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正大光明
·邪教的变异(图)
·《无路可逃》的多重警示意义(图)
·“十问”可辨识邪教门徒会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网传李洪志母亲芦淑珍8月病逝纽约
·母亲病逝,李“主佛”是喜是悲?
·李洪志“雷语”笑煞人
·骨干之死与缥缈虚幻的“圆满
·没有实地调查,“强摘”报告从何而来?
·一场有关闫永明与李洪志的闹剧
·“全能神”骗人“四毒招”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明天系」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肖建华实为北京涉黄集团保利俱乐部的“肖亮”?
·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美国之音关于肖建华虚假报道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大玩资本魔方,超高财技操盘
·“资本大鳄”的丧钟已敲响!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为了让人相信“活摘”,法轮功拿出在自己授意下,指使两个大卫杜撰的“活摘报告”作为“有力证据”。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数版的“活摘报告”满纸胡言,荒唐可笑。
   
     一、“活摘报告”多次修订。在法轮功的授意下,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发表了一份《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污蔑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2007年1月31日又发表了这份报告的修订版,2009年11月16日,260页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成为了这份报告的第三版,2012年又更新了第四版。最近的轮媒又在鼓吹说,两个大卫与另外一人合作,出炉了“最新报告”。看似是不断的“证据”补充,说白了,这是他们心虚的表现。如果此前的多份“调查报告”证据确凿,那么活摘就已经是铁板上订钉的事情了,不断地“更新”,只能说明他们自己对此前提供的“证据”底气不足。
   
     随着诸如“皮特”这样被法轮功收买的特务露出原形,两个大卫在“调查报告”中不断推出新的“证据”。轮媒还在厚颜无耻地叫嚣,中共若想证明“活摘”不存在,必须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来。可“活摘”是法轮功炮制出来的,必须由他们自己举证才行。事实上,如果真要对簿公堂,法律上也不会让一个个证据被证明虚假之后,再给你无限制补充“证据”的机会。否则,别人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谁主张谁就必须举证,这样的一个基本常识都不懂,对于法轮功这样的法盲,真是无言以对。


   
     如果是法律条文,经常修订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需要与时俱进及时完善。而对于“活摘”这样一个本身存在争议的新闻热点,撰写调查报告就大不同了。为了力证真伪而去进行调查,需要其严谨的程序。如果做出的“结论”出尔反尔,势必使可信度大打折扣,甚至根本不被人采信。
   
     二、“活摘报告”充满臆测。据《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北京协和医院外科教授黄洁夫在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指出,直到今天,国际上还有一些势力仍然在对中国的器官移植工作造谣中伤,这些抹黑是对器官捐献志愿者和他们家庭奉献精神的侮辱:“去年(2015年),中国进行了10057例器官移植,大概占到全球总数的8.38%。这与(中国)免疫抑制剂使用约占全球8%份额的比例相同。然而,仍然有说中国每年用囚犯进行10万例移植手术的猜测。这太荒谬了。这是对移植专家智慧的侮辱,更是对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庭做出的牺牲的侮辱。”
   “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而两个大卫的“调查报告”声称,中国每年器官移植大约6万到10万例,近年来“活摘”法轮功信徒150万人。值得注意的是,两个大卫所列举的数字是“大约”,到底是多少,没有准确性可言,而且与真正的事实相距甚远。足以说明,“调查报告”对“活摘”的指控,凭借的是自己的臆想。“10057例器官移植”和“大约6万到10万例”,数据谁更准确,一看便知。
   
     “苏家屯集中营”被证实不存在后,“活摘报告”又称,“集中营”已经转入了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地下。法轮功不是骗了信徒那么多钱么,拿出一部分买下这所医院,挖地三尺还愁“证据”找不到?说客气一点,“活摘报告”仅凭臆测,其实,这是活脱脱的“炮制”。这不是笔者的断言,而是一直为“活摘报告”推波助澜的法轮功官网爆出了“真相”。且看其登载的有关“活摘”的一段话:“证明任何指控的最好的证据就是亲眼目击。但是对于这项罪行,获得目击证人是很难的。”
   
     三、“活摘证据”反转多多。关于“活摘报告”提供的“证据”出现“反转”,实在是枚不胜举,这里举一个实例,足可证明其“证据”的虚假。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副主任委员石炳毅教授是乔高-麦塔斯报告中唯一指名道姓作为证人的专业人士。两个大卫在第一版调查报告中引述所谓石教授的话称:“自从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从2000年到2005年这六年间,约有六万宗移植手术。”2007年1月初,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此话题采访石炳毅教授时,石教授宣读了一份声明:“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这些话,这些数据毫无根据,我不知道这两位作者捏造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利益驱使他们捏造谎言。”
   “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无独有偶,近日,原广东省佛山市中医院眼科医生梁先军委托凯风网发表声明,就法轮功网站杜撰采访内容,编造所谓“重大信息”予以澄清。他说,法轮功网站有关我的报道严重歪曲事实,是捏造的虚假报道。
   
     法轮功为了妖言惑众,指使两个大卫与法轮功媒体一唱一和,不断地炮制“证据”。但是,随着各种“证据”出现“剧情反转”,让人看清了他们险恶用心。
(2016/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