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二○一六年八月一日,一份百余人发起提请人大审查废除“工龄归零”恶政的公民联署建议书在海内外传播,引发舆论广泛关注,海外多家中文媒体都刊载与转发。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先生,在对这一专题采访本作者时强调,这一问题能不能解决,是检验习近平是否真要“依法治国”的指标与试金石。这是来自民主台湾对习近平当政提出的一个问号。
   
   
   


   
   
   
   
   
      当今中国大陆,各地均以一九五九年原内务部(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覆函),“受过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应当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工作年限”的信函内容,剥夺公民“视同缴费工龄”所产生的退休养老权益,即“工龄归零”处罚。这一处罚现已致使大批公民,晚年因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而陷于哭诉无门绝境,形成了一个被断后路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本次签名中成都老人罗开文,在来电话中告知本文作者,他就是因被剥夺工龄无法退休养老而身着乞丐服,沿街乞讨,成为轰动舆论的一个范例。国务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如今竟还推行如此野蛮、非人道的“工龄归零”恶政,正在成为政府之耻、众矢之的。
   
      人社部执行哪个时期哪家法规
   
      近些年来,理论界、律师界都多次发出呼吁,网上舆论要求废除“工龄归零”政策声浪不断。甚至连全国人大代表都在十二届三次会议上,提出第5356号建议,要求对内务部第740号覆函等规章制度进行系统清理,废止“视同缴费年限”认定的条件限制。然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却在对“5356号建议”的答覆(人社建字〔2015〕136号)中,强调(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覆函等文件,“对开展社会主义建设起到了积极作用”。并敷衍说,要“兼顾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发展和政策的延续性,稳妥提出意见。”而事实上,人社部至今丝毫不改,依然基于部门利益,抱残守缺,选择执法,坚持推行。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在政府高调“依法治国”,宣传实现“公平正义”的今天,当年签发(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覆函的内务部早已撤销,其行文主体已在法律上不复存在,函中指向的“反革命”“其他坏分子”等称谓也已被否定。那个历史时期不存在了,那个职能部门也不存在了,人社部却继续以阶级斗争,镇压反革命时的信函为依据,自我授权,自行立法,处罚刑满释放人员,行使断人后路,取消养老金与医保待遇恶政,究竟是在执行哪个时期的哪家法规?
   
      无法自圆其说的严重侵犯人权
   
      当年中国,国家实行统一就业与分配,及“低工资、高积累”的劳资制度。职工工资收入,仅是自己劳动中得到很少一部分,大头被以国家名义截流,由政府承诺将其中的一部分用于职工退休福利。这意味着劳动者已用自己的劳动收入,按工龄计算给自己退休养老待遇买过单。因此,政府对在计划经济年代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负有义不容辞的养老责任。政府拒绝付出劳动者已经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金,是在经济上野蛮掠夺公民合法财产,在法律上构成了无容置疑的严重侵权。国家早已将保护人权原则写入宪法,尽管政府并未接受普世价值的人权观,而是将人权的主要内容锁定在首先保障人的“生存权利”上。而人社部这种剥夺公民退休养老权益,断人后路的“工龄归零”处罚政策,岂不是从根本上剥夺了老年公民的生存条件?这不仅是对国际社会人权保护原则的公然挑战,也是中国政府无法自圆其说的严重侵犯人权事实。
   
      本作者多年前就撰写过《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一文,批判坚持旧规旧制的不平等退休政策,引发包括《新华网》在内的网络媒体纷纷转载,网民对“退休双轨制”恶评如潮。在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召开的全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议上,人社部尹蔚民部长曾向全国人民承诺:二○一四年人社部“在社会保障方面,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着力解决『双轨制』『待遇差』问题。”然而,当今中国的所谓“并轨”,纯系欺世盗名,已触犯众怒。公务员借机大涨工资、退休金,建年金,发车补。机关事业与企业退休待遇差距不仅没有缩减,反而扩大。实质上企业与机关事业退休金待遇双轨制并没有真正并轨。而本文所指的“工龄归零”恶政,更不仅是“双轨制”问题,而是“无轨制”问题──大批老年公民,根本就进入不了养老通道;也不仅是“待遇差”的问题,而是众多老人根本就没有待遇的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说,“不能让企业退休职工年轻时流汗,老年时流泪”这已成为了当今中国的一大笑话!
   
      一个政府拒绝对公民的养老责任,注定要被世界公论所唾弃,更何况是对已为养老买过单的老人进行经济掠夺、待遇歧视。这些问题足以印证,人社部在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权力任性,非法妄为,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而不顾,坚持推行毫无合法依据的“工龄归零”政策处罚,把成千上万曾为国家付出劳动贡献的老人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推上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路。这岂不是在给国家稳定制造炸药?
   
      选择发声,就是捍卫公民精神
   
      在当今中国,各地那些仅仅因行使了宪法赋予的言论表达权而被以言治罪的“异见人士”,大多被人社部门“工龄归零”处罚延至终身,无法安生。他们虽多经正常渠道申诉,但一直为官僚特权所阻塞。例如在贵州,吴玉琴、廖双元等异见人士,早就与当地人社部门交涉解决无果,愤而要求废除“工龄归零”恶政;青岛异见人士近年来,虽经有关部门积极协调,试图灵活变通解决实际问题,但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责人,以官场滑头应对,向上推委责任,拒绝变通,断人后路,迫使青岛异见人士不得不挺身维权,依照《立法法》第九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要求人大对〔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予以审查废除。
   
      这份《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由青岛异见人士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姜春元共同发起,其中,姜福祯、张霄旭均是民主墙时期资深异见人士,“六、四”时,又因反对暴力镇压身陷囹圄,姜春元也因“六四”仗义执言被判重刑。这些久经磨难,依然坚守在大陆的异见人士,在当下日趋恶化的政治生态中,均面临养老生存问题而不应被冷漠。因此,发起人的这份建议书很快得到来自海内外社会各界的签名响应与支持,其中有工人、农民、商人、自由职业者,有教授、博士、律师、学者、诗人、记者、媒体人以及一些著名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和“工龄归零”受害者。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在签名感言中写道:“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与福祉是政府的应尽职责,对于这些权利与福祉的任何侵犯与扭曲都是政府的失职与耻辱!”可谓一语中的。
   
      选择发声,就是捍卫公民精神。正因为公权力不讲法,所以公民必须讲法。不与非法者合作,正是公民精神与异见人士的价值体现。为此,这一公民联署废除恶政活动,会持续不断、百折不挠地进行下去。
   
    来源:《争鸣》
(2016/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