成“特务头子”,民运政党组织家徐文立被打成外派特务,民运和宗教理论奇人陈泱潮被打成“江曾特务”,民国史专家、极具鼓动性的民运民国派演说家辛灏年被打成“匪谍”,“零八宪章”骨干、民运诺奖第一人刘晓波被打成特务卧底、国内良知记者高瑜被打成“政法系特务”、民运码字机曾节明被打成曾庆红“曾家军”、民运维权派、网络实干家温云超(北风)被打成特务集团、、、、、、
    而刘晓波、辛灏年、高瑜之前徐水良素无来往,或根本不认识;徐文立与陈泱潮与徐水良也没有恩怨纠葛,曾经还是民主墙的战友、、.
    其中徐水良对陈泱潮的攻击,尤具典型的针对意味:陈泱潮与徐水良素无过节,徐水良对陈突然翻脸相向只因为两件事:
    一是2001年,时流亡泰国曼谷的陈泱潮接受了王炳章的帮助,徐水良闻知,莫名其妙地翻脸相向、破口大骂其“糊涂”;然两人关系尚未破裂;
    二是2006年陈泱潮在网上发出呼吁解放军起义书,徐水良突然莫名其妙地劈头盖脸猛打陈泱潮“疯子”、“江系特务”、、.完全翻了脸。
   
    规律二,任何有威胁、有影响力的反对派行动,统统是共特阴谋。
    于是茉莉花散步、同城饭醉、重返天安门都是共特设网诱捕的阴谋,而香港“占中”是中共政法系为“火中取栗”而挑起的盲动、、.于是任何网上发布的反抗中共暴政实干指南,都是特务诱捕的诡计、、、、、、
   
   
    客观应该承认,徐水良狂抓别人特务,一定程度地掩盖了其自身的诸多重大疑点:
   
    一,“改开”后吹捧毛泽东之谜。徐水良竭力宣称自己在“文革”期间就批判毛泽东,然事实却是:1979年徐水良逆胡耀邦否定毛泽东新风,写出吹捧毛泽东理论文章《继承毛主席事业,发展毛泽东思想》,该文于1979年十二月十五日发表于中共理论刊物《生活》杂志上。
    徐水良谎称撰写此文是为了“迷惑中共”以换取出狱,然而徐水良简历上(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4869)明白写着:其1979年1月17日即被释放,也就是说此文是徐水良出狱后发表的,所谓作此文实为换取出狱完全是谎言,因为如果是违心之作,徐水良必以为耻,不可能出狱后再向官媒投稿以求发表。而且当时要换取出狱,吹捧毛泽东已非必要,吹捧邓小平和胡耀邦才是必要。
    徐水良为什么逆胡耀邦否毛新风高调吹捧毛泽东?他要投靠谁?成谜。
   
    二,徐水良在民主墙时期做了什么?
    徐水良自称他于民主墙期间,主编了最后一期《学友通讯》,并于1980年十月,将编好的样本托人交给了北京的徐文立——这是他在民主墙运动中的唯一作为;但徐文立证实:最后一期《学友通信》的编期在1981年四月,徐水良所说不确。
    那么,徐水良到底有没有主编《学友通讯》?他在民主墙时期做了什么?徐水良自称详细地知道当时陈泱潮和一位南京女子恋爱的细节,并称是女子告诉他的。这显然不合常识,徐水良是如何得知陈泱潮在南京的个人私事的?民主墙期间他在南京做了什么?
   
   三,徐水良八十年代坐牢真相成谜。徐水良贴出的判决书称:他因“反革命”罪,于1982年遭判刑十年,但徐水良却在1985年得子,徐水良入狱前并未结婚,更没有儿子,他人在狱中,是如何结婚生子的?
    上海异议人士王雍罡最早揭露徐水良的坐牢问题,王雍罡指证:徐水良1983年五月还在南京制药厂,他当时出差到南京,在南京制药厂宿舍见到了徐水良,还在徐家住了一夜;另一位上海资深民运人士则指:徐水良被判十年是真,但早于1983年年初即释放,原因不清。
    对此指证,徐水良破口大骂“造谣”,宣称王雍罡是“上海国保”,而事实上王雍罡是上海一个纺织厂的工人,根本不是公安,造谣的是徐水良。
    那么,徐水良何以能在“坐牢期间”得子?他坐牢的真相究竟如何?迄今成谜,而徐水良对他1982年以后的事讳莫如深。
   
    四,神秘资金炒股之谜。1993年徐水良怀揣五万元神秘资金,跑到上海炒股,享受大户室贵宾客户待遇。九十年代中期数万元可以在城市买一套房子,其炒股资金数额不可谓不大。然而他既然“坐牢十年”,此巨量资金从何而来?徐水良一直讳莫如深,被问急了,谎称当时是代朋友炒股,然而多位当事人证明,当时是徐水良自己在炒股,开户名就是徐水良的名字。
    徐水良巨额炒股资金从何来?迄今是一大蹊跷。
   
    五,跟踪王炳章之谜。1998年初王炳章闯关回国,到南京见了徐水良之后即被抓。而徐水良在《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一文中声称:王炳章走后,他曾“派人”跟踪王炳章,以搞清楚王炳章身后有没有“跟踪者”。
    然而,徐水良在此文中又称自己“受严密监控”,那么他如何能够在被中共严密监控的情况下,“派人”去跟踪王炳章呢?他跟踪王炳章,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当时王炳章在其他地方没有事,在南京见了徐水良即被抓呢?
    又是一大蹊跷。
   
    六,免检通道全家保送美国之谜。
    1998年,即王炳章第一次被捕的当年,徐水良拿着中共特批给他的护照,携妻子和儿子,经机场免检通道来美。徐水良自称:他全家来美,是因为美国国务院点了他的名字,要中共放他来美,而中共江泽民当局为加入世贸组织,就打了这种“人权”牌。后经多人证实,徐水良的说法是谎言,1998年美国克林顿政府点名要人的名单上根本没有徐水良,而是王丹等在狱名人,徐水良之出国,乃中共当局根据美国名额选送的结果。
    徐水良当时既不在狱,也没有参加当时的民主党组党活动,不可能是美国点名要求外送的对象;那么,徐水良做了什么,以至于得到当时中共宁沪当局的选送呢?尽在不言中。
    “魔鬼在细节”中,还有一个重要细节反映出徐水良出国的蹊跷:
    徐水良承认王希哲的名气比自己大,但王希哲却得不到“保送”的待遇,而是需要冒险偷渡香港,在香港申请难民来美。
   
   
    与此种“蹊跷”一致的是,徐水良来美十八年,除了大抓反对派特务之外,没有做一件正事。徐水良一再干嚎“全民起义”,却鼓吹取消组织,退出民运,把发动全民起义必不可少组织统统打成“特务组织”、、.直至把八成以上反对派都打成特务、、.他始终只是抽象地反共、理论地反共,行动上却专门反身体力行的反共者。
   
   曾节明 于2016年九一八事变纪念日癸卯傍晚于闷热纽约州
(2016/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