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160831]
孙文广文集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160831

孙文广: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
   
   我的好友胡石根,在709大抓捕中入狱,判刑最重。2010年初遇老胡,后多次相聚,我每进京必定见他,他经过山东会到我家住宿,对他逐步有了些深层的认识。
   胡石根简历

   
   1979年他以高分考进北大中文系,七年后,硕士毕业。1986年到北京语言学院(现改大学)任讲师。1992年因纪念六四和组织社团被捕,判刑20年,罪名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坐牢十六年, 2008年减刑释放。2015年709被捕,2016判刑7年半。
   
   2010年。老胡和赵昕等一些朋友,在济南为我组织庆生聚会,我们初次相识。一般人长期坐牢,会思想呆滞,行动迟缓,但老胡精神状态极好,反应敏捷,谈吐中显出睿智。
   
   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160831

   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160831

   
   
   关于纪念六四
   
   2011年我陪家人去北京看病,再与老胡相聚,并和他俩人去天安门广场散步,这次谈得比较多。主要谈纪念六四。这也是以后见面的重要话题。他向我介绍90年代初,曾设计用直升机撒传单,纪念六四,后来这成了判刑20年的“罪证”。但是纪念六四在全国薪火相传,至今没有中断。以后俩人的共识是,当前纪念六四应采取分散小型的方式,也可以每年六四时节,分散去天安门广场。开始不要太张扬,只要人到心到相聚就好。看来他考虑目前的条件,已经放弃了1992年纪念六四求大、求轰动的想法。
   
   2012年北京聚会
   
   2012年我陪老伴去北京找名医会诊,请老胡代办挂号。当时我已被严密监控,有人建议绕开国保,夜里买票去北京。我打电话和老胡商量,他的意见是:直接告知国保,看他们怎么说,结果国保同意我们去北京,但要派俩人“护送”。我告诉老胡,请在旅馆订两个房间,一个我们住,另一间住国保。当时预约北京名医很难,要到黑市上买票,这些事情,老胡都做得很漂亮。我们到北京,他同徐永海(医科大学毕业,因为参与民运,被判刑开除公职),俩人一起接站,送到旅馆。几天看病都是他们陪同,犹如自己的家人。随去的国保都对他赞叹不已。
   
   次日晚间,老胡组织了一次欢迎聚会,要我告诉国保。国保同意聚会,但是要派人参加,我们表示欢迎。聚会参加者有多位律师朋友,还有民运人士欧阳小戎、李海、刘荻等,尽管警方有人在座,大家还是各自作了介绍交流了看法。在当时的条件下胡石根能够组织这样的聚会是很难得的。后来我才知道是,胡石根在北京组织,策划了很多种聚会,有的定期,有的随机。外地异见朋友到北京也经常去找他,他像一块吸铁石,吸引了各地的“访客”,有人没钱住旅馆,就在他家打地铺。
   
   胡石根善于包容
   
   在我们的朋友中,有人反对上访,对访民不尊重,说他们只追求个人利益,不愿于他们合作,胡石根的看法不是这样。他认为访民房子被强拆,土地被强征,奋起反对暴政,我们应该支持,访民在打压中提高了觉悟,成了大变革的推动力量,我们应该团结他们,我和胡石根的意见是一致的。
   关于宗教问题,从交谈中我发现胡石根尊重不同信仰。他是基督教家庭教会的长老,但是他很尊重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家聚会的时候,从没听到他有传教的讲话。他尊重不同信仰的人,也尊重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2014年济南聚会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609130349433。 JPG
   透视胡石根 ——论709大抓捕160831

   2014年老胡等人来济南,参加我的庆生聚会,朋友80人聚集一堂。当时北京气氛已很紧张,老胡摆脱监控,上午乘高铁来济南。整个宴会都受到国保密切监视,我们在楼上,席开9桌,楼下国保摆了两桌,晚上九点我把老胡送到西站返北京,后面警车紧紧跟随。宴会中胡石根第一个发言(有视频),在众多国保的关注下,他的讲话冷静、沉着,寓意深刻,对大家都起到是鼓舞作用。也让国保挑不出任何毛病,真是很难得。
   
   透视胡石根
   
   通过几次交往,我感到胡石根是在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锻炼出来的一个很见地的,很有才华的代表人物,正像二十二年前判决书所说的,他是个“组织领导”者。他在1994年被判刑20年,长期的监狱生活,使他有时间冷静思考很多问题,也使他更加成熟,善于和各种人物相处共事。
   
   2008年出狱后重回北京,在他的周围聚集了一批民运人士、人权律师、访民和宗教界人士,他们经常相聚,交流信息,抱团取暖,激发思路,坚定信仰。胡石根不但有思想而且有组织能力。处事非常圆融,灵活机动,能够团结很多人,善于通过协商解决问题。
   
   采取“认罪”策略,无可厚非
   
   他第一次判刑20年,减刑4年提前出狱。我也坐做过8年牢,对监狱生态有所了解,如果在狱中,坚持不“认罪”,减刑根本是不可能的。
   
   老胡坐牢从92年开始,那段时间社会上的信息来源已经多元化了,他争取早日出狱,可以接收更多信息,可以保持与社会的接触,他当时采取灵活的“认罪”方式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老胡被捕,面临判处重刑,他再次采取些灵活方式,不上诉,承认自己“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抹黑司法”,的“罪行”。这些策略,使他判了7年半徒刑,如果形势有了重大变化,或者他在狱中再灵活一次,很可能获得保外就医或提前释放,老胡的“认罪”,应该无可厚非。
   
   坐牢后,各人情况不同,采取策略 ,因人而异,因为反极权坐牢,是光荣的事,判决书也是个毕业证。
   
   应该抛弃中共的“坐牢文化”。
   
   多年来在中国形成了一种“坐牢文化”:坐牢要表现出英雄气概,视死如归,要向江青主编的样板戏中的李玉和学习,坐牢就要把牢底坐穿。在文革中不少人受到这种文化影响而葬送了生命,我们现在应该反思这种坐牢文化。
   这种文化影响了很多人,很多先知先觉者惨遭杀害,有些人在被枪决之前,还切断喉咙,防止她走向刑场呼喊“反动”口号。
   
   王酉申是华师大物理系学生,他在毛泽东死后的1977年4月被枪决:判决书上的罪名竟是, “恶毒攻击伟大领袖”,“吹捧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恶毒攻击‘反右派斗争’、‘文化大革命’、‘批邓斗争’”。他死后四年,1981年被平反昭雪。枪决时不满32岁。他是很早醒悟的一个青年,如果当时,他讲些假话,表示“悔罪”,很可能保住性命。当时上层就有对他判死缓和死刑的争议。
   
   中共的“坐牢文化”由来已久,1936年,共产党有61个高级干部包括薄一波,被抓进监狱,为了让他们出狱,中共高层决定他们可以,写悔过书,发表“反共启事”出狱。但毛泽东在“文革”中翻脸,说他们是叛徒,把这些人又关进监狱,在全国开展大批判,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罪名就是“叛徒、内奸、工贼”。
   
   中共的战场文化,战死不投降
   
   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志愿军有二万一千人,成了联合国军的俘虏,停战之后,征求这些人的意见,是去台湾还是回大陆?结果有多数人,愿去台湾,到了台湾受到热烈欢迎,没有任何歧视。而回大陆的少数人则一律开除军籍、党籍,按内定反革命处理,每有运动,都要批斗一通。后来去台湾的俘虏回大陆,衣锦还乡,老战友相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形成奇观。
   
   根据中共的战场文化,战士在战场上只能拼命,宁当烈士不投降。但是,根据普世价值观,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战士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投降。美国的军队就有规定,战士如果弹尽粮绝,或者与上级失去了联络,是可以投降的,战争结束,俘虏依然可以荣归故里,受到欢迎,这是一种人性化的制度。中共在战场上的拼命文化和日本军国主义的武士道精神有类似。
   
   提出国家转型三大因素意义重大
   
   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系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摘自709案判决书)
   这些内容胡石根当作“罪行”承认下来。认真分析,这不是“罪行”,而是对转型博弈的战略分析。
   
   现在中国存在两股势力。一是维持现有体制(一党专政)的体制派,另一派要求变革现有体制,这是推进民主转型的反体制派,或叫变革派。两派相争,决定胜负的就是胡石根提出的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
   
   公民力量的壮大主要变化现在民间的觉醒和民间的聚集,这是推进民主化转型的基础,脱离这个基础的速成论和悲观论都是不对的。
   
   当局内部的分化(或叫分裂)会启发民众,这也是必然趋势,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中共1949年建立政权之后,有过几次大的分裂,五十年代毛泽东和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分裂,彭等被打成反党集团。六十年代毛泽东和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分裂,刘等被打成反革命集团。七十年代初,毛泽东和二号人物林彪之间的分裂。1976年又有打倒江青反党集团的分裂;这次分裂带来了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1989年又有了邓小平和赵紫阳、胡耀邦之间的分裂,赵紫阳的“罪名”之一就是“分裂党”,从历史上看赵紫阳是正确的,六四运动冲击了旧有体制。
   
   中共历史上的分裂,使得民众逐步认识一党专政的祸害,削弱了统治者的权威,也分化出一部分积极力量。这都会推动社会转型。
   
   国际社会介入 促进中国进步
   
   二十世纪欧美民主国家,对中国的影响和介入更是具有积极的意义。战打败日本军国主义,没有美国的介入,何来抗日胜利。
   上世纪50年代,民国政府退守台湾金门马祖,中共要进攻进金门马祖,国军死守,共军企图在海上切断国军的供给。美军派军舰介入,为国军运输船护航,结果保住了金马,也保住了民国在台湾的统治,以后转型成为发达的民主社会。这是一次美国海军对中国内战的介入。发达民主国家对中国的介入必将成为中国转型的强大助力。
   至于意识形态,科学技术方面的介入,意义更是不可低估。
   从各方面来看老胡提出民主转型的三个因素,对推动中国的转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可惜的是他只能用认罪的方式通过官方的媒介表达出来。
   
   为了事业不愿成家
   
   关于家庭问题我曾问他,快60岁了,是不是考虑成个家,还给他介绍了一位女士。但他一口回绝,根本没有意向。现在看来他的想法,也很现实。他知道自己从事的是个很有意义也很危险的事业,他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他自己准备坐牢,如果有了家庭孩子,那么受到伤害的不是他一个人。所以他的选择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
   709大抓捕,很多人关了一年多,家人四处奔走打听,有的拖儿带女他们的痛苦可想而知,被关押者何尝不是压力山大。去年年我与老胡失去联系,多方打探,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看来老胡对这种可能出现的状况已经早有预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