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圣灵光照中国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转自OC微信平台
   
    本来要说中秋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重阳节。是王维那首古诗作的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秋月圆,怕说团圆
   
   
   
   我在异乡,美国芝加哥;是异客,非白人非黑人。中国,在太平洋的那边。王维想到是遍插茱萸少的是自己,我想到的是弟弟,他走了。父亲20年前走了,母亲10多年前走了,如今连弟弟也走了。
   
   怕说团圆。
   
   重阳节是老人节,我已经是老人了,60岁都过了400多天了,悄悄地离开的日子近了。篡改一句名言,中秋节已经到了,重阳节还会远吗?月圆月亏,是苏轼的词吧:“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写中秋,苏兄大醉,酒后吐真言。人间哪里有什么永远的团圆!
   
   中秋节是一个人间的梦,梦的是团圆。但背景呢?它是那个永远的分离,不断地“少一人”“少一人”,直到你自己成为那个“少一人”的人。月亮还可以再圆,世上的结局是破碎、分离。于是,在那个亏、那个缺还没有到来时,让我们欢庆团圆。想起了家乡一句老话,兄弟姐妹若哪一个死了,就说“缺了一头”。
   
   一般基督徒谈到中秋节,总会从“与上帝团圆”或住棚节(犹太人欢庆收割的一个节期)连在一起。我却要从不同的角度来说。
   
   
   
    一档节目,独立个人
   
   
   
   最近这段时间看了一档大陆的节目,一般情况下,看一个大陆的即使是文艺的节目,也得有极大的耐心和坚持到底的毅力,比如春晚。春晚也与节日有关,在中秋节之上,炎黄子孙第一大节日。但若认真看了,绝对会让你过不好节,哪怕是春节。但我万万没想到,不经意间看了《四大名助》这个节目后,我居然看下去了,还开心地哈哈大笑。我不是追星族,但《四大名助》的主要主持人孟非,我超级喜欢,至少他有幽默感,好像他没读过大学,但真幽默,又好像萧伯纳说过,幽默是智慧的浪费。我是不能如此浪费的人,用刚刚学到的一个新词,大脑严重需要充值。
   
   那不用手机怎么办呢?
   
   言归正传。在《四大名助》看了几个“苦恼人”或“令人苦恼的人”,什么人,什么事呢?其一,女儿20好几了,谈恋爱了,但就连与对象上大街逛马路,姑娘的妈也得跟着,还一手拉着一个——女儿和未来的女婿。女儿实在忍受不了了,老娘还觉得挺好,是爱他们,是不放心,是一家人。另一个故事,也是女儿与娘,娘叫年轻的女儿快点结婚,婚后生3个孩子,生下来都让老娘带。当然,老娘还和你们住在一起。也是我爱你们,我舍不得你们离开,我帮助你们,等等。
   
   扯这些和中秋节有什么关系?很简单,就是我们能不能不那么非得团圆,非得聚在一起,非得永不分离。再复杂点,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让我们能不能从“我们”想到“我”——一个独立的个人。我有我的兴趣,我的爱好,我的追求,我的梦想,我的道路。不要把你的,甚至是你的幸福放在我身上,你是你,成为你自己,这是你对我最大的爱?
   
   
   
    先学会分,才学会合
   
   
   
   起初,上帝创造人,是把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创造出来的,不是批量生产,也不是双胞胎,而是一个单独的独立个人,他的名字叫亚当。他的父亲——天父,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是同他,而不是同你在一起,才是团圆的根本意义。因为他才是永恒。永恒在,团圆才在。与他相通,人与人才能真正地相通、相聚、相爱,永不分离。
   
   成为一个独立的我,没有别的道理可讲,因为我就是我,普天之下,从古至今,单独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可重复,绝无复制品。我的灵魂是上帝赐给的,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控制它,哪怕是亲生父母,哪怕是如醉如痴的情人。
   
   当我们相聚,哪怕是一年一次,是中秋,但我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的,你也是。让我们彼此尊重对方,承认各自的界限,不要把你的一切甚至是爱和幸福都放在我的肩上,我也一样。自己的担子自己挑起来,我的担子已经够沉重了。
   
   说的是不是有点过分啊,中秋节明明是说“合”的,我却说“分”。但今年的中秋节,我想说的恰恰就是这一个“分”字。学会“分”,才会有真正的“合”。兵分两路,就儿女而论,不要那么依赖父母,你大了,该独立了,生理上已经成熟,心理上要跟上去,而独立思想,独立选择,这正是心理成熟的一个基本标志。
   
   就父母而论,不要再控制孩子了,尤其不要打着我爱你、替你着想的旗号去控制。你老了,该明白了,你对孩子的最大爱,就是让他独立,走自己的路。至于你,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它会有的,只要你去寻找。夫妻也是这个道理吧,不要说你爱我,我才幸福,是我去爱,才会使你也使我幸福。
   
   
   
   中秋赏月,希望故乡月明,无阴霾。仰望星空,这是前几年说过的小话题,好像是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是有希望的。很多年前,也有一个看月亮的人,他名叫大卫,他对着看着他的天父倾诉:“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3-4)把“他”字换成“我”——“上帝啊,我算什么,你竟眷顾我?”
   
   中秋夜,当有此千古一问。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
(2016/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