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徐水良文集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徐水良


   

2016-9-29日


   

   对盛雪问题的揭露批评,本身就是分化狭义民运圈特线阵营的一个行动。
   
   广义的中国民主运动担负着多重历史任务,并且因为具体情况的不同,必须采取适合实际情况的非常灵活的策略,这就使得广义民主运动的行动策略,看起来相当复杂。
   
   例如,盛雪与阿海桂民海是死党,属于同一个政法系统的小团体。但当中共习中央系情报机构到香港等地执行中共情报机构的“家法”,绑架该系统特线回大陆的时候,中国民主运动及革命民主派,毫无疑问,就是谴责中共和习中央系情报机构非法的黑社会土匪行为,因为这是捍卫香港自由,反对中共破坏香港法制、在香港实行黑社会土匪式专制的重大原则问题。
   
   但在民运内部,革命民主派却积极投入对盛雪的揭露批评,因为这是广义反共民主事业,反对中共流氓无赖阵营极其离谱的歪风邪气的问题。盛雪阵营的特线政治、痞子政治、面首政治那一套歪风邪气,实在邪得离谱,任何正派人士,不仅是正派自由民主人士,而且包括特线阵营中还保留一定程度人性和正常人类道德底线的普通特线,都实在无法容忍。
   
   有人说支持和批评盛雪这两边阵营都有特线。这当然是毫无疑问的。这场论战本身就是正派民主人士包括革命民主派,与特线阵营的对立,同特线阵营内部,习中央系和和政法系对立,两种不同性质的对立和矛盾交织在一起的的结果。如果没有特线阵营内部的矛盾和分裂,正派民主人士包括革命民主派,就很难进行这样一场论战。因此,反对和批评盛雪的一边,当然有亲习中央系的特线参与。但问题是,支持和吹捧盛雪的一边,除了极少数例外,几乎是清一色的亲政法系特线。
   
   正派民主人士包括革命民主派,毫无疑问要利用习中央系和政法系之间的矛盾,但是绝不与习中央系还是政法任何一个系统捆绑在一起。我们当然很希望很多政法系特线能够幡然悔悟,反对习中央系为代表的整个中共。如果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我们当然欢迎。但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走向这一步。相反,他们往往坚持漫天造谣,来污蔑、反对、抹黑和攻击真正的革命民主派,迫使革命民主派不得不对他们进行坚决反击。
   
   实际上,即使是特线阵营,那些以学术为主的学者型特线,与盛雪张健那样的痞子型特线,就不能同样对待。因为前者多少还保留一定的人性和道德底线,后者却几乎没有人性和道德底线。
   
   再一个,就是坚持人道人性,反对党性和兽性的问题。
   
   举例说来,巴黎那个地方,与其他地方都不同,中共使领馆对民运的联系、控制和指挥,往往几乎是公开进行的。我觉得,这公开进行,并不比其他地方使领馆卑鄙的隐蔽指挥来得更邪恶。当老木亲人恳求中共允许老木回国时,中共表现出非常没有人性的党性兽性。但是,中共还是不得不答应老木亲属的人道主义请求。这时,中共使领馆让某些与他们有关系的人来协助完成这个人道任务,也应该是正常的。在这个时候,真正的民主人士,当然应该支持老木亲人,来帮助他们实现找到和领回老木回家照顾的心愿。任何真正的民主人士,都不应该比中共都没有人性,比中共都不认亲情,比中共都更加兽性,昧着良心去攻击老木家人帮中共“绑架”老木。你这样做,不是比中共、比中共使领馆,比听命于中共使领馆的人,是更加没有人性的禽兽吗?实际上,这些人的特点,也就是痞子型特线的特点:没有人性和道德底线,只有流氓痞子的无赖兽性。所以,人们宁可支持执行人道任务的正常型特线,抨击没有人性只有兽性的的痞子型特线。
   
   现在的情况,中共特线阵营分成习中央系和政法系两派,与天门广场特线阵营分为以李禄为代表的邓小平派,与赵紫阳派特线两派特线对立的情况很相像。但与当时情况不同的是,我们究竟应该争取那一派,还需要等待历史和时间,来作出选择和决定。
   
   我这里把中共特线分成学者型,普通型和痞子型三类,是非常粗略的划分。根据这种粗略的划分,我们的基本策略,就是在批评那些还保留着一定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学者型和普通型特线的立场、观点和策略的同时,给予他们以适当的宽容、谅解和适当的争取,争取他们脱离中共控制。但对那些没有人性和道德底线的痞子型特线,我们的基本策略,就是揭露和打击。
   
   这里顺便给伪装成精神病人的吕千荣说一句,你完全是国内的土老帽土特线,愚蠢之极。你听到我骂中共特线是禽兽是畜生,就发疯跳脚谩骂,只能暴露你的特线本能。而你的主要特点,就是你从来只能靠发疯制造、散播和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重复众所周知的特线漫天造谣制造的谣言,以及极端肮脏的污言秽语的谩骂,给人洗脑,来污蔑攻击我,这只能在大家面前进一步证明你无耻的痞子型特线身份。即使那些还不相信你是特线的朋友,也只能认为你是本身是人品极度卑鄙的人,成了精神病人,在这里精神病大发作而已。无论那种情况,那都只能伤害你或者你们一伙蠢货自己,却不能伤害我一根毫毛。
   
   徐水良
   
   2016-9-29日
   
   在 09/28/2016 07:26 PM, 蔡贤彬 写道:
   大家可以共同研究一下,如何转化海外民运圈90%的中共特线?转化不过来岂不是坐而待毙?剩下的10%能对付90%的中共特线吗?

此文于2016年09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