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
小平头夜话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前面省略3000字,是我从基督教视角来简单分析国家恐怖主义,怕非信徒看不懂,就作了删除.昨天收到不知什么人发给我和克里斯蒂娜的邮件,说盛雪大仙又开始到处活动,乞求一些当年的学生领袖和民主精英们支持,雄心壮士豪情万丈地准备竞选下一界民阵主席啦!!!哈哈!恭喜!恭喜!小女子拭目以待,看看这会有哪些学生领袖和民主精英们热血沸腾雄赳赳气昂昂地喊道,为盛雪大仙主席效忠的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来到了!小女子一定挨个登门拜访,主要是去谦卑受教,看看我的脑瓜子到底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劳烦学生领袖们和民主精英们给点拨点拨,然后小女子也趴倒在盛雪大仙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央求道:救济我,救救我,救救我脱离暴政的水深火热!我的大仙主席啊!😁真的很有意思哦!)
   
    我本来并不想关注盛雪大仙高喊的国家恐怖主义,她的理论和文字水平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兴趣,直到一天不知在哪一封邮件中无意中读到,说是盛雪大仙经过研究,找到了破解国家恐怖主义的方法,又有一个叫陈德奎的,此人据说是博士,更是盛雪大仙的超级粉丝,大言不惭地吹捧说,盛雪大仙在研究国家恐怖主义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乃是世界第一人。虽然我知道盛雪大仙,是不管死人活人,狗粪牛粪,马屁人屁……只要听说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她都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终究是提高还是折损自己,都会干脆决绝地贴到脸上再说,结果经常闹出笑话来。比如,刚刚费尽心思,弄了个国际笔会下面一个功能性部门的副主席头衔,知情人告诉我说其实这活儿也没什么人愿意干,但盛雪大仙主席却如获至宝,过不了几天,她晒在网上的自我介绍中,在无数顶华而不实的桂冠中,就多了一顶“世界级作家”。也不看看自己这些文字,最多也就是一个高中生的水平。除了盛雪大仙已经丧失了任何自知之明的能力,我发现她的那些超级拥趸们,好像最基本的判断力和辨别力也已经完全丧失。

   
   但出于好奇我倒想看看,这盛雪大仙真的是否沾染上了什么仙气儿,一次就在她发给什么群组的,她写的关于国家恐怖主义的文章中抽了一篇,只看了一半就感到惨不忍睹。在这半篇文章中,盛雪大仙不过是在用概念解释概念,概念玩转概念,概念套用概念,玩得热热闹闹眼花缭乱。盛雪大仙故作深沉,一副掌握了宇宙永恒真理的博大精深之口吻写道:中共在什么阶段,采用的是国家恐怖主义;苏共在什么阶段,也采用的是国家恐怖主义。国家恐怖主义的方式有:用钉子钉,用鞭子抽,坐老虎凳……看得小女子爆笑,不得不打住。
   
   我本来是想找她一篇文章来专门剖析,但是这样就特别浪费时间,而且分析她的文章我担心沾上仙气儿。但总之,小女子我敢百分百地下结论,对于破解国家恐怖主义,盛雪大仙根本就连门都还没有摸到,甚至究竟国家恐怖主义是怎么形成的,她也是压根什么概念都没有。让人讽刺的是,导致国家恐怖主义得以形成的最为基础性的罪孽之刺,就在她身上表现得登峰造极,那就是极端自我为中心并由此而来的极度自私自利自我迷恋,甚至到了丧失任何自知之明和自我省视的能力。恰如她到处演讲的中国式共害,也是同一个道理,就在她自己的生命和人性中,里里外外彻头彻尾地张扬着中国式共害之所以产生的严重罪性。如果她真的对解决国家恐怖主义和中国式共害哪怕有一丁点的认识,她都会尝试着谦和地面对自己的问题,尝试着真诚地面对同事、朋友和民众的质疑,而不是绞尽脑汁抵赖和狡辩,甚至倒打钉耙、栽赃污蔑、中伤抹黑,无所不用其极。当她深陷在各种恰恰导致国家恐怖主义和中国式共害最为基础性的人性罪孽淤泥中动弹不得,她却高喊她经过研究找到了破解国家恐怖主义和中国式共害的路径,这就好比一个罹患癌症、病入膏肓的人,却在到处做广告她已经发明出了医治癌症的灵丹妙药,无以复加的欺世盗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如盛雪大仙从来就具备舍得一身剐之满不在乎,还有不怕被奚落被嘲弄的变异羞耻观,她再次无所顾忌地玩转起国家恐怖主义这个口号,通过各种变魔术的花招把这个高深的议题变成了她购买了专利的品牌,因为她有绝对的蒙昧无知并自知之明的严重缺乏,以致她成为有史以来最适合被人形容为“无知者无忌无耻者无惧”的一个人。要不是看到新近又看到一篇文章,竟然给她冠之以“大帅”的军衔,小女子真不想去撩拨这堆臭大屎,但既然这世道如此荒唐,愚昧的人总是熙熙攘攘,那么我又感到有必要把自己的认识见证出来,哪怕能唤醒一个昏睡的人,也是值得的。
   
    上次收到一篇文章,写盛雪大仙行走在五月的国家恐怖主义中,还贴上了一张雷人的照片。那张照片中所传递出来的惶恐表情,我当时心中产生最深的感受就是,盛雪大仙虽然在高喊着要反抗国家恐怖主义,实际上喊出的是她的灵魂最深处的绝望又无奈的恐惧。盛雪大仙到底在恐惧什么?
   
    这个被各样恶罪牢牢捆绑的女人,在她高喊着要反对国家恐怖主义时,她喊出的是她自己灵魂深处对真爱的恐惧。到底什么是真爱,究竟长什么样子,究竟会在心灵和生命中会引发什么样的颤栗和激荡,究竟需要一道什么样的品质围城对此进行保护,对她是完全陌生的,因为她没有机会也从来就没有体验过。在这点上,我确实对她充满怜悯和痛惜,要不是她是一个如此爱招摇爱献丑的公众人物,尤其是打着自由和人权等高尚幌子,我真不愿意去把如此惨淡、荒寒又恶俗的人性赤裸裸地揭开。我宁愿践行圣经所教导的“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但是当罪在公众领地光明正大地行骗时,那么我只能履行圣经教导的另一个与之平衡的真理——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14岁的时候遭遇性侵,尤其是发生在畸形的家庭伦理关系中,从此那个让真爱得以存活的禁区被完全冲破。14岁,少女情犊初开的青涩年龄,然而让绝大部分孩子都曾经挥之不去欲罢难休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她从来就不曾体验过;在这个青涩年龄的女孩,对羞怯怯暗恋的男生那种撩人心扉的牵念,那种彼此擦肩而过或肌肤偶尔相触所引发的颤栗,她从未曾感受过;白璧无瑕的初恋激荡在心灵的甜蜜感受,尽管多数总是逃脱不了夭折的命运,让无数人痛不欲生,但也正是这个过程对人性和心灵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并由此而来对最本真最质朴之真爱的深刻体验,让多少女性在走出家庭和学校的保护而进入充满狂风暴雨的社会生活中,在无数次面临感情和爱欲的诱惑时,生命中催生出巨大的力量守护爱和性的忠贞。而两性之间的真爱,必须以爱和性的忠贞为基础,没有爱和性领地的忠贞就不可能会有真爱。爱情就本质是排他性的,无论是心灵还是肉体,都得为那个特别的人而坚守。一旦进入婚约,那么这份坚守就上升到神圣的彼此委身。在基督信仰对婚姻秩序的规定: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盛雪大仙虽然吹嘘说自己有30年的稳定婚姻生活,但考察其所作所为,她早就把婚约的严肃和神圣性踩得稀巴烂,这30年的婚姻,不过是一纸从来就没有真爱充满其中苍白而空洞的合同。对于真爱,她是陌生、惶恐并恐惧的,因为她活了半辈子,却连真爱究竟长什么样子,压根就没有概念。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她就像一个底部有巨大漏洞的容器,人性中的诸多美德都遗漏殆尽,因为人性中的诸多美德,乃是以两性忠贞之爱为根基的。
   
    盛雪大仙虽然在高喊要反对国家恐怖主义,事实上喊出的是她自己灵魂深处对真相的迷惘和恐惧。究竟什么是真相,盛雪大仙对此是模糊的,因为她识别真相的能力几乎为零,这就有了她的撒谎成性。我曾经剖析过她的撒谎成性非常具备特殊性,到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撒谎,她在扭曲一个事情真相的时候,她仿佛就进入了那个被扭曲的状态中,甚至连她自己都认为那就是真相,如此一来,撒谎对大部分人所带来的惶恐、紧张和不安等心理,她就体验不到,这也就有了陈毅然姐妹多次揭露,盛雪每次撒谎都是信心满满,说谎说得比真的还要真。
   
    比如,我曾经读到她在一篇文章中指责朱瑞,大意是说虽然你对我不友善,但在某次汉藏会议上我照样安排你发言,并且后来还给你寄机票。当时读到这里,我还真感到盛雪大仙还真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而朱瑞女士则有点不够朋友,直到几个月后,我无意中在朱瑞女士的文章中看到,那次汉藏会议朱瑞是被主办方特意邀请去在会议中发言的,盛雪大仙不过是在执行主办方的一个安排而已,但好像在盛雪大仙的认知中,她就是安排朱瑞在会议上发言的主办方,而不是执行者,因此朱瑞就应该为此对她感恩戴德(至于机票,朱瑞女士则说从来就没有收到任何机票)。这就好比某女主人摆上设家宴,预备了丰富的食物,邀请客人来到,然后吩咐家里的仆人好生招待。通常来说,客人在离开时除了对主人感谢外,也会跟仆人客气地道谢,但是在今后的礼尚往来中,客人是没必要非得回请这个仆人,只需要回请主人。但假如盛雪大仙就是这个仆人,她就认为不回请她的那个客人是欠了她的人情和面子,因为那天她如此客气地招待她了。她好像并不能区别,在这个事情上,真相是她只是一个仆人,而不是主人,人家只需要感谢主人。可能在接待的过程中,她找到了女主人的感觉,然后她就把这种错乱的感觉变成了事实,即她就是家宴的女主人。这就好比她住到了另外一个有妇之夫的家中,一般的女人对那个明媒正娶的女人多少会有所顾忌,毕竟那是屋子的女主人。但在盛雪大仙解读真相的思维中,这个男人在当下的阶段非常在乎她,让她找到了女主人的感觉,然后她就把这个错乱的感觉,当成了事实,认为她就是屋子的女主人,于是就进入到这个被扭曲的真相中,理直气壮地对真正的女主人颐指气使发号施令。我发现,她的这种对真相的扭曲在她生活中比比皆是,以致一个跟她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披露,从她嘴里出来就没有一句是实话。小女子我惊悚地发现,在她的认知思维中存在一种对真相的本能模糊和解构之功能。
   
    这个被各样罪恶捆绑的女人,就如她对真爱和真相没有一点概念,事实上她与所有跟“真”紧密相连的东西,比如自由——心灵的真实状态,人权-——生命的真实尊严,民主——公民的真正权利,博爱——人性的真实需求,等等,都是没有一点概念。凡是与“真”紧密相连的东西她不懂,更加不知道如何去珍惜,更加不懂得如何去争取。她是一个被“假”所充斥所包围的女人,她活在“假”中并以“假”为生存的手段。与此同时,她的整个生命都会有意无意地释放出一种剧毒,竭力地摧毁凡是与“真”紧密相连的东西。就我们大部分人性,都存在一些软弱和劣根性会对“真”造成损害,在某些处境下就好比一个人手里拿着毒品去破坏“真”,但盛雪大仙跟大多数人都不一样的地方是,她的整个心灵和生命就是破坏“真”的毒品本身,源源不断地释放毒素或毒气去破坏“真”。这个销毁“真”的功能过于强大,以致大部分人身上来自“真”的正能量根本就没有能力抵制并消解从她生命里出来的毁灭“真”的负能量,相反,他们生命中来自“真”的正能量,很容易就被她生命中巨大的“假”之权势吞没,与此同时,对“真”的追求并对“真”的辨别力也丧失殆尽,最后导致在与盛雪大仙有着紧密而稳定交往的人际关系中,要就是像陈毅然、刘邵夫、彭小明和费良勇等,被“真”的力量驱使而奋起与其决裂,要就是集体性地坠入漆黑的虚假深渊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