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逸风文集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李魁賢


   本人作者禁止复制转载,需要转载需要作者许可!
   
   【李魁賢(1937年6月19日─),臺灣詩人、文化評論人、翻譯家,曾在2001年、2003年、2006年三[email protected]度國際詩人協會推薦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詩作被翻譯並在日本、韓國、加拿大、紐西蘭、荷蘭、南斯拉夫、羅馬尼亞、印度、希臘、美國、西班牙、蒙古等國發表。来自维基百科】
   
   我們台灣詩人2015年10月8日組團出發前往智利,出席【詩人軌跡】國際詩歌節(Tras las Huellas del Poeta)活動,當天自由時報刊出一則新聞,報導中國詩人王藏因聲援香港佔中事件被捕。自由時報刊出大紀元記者發稿新聞,其實是前幾天從北京打電話訪問我,瞭解世界詩人運動組織(PPdM)在10月4日發表聲明強烈要求立刻釋放王藏的情形。那個聲明是以PPdM副會長兼駐台大使李魁賢的名義發表,漢語原文如下:
   
   世界詩人運動組織(PPdM)會員中國詩人王藏,於2014年10月1日半
   夜被中國政府逮捕,根據北京消息,因為王藏在推特撰文支持香港從9月
   28日發動的民主運動,要求香港居民有權利真實普選特首。
   王藏,是一位傑出的年輕詩人、人權捍衛者,也是國際筆會獨立中文
   筆會會員。1985年生於雲南楚雄農村。大學期間就因獨立寫作和聲援政治
   犯被當局脅迫父母逼認「反革命罪」,並被誣陷偷盜後戴手銬飽嘗公安羞
   辱。2005年後離家漂泊,走遍中國。一直在底層血淚中堅持自由寫作,並
   積極為底層弱勢者維權,參與各種維權抗暴活動,受各種打壓,被國內封
   殺,居無定所,多次被國保毆打。⋯⋯⋯
   為保護我們世界詩人運動組織(PPdM)會員,茲強烈要求中國北京當局
   尊重詩人基本人權,採取必要行動,立刻釋放王藏,恢復其自由身。
   
   王藏本名王玉文,1985年生,因支持西藏(圖博)自主運動,以王藏為筆名,是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成員。被海内外學者、詩人、作家譽為「中國最年輕的批判主義詩人」。主要作品有《小王子語錄》(短詩集)、《故園黑磚窯》(詩集)及《血色格桑花》(詩集)等。
   我在PPdM網路上發表那個聲明是經創辦人兼祕書長路易斯.阿里亞斯.曼佐(Luis Arias Manzo)同意,我除了獲自私人資訊外,根據的是法新社記者古莉的新聞報導:
   
   法新社今天發自北京的報導說,一名北京藝術家在網上傳播香港占中
   運動的照片和表示支持香港占中之後被警方拘捕。這位遭到逮捕的藝術家
   是北京詩人王藏,他因詩作涉及89年中共血腥鎮壓天安門學運和設計挑衅
   場景而出名。
   王藏在本星期初,在微博和被中國當局封鎖的推特上公布一段挑衅視
   頻,支持香港親民主派的抗議運動。在這段視頻中,他在台灣中華民國國
   旗前面,舉着一把藍色雨傘,對着鏡頭豎中指。這個動作是北京另一位藝
   術家艾未未的系列照的象徵標志。那張照片成為嚴格審查的對象,很快在
   微博上消失。王藏在第二天被捕。
   王藏的妻子王麗向法新社證實,王藏是在這段視頻播出的第二天被逮
   捕的。王麗說,接到宋庄警方電話通知,10月1日夜間王藏被拘留,此後
   就没有了王藏的任何訊息。今天周六王麗給宋庄派出所打電話詢問丈夫的
   下落,得到的回答是,王藏已經不在那裡,没有人知道王藏目前在哪裡。
   
   法新社說,維權網也報導了王藏被捕的消息,據維權網說,中國大陸有
   至少33人,包括異見藝術家,因為表示支持香港「占中」而被逮捕。
   
   王藏對香港佔中事件民主運動的聲援,是基於一向對社會現實的關懷,從〈我還在面對〉這首詩可充分表現:
   
   我還在面對
 
 王藏
   
   我還在面對,黎明的鬧鐘

   將每一晚的疲憊和空虛提前打醒

   面對藥片,酒精,暫住證,房租,水電費,煤氣

   扳手,齒輪,公交車,推土機,下水道,地攤,攝像頭

   霓虹燈,廣告牌,攪拌機,美容院,洗房,排氣管,垃圾場,火葬場

   針頭的刺痛,挖掘機場起的灰,鋼筋混凝土,累積的菸頭

   鐵與鐵的撞擊,廠房機器的轟鳴,蔬菜和糧食的屍体

   娛樂八卦,招工廣告,語言垃圾,流行泡沫,荒誕影像

   面對公檢法司同穿着的一條舊褲,武警軍隊依然威風的槍口棍棒

   面對嘴唇咬破的血和強忍住的淚

   一口一口吞咽進經脈和大腸,化作每天日常生活的汗水

   面對夜半和白晝的孤獨,與那胃裡的嘔吐物一起

   持久在沾滿粉塵和污漬的肉體裡便祕
 

   
   面對渗透食道和細胞的

   三聚氰胺,地溝油,皮革奶,瘦肉精,注水肉,毒膠囊,蘇丹紅,孔雀
   綠,吊白塊,福爾馬林,一滴香,染色粉,膨脹劑,催紅劑,催長劑,
   催熟劑,催肥劑,敵敵畏,壞可樂,碘雀巢,抛光米,鎘大米,氟化茶,
   鋁饅頭,硫銀耳,膠麵條,甲醇酒,砷醬油,藥火腿,紙腐竹,硫磺椒,
   糖精棗,罌粟湯,箱子餡,變異翅,陳化糧,增稠蜜,石臘鍋,牛鴨血,
   牛肉膏,紅心蛋,人造蛋,農藥菜,避孕鱔,激素花,毒米線,霉餅乾,
   甲醛魚,草酸蟹,假豆腐,獸藥豆芽,香精奶茶,雙氧水海鮮,大便臭
   豆腐……
 

   
   面對七彩繽紛的癌症,艾滋病,漸凍人症,白血病,類風濕,腦溢血,
   心臟病,癡呆症,自身免疫失調症,慢性疲勞綜合症,精神分裂症,瘋
   牛病,狂犬病,急性心肌梗塞,腦中風後遺症,重大器官移植術或造血
   幹細胞移植術,冠狀動脈搭橋術,終末期腎病,多個肢体缺失,急性或
   亞急性重症肝炎,腦腫瘤,慢性肝功能衰竭失代償期,腦炎後遺症或腦
   膜炎後遺症,雙耳失聰,雙目失明,癱瘓,心臟瓣膜手術,嚴重阿爾茨
   海默病,嚴重腦損傷,嚴重帕金森病,嚴重Ⅲ度燒傷,重原發性肺動脈
   高壓,嚴重運動神經元病,語言能力喪失,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主動
   脈手術,嚴重多發性硬化,脊髓灰質炎癱瘓型,急性壞死型胰腺炎,肌
   營養不良症系統性斑狼瘡性腎炎,末期肺病,嚴重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
   厭食症,失憶症,軟骨病,自宮後遺症,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面對這具具五毒俱全千錘百煉的残軀
   那棵棵中彈中毒低埋頭顱忍氣吞聲的向日葵
 

   
   一朵又一朵一片復一片的向日葵残軀
   已少有人關心,它們相互憐惜竭力伸出揮舞的手掌

   活像失去舞台的滑稽小丑,被物欲的洪流不斷拉近污濁泥塘
 

   
   面對着壓過廣場的

   車輪
   壓過眾生的道德底線

   壓過手無寸鐵的村長

   壓過乾淨柔弱的女童

   面對着面對苦難的那些輕浮的字句,那些貧困的抒情

   將瑣屑無聊的氛圍拔高抬舉

   試圖遮蔽住還在清醒的痛苦中鼓着的疲憊雙眼
 

   
   面對泛着油光的避孕套,升騰穢氣的時空

   生命與生命的碰撞交流,似乎只剩格式化的程序

   那在病毒的洗禮中強守着内心的一方家園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態紛紛塌陷
 

   
   面對不斷被流產的嬰孩,祖國的花朵滿身血污投身垃圾桶

   失去哭叫的權利,也失去呼喊爸爸媽媽的權利

   面對滿臉煤渣的民工,拉着木板車的背影

   小小年紀就算折斷軀幹也要背負起活命的期冀
 

   
   面對不是新聞的新聞,不是沉默的沉默

   被嚴肅檢視的言論只餘被省略掉的憤怒

   再一條求助的微博淹没在名利的炒作之海

   跳動的良知正義的訴求不斷被逼轉世
 

   
   我還在面對

   没有新意的春天

   春暖花開的假象
 

   
   一陣陣輕風拂不禁求生的哀怨之氣

   一朵朵鮮花開不出年少的斑斕夢想
 

   
   我還在面對持續漲價的蝸居,墓地

   生不起也死不起的人生
 

   
   我還在面對,一直咬牙面對着隨時可能戛然而止的凌亂詩意
 

   
   詩人王藏嚴厲控訴中國如此失序、失衡、失態的社會問題,孰令致之,孰使為之?在詩中毫不隱晦挑明六四天安門廣場事件對手無寸鐵人民的踐踏,政治迫害層出不窮,一胎化壓制人民的生育自由,更嚴重的食安問題已到全民食不安的實況,想想台灣,更能感同身受,但如果我們反躬自問,台灣許多詩人還在自顧講求詩藝,置社會正義於不顧,處於自由國度,相對於因詩賈禍,身陷囹圄的中國維權詩人勇於對權勢發出浩然抗議之聲,能不汗顏?
   我認識王藏是經另一位硬骨詩人羅勇泉介紹。而我認識羅勇泉是偶然,因為他2014年3月間要參加世界詩人運動組織,寫了一封中文信給PPdM,祕書處把信轉給我,碰巧羅勇泉也找到我的電郵,寫信要我協助處理,兩封信同一天寄到我信箱,羅用了一個明顯的假名,若不是同時接到PPdM的信,我可能不會打開。實際上羅不得不用化名,有其難處,因為他榜單有名,對外聯絡被封鎖。
   羅勇泉,1972年生,廣東南雄人。因從事詩歌寫作及1998年參與中國民主黨組黨,被當局以反黨反社會主義罪名,在2001年至2004年被勞教三年。2009年至2011年因寫〈祖國〉與〈一條瘋狗和一隻禽獸〉,以攻擊社會主義制度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罪名又被勞教兩年。出獄後,加入獨立中文筆會。因行動被監控,通信自由被剝奪,工作機會喪失,所有信件書刊均被沒收,只有化名尋求空隙。
   獲釋後的羅勇泉仍不得安寧,2011年7月24日零時在南雄市金雄鷹賓館看管游泳池,無端被不明人士聚眾毆打,賓館不但不追究惡徒,反而開除他。事後他買好車票要前往珠海找工作,卻被國保禁止離開當地。2013年4月3日羅勇泉又被公安國保大隊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傳喚近四個小時,接收他的手機,記下手機上的來電與簡訊。然後從三方面對他審問:他去年收到八千元稿費的情况;目前有没有與民運人士來往和参加活動;以及手機上通訊對象的資料用途,藉此威脅他。
   在中國新時代詩人群中,羅勇泉特別關懷老木(本名劉衛國,江西萍鄉人,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國作協《文藝報》編輯。80年代中期主編《新詩潮詩集》,1988年與貝嶺、西川、陳東東等創辦《傾向》詩刊),等他知道我曾經把老木託人帶出中國交給我的26首詩,在《笠》詩刊第147期至156期(1988.10~1990.02)分期發表,並且為了與老木見面,在六四前夕貿然進入中國,惜因老木開始逃亡,徒勞而返,即對我特別信賴,在網路搜尋閱讀我的詩,逐一點評,無不切中肯綮,也因此重視《笠》的存在意義。此後他幫我介紹一批同輩詩人,我逐一引進加入PPdM,成為我所認識的朦朧詩派後,尤其是老木等那一代後,具備特殊異質的詩人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