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小平头夜话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盛雪女士的淫秽照,形象地展示了盛雪的品质问题是如何颠覆了一个族群或组织或事业,能够得以稳步发展并走向完善、复兴、繁荣和昌盛的健康秩序。
   
    一个民族或族群或某个事业,要想能稳步发展,并走向完善、复兴、繁荣和昌盛,首先是必须要努力进入一个健康的秩序轨道。就基督信仰对整个可见世界的透视,造物主(非信徒可以理解为“天”)所设计所管理的宇宙之本真秩序是:人类尊重并顺服造物主,以及由他所设计所管理的各种自然律和社会律;在男女两大关系中,男人是女人的头,处在领导者的地位,女人是男人的帮助者和辅助者;在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类是自然的看管和修护者;在与动物的关系上,人类是动物的驯服者和看顾者。在人类没有犯罪之前,宇宙中所有秩序都处在和谐状态——人与造物主可以面对面,身上有造物主的荣光覆盖。亚当和夏娃惺惺相惜彼此相爱。人与动物和谐相处。天不冷也不热。所有动物都以青草为食物,彼此和谐相处。但是当罪入了世界,宇宙中所有健康秩序都被打乱,处在了不正常的状态。但是造物主当初所设计的健康秩序,依稀可辨,人类社会中的族群或国家或组织,越向这个本真秩序靠拢,就越能走向健康、复兴、强大,越是背离这个本真秩序,就会逐步衰败、虚弱,甚至完全覆没。
   

    就普世文明进程来论,世界上不同的地域确实出现过非常短暂的母系氏族时代,但应该说,绝大部分国家或族群基本上都是以男性为核心遗传谱系而生存并繁衍,并且也都走过相当一个阶段的一夫多妻制,直到1563年,在意大利特兰特召开的的天主教大主教会议上,本着圣经的教导,一夫一妻制婚姻法正式实行。虽然因着罪对人性的玷污,导致在人类社会的所有秩序中,因着人无法恰当地履行与职分或角色相对应的责任与权利,导致不可避免会出现各种张力和博弈,但在整个普世文明轨道内,以男性为人类遗传谱系的核心,并让男性支撑起整个社会的基本架构,这乃是造物主普遍恩典的护理,保证了人类两大基本关系竭力向造物主当初最本真的设计秩序靠拢,并由此最大程度地受惠于这种相对正常的社会秩序。如果人类社会一直是母系氏族的形态发展,并以一妻多夫制的婚姻模式为主导,很难想象普世文明列车是否会驶入当代文明的境地?以女性为遗传谱系的核心,并让女性支撑起整个社会的基本架构,以及一妻多夫的婚姻模式,单单就男女两性天然的心理和生理构造来论,都是不合适的。一夫多妻制的婚姻模式,虽然并不是造物主原先设计的一种婚约关系,因为在就造的当初,上帝从男人亚当身上取了一根肋骨而造了一个女人,并没有取二根或三根肋骨而造了二个或三个女人作为其配偶。但是因着罪对世界的介入,导致人类社会就自然物质条件,确实走过了一个极其原始、落后并艰难的阶段,以致自身物种的繁衍都面临挑战,因此造物主默许了一夫多妻制婚姻模式在世上存在了相当长的阶段。
   
    但我并不是要否定在人类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在政治舞台所涌现出来的杰出女性,也不是说中国社会今后不可以出现女总统或女总理,或在某些组织涌现出女主席或女总经理等。我没有理由要对女性同胞如此藐视,既然能看到上天经常赐给一些女性以卓越的才识和能力。但是,若有女性被置放在一个国家或族群或组织之最高领导人的位置,那么确实必须要对其内在生命和人格品质等方面提出比男性更加严格的要求。
   
    如果有女人既有超群的才识和能力,同时贤淑端庄、廉耻自守、品德兼优、柔和谦卑,这样的女人虽然在职权位分上扮演着某个团体之“头”的角色,但是其卓越恩赐和最高职权相结合而来的犀利锋芒,就会在其生命中所洋溢的美好女性特质里得到最大程度的收敛,并在这种独特的女性阴柔性情里获得最为智慧的表达,同时,她也以这种生命素质和行事为人,表达了对男性整体生命尊严的保护、爱戴和敬重,更是对那个古老又恒久的男女两性秩序的顺服。这样的女人,即便成为了某个国家或族群或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在她身边或是手下工作的男人们依然会蓬勃地张扬着男子汉特有的阳刚正气,并随之迸发出巨大的热情、智慧和才能。她虽然处在最高职位上带领一个族群或组织,但是她谦卑地把自己摆在男性之帮助者和辅助者的角色来完成领导权柄的执行。在外在的职权顺序上,她是一个领导者,但是在生命价值和领导权柄的实践过程中,因着她的谦和、恭让与温柔,以让众多男人雄性之美之力之才智,与造物主所赐予她的卓越才识和能力彼此作用相互激发,那么在这个层面上,男女本真的健康秩序,并没有因着一个最高女性领导人的出现而被颠覆,相反是以更为艺术和敬虔的方式被赋予注目和尊重,那么这样的女性领导人,就依然会让一个族群或团体或事业蒸蒸日上,复兴、繁荣、昌盛。
   
    还有一个相对较好的情况是,有某些女人,有卓越的恩赐,人格和品德都没有问题,但是个性张扬而刚烈。这样的女人一旦成为某个族群或组织的最高领导人,那么个性、恩赐与职权,三强兼于一身,难免就会产生一种异常犀利的处事风格,对他人尤其是男性构成一种居高临下、嘟嘟逼人的威力,这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男性尊严、才能和创造力以限制和扼杀,但假如在她身边能有一些以柔克刚的成熟又智慧的男性加以平衡与调和,那么,这个组织或事业依然可能得到健康的发展。这种铁娘子式的女性领导人,阶段性地出现是可以的,如果是持续频繁地出现,对一个组织或事业,依然不能带来很大祝福,即便她个人在各方面无可挑剔。
   
    然而一旦有女人,品质恶劣,尤其是在性道德方面严重堕落,竟然又被置放在了一个族群或组织之最高领导人的位置,就必然会对这个族群或组织制造巨大的破坏力,甚至是全军覆没的灾难。因为在爱与性方面的忠贞乃是女人的天性,一旦有女人,特别是婚约中的女人极端滥情滥性,随之而来的就是其整个人性美德的全然被摧毁,与此同时,就是其对一个事业在真理和规律性层面之认识和把握的智性触须也被完全切断。这样的女人,显然已经失去作为一个族群或组织之最高领导人的资格。
   
    我曾经说过,当一个民族的阳刚力量普遍枯竭时,求生的本能就会探入到女性的阴柔里寻找庇护,于是会平地冒出若干惊天地泣鬼神的忠贞烈女来;同时,在一个族群或组织当中,一旦女性的邪淫势力占了上风,必然会导致男性阳刚正气的普遍枯竭,随之而来的是整个族群或组织的衰败和没落。换言之,当普遍已经失去阳刚正气的族群或组织,从女性阴柔中所燃起的悲烈和坚贞之火焰或是伟岸的母性光辉中寻找庇护,还是有很大可能得以生存下去;但是一旦这个阳刚正气已经普遍枯竭的族群或组织,艰难匍匐扑向荡妇的淫威中寻找支撑和倚靠,那么必然就是灭顶之灾的降临!
   
    许多女权主义者或许以女皇武则天为骄傲,认为女人终于在那个朝代摆脱被奴役被压迫的命运而得以扬眉吐气,把男人们给踩在了脚底下。身为女性,我为中国历史以来女性整体性所遭受的压迫和凌辱深感忧伤和怜悯,但是吕后、武则天、慈禧等女政客的出现,并没有让我感到多么欣慰和自豪,相反感到非常悲哀。我憎恶这些女政客,如同我憎恶历史上的所有暴君。这些女政客的出现,让我对整体性被奴役的中国女性,由深重的悲悯之注目,一部分视线转向了极端憎恶之注目。我总是无法想象,有些女人,竟然会为了权力的欲望,把亲生的孩子杀死,把自己的丈夫害死,这种女人其人性已经怎样地落在了魔性的掌控当中?鉴于造物主对女性心理和秉性的塑造特质,女性一旦出现魔性化的邪淫特征,并掌握了巨大权力,那么其对社稷和文明的杀伤力,通常来说,是会远远大于同样心理和人性变态的男人。即便在后宫这样纯粹属于皇帝床帏的领地,对后宫第一人皇后,古代士大夫们也都认为:一个皇后如果仁慈宽厚、品德优秀、端庄稳重,不但能让后宫平静和谐,更能够母仪天下,造福于社稷苍生;而如果皇后歹毒妒忌、睚眦必报、轻浮浅薄,不但会造成后宫不得安宁,严重的乃至于天下大乱。这个理念本身是正确的,决不是封建糟粕思想。
   
    中国社会这几千年专制历史基本都是由男性的暴君来统治,就制度演变以及无数生命的被戕害来说,当然是巨大悲剧,但是假如这些暴君的角色都是由邪淫的女性来担任,而男人们都成为了她们玩弄于股掌的宠臣,那么结果已经不是用什么程度的悲剧能够形容。剧情已经散去,舞台也已拆卸,只有在世界历史书上还记载着在遥远的东方,曾经有这么一个国家存在过。所以,在武则天死后,专制统治的最高权柄最终还是回归到男性统治者的谱系,这无疑是历史理性而正确的选择。当然,我并非要完全抹杀武则天——这个中国历史上的唯一女皇帝,确实在繁荣与稳定当时的社稷方面确实作出过一定的贡献。
    当一个男性成为一国之暴君,虽然其本人以及身边那群邪恶而无知的蠢臣,会不断释放对社稷和苍生的破坏力和杀伤力,但社会中无数充满阳刚正气的男人,会因着男性被置放在了领导角色之社会秩序,而得以张扬并激发,然后在一定程度上对暴君以及蠢臣们所制造的破坏力产生限制、平衡和对抗。然而一旦邪淫的女性占据最高领导者的位置,那么,臣服下来的男性通常都是阳刚正气完全枯竭的窝囊男人,而其他广大充满正义感的男人会因着这种颠倒的两性秩序而持续被压制,直到完全失去尊严,也成为荡妇淫威的牺牲品。广大善良而正直的女性群体,虽然在与男性之角色较量中占据上风,但对那个邪淫的女性权力掌握者,通常是无法产生足够的正义力量,能够对邪淫势力以相当程度的抵消和制衡。
   
    像盛雪这样的女人,竟然曾经在海外民运圈里混得水动风生,左右逢源,成为民阵主席,乃至一度成为了偶像式的“民主女神”,很不幸,这完全就是上面所提到的,乃是女性的邪淫势力在海外民运事业中占了上风,民阵以及整个海外民运圈之男性阳刚正气的枯竭,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这么多年来,她以这种登峰造极的淫荡生活方式(这一组淫秽照,只是她极端滥情滥性的冰山一角之明证),在海外民运圈里耀武扬武,不但把婚约中的丈夫以及与其有稳定性关系的男人之尊严踩得稀巴烂,还把民主组织和事业能够得以健康发展的两性秩序完全颠覆。如果到现在还涌现出一群男男女女,热泪盈眶、奋不顾身地趴倒在荡妇的脚边寻找支撑和出路,那就是在豪迈而决绝地扑向灭顶之灾的火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