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文/小约翰]
圣灵光照中国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文/小约翰

   转自OC电刊
   
   马克斯·韦伯常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学术建树的西方学者。他心心念念,关切文化的突破与更新问题。西方文化在宗教改革后,从古代社会变成近代社会,但中国文化却一直在古代社会的静止形态中转圈,只有改朝换代,难见根本革新,这到底是为什么?
   
   创新的关键


   
   通过《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和《儒教与道教》,韦伯令人信服地指出:文化变革非常重要的因素其实是观念。这里的观念不是平常人所说的想法,而是一种“宇宙法则”,一种带有普遍主义的神圣法则。
   
   在西方文化最大的突破更新中,新教伦理就起到了这样的重要作用。而儒、道文化影响下的中国,国人的思维方式多是“向外适应”式,经世致用或明哲保身就成了生活哲学,也就没有了“非如此不可”的精神。没有了这种精神,也就没有了突破和创新的历史,以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新型人格。
   
   中国人的超越追求本来就弱,中国文化传统很容易让人在入世中消解了超越追求,在出世中变成“自了汉”,致使价值被现象淹没,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变成“知其不可为而不为”,甚至“知其可为而不为”,这正是刘小枫《拯救与逍遥》所着力批评的“逍遥精神”。
   
   因此,推动创新的关键与其说是观念,不如说是信仰。迈克尔·波兰尼在名著《个人知识》中早就指出:科学史最伟大的进展,往往不是通过怀疑,而是通过信念来达成的。他称这种信念为“支援意识”,那是沉潜在人格深处的活的文化传统,他认为没有支援意识之“厚积”,就没有个人创造之“薄发”。
   
   
   
    文学助推器
   
   
   
   在文学史的创新和发展中也是如此。文变固然染乎世情,但决定作品深度和厚度的,不能不说是作家的精神资源,是文本背后那种独特的眼光和世界观。难怪一个学写作的人拿篇小说向列夫·托尔斯泰请教,托翁看后不客气地说:“您这篇作品除了想写、想发表的欲望外,一无所有!”托翁的意思是绝不能为了写而写,更不能为了发表而发表,而是要有非写不可的感动与发现。
   
   詹·斯卡塞尔说:“诗人们并不发明诗,诗在那后面某个地方,它在那里已经很久很久,诗人们只是将它发现。”写,是听到了真理的召唤,写作是对此召唤的回应;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宗教信徒那样的精神和心志,是写不出好作品的。
   
   没有大气的作品问世,哪来的文学的创新和更替?这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的致命伤之所在:当代写家们普遍缺少信仰,这导致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学史的萧条与死寂。
   
    变革的动力
   
    信仰不只给人眼光去发现真相,也给人勇气去坚持信念并推动变革。在这方面,英国废奴运动的直接推动者威伯福斯及其所属的“克拉朋联盟”提供了榜样。
   
   威伯福斯在信仰基督教后,曾想退出肮脏政界。
   
   他写道:“我非常难过,我相信一般人不会有这种苦恼。我无法思考,离群索居,终日失魂落魄……我如果要成为基督徒,就必须照基督的吩咐行,那我将在政治圈中成为一个怪人,甚至失去朋友与前途。政治是我的尊严,但基督是我的生命。”就在这时,他遇到了约翰·牛顿牧师。
   
   很多人都会唱牛顿牧师写的《奇异恩典》,在歌词(英文原文)中他称自己是一个“无赖”,因他年轻时曾贩卖过黑奴,悔改信主后成为牧师。年轻的威伯福斯向年已60岁的牛顿倾吐苦恼,表达了欲退出政坛的想法。
   
   约翰·牛顿认为上帝要带领这个年轻人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他建议威伯福斯不要从工作中撤退,而要依靠上帝走下去。他对年轻人说:“我盼望并且相信主耶稣高举了你,是为了他的教会与我们国家的好处。”
   
   后来,威伯福斯在议院中看到上帝给他的废奴运动异象,开始了长达18年乃至40年的奋斗。1807年,英国议院终于通过议案,废除最不人道的奴隶贩卖。后来,此议案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巨大反响,改变了千千万万个黑奴的命运。
   
   威伯福斯在《真实的基督教》中说:“基督徒不爱世界,并不是以逃避世界来证明自己的不属世,而是进入世界,活在人群中为耶稣作见证,并且义无反顾。”诚哉,斯言!这是他为废奴运动坚持一生的心声。
   
   
   缺少宇宙法则
   
    鲁迅说,没有新人,就没有新文艺。退一步来说,没有新人,就没有新文化。但人怎么成为新人呢?就是要成为一个有信仰的人。改革者首先必须是一个信仰者,才能有一种新型人格,才能去推动变革。
   
   圣经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参《约翰福音》14:6)这给人和文化都提供了一条因真理而更新之路。
   
   那为何中国自身的文化很难产生真正的信仰者?这就是马克斯·韦伯通过研究所发现的:一种文明只有是伟大的悲剧文明,才能产生上层世界与下层世界的冲突,才能有“宇宙法则”与生存现实之间的巨大张力。悲剧其实就是“宇宙法则”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实现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所致。
   
   在韦伯看来,中国文化是一种悲剧文化,但中国文化中,不管是儒家,还是道家,其自身与生存现实间的冲突,都不是上下两个截然不同世界间的冲突,而是同一世界两个不同层次间的冲突。也就是说,儒家和道家的文化天空,因为没有神学家卡尔·巴特所说的“绝对超验的他者”,没有一位有位格的上帝作真理本体,就注定了文化的天空不足够高远,也就没能超越现实生活外的“绝对律令”。这也就是韦伯所说的“宇宙法则”。
   
   在韦伯看来,中国文化缺少一以贯之的、清晰明确的“宇宙法则”。所以,这就导致了中国文化的思维模式是“向外适应”式,而不是清教徒那样的“由内而外”式。
   
   
   
    不能搅动灵魂
   
    鲁迅对中国文化难以更新和改变予以考察,得出了和韦伯大致相同的结论:他认为,中国文化的总体精神就是道家所谓的“不撄人心”。用钱理群的翻译就是“不搅动人的灵魂”,于是儒家就成了专制政权的“帮忙”,而道家就成了“帮闲”。最终,中国文化沉淀在中国人的心灵深处,和人性幽暗里应外合,就造成了独特的阿Q“精神胜利法”,动不动就喊叫“老子从前阔多了”,从而拒绝改变。
   
   难怪鲁迅感叹说:“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而那么多聪明的中国人,其实是处处狡猾、精明,骨子里才不会因信仰而碰撞现实,反而是惯于隐忍、明哲保身,认定“识时务者为俊杰”,中庸也就成了圆滑的代名词。
   
   也就是说,你必须有高远的信仰和理想,而不是为了拼一把龙椅,不是为吃一口饱饭,不是为泡遍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不是陈胜所谓“苟富贵,勿相忘”;同时,你也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才谈得上变革与更新。但这种人,有吗?这也就难怪,曾说过“苟富贵,勿相忘”的陈胜,当一起种田的同伴在他做王之后去找他时,陈胜怕他提起那些难堪的旧事,竟把他杀了。
   
   鲁迅又感叹说:“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这种氛围下,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变革?哪有真正的动力和勇气去更新与发展?
   
   
   要听天启圣言
   
    说这些,并不是要攻击中国文化,也不是自挖祖坟,而是严肃、认真的研究、思考与反省。中国文化缺少具有超越性和绝对性的“宇宙法则”,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当然,中国人也不是没有天道观,但这“天道”到底是什么呢?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孔子也说:“天何言哉!天何言哉!”这天道观,本来就薄弱,再后来又越来越收归人心,人心又特别被人性幽暗所占据,再高深的天道也难免“曳尾于涂中”!
   
   相比之下,圣经则清清楚楚地以天启圣言作为宇宙性通则,一上来就强调独一无二的造物主创造了宇宙万物,万物都是这位上帝的被造物。同时,上帝就是绝对真理。上帝更把他的诫命透过摩西教导人类。哪怕没听过这诫命之人,上帝也还是把这一道德律令刻在人之心版上。
   
   遗憾的是,人类堕落,拒绝聆听,心灵深处律令不彰。故而,上帝就启示人写下圣经,作为成文的特殊启示,来传递这份高贵无比的信仰。
   
   于是,尘埃落定,道理退台,真理出场。
   
   这真理来,不是要毁灭人,而是要成全人;不是要打击文化,而是要更新文化。正如耶稣所说:“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作者现居南京。
   
   
   
   
   
   
   
   该文章由 Sayah 发布
   
   
   
   
   
   
    爱,并没有那么难
   
   盼望 
   
   
   相关推荐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订阅电刊
   
(2016/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