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徐水良文集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徐水良


   

2016-9-14日


   

   
   中共主动政改(转型),那才更加是最安全、最容易形成合力的理念。问题是中共坚决拒绝,根本不可能。
   
   民国当归也是同样。根本不可能。首先是中共坚决不同意,在中共体制内搞政改(转型),中共还坚决不同意,更何况回归被中共推翻的中华民国了;第二是国民党和蓝营早已放弃,现在他们唯恐得罪中共;第三是绿营坚决反对。很多大陆人一厢情愿,以为绿营会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和包括大陆的原中华民国即大中华民国。那纯粹是不了解台湾情况的大陆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第四是国民党当年也搞专制,回归专制的国民政府的中华民国,大家也有疑虑。
   
   与其幻想最安全最容易但没有可能性的道路,不如思考经过艰难努力才可能实现的现实道路。例如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和全民革命的道路。
   
   革命和改良的争论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了。
   
   但改良幻想,总是在理论和现实中碰壁破产以后,不断改换方式,继续出现。
   
   承认“转型已死”,就是承认最容易、最安全、最简单的改良转型,已经死亡,因为当权者中共坚决拒绝改良。但是,现在这种幻想又改变方式,宣布必须由中共同意改良为前提的复杂改良,即民国回归的改良幻想是最安全,最容易的道路。
   
   实际上,这种幻想,更加不可能,阻力更大。因为已经死亡的中共体制内改良转型,只要中共同意就可以了。现在民国回归不仅需要中共同意,让他们那被宣布“已经死亡”的转型,重新起死回生。而且不是中共最容易接受的在中共体制内的改良转型,而是让中共难堪、更加难以接受的在中共体制外的转型,即在民国体制内的转型。此外还要加上去争取早已放弃民国回归,唯恐得罪中共的蓝营来转变态度,同意得罪中共,重新捡起民国回归的理念;此外还要去说服从来坚决反对包括大陆在内的大中华民国的绿营,改变态度,来来同意和支持大中华民国,其难度,又比他们已经宣称死亡的中共拒绝的转型,难度增加了一两个等级。
   
   我们必须牢牢记住,从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任何“最安全、最容易”的改良转型道路,都必须以统治者整体的同意或容忍为前提。统治者不同意,那就没有办法,就必须走从下而上的革命道路。从历史的角度看,这革命,就是被统治者的历史“权利”。
   
   而如果统治者中间,有包括最高领导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同意,另一部人不同意不容忍,那改良,也可能是美国南北战争、日本明治维新那样的暴力改良,这种暴力改良,并不比革命温和。
   
   再说一句,与其死抱“最安全、最容易”,但根本不可能的改良幻想,不如去投入“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和全民革命”等非常艰难,但却比较现实的道路。
   
   非常感谢毕康先生回应中的理解,以及对讨论中对我们比较尖锐的批评和用词的宽容,也祝毕康先生全家中秋快乐。
   
   附:在 Sep 11, 2016,16:08,毕康写道:
   
   诸位好,我觉得民国当归是一条最为安全、容易形成政治合力的理念,不论共和革命、还是单纯的民国回归,都是可以在两岸政治势力及民间民主人士中达成共识的。
   
   以上意见供参。
   
   南京 毕康
   2016-09-12
(2016/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