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走出心灵的旷野]
圣灵光照中国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出心灵的旷野

   /张路加
   
    “你幸福吗?”这是前些年流行的一个问题,央视曾派很多记者到街头巷尾就此做采访。
   
    我们幸福吗?


   
    对此,网上倒是有一段“神”回答:
   
   问:你幸福么?答:我姓福啊!
   
   问:你满足么?答:我满族啊!
   
   问:你为什么幸福呢?答:因为我爸姓福啊!
   
   问:为什么你爸幸福,你就幸福呢?答:因为我是我爸亲生的啊!
   
   这当然是中国式的幽默。不过,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要回答这个问题不那么容易。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大可问自己:“我幸福吗?”或许大部分时候,答案也不那么肯定。那么,为什么我们幸福不起来,快乐不起来?哪里出了问题?
   
   一方面,现在许多人感觉钱比以前多了,住的房子也大了,买上车了,也很容易拿个护照出国旅游了;但另一方面,许多人却觉得,和以前相比,幸福感并没怎么提升。
   
   数字不会说谎,每年一度的联合国“幸福指数调查”,中国在一百多个国家中,始终徘徊在八、九十名开外,似乎也印证着,“幸福度”和国民生产总值(GDP)之间没有必然的正比关系,而坊间到处听见的“郁闷、纠结、寂寞、崩溃”这些词汇,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幸福”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获得。
   
   从2014年马航MH370号航班的莫名失踪起,“失联”这个词就不断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其实,我们现在的心灵状态,用“失联”来描述也非常贴切。我们的心灵世界,好像身处旷野、沙漠里面——我们感觉失联了。多少时候,我们感觉找不到路,找不到光,找不到那个信号。
   
   哪里出了问题?怎么能够真正走出心灵的旷野?谁又能带我们走出心灵的旷野?
   
   
   
    旷野独行客
   
   
   
   圣经新约《使徒行传》第8章提到,有一位行走在旷野中的埃塞俄比亚人。他在那个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旷野里,正感觉前路的迷茫、心灵的饥渴,有诸多的思索。
   
   就在这些纠结中,上帝亲自借着一位基督徒,向他讲解基督耶稣的救恩,阐明福音。于是,他如梦初醒,欣然领受所听见的福音,归信了基督,从此“欢欢喜喜”地走前面的道路。不但个人的出路找到了,而且还藉着福音,给他的同胞和民族,甚至整个非洲带来了极大的祝福。
   
   这段圣经所描述的,其实也是你我许多人共同的人生经历。就是如何能真正地走出人生的旷野,走出心灵的旷野。我们的人生与这位埃塞俄比亚人何等相似,可见,他有相当广泛的代表性。无论我们拥有多少物质财富和权力,我们还是行走在“旷野”里面。
   
   圣经特别说,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那路是旷野(参《使徒行传》8:26)。当然,旷野不但是地理上的一个事实,我相信,那个埃塞俄比亚人,他的内心此时也如同“旷野”一样——试图明白真理而不得其门而入。这个人不但位高权重,事实上,他也非常渴慕真理,盼望真正获得人生的真道,而走出心灵的旷野。
   
   今天,多少人也行走在心灵的旷野中。那里遍地荆棘,他们不堪重负,虽终日辛劳忙碌,却不知人生意义为何、人生路在何方!也常觉得心灵里面的寂寞和孤单。所以,在这个埃塞俄比亚人身上,好像看见今天我们许多人的心灵缩影。
   
    生命本有缺陷
   
    透过圣经的描述来看,这个埃塞俄比亚人的人生似乎相当成功:
   
   第一,他是个有大权的太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上面就是那个干大基女王,显然他位高权重;第二,他不单有权,而且有钱。因为他统管整个国家的银库。这两样,不正是今天人们判断一个人成功与否最重要的指标吗?
   
   但问题来了,如果权与钱真能使人快乐幸福,那个埃塞俄比亚人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去耶路撒冷“寻道”呢?因此,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他感觉心灵空虚,心里没有满足感。显然,他发现,心灵里面的问题,不是钱跟权能解决的,所以,他才会费尽辛苦,从埃塞俄比亚赶往耶路撒冷。
   
   此外,圣经还意味深长地提到了第三点:这人是一个“太监”,一个身体上有缺陷的人。其实,看看我们自己,会发现,我们的人生(身体和生命)有一种缺陷,好像与生俱来,挥之不去——所谓“生、老、病、死”。我们无论是谁,总脱离不了这种缺陷,都走在这条路上。我们的心灵也是如此,我们曾经追求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但是真能做到吗?
   
   我们曾经追求崇高,但为什么眨眼间,面对钱、权,我们还是会身不由己,为五斗米折腰?会失去人生的理想?失去知识分子应该有的那一点点清高?当我们真的面对诱惑、面对情欲的时候,忽然间会发现,其实我们的人性多么软弱和充满缺陷。当然,我们生命最大的缺陷就是死亡。
   
   这可以说是人生最深的悲哀: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人生。这真的很滑稽:我们似乎无法停止追求,想要拥有一切,但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抓住,竟然一无所有!死亡最后吞灭的,不仅是我们的身体,也包括我们一切的心灵的追求:理想、目标、情操、意义,这是多么荒唐又滑稽的人生!
   
    外求本是徒然
   
    我们不甘心束手待毙,就在各种宗教哲学中去寻找出路,好像那位埃塞俄比亚人一样。他千里迢迢去往耶路撒冷,因为那里有当时最大的圣殿,是远近驰名的犹太教圣地,也有千年的宗教典籍旧约圣经。他当然听说了这些,所以哪怕路途遥远,且要经过旷野,也没关系,他觉得自己反正有钱、有时间、够虔诚,不管多远,去寻找就是了。
   
   今天,不也有许多人如此寻道吗?他们热衷于用自己的办法去找各种宗教,在求神拜佛、游历庙宇、找大师开悟当中寻找人生的意义和出路。但事实是,他们的人生仍然充满叹息,好像还在“旷野”中打转。
   
   旷野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没有水、没有粮!我们心灵的旷野,也是一样。多少人感觉到莫名的干渴和饥饿,却像那位太监一样,发出疑问:这位救主到底是谁?(参《使徒行传》8:34)可见,我们真正的问题,是用人的办法去到处寻觅“救世主”,去寻找人生的出路。但是,若不接受来自天外的启示,我们又岂能找到呢?这就好像我们试图要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地上拔起来一样,根本是徒劳无功!
   
    谦卑就能蒙福
   
    对此,上帝完全知道。主的使者对腓利说“你去,到旷野去!”(参《使徒行传》8:26)原来,有一位在乎我们的上帝,他知道我们内心最深的需要,知道我们内心的忧伤、无奈与沉重。
   
   造我们生命的那一位,他在乎我们,他知道,只要我们谦卑下来,就能够看见那位奇妙的救主。那位埃塞俄比亚人的谦卑成了他蒙福的起点。当腓利跟他讲道的时候,他没有拒人千里之外,反而邀请腓利上车同坐,并且留意倾听腓利向他的讲解。
   
   在人类的历史里面,上帝借着他所写下来的话提醒我们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在旧约时代,最大的预言就是弥赛亚,即上帝所派来的拯救者。那位埃塞俄比亚人所念的,正是旧约中预言弥赛亚最详细的那卷书——《以赛亚书》。
   
   当这个太监愿意留心倾听,他就明白了,耶稣实在就是上帝所差来的弥赛亚,他心灵的眼睛一旦打开,就不难发现,人类的历史正照着上帝所启示和预言的在进行:那位弥赛亚——拿撒勒人耶稣,完全照着上帝的旨意,刚刚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大工!当圣灵在他心里做工时,他立刻就接受了主,并愿意藉着洗礼,将这样的认信公开地见证出来。
   
   于是,一颗流浪的心,在那一刻找到了真正的归宿。那种信主后真实的平安,和由此所带来的喜悦,圣经在这里用“就欢欢喜喜地走路”(参《使徒行传》8:39)将之描述出来。
   
    两种人生写照
   
    “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参《使徒行传》8:36)当一个人愿意凭着信心走这条信仰之路时,会发现,你不再是孤独一人在行走,而是有圣灵内住在心中,有以马内利的上帝与你同行。所以,这个埃塞俄比亚人,从水里上来后,会感觉有种喜乐是无以伦比的,他自然就“欢欢喜喜”地继续前行。
   
   由此,我想到圣经中一个与此对比强烈的故事:一个少年人,既当官,又是个大财主,好像也很虔诚,他跑到耶稣跟前说:“夫子呀,我怎么能得永生?”耶稣告诉他要得永生,先要去变卖一切,然后来跟从自己,那就是永生。结果,他一听,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参《马可福音》10:17-22)。
   
   多么可惜啊!“永生”明明就在他眼前——跟从那位有永恒生命的主耶稣,他却轻易地放弃了,与之失之交臂!那位少年人不只是当时“忧忧愁愁”地走了,他之后的人生路,想必也只有“忧忧愁愁”地在人生的旷野中打转,直到走进生命的尽头。
   
   这两幅图画,不正是我们人生的两种写照吗?我们前面的路到底要怎样走呢?是继续行走在心灵的旷野中,还是打开心灵的耳朵,聆听上帝借着他的圣言所传达的福音?我们要为自己仔细思想,怎么能活出一个不再“失联”的生命。身体的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心灵的死亡,真正的“失联”是人无法找到生命的源头所在。
   
   但愿当我们凝视蔚蓝天空的时候,我们能深知基督的救赎和他的大爱永不会失落;当我们俯视浩瀚大海的时候,能够确信来自于日光之上的永恒盼望,它永不会沉没!
   
   
   
   编注:本文乃沈蓓根据作者讲道录音听打,再经编辑及作者删改而成。
   
   
   
   作者来自上海现居美国,现为“播种者国际协会”中国事工部负责人。
   
   
   
    赞3
(2016/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