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5日
·約拿的故事是真實的? 黃志倫
·《荒漠甘泉》6月6日
·化石研究再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个错误 张秉开
·从哈拿颂再思祷告的真谛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7日
·《荒漠甘泉》6月8日
· 祷告誓约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9日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2003年,伊拉克战争主战场结束后,小布什开着战斗机飞到航空母舰上庆祝胜利,潇洒得意,一副“西部牛仔”的派头。但是8年执政下来,到底功过如何呢?
   
   又是四年一度美国总统的大选了。倾向保守(conservative)的共和党和倾向开放(liberal)的民主党再次角逐这块政治大饼。美国人似乎对总统这个位子特别抱着崇高的期望。这个深受基督教影响的国家,作为宪政民主的先驱,宗教与政治如何互相影响,互相较劲,就非常值得探讨,值得参考。
   
   政治行为与圣经原则

   
   政治与宗教间的互动关系往往引起激烈的争论(注1)。早年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在应许之地(美国)设立“山上的城” (注2)。其实这世界的政权不是上帝的国,它的性质是世俗的,不是宗教的。只有无形的“大公教会”才可以作为山上的城,照亮世上的国。我们不能把世上的国,当做“山上的城”,而用宗教原则来治理。
   
   美国的宪法支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但是近来反对的声音也多。人们引用耶稣的话:“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以证明这世界与他的国无关,甚至属于撒旦。其实耶稣是说:“我的国不是从这世界来的”(注3),从上下文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国虽然不是从这世界来的,但却是为了这世界的需要而设的。
   
   当年耶稣教导人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个祷告显明了,耶稣关心这世界的事务,希望天国行事的原则可以在地上(的国)实现。所以,所谓“凯撒的物归凯撒,上帝的物归上帝”指的是,这两者虽有权力领域的划分,却没有关怀上、价值上的分割。
   
   为了避免以往被政治利用的误区,一批基督徒领袖在今年五月初发表了《福音派宣言》(注4),以阐明、划分政治与宗教间的互动关系。可惜,这虽然是由广受尊敬的基督徒知识分子金讷斯(Os Guinness)所发起的,但是,就像任何由委员会设计的产品一样,为了要兼容各方面的意见,经过一年的努力,它的信息被冲淡了,目标变得不明确了。然而,它政教分离的原意仍然是值得重视的。
   
   基督教信仰对候选人的影响
   
   不论是为了拉选票还是表明心迹,今年几位候选人都纷纷表明自己基督教信仰的立场。但是,这批人是政治人物,不是传道人。愚民是政治人物的第二天性,所以打“宗教牌”的人,不一定信仰真诚。信仰真诚的人,也不一定就可以做个好总统,因为他是在政治的领域里行使职权。
   
   以小布什为例,他的信仰或许真实,但是他的政绩确实值得争议。例如,经过几年的调查,《参院情报委员会》在2008年6月提出报告(注5),指证布什和其政府官员在伊拉克战争之前,有意歪曲事实,误导美国民众。可见,当时发动战争,是有其它主观因素的,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到诚信的原则。又如违反关塔纳摩监狱犯的人权,和处理《中央情报局》探员身份曝光事件(注6),也都不合正直诚信的原则。可见,重要的不是他自称信仰什么,而是,到底宗教信仰对他行事为人有什么影响,和他是否胜任。这两者间并没有一定的关系。
   
   麦凯恩
   
   直话直说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是个政治怪杰。他出身于《圣公会》的背景,多年来一直在《美南浸信会》聚会。
   
   他在北越战俘营有5年半之久,备受折磨,好几次频临死亡的边缘。甚至因为受不了虐待,他曾企图自杀。终于因着信仰的力量,和同袍难友的支持,他活了下来。
   
   纵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仍然保持着个人的尊严。例如,在他被俘半年后,他的父亲接任美国海军驻太平洋的总司令。为了做宣传,越共意图释放麦凯恩回国。但是根据美国军人的行为指南,他拒绝被释,除非所有在他以前的俘虏全体被释!他为了不让自己的释放成为敌人宣传的口实,这种担当和勇气叫人由衷敬佩。
   
   他几次大难不死,后来回忆说:“你如果看我的一生,逻辑上我没有活着的理由,因此我将余生投入于比个人更伟大的事业中。”
   
   麦凯恩还有一个可贵的地方,就是不自以为义。他多次表明,自己并没有完全按照理想生活。他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自责,他也承认自己在“基廷五杰”(Keating’s Five)弊案中所犯的错误。在这次选举中,他自许不为争取选票而妥协,他在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所有的候选人中,他可能是最不把信仰挂在口里,当作政治资本的人。他也不用简单的意识形态来划分鸿沟。他的从政记录显示,他追求建立一个公平、有自觉心、辅助弱势、和强大的美国。无疑地,基督教的价值观深刻地影响着他的人格。
   
   奥巴马
   
   奥巴马是美国大选的候选人中,唯一没有深厚宗教背景的竞选者。然而,再没有其它政治人物的信仰像他的一样,受到如此多的质疑。所以,去了解他信仰的心路历程就更具有特别的意义了。
   
   他在芝加哥从事社区工作,和做民权律师的时候,常常有机会与一些美国黑人教会接触。这些接触坚定了他参与公众事务的决心,也让他肯定自己的肤色,尤其让他认识到,就是凡人也有完成非凡任务的可能。
   
   这些社区服务的经验帮助他成熟,但也让他意识到,跟母亲一样,他不属于任何群体,也没有可与他人分享的传统可言。他与黑人教会的交往,彼此价值观相近,给了他些许归属感。他对圣经有相当的了解,对诗歌也挺为熟悉。但是他深感自己的价值观并没有落实在坚固的信仰基础上,也没有投身于有共同信仰的群体。他虽然自由自在,但却是孤立的,无根的。
   
   他所参加的的教会不属于“基本教义派”,他们关心世间的疾苦,不排除理性的批判思维。这些做法消除了他心里的障碍。最后,他终于走向圣坛,接受洗礼。他说,他的决志“并不是顿悟,而是经过长期思考的抉择。我的问题并没有一下子消失。但是,当跪在教堂的十字架前时,我感受到上帝的灵在向我呼唤。我把自己交托给他的旨意,献上我的一生去寻找他的真理。”
   
   奥巴马的背景使他更能够尊重各种的文化和各种的信仰,不会执着于某种特殊的教义,但也因此遭受到许多“宗教右派”的批评。他对社会公平、公义、福祉、与和谐的关怀与他的信仰不可分割。不论是理念还是实行,他认为他的价值观和基督的教训非常吻合。
   
   他或许与一般基督徒典型的“悔改”经验不同,可能没有经过所谓“信心的跳跃”那种忽然开悟的经验,也或许没有经历过那种“我一无是处”的心路历程。但是,他的信仰历程是真实的,是个人的,是经过反思的,也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的。
   
   美国近年信仰与选举的互动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原先的分野,主要是经济政策的不同。因为并没有很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分割,所以组成也比较复杂。大体上说,民主党围绕在《罗斯福新政》(New Deal)的旗帜下,注重保障穷人的社会福利,提高劳力报酬,和公共建设。共和党注重自由市场,和缩减联邦开支。
   
   宗教信仰之成为议题,开始于肯尼迪竞选的时期。因为他是天主教徒,当时一批新教的领袖召开记者会,为美国政治可能会受到梵蒂冈的左右,造成政教不分而担心。肯尼迪立即在德州发表演说,呼吁选民把候选人个人的宗教信仰排除在选举政治之外。这个著名的演讲,加上公众对新教领袖记者会的反弹,使得总统宗教信仰的议题在未来16年内没有再出现过(注7)。
   
   卡特的崛起是选民对尼克松总统政治丑闻的反动。卡特作为“重生”基督徒的清纯形象,终于让福音派的信徒放下了对政治的疑惧,在1976年的选举中强力地支持他打败福特总统。但是好品性的基督徒不等于就是能干的总统,伊朗人质危机和美国的经济困境,使得选民迅速地抛弃了他。他不愿意公开反对《柔对魏》(Roe v. Wade)的堕胎判案,也得罪了许多基督徒选民。
   
   在1980年的选举中,里根虽然可能是当时候选人中最世俗的,但是他的竞选策略却是美国政治与宗教相结合的转折点。他成功地凝聚了所谓“里根联合阵线” 的保守势力。这联合阵线有三条脉络:一是“社会保守派”,也就是在宗教、伦理、和道德的问题上采取保守立场的人;一是“国防保守派”,也就是军事、国防上的鹰派;一是“纳税保守派”,也就是赞成缩小联邦政府开支,减少税收,鼓励企业投资的重商派。
   
   里根的大胜强固了《道德大众》(Moral Majority)运动的声势。以法威尔(Jerry Falwell)牧师为首,这个所谓“宗教右派”(religious right)意识形态的群体,是宗教与政治大结合的开始,也是被利用为政治服务的工具。
   
   比尔•克林顿属于美南浸信会。他重新定义了党派政治,他在社会议题上开放激进,在经济议题上却支持自由经济,因此分化了“里根联合阵线”的传统势力。他两次选战的对手(老布什与多尔)走的都是政教分离的路子,没有刻意去凝聚“宗教右派”的力量。所以他虽然是丑闻不断,饱受攻击,但总算有惊无险,两度过关。他下任时经济稳定,当时“新经济”的泡沫还没有破裂,9-11还没有发生,他的民调支持率居然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峰,这是“宗教右派”的晦暗期。但是,克林顿的丑闻也为小布什铺了路,许多选民希望找到一位形象“清洁”,注重核心价值的总统,
   
   小布什在几位一流策士的筹划下,刻意用“有同情心的保守派”(compassionate conservatives)这个口号来竞选,在社会议题上保守,在经济议题上(向克林顿学习)兼容并蓄。尤其是在宗教道德的议题上,利用对手(高尔、克理)政教分离的立场,以及对手淡化“核心价值”论战的策略性错误,将堕胎、同性恋,等分化性强烈的议题提升为合格与否的石蕊试验,积极动员“宗教右派”和一般保守的基督教会,以打击试验不及格的候选人。尤其是在2004年的大选,这种动员和分化的做法,对小布什的连任发挥了决定性的效果,是政治利用宗教的最高表现。
   
   过去两次大选,无论是政党还是媒体,左右两派最后都用狭窄的“核心价值”的石蕊试验作切割。这种煽动情绪,简化问题的愚民作风,不但影响了总统大选的结果,它也毒化了国会里两党间的合作关系(只问派系,不问是非),和深化了升斗小民间的隔阂,使得社会变得两极化(互贴标签)。所以至终,所谓“有同情心的保守派”不过是句口号,不但没有同情心的实质表现,反倒突出了人性中丑恶的一面。物极必反,这是为什么今年的选民不再“闻歌起舞”的主要原因。
   
   “核心价值”之争的改变
   
   由于2004年的刺激,双方在这次的选举中都有了180度的改变。首先,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注重“核心价值”,也都主动表明自己的信仰,以及信仰对自己价值观的影响。这样,守可以预防对方打宗教牌,攻可以争取选民的认同。其次,最让人吃惊的,乃是选民抛弃了用意识形态作选择的方式,不再用石蕊试验来决定选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