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圣灵光照中国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荒漠甘泉》8月21日8月2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8
·荒漠甘泉 8月23日
·日用的饮食:满心相信
·《荒漠甘泉》8月24日25日26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1
·劳伦斯:爱的根基 12
·荒漠甘泉 8月27日
·《荒漠甘泉》8月28\29日\30日
·《荒漠甘泉》8月3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3
·《荒漠甘泉》9月1日-《荒漠甘泉》9月8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荒漠甘泉》9月12日 -13日
·日用饮食:行善不可丧志
·劳伦斯:爱的根基
· 《荒漠甘泉》9月14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5
·日用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劳伦斯:爱的根基16
·《荒漠甘泉》9月15日
·oc福音,用心灵行走、、、、、、
·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荒漠甘泉》9月16日
·圣经人物传:大卫 1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2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3 作者:迈克尔
·《荒漠甘泉》9月17日 - 18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临风

2003年,伊拉克战争主战场结束后,小布什开着战斗机飞到航空母舰上庆祝胜利,潇洒得意,一副“西部牛仔”的派头。但是8年执政下来,到底功过如何呢?
   
   又是四年一度美国总统的大选了。倾向保守(conservative)的共和党和倾向开放(liberal)的民主党再次角逐这块政治大饼。美国人似乎对总统这个位子特别抱着崇高的期望。这个深受基督教影响的国家,作为宪政民主的先驱,宗教与政治如何互相影响,互相较劲,就非常值得探讨,值得参考。
   
   政治行为与圣经原则

   
   政治与宗教间的互动关系往往引起激烈的争论(注1)。早年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在应许之地(美国)设立“山上的城” (注2)。其实这世界的政权不是上帝的国,它的性质是世俗的,不是宗教的。只有无形的“大公教会”才可以作为山上的城,照亮世上的国。我们不能把世上的国,当做“山上的城”,而用宗教原则来治理。
   
   美国的宪法支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但是近来反对的声音也多。人们引用耶稣的话:“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以证明这世界与他的国无关,甚至属于撒旦。其实耶稣是说:“我的国不是从这世界来的”(注3),从上下文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国虽然不是从这世界来的,但却是为了这世界的需要而设的。
   
   当年耶稣教导人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个祷告显明了,耶稣关心这世界的事务,希望天国行事的原则可以在地上(的国)实现。所以,所谓“凯撒的物归凯撒,上帝的物归上帝”指的是,这两者虽有权力领域的划分,却没有关怀上、价值上的分割。
   
   为了避免以往被政治利用的误区,一批基督徒领袖在今年五月初发表了《福音派宣言》(注4),以阐明、划分政治与宗教间的互动关系。可惜,这虽然是由广受尊敬的基督徒知识分子金讷斯(Os Guinness)所发起的,但是,就像任何由委员会设计的产品一样,为了要兼容各方面的意见,经过一年的努力,它的信息被冲淡了,目标变得不明确了。然而,它政教分离的原意仍然是值得重视的。
   
   基督教信仰对候选人的影响
   
   不论是为了拉选票还是表明心迹,今年几位候选人都纷纷表明自己基督教信仰的立场。但是,这批人是政治人物,不是传道人。愚民是政治人物的第二天性,所以打“宗教牌”的人,不一定信仰真诚。信仰真诚的人,也不一定就可以做个好总统,因为他是在政治的领域里行使职权。
   
   以小布什为例,他的信仰或许真实,但是他的政绩确实值得争议。例如,经过几年的调查,《参院情报委员会》在2008年6月提出报告(注5),指证布什和其政府官员在伊拉克战争之前,有意歪曲事实,误导美国民众。可见,当时发动战争,是有其它主观因素的,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到诚信的原则。又如违反关塔纳摩监狱犯的人权,和处理《中央情报局》探员身份曝光事件(注6),也都不合正直诚信的原则。可见,重要的不是他自称信仰什么,而是,到底宗教信仰对他行事为人有什么影响,和他是否胜任。这两者间并没有一定的关系。
   
   麦凯恩
   
   直话直说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是个政治怪杰。他出身于《圣公会》的背景,多年来一直在《美南浸信会》聚会。
   
   他在北越战俘营有5年半之久,备受折磨,好几次频临死亡的边缘。甚至因为受不了虐待,他曾企图自杀。终于因着信仰的力量,和同袍难友的支持,他活了下来。
   
   纵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仍然保持着个人的尊严。例如,在他被俘半年后,他的父亲接任美国海军驻太平洋的总司令。为了做宣传,越共意图释放麦凯恩回国。但是根据美国军人的行为指南,他拒绝被释,除非所有在他以前的俘虏全体被释!他为了不让自己的释放成为敌人宣传的口实,这种担当和勇气叫人由衷敬佩。
   
   他几次大难不死,后来回忆说:“你如果看我的一生,逻辑上我没有活着的理由,因此我将余生投入于比个人更伟大的事业中。”
   
   麦凯恩还有一个可贵的地方,就是不自以为义。他多次表明,自己并没有完全按照理想生活。他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自责,他也承认自己在“基廷五杰”(Keating’s Five)弊案中所犯的错误。在这次选举中,他自许不为争取选票而妥协,他在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所有的候选人中,他可能是最不把信仰挂在口里,当作政治资本的人。他也不用简单的意识形态来划分鸿沟。他的从政记录显示,他追求建立一个公平、有自觉心、辅助弱势、和强大的美国。无疑地,基督教的价值观深刻地影响着他的人格。
   
   奥巴马
   
   奥巴马是美国大选的候选人中,唯一没有深厚宗教背景的竞选者。然而,再没有其它政治人物的信仰像他的一样,受到如此多的质疑。所以,去了解他信仰的心路历程就更具有特别的意义了。
   
   他在芝加哥从事社区工作,和做民权律师的时候,常常有机会与一些美国黑人教会接触。这些接触坚定了他参与公众事务的决心,也让他肯定自己的肤色,尤其让他认识到,就是凡人也有完成非凡任务的可能。
   
   这些社区服务的经验帮助他成熟,但也让他意识到,跟母亲一样,他不属于任何群体,也没有可与他人分享的传统可言。他与黑人教会的交往,彼此价值观相近,给了他些许归属感。他对圣经有相当的了解,对诗歌也挺为熟悉。但是他深感自己的价值观并没有落实在坚固的信仰基础上,也没有投身于有共同信仰的群体。他虽然自由自在,但却是孤立的,无根的。
   
   他所参加的的教会不属于“基本教义派”,他们关心世间的疾苦,不排除理性的批判思维。这些做法消除了他心里的障碍。最后,他终于走向圣坛,接受洗礼。他说,他的决志“并不是顿悟,而是经过长期思考的抉择。我的问题并没有一下子消失。但是,当跪在教堂的十字架前时,我感受到上帝的灵在向我呼唤。我把自己交托给他的旨意,献上我的一生去寻找他的真理。”
   
   奥巴马的背景使他更能够尊重各种的文化和各种的信仰,不会执着于某种特殊的教义,但也因此遭受到许多“宗教右派”的批评。他对社会公平、公义、福祉、与和谐的关怀与他的信仰不可分割。不论是理念还是实行,他认为他的价值观和基督的教训非常吻合。
   
   他或许与一般基督徒典型的“悔改”经验不同,可能没有经过所谓“信心的跳跃”那种忽然开悟的经验,也或许没有经历过那种“我一无是处”的心路历程。但是,他的信仰历程是真实的,是个人的,是经过反思的,也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的。
   
   美国近年信仰与选举的互动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原先的分野,主要是经济政策的不同。因为并没有很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分割,所以组成也比较复杂。大体上说,民主党围绕在《罗斯福新政》(New Deal)的旗帜下,注重保障穷人的社会福利,提高劳力报酬,和公共建设。共和党注重自由市场,和缩减联邦开支。
   
   宗教信仰之成为议题,开始于肯尼迪竞选的时期。因为他是天主教徒,当时一批新教的领袖召开记者会,为美国政治可能会受到梵蒂冈的左右,造成政教不分而担心。肯尼迪立即在德州发表演说,呼吁选民把候选人个人的宗教信仰排除在选举政治之外。这个著名的演讲,加上公众对新教领袖记者会的反弹,使得总统宗教信仰的议题在未来16年内没有再出现过(注7)。
   
   卡特的崛起是选民对尼克松总统政治丑闻的反动。卡特作为“重生”基督徒的清纯形象,终于让福音派的信徒放下了对政治的疑惧,在1976年的选举中强力地支持他打败福特总统。但是好品性的基督徒不等于就是能干的总统,伊朗人质危机和美国的经济困境,使得选民迅速地抛弃了他。他不愿意公开反对《柔对魏》(Roe v. Wade)的堕胎判案,也得罪了许多基督徒选民。
   
   在1980年的选举中,里根虽然可能是当时候选人中最世俗的,但是他的竞选策略却是美国政治与宗教相结合的转折点。他成功地凝聚了所谓“里根联合阵线” 的保守势力。这联合阵线有三条脉络:一是“社会保守派”,也就是在宗教、伦理、和道德的问题上采取保守立场的人;一是“国防保守派”,也就是军事、国防上的鹰派;一是“纳税保守派”,也就是赞成缩小联邦政府开支,减少税收,鼓励企业投资的重商派。
   
   里根的大胜强固了《道德大众》(Moral Majority)运动的声势。以法威尔(Jerry Falwell)牧师为首,这个所谓“宗教右派”(religious right)意识形态的群体,是宗教与政治大结合的开始,也是被利用为政治服务的工具。
   
   比尔•克林顿属于美南浸信会。他重新定义了党派政治,他在社会议题上开放激进,在经济议题上却支持自由经济,因此分化了“里根联合阵线”的传统势力。他两次选战的对手(老布什与多尔)走的都是政教分离的路子,没有刻意去凝聚“宗教右派”的力量。所以他虽然是丑闻不断,饱受攻击,但总算有惊无险,两度过关。他下任时经济稳定,当时“新经济”的泡沫还没有破裂,9-11还没有发生,他的民调支持率居然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峰,这是“宗教右派”的晦暗期。但是,克林顿的丑闻也为小布什铺了路,许多选民希望找到一位形象“清洁”,注重核心价值的总统,
   
   小布什在几位一流策士的筹划下,刻意用“有同情心的保守派”(compassionate conservatives)这个口号来竞选,在社会议题上保守,在经济议题上(向克林顿学习)兼容并蓄。尤其是在宗教道德的议题上,利用对手(高尔、克理)政教分离的立场,以及对手淡化“核心价值”论战的策略性错误,将堕胎、同性恋,等分化性强烈的议题提升为合格与否的石蕊试验,积极动员“宗教右派”和一般保守的基督教会,以打击试验不及格的候选人。尤其是在2004年的大选,这种动员和分化的做法,对小布什的连任发挥了决定性的效果,是政治利用宗教的最高表现。
   
   过去两次大选,无论是政党还是媒体,左右两派最后都用狭窄的“核心价值”的石蕊试验作切割。这种煽动情绪,简化问题的愚民作风,不但影响了总统大选的结果,它也毒化了国会里两党间的合作关系(只问派系,不问是非),和深化了升斗小民间的隔阂,使得社会变得两极化(互贴标签)。所以至终,所谓“有同情心的保守派”不过是句口号,不但没有同情心的实质表现,反倒突出了人性中丑恶的一面。物极必反,这是为什么今年的选民不再“闻歌起舞”的主要原因。
   
   “核心价值”之争的改变
   
   由于2004年的刺激,双方在这次的选举中都有了180度的改变。首先,几乎所有的候选人都注重“核心价值”,也都主动表明自己的信仰,以及信仰对自己价值观的影响。这样,守可以预防对方打宗教牌,攻可以争取选民的认同。其次,最让人吃惊的,乃是选民抛弃了用意识形态作选择的方式,不再用石蕊试验来决定选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