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徐水良文集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徐水良


   

2016-09-07日


   

   
   所跟帖: 曾节明 : 徐文立的见证:徐水良和所谓「特线」种种
   
   徐水良:你配合中共攻击我们电脑穿帮,现在又帮徐文立传播谣言?这徐文立智商也太低了点,记忆力也太差了点。
   
   当年(1998年),因为我是最早民主党海外发言人,又是民主党海外后援会负责人。国内中共情报机构内部一个反共义士,也知道我是真正反共的人士,所以用加密方法,偷偷发给我不少中共内部机密文件。并且发给我密匙以便解密。
   
   因为事关中共情报机构内部反共义士的安全,这些文件,虽然对了解民运内部,法轮功内部和其他特线问题,意义重大,但我迄今没有公布。并且一直加密保存在不与网络连接的地方,以防失密。
   
   后来我发觉该反共朋友来信语言和习惯有变,估计很可能出事了,很为他的安危担心。后来我与他就失联了。迄今已经近十八年,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我一直为他担忧。
   
   这些机密文件显示,徐文立北京党部组党,光北京市公安局,就在他周围安插了三个特线。一个是79民运的,是谁,北京朋友应该能够估计他是谁。一个是年轻的,靠喊徐文立“前辈”,一再讨好献媚徐文立,取得徐文立高度信任。此外还有其他部门派出的特线。徐就被这些特线包围,被他们搞得团团转,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
   
   此外,他们北京党部还有一个79民运的,一直到徐文立组党,都没有叛变。但徐文立组党,北京市公安局通过各种手段,迫使他叛变当特线。机密文件说,这个人的招降成功,让北京市政保士气和信心大增。
   
   所以,徐文立出国后,我告诉徐文立,当年光是北京市公安局就在他周围安插了三个人,他问我是谁,因为那机密文件上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我当然只能告诉他只有代号,没有名字。而且,我不是北京的,对北京情况不熟,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只能告诉他中共安插在他周围的特线特点。告诉徐文立此事的地方,也不在青叶饭馆,而是在喜来登饭店那里。此时我与徐文立见面的次数,不是第二次,而是第三次。第一次是1979年,第二次是1996年,都在北京。在纽约见面这次,是第三次。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脑袋出问题的并且记忆力极差的究竟是我,还是徐文立,是我的脑袋出了问题,还是他的脑袋出了问题。
   
   因为中共情报机构内部文件表明,中共如此对待徐文立,徐文立当年显然还不是中共特线。因此,当魏京生咬定徐文立是特线的时候,我对魏京生说:据我所知的情况判断,徐文立至少到组党时,不是中共特务。魏京生听了很不高兴,说:要判断一个人是特务已经非常困难,要判断他不是特务,根本不可能。从逻辑上说,魏京生没有说错。这个问题,只能由具体情况来判断。所以,魏京生既然这样说,我也就不再继续说了。
   
   至于你徐文立出国前有没有成为特线,我这里没有材料,所以也没有判断。人们只能根据你的表现和后来的材料来做判断。
   
   顺便说一下,刚到美国时,我曾经设想利用互联网及其加密技术。用秘密通讯的办法,在国内组建秘密反共民主力量的组织。这也是我去读“networking”专业的重要目的之一。但这个朋友应该是出事了。其他朋友,有的在网吧秘密发信,也因偶然不小心被人发现而出事。再加上读networking专业时,发现理论上,互联网管理人员可以偷看每一个信息包,用解密技术和软件,也很容易解密各类密件,当然更不用说关键词和其他办法的监控了。我们没一有资金,二没有技术,三没有也不可能进行培训,要组建秘密通讯网,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得不放弃这种搞秘密组织的努力。
   
   附:徐文立的见证:徐水良和所谓「特线」种种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7101
   
   大家要防备曾节明和许多特线故意纠缠,帮主子攻击你电脑。
(2016/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