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小平头夜话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王传忠)
   

   为了彻底地揭露盛雪"伪见证人"真相,本人再次根据封从德、盛雪的相关文字所留下的思维痕迹,进行全面性解剖。
   
   一、"当我(封从德)看到张健抛出《血色黎明》时,就料到火迟早都会烧及《六四档案》"。
   说明:
   《血色黎明》是封从德为盛雪捏造伪证的重要证据,否则,不会如此心虚。
   
   二、封从德向盛雪索取"有没有对别人说过,自己不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文字材料。
   说明:
   封从德企图以索取"文字材料",来作为推卸捏造伪证责任的依据。
   
   三、盛雪回复封从德索取"文字材料"的邮件当中,最后的一句表明"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是在见证天安门广场的屠杀"。
   解释:
   盛雪从来没有对包括"封从德"在内的任何人说过,自己是在见证"天安门广场的屠杀"。暗示是封从德私自为她捏造伪证。
   分析:
   盛雪清楚,封从德想把捏造伪证责任推卸给她。所以,盛雪才警告封从德,她从来没有对封从德说过"自己是在见证天安门广场的屠杀";这就意味着,盛雪也就不存在有交给封从德,证明"自己是在见证天安门广场的屠杀"的任何书面材料。
   由此推断,《血色黎明》不但不是盛雪本人所写,也更不是盛雪本人提供给封从德为她捏造伪证的书面材料。
   
   由于在《血色黎明》上,注有"民阵多仑多支部快稿",表明是该支部向报社提供《血色黎明》的。由此推断,也是该支部将《血色黎明》交给封从德进行捏造伪证的。
   
   显而易见,是该支部和封从德在盛雪不知情下,以私自编写《血色黎明》为基础,为盛雪捏造伪证。这也就是封从德至今还继续为盛雪辩护的根本原因。
   说明:
   时任该支部主席"吴春萌"和"封从德"两人,是私自为盛雪捏造伪证的主要人物。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图:盛雪这些年来都在自我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者。但毕竟是冒牌货,言谈都是空泛笼统的“假语村”言。今年3月31日盛戏子在多伦多市中心巨大的坦克人照片前搔首弄姿。新一轮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戏码又开始上演。
   
   四、关于封从德的《六四档案》中《血色黎明》问题。
   首先指出,在《六四档案》中的《血色黎明》,并非是原文,而是被剪切下来的关于《血色黎明》的报纸照片。
   该照片中注明"民阵多仑多支部快稿",可见,《血色黎明》是由该支部提供,而不是由盛雪本人提供。
   同时注有"见证自由导报",而且,这些字明显是在该报纸被剪切下来后,蓄意"添加"上去,再拍成照片。
   封从德采用这种被"添加"后的报纸的照片、而不是直接采用原文贴在《六四档案》网站上,显然,是因为它们会产生不同作用的效果。
   将《六四档案》中现有照片打印出来,进行分析其作用,就会明白封从德的真正目的。
   从打印出来的材料可以看出,它具备有《六四档案》网站、关于《血色黎明》的报纸照片、"民阵多仑多支部快稿"以及"见证自由导报"等主要内容。
   将这些内容进行贯穿起来,就必然会显示出该材料所要表达的意思,即:
   "民阵多仑多支部的(时任副主席)盛雪,在报纸上发表的《血色黎明》,因被《六四档案》负责人封从德确认,具有'见证自由导报'的重要作用,被列为了《六四档案》中见证'六四屠杀事件'的重要历史资料。"
   显然,该材料足以成为盛雪向世人声称自己是"见证人"的书面证据。
   由此可见,封从德的真正目的就是,为盛雪捏造向他人声称自己是"见证人"的书面证据。这种书面证据,对于刚来加拿大不久的盛雪来说,对她解决移民身份的政治庇护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这种书面证据的整个捏造过程就是:
   该支部先为盛雪写了《血色黎明》,并且以"民阵多仑多支部快稿"名义发表在报纸上,再把报纸剪切下来,添加"见证自由导报",然后拍成照片并交给封从德贴到《六四档案》网站上,最后,该支部再从该网站上打印出来,严然就是一份伪造"见证人"的极为可信的书面证据。
   
   在这里必须作个简单介绍:
   为成员成功获得政治庇护,海外"吃人血馒头"组织的通常做法,就是除了给成员各种官职头衔以外,还会按照他们的文化水平,为他们写政治性文章,并发表在不同报纸或民运性质的网站,然后再把关于文章内容的报纸剪切下来、或从网站上打印出来,作为他们政治庇护的书面证据。
   
   因此,根据这种通常做法可以证明,吴春萌和封从德都陷入了盛雪的政治庇护案,早就是"吃六四人血馒头"的动物。
   同时,盛雪在毫无学历和政治资历下,却能够担任该支部副主席。显然,这种"副主席"头衔,也是为了盛雪政治庇护的需要而授予的。
   据上面分析得出,盛雪伪"见证人"的真相就是:
   盛雪为了解决政治庇护问题,加入了民阵多仑多支部;
   该支部不但授予她"副主席"之名,还为她编写了《血色黎明》、并在报纸上发表;同时,该支部与封从德共同为她捏造了"六四屠杀见证人"的书面证据;盛雪最终以"民阵多仑多支部副主席"和"六四屠杀见证人"双重身份材料,成功骗取了"加拿大移民身份"。
   
   这种真相的结果表明,该支部和《六四档案》,早就成为了吴春萌和封从德吃"六四人血馒头"的工具。
   由于,《血色黎明》是贯穿伪造盛雪是"六四屠杀见证人"整个事件的核心问题,所以,吴春萌不但应负有全部的责任。
   封从德不但利用《六四档案》,为盛雪捏造伪证,至今为盛雪进行辩护。封从德的这种行为,是对"六四精神"的莫大耻辱,必将被钉在中国民运史的耻辱柱上。
   
   严格地从客观上讲,盛雪确实没有为自己捏造伪证,就象她向封从德说"我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是在见证天安门广场的屠杀。"一样。因为,都是吴、封两人私自为盛雪捏造"见证人"伪证。
   但是,盛雪却是吴、封两人捏造伪证的受益者:
   她不但利用"六四屠杀见证人"的伪证,向加拿大政府成功骗取了"移民身份";同时,还利用伪造的"六四屠杀见证人"身份,向各种组织和媒体骗取政治资本。
   盛雪更为可耻的行为的是,利用吴春萌为她捏造伪证的丑行,长期把持民阵成为其本人"吃人血馒头"的工具;利用封从德为她捏造伪证的丑行,逼迫封从德继续为她辩护。
   
   五、封从德的"网络地图距离论"。
   说明:
   封从德只能进行论证和推翻质疑者的错误论点,根本没有证明盛雪是"见证人"的"真凭实据"。
   
   六、封从德说"译者理解失误:3点半枪声让大家猛醒[真开枪了],而非让我[从睡梦中]醒来(woke me at 3:30);"。
   解释:
   "凌晨三点半",盛雪是在"石头大战"现场,不是在家中。封从德认为两文内容不一致的原因,是因"译者理解失误"而造成的。
   分析:
   如果盛雪三点半是在"石头大战"现场,
   那么,无法解释《血色黎明》中"五时多,我开始往广场那边走"。因为,如果盛雪三点半从"石头大战"现场开始走五分钟到达广场,即"3点35分"左右,与"五时多"不吻合。
   (所以,封从德必需继续编造新"谎言"来进行"圆谎"。)
   说明:
   封从德企图以捏造"译者理解失误"为理由,将两文内容强行拼接成一体,为盛雪进行第一次"圆谎",并把两文内容不一致的责任,诬陷到麦克林杂志"译者"身上。
   
   七、封从德指出"三点半至五时多,中间(盛雪)回家休息"。
   解释:
   盛雪三点半在"石头大战"现场,听到"枪声"后回家,然后等到"五时多",再从她家走五分钟到达广场。
   分析:
   封从德的"回家休息论",必然增加了盛雪来回路程的"亲身经历"。但是,这种"亲身经历"在两文中均无任何的叙述。同时,在这来回路程是否有中共戒严军队的问题。
   (所以,封从德还需要为盛雪继续编造这段"亲身经历"。)
   证明:
   封从德企图以捏造"回家休息论",进一步将两文内容拼接成一体,为盛雪进行第二次"圆谎"。
   
   八、封从德说"看来,两年后麦克林杂志(Maclean's)的报道沿袭了(盛雪《血色黎明》)英译本的误解。"
   解释:
   在封从德"看来",该报道存在有"英译本的误解"问题,并非出于盛雪之口,所以,该报道不能作为否定盛雪的"见证人"身份的依据。
   分析:
   由"看来"两字足以表明,封从德的上述说法,完全是主观臆断、不是向"译者"求证后的客观事实。
   同时,该报道中"当雪走到距离她家只有五分钟的广场",在《血色黎明》原中文版中根本就不存在。由此,可以推翻封从德的说法。
   说明:
   封从德企图以捏造上述说法,否定该报道的"真实性"问题,来推翻否定盛雪的"见证人"身份的依据,为盛雪进行第三次"圆谎"。
   
   九、"下面我(封从德)會用更翔實的資料進一步證明, 六四清晨盛雪見到廣場坦克衝刺嚇唬人群及身邊二人中槍的地點,就是B點(嚴格說比廣場東側路和前門東大街交叉口還要靠東一些,也就是距離還要短一點)。
   解释:
   封从德从"更翔實的资料"中,找到了盛雪的见证现场在B点附近,但还无法确定"具体位置"。
   分析:
   "见证人"本身就要对见证的时间、地点和内容进行如实叙述,以便世人查证。
   然而,封从德从"更翔實的资料"中,还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说明盛雪从未对封从德说出"具体位置"问题。
   "六四史实家"陈小雅指出,盛雪不回答她关于"具体位置"问题。这说明盛雪连自己见证现场都不知道在哪里,哪是"见证人"?
   说明:
   封从德企图以"更翔實的资料",为盛雪的见证现场具体位置做伪证,继续为盛雪进行第四次"圆谎"。
   这种"见证现场证明论",本身就是证明封从德捏造伪证的铁证之一。
   
   最后,强烈呼吁所有反对盛雪的正义之士们:
   彻底铲除"民运败类盛雪"的时候到了!呼吁全面发起向加拿大政府起底盛雪的"移民身份"问题。
   
   (必需指出,"盛雪'伪见证人'事件"主要有以下三个核心问题:
   1、封从德必需澄清关于《血色黎明》文章的报纸照片来源问题。
   2、吴春萌必需澄清给报社提供《血色黎明》问题。
   3、关于该报纸照片上注有"见证自由导报"六个字的来源问题。
   以上三个问题,就是进行彻底地解剖盛雪伪"见证人"事件的核心问题。)
   
   
   中国民主党福建省委员会
   
   
   附:
   
   血色黎明
   
   
   盛雪
   
   
   
   六月的天很热,可是我感到一阵阵发冷。下午在长安街挤了几个小时,正赶上六部口放催泪瓦斯,大家四散奔逃还是有人受伤。部队真的进了城,也真的被拦住了,想想心里有些好笑。共产党建国四十年了,人民解放军进入自己国家的首都需要化装成民工,似乎遍街的平民百姓都是敌人,而解放军是深入敌后的地下党。武器弹药统统装在伪装的麻袋里,不像是到天安门清场,更像是在准备一次军事暴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