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曾节明文集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满清彻底灭亡的教训:善即智慧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自秦朝以来,中国(以中原王朝为代表)对山海关外东北方通古斯民族居住地(即前满洲,现今中国东北)的控制,其时间其实大大少于它对西域的控制:
    两汉和唐朝,都曾长期占据西域(包括今天的新疆),但只在明朝鼎盛时期,中国曾对东北深处有过短暂、且很不稳定的控制力。
   
    然而奇特的是:历史上中原王朝的统治最薄弱的东北地区,今天在并入中国的前少数民族地区中,却成为最稳固的一块。今天东北地区汉族比例占88%以上,黑龙江省更达94.98%(2010年),整体东北彻底汉化,以至于这个前“少数民族边疆地区”,今天已经很少少数民族的色彩——这无疑是东北与西北、西南、正北(蒙古族地区)边疆地区的重大区别。
   
   
    为什么东北会成为中国牢固的领土?要知道,三百年前,东北还是一个信仰萨满教、使用通古斯语言文字的游猎民族的家园,而这个通古斯游猎民族政权——后金汗国(即后来的满清),以中原王朝和汉族为死敌。
   
    其实,满洲(东北)并入中国,完全是满清的自作自受。满清吞并中国之后,对汉族采取了一系列残暴而机关算尽的政策,其中有两大政策,直接导致了满洲最终彻底汉化和并入中国。
   
    一是种族特权专制。满清入关之后,满洲族人无论官民,举族享受国家供奉;也就是所有的满人,即使不工作也有国家薪金供养;也就是说,整个满洲族,成了骑在汉人头上的寄生虫民族。
    种族特权专制,是清朝区别于明朝的重要地方,清朝的统治,等于在明朝式的专制帝制上再加上种族特权专制,这种统治当然更加卑鄙和暴虐。
    正是这种种族特权专制制度,外加上关内相对温暖的气候,大力吸引着关外的满洲族居民放弃本民族的渔猎生活,大批入关,散入入关内各大城市,住进“内城”(即满城),过着提笼架鸟的悠哉生活。
    由于放弃了本族的生活方式,入关的满人彻底汉化;而满洲本土,由于满洲人口的大量流失、不断流失,当然也就丧失了“满洲”的色彩,这就为后来满洲的汉化铺平了道路。
   
    第二大因素就是满清的封禁东北国策。康熙七年(1668年),满清即开始限制汉民移居东北;乾隆帝上台后强调:满洲乃大清“龙兴之地”,必须禁止汉民风俗侵染,以防“丧失满洲根本”、、.于是在乾隆五年(1740年), 清廷颁布了严厉的封禁东北的法令,于华北、东北之间,修筑柳条土墙,屯兵封锁,又行渤海海禁、、.逐步形成了关禁、海禁、边禁、围禁的封禁系统。汉人官、商进入东北要凭向清廷申请的“官票”(与现今的“港澳通行证”是多么的酷似!),擅入者处死。
   
   
    在此种鄙劣阴狠的暴政下,满清对东北的封禁是卓有成效的:
    满清大举入关的顺治时期,东北人口只剩约四十万人,直到两百多年后封禁渐开的同治时期(1871年),东北人口才三百三十万人,而且大部分是冒死闯关东的汉人及其后裔!
    满清禁止汉民移民东北,反而刺激东北满人的更加流失——因为经济衰败,在东北缺少汉人来服侍他们。
    由于清廷长期严禁汉民移民东北,而东北的满洲人却可以自由移民关内,这就导致东北文明空壳化,经济、文化极其落后,无力应对当时日益深重的俄罗斯的征服危机,和朝鲜人的渗透危机。
    正因为继续封禁下去,东北将很快沦入外国之手,为保住满洲“大后方”,清廷才不得不在同治时期放松对东北的封禁。照爱新觉罗家看来,放汉人进来,自己仍然是东北的主人,但若是东北落入老毛子之手,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随着封禁的放松,山东、河北、山西等地的汉族农民立即象潮水一般地涌向东北:东北人口从1871年的330万,猛增到1911年的1841万!而东北的满人,才几十万人。
    也就是说,晚清时期的满洲,已经成“汉洲”了!并且托清朝封禁东北导致满人不断流失之福,晚清东北的留守稀少满人,完全无力阻挡汉化进程。
   
    当武昌起义枪响而袁世凯逼宫之时,爱新觉罗家没有选择象元顺帝一样逃回老家,而是选择就地退位,做北平市民,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为什么满清皇室那么傻,不逃回东北老家另立满洲国,与复国的汉人继续对抗呢?当年蒙古人退回草原后,不是继续以北元与朱元璋对立吗?
    其实爱新觉罗家一点也不傻,当时满洲已成“汉洲”了,且大部分满洲人已经散居于关内各地,象冰糖一样地融化掉了,哪里还有满洲的后方?满清皇室不回东北,而是选择做北平市民,是算计的结果,而不是畏惧的结果(日本人一来,溥仪不是飞快地回去了?)。
    非不为也,乃不能也。
   
    由此可以看出:满清针对汉人所设计的环环相扣的、狡诈毒辣的殖民统治术——种族特权专制+封禁东北,反而最有效地将满洲送进了中国的版图:这个国策一方面把大部分满人吸进关内,分散至关内各地,遭汉人彻底同化;另一方面最终又拦不住汉人涌进东北,彻底汉化满洲。
    满清为摧残汉人挖空心思、狡猾刻毒备至,却反而导致自己彻底灭亡。
    与之相对照的是:没有封禁蒙古草原、没有对蒙古族搞特权供奉、没有对汉族“薙发易服”的蒙元,却没有遭汉族同化,保有着草原文明,迄今以蒙古国的方式继续存在。
    元朝时期的蒙古人为什么没有象清朝时期的满人那样大部分迁入汉地?恰恰是因为元朝没有封禁蒙古草原、没有对蒙古族搞特权供奉!
   
   
    这就是二律背反的奇特现象。
    此印证了贝苏妮提出的“善即智慧”论,也应了中国传统的“人算不如天算”、“害人终害己”说。
    今天看来,比之满人,蒙古人的相对“厚道”确实是一种智慧。
   
   曾节明 于2016.9.4丙申丙申己丑于秋爽纽约州下午
   
   
(2016/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