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痛悼黄嘴黑八哥]
遇罗锦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新年,给你写一封另类的信
·令人感动的“传奇时代”
·天然画家
·张林——独一无二的斗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痛悼黄嘴黑八哥

   
   昨天的德国新闻说:
   今年至少有一万只黄嘴黑八哥,因一种细菌而病死。
   此文,可以在谷歌的翻译项目里将它变为中文。
   链接是:


   https://www.welt.de/vermischtes/article158364200/Afrikanisches-Virus-toetet-Amseln-massenweise.html
   
   文章里的一小段: Das Virus, das nach einem afrikanischen Fluss Usutu-Virus heißt, ist für Menschen ungefährlich. Für Vögel, vor allem Amseln, kann es aber tödlich sein. 2011 und 2012 kam es dann zu einem Massensterben bei deutschen Vögeln.
   
   这种病菌,是从非洲的河流里产生的。对于人类无危险(身体弱的人会有危险),自2011至2012在德国开始侵入黑鸫(黄嘴黑八哥)。
   
   老童话猜测:
   可能因昆虫从有病菌的河流里产生,而鸟类吃昆虫所以受感染。也或许,又属于让西欧玩蛋的圣战之系列。要命的是:此病菌尤其是针对最爱唱歌的黄嘴黑八哥的, 而恰恰这是德国最常见最多也最普通又最会唱歌的鸟。其他很多鸟都因森林的消失而绝种了,但最令人伤心的莫过于最爱唱歌的鸟也没了。
   
   
   候鸟黄嘴黑八哥,学名“黑鸫”,德文“Amsel”, 是德国最常见最可爱的鸟。
   我在《小鸟的房子》一文里写过:
   它们二月初就从南方飞到德国,十月份就飞回南方。在德国的期间是孵化小鸟的时期。能唱歌的是鸟爸爸,它们从清晨刚刚见到一丝阳光起就开始唱; 一只只,飞到房子的尖顶上最有视野的地方唱,除了吃喝和帮助鸟妈抚育雏鸟之外,一天唱到晚,太阳都快落山了它还在唱,唱到再也见不到阳光为止才去睡觉。尤其那歌声是那么好听,是所有鸟类里首屈一指的。
   尽管它在清晨把人人吵醒,但居民们绝无怨言,满心满意地喜爱它。
   在国内,这种鸟得花大钱买,是养在笼子里的, 而在德国是太普通太常见了。
   
   如果居住在离树林很近的地方,二十年前的傍晚,每一座二三层高的房子的尖顶上都站立着一只黄嘴黑八哥,附近二十来只,互相比赛似地唱啊唱,那唱得最好听又唱到最后的,一定是被它们公认为王爷爷吧。
   然而,一年又一年,它们的数目减少了。 可是它们飞来和飞走的日期仍没变。
   唯有今年初春,我们附近的房子只有一只飞来了,站在房尖上唱呵唱。只有一只? 是的, 数量是一年比一年锐减了! 但五月份就不见它了, 附近哪儿都没有,一只也没有了,好奇怪呀! 而不会唱歌的鸟妈竟然也一起消失了, 当然更不见孵出的幼鸟。
   直到昨天见到这条新闻,才知真相!
   细菌? 是人为的还是天然的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当鸟类已经绝迹,再也没有了歌声时,人类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痛悼人人心爱的黄嘴黑八哥!!!
   
   痛悼所有失去的鸟类!!!
   
   
   2016.9.27
   
   德国 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6/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