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宁眼盲勿心盲]
徐沛文集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眼盲勿心盲

   
   
   2012年2月,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逃进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后,中共内部矛盾白热化。但无论是以温家宝为代表的亲民派,还是以薄熙来为代表血债帮都只令我冷眼观望,可是当有消息说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我便开始热血沸腾。
   
   2006年,我通过大纪元网站获知陈光诚后,就为这位心眼明亮的盲人所感动。“亲君子远小人”是我的人生准则之一。陈光诚心地善良,一身正气,象他的临沂老乡清水君和去山东旁听他的庭审而挨打的高智晟一样属于我上网后声援的仁人志士。高智晟在象陈光诚一样被非法绑架前指出,“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的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环节上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光诚的遭遇证明高律师何其明智!


   
   
   事迹
   
   
   1971年,陈光诚出生在山东农村,幼时发高烧导致双眼逐渐失明。据采访过他大哥的北京学者说,他父亲生前是教师,育有五子,光诚是老五。在没有盲校的情况下,光诚只能在家中接受父亲教导。18岁才得以上盲校的光诚不必象韩寒一样被迫抵制中共的愚民教育。但光诚20岁时就被迫走上维权之路。两次上访的经验让光诚得知上访没用,从此试图依靠中共颁布的法律来维护人权。
   
   2001年春天,毕业于山东化工学院外语系的袁伟静打电话给广播电台抱怨自己找不到工作。光诚听到后,打电话鼓励袁伟静。1998年,光诚到南京中医大学就读。由于家贫,他在求学的三年里时常挨饿。就是说,光诚虽然贫穷眼盲,却不怨天尤人,相反胸怀爱心,乐于助人……2003年,已经成为英语教师的袁伟静在父母反对下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毫无疑问,她看上的是光诚的高尚人品。他俩的婚礼上了当地电视台。
   
   结婚后,袁伟静辞掉工作,和丈夫一道为残疾人维权。因为她赞同光诚所说,“很多很多人都有你这种想法,说同样的话,都在讲这个社会如何如何不好,多么多么黑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哪怕把这个社会不好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
   
   2004年,光诚夫妇就带领村民提出罢免不称职的村委会。
   
   
   触雷
   
   
   2005年,大陆媒体的记者还被允许采访光诚。《法律与生活》半月刊刊登过人物专访《陈光诚,“以法律为业”的盲者》。文中表示,陈光诚“要讨回自己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并且有能力帮助更多的公民(残疾人以及健全人)维护自己所拥有的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
   
   2005年8月,在光诚夫妇披露和抵制以“计划生育”之名强迫绝育和堕胎等残酷手段后,光诚就开始被监视,被绑架,失去行动自由。同年11月,当光诚夫妇到坟地去祭奠父亲辞世周年时,当局竟然出动300多人跟踪监视。
   
   2006年3月11日,陈光诚被非法抓捕,后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被非法判刑并囚禁四年半。袁伟静在家里也继续被非法监视,在北京奥运时监视者居然超过四十。2008年,袁伟静发表致胡锦涛的公开信,从中可以获知身在狱中的光诚依然忧国忧民,他请家人转告中央领导,“希望他们能够直接出来与维权人士对话,把一些问题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来解决。如果执法人员仅仅为了面子,继续掩盖真相,继续采用暴力镇压,而不是依法办事的话,恐怕我们这个优秀善良的民族将面临灾难了。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多党竞争的政治体制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奇迹
   
   
   2010年9月9日,光诚出狱回家,遭到当权者与世隔绝。他的家被非法安装监控摄像头、手机屏蔽器、强光灯,变成了由数十人轮流把守的囚牢。他们被禁止外出,光诚的老母被迫负担采购。谁想提供帮助旋即被威胁警告。前去看望光诚的同情者和记者,无论男女,不管国籍,全都遭到拦截、殴打、凌辱、抢劫和强制遣返。
   
   即使如此,2011年2月,光诚夫妇还是录制了一个录像,传到互联网上,表达谢意感想,揭露非法迫害。被诬蔑为“卖国贼”的光诚面对迫害无所畏惧。他不仅不气馁,反而带着病体,鼓励中华儿女要勇于战胜恐惧,“用实际行动去救国家于绑架之困,解政府于被挟持之危,反抗奴役”。光诚认识到共党“要权不要脸”,主张民众“对所有无理要求绝不合作,对所有不实之言绝不应和”,对中共的“不义之举坚决揭露,绝不沉默”。他认识到互联网是“民众的喉舌”,号召民众为了社会变得更好,顺天应民,分清善恶,消除私心 ,遵循孔子,以直抱怨,共同努力。
   
   在录像中光诚还拿出一束干枯的花,告诉大家,他把这束花看作爱和希望的信物带进监狱后又几经周折带出来。他以此鼓励大家不要悲观,要有信心,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做事情,只要想做,想办法去做,办法总是比问题多得多,总是能解决问题的。光诚知道高智晟的遭遇,但他不怕象高律师一样遭到灭绝人性的酷刑。一正压百邪!2012年4月,光诚居然从被变成囚牢的家中逃出,在多人地帮助下成功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令世人瞩目。
   
   4月27日,光诚在网上发表第二个视频,控诉当局“非法拘禁老幼病残”, “入室抢打惨无人道”,对温家宝提出三点要求,敦促当局依法惩办迫害良民的血债帮。5月2日,光诚被迫离开使馆进入医院后,再次被与世隔绝。无人能够探访他,探访者全被当局拒之门外,甚至惨遭暴打,江天勇律师被打穿了耳膜;还有人因可能会去探访而被非法软禁。陈光诚只能通过被干扰的电话同外界联络,导致他改变留守大陆的初衷,要求一家四口前去美国。
   
   
   出路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如果陈光诚去了美国,最高兴的,应该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周永康领导下迫害陈光诚的各级官员,也会非常高兴,他们会举杯庆贺,庆贺消除了当前中国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庆贺免得被追究陈光诚案中的责任”。
   
   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奥巴马政府本来可以将功补过,借此敦促胡温清算血债帮,可惜政客们只顾眼前利益,无法象孙教授一样了解中共,捍卫普世价值,让天赐改变中国的良机变成帮光诚一家赴美留学的承诺。
   
   无论如何,光诚视“维权和求生一样,应该是人的一种本能”。以他为代表的大陆民众用言行告诉世人,中华儿女在中共统治大陆62年后,历经磨难,依然心怀善良,追求公平自由。光诚在医院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中一再表示:“我觉得这是上天在帮我,是天意!”确实,光诚坚守道义,拒绝屈服,上天自然相助。上天也需要义士向世人传达天意。
   
   在希望之声记者终于打通他的电话后,光诚表示坚持提出的三点要求,“要求中央政府派调查组调查清楚,并且做出公开处理,给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也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嘛”。最后他“希望咱们都能够实事求是地去追求社会公正,不要被一些短暂的利益所腐蚀吧。我想只要有信心追(求),为社会公正,为了我们社会变得更好去尽一点力,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5月19日,光诚一家被直接从医院送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
   
   但愿温家宝不辜负光诚的希望,能够向光诚学习,顺天应民。温家宝被一文坛剽客扣上了“影帝”的高帽子,如果他能落实光诚提出的三点要求,那么既可获得国内外舆论的支持,又可与光诚所受到的迫害摆脱瓜葛,还可一举消除恶名。
   
   2012年5月于莱茵河畔
(2016/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