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曾节明文集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明眼人易见:“港独”的最大障碍是中共,要想香港独立,首先就必须结束中共的统治;只有中共垮了,香港才有机会独立。


    因此,港独力量正确的做法,就是力挺中国大陆的反对派力量,以争取早日瓦解中共的统治。
    因为要“港独”,首先就得迈过中共这道坎,香港要独立,去共是基础,你不可能不要基础就直接建楼,否则楼必然倒塌。不求结束中共的统治,而直接谋求香港独立,就是不要地基地直接建楼。
    现在中共连港人普选特首都不允许,它岂会允许香港独立?不结束中共专制而直接争港独,就好比在粥都短缺的情况下,去要肉吃一样荒唐。
   
    但是以“香港学联”为代表的港独力量,却被愤激的情绪蒙蔽了双眼,看不到这一点,他们选择与中国大陆(包括大陆反对派)一刀两断式的“港独”,这样就最大限度地孤立了自己:
    香港学联只追求香港独立,并不反对中共对中国大陆的专制,不关注大陆中国人的苦难,甚至拒绝参与纪念“六四”活动——认为这是“外国”的事情与香港不相干、、.这实际上是与大陆人整体为敌、是在香港问题上把大陆百姓与中共打成铁板一块。
    为什么呢?因为长期历史所形成“大中华”观念,在大陆民众中不可能短期改变,尽管此种“大中华”观念弊端重重,但它就是现实——是“港独”力量无法逃避的现实。因此,只求香港独立,不管中国民主的诉求,就是与大陆人整体为敌。
   
    由于力量太过悬殊,香港人(甩开大陆人)单凭自己的力量追求港独,断无可能成功;而西方国家为了其经济利益,也不可能冒与核大国中国对抗风险,去帮助港独。
    而且,此种不分青红皂白切割大陆、敌对大陆的做法,非但争取不到香港的独立,反会削弱香港宪政辐射大陆的优势、刺激大陆民众香港问题上跟从中共,而减轻中共当局的压力,从而令香港民主化的道路更加困难、曲折和漫长。
   
   
    港独的头号障碍和大敌既然是中共,那么甩开中共去追求香港独立,就好比一个男人在彻底击败歹徒之前,先去解救遭歹徒伤害的女友——其结果必然是非但解救不到女友,自己反被歹徒杀害!
    笔者在中国大陆时,就曾见闻了这种奇蠢的例子:
    2002年八月底,有一对广西梧州去北方大学读书的大学士情侣,途径桂林转火车,夜宿中山中路一个旅馆。晚上这对情侣在房中热烈做爱,女大学士极富挑逗性的叫床声,刺激了当时同宿于这家旅馆的一个变态男旅客,此人嫉恨莫名、勃然暴怒,从邻房冲出,手持一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菜刀,一脚踹开情侣的房间门,冲进来就砍!
    声音惊动了房东老板娘,但老板娘哪见过此种凶险场面,吓得不敢上前。
    存亡之际,男大学生抓起一张椅子奋起反抗,并且在决斗中占得上风,击伤了变态行凶者的手臂;变态男见胜不了男大学生,恼羞成怒地挥刀砍伤了躲在一边的女大学生;见自己女朋友倒地,男大学生刹那间头脑短路,竟不顾常识地丢下椅子,先去救护女大学生,结果变态男乘机以凶狠的一刀,砍下了男大学生的人头,然后这个人渣疯子又恶狠狠地朝女大学生狂砍数刀,令这对情侣做了黄泉夫妻。
    这起大血惨案的教训就在于:男大学生违反常识,在没有击毙或制服行凶者的情况下,就去追求下一步的事情,以致落得反胜为败,双双殒命的悲剧。
    “港学联”现在做的,就是这等蠢事!
   
    当然,由香港大学生组成的“港学联”,太年轻,太幼稚,他们这样不理智可以理解。“港学联”其实中了中共习近平当局的招:
    香港“占中”期间,中共习近平当局一方面通过港奸梁振英蛮横镇压,一方面派出大批大陆公安、武警,冒充大陆百姓(即“大陆背包客”),进入香港,大肆辱骂甚至殴打“占中”港人,制造出大陆民众反对香港民主化的假象。这应该是“港学联”、以及众多港民自“占中”后,对大陆人态度急转直下、深恶痛绝的原因。也因此,自“占中”后,香港掀起了排斥大陆人的前所未有高潮。
    中共要的就是陆、港民众相互对立,以便从中渔利。
   
   
    除了幼稚、冲动的香港大学生之外,还有一部分“港独”派,其实是中共派驻香港、或在香港收买的特务。他们有一个特征就是:一夜之间“运”转“独”,原因莫名其妙。其中一位老者尤为可疑,因为一般老年人的观念根深蒂固,是极难发生戏剧性改变的,此老却能一夜之间从激进“泛民”,剧变为激进的“港独”,其原因莫名其妙。
    最近此老突然狂热鼓吹:香港民主派必须和“港独”结合起来,才有前途!这合中共当局竭力把香港的民主运动,诱拐为无大陆共鸣而容易对付的“港独”运动,用心是高度一致的。
   
    其实,这些嘴上鼓噪“港独”分子,客观上是阻碍港独的分子,因为他们起的只是反作用。
    真正有能量、以后或可成事的港独志士,是那些现今低调行事而大力支持中国民主化的香港人——这种人潜于“泛民”当中,他们现在一般顶多以“香港自治”的面目出现。
    这种人才有可能是“港独”的李登辉。
   
   曾节明 于2016.9.4丙申丙申己丑于秋爽纽约州晚
(2016/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