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徐水良文集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徐水良


   

2016-9-14日


   

   
   中共主动政改(转型),那才更加是最安全、最容易形成合力的理念。问题是中共坚决拒绝,根本不可能。
   
   民国当归也是同样。根本不可能。首先是中共坚决不同意,在中共体制内搞政改(转型),中共还坚决不同意,更何况回归被中共推翻的中华民国了;第二是国民党和蓝营早已放弃,现在他们唯恐得罪中共;第三是绿营坚决反对。很多大陆人一厢情愿,以为绿营会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和包括大陆的原中华民国即大中华民国。那纯粹是不了解台湾情况的大陆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第四是国民党当年也搞专制,回归专制的国民政府的中华民国,大家也有疑虑。
   
   与其幻想最安全最容易但没有可能性的道路,不如思考经过艰难努力才可能实现的现实道路。例如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和全民革命的道路。
   
   革命和改良的争论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了。
   
   但改良幻想,总是在理论和现实中碰壁破产以后,不断改换方式,继续出现。
   
   承认“转型已死”,就是承认最容易、最安全、最简单的改良转型,已经死亡,因为当权者中共坚决拒绝改良。但是,现在这种幻想又改变方式,宣布必须由中共同意改良为前提的复杂改良,即民国回归的改良幻想是最安全,最容易的道路。
   
   实际上,这种幻想,更加不可能,阻力更大。因为已经死亡的中共体制内改良转型,只要中共同意就可以了。现在民国回归不仅需要中共同意,让他们那被宣布“已经死亡”的转型,重新起死回生。而且不是中共最容易接受的在中共体制内的改良转型,而是让中共难堪、更加难以接受的在中共体制外的转型,即在民国体制内的转型。此外还要加上去争取早已放弃民国回归,唯恐得罪中共的蓝营来转变态度,同意得罪中共,重新捡起民国回归的理念;此外还要去说服从来坚决反对包括大陆在内的大中华民国的绿营,改变态度,来来同意和支持大中华民国,其难度,又比他们已经宣称死亡的中共拒绝的转型,难度增加了一两个等级。
   
   我们必须牢牢记住,从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任何“最安全、最容易”的改良转型道路,都必须以统治者整体的同意或容忍为前提。统治者不同意,那就没有办法,就必须走从下而上的革命道路。从历史的角度看,这革命,就是被统治者的历史“权利”。
   
   而如果统治者中间,有包括最高领导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同意,另一部人不同意不容忍,那改良,也可能是美国南北战争、日本明治维新那样的暴力改良,这种暴力改良,并不比革命温和。
   
   再说一句,与其死抱“最安全、最容易”,但根本不可能的改良幻想,不如去投入“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和全民革命”等非常艰难,但却比较现实的道路。
   
   非常感谢毕康先生回应中的理解,以及对讨论中对我们比较尖锐的批评和用词的宽容,也祝毕康先生全家中秋快乐。
   
   附:在 Sep 11, 2016,16:08,毕康写道:
   
   诸位好,我觉得民国当归是一条最为安全、容易形成政治合力的理念,不论共和革命、还是单纯的民国回归,都是可以在两岸政治势力及民间民主人士中达成共识的。
   
   以上意见供参。
   
   南京 毕康
   2016-09-12
(2016/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