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生存与超越
·[zt]我国粮食生产严重透支资源 农业安全存巨大隐患(2011/09)
·[zt]疯狂的高利贷--灾难即将来临?(2011/09)
·[zt]有关温州高利贷的三篇文章(2011/09)
·[zt]我国通货生态险象丛生——试析当前复合型通胀的成因与对策(2011/10)
·[zt]温家宝赴温州能解决中国经济泡沫吗?(2011/10)
·[zt]中国和美国的债务关系(201111)
·[zt]市场的逻辑与政制的张力(201111)
·[zt]冰冷的经济真相(2012/01)
·[zt]为什么我们担心中国经济完了(201202)
·[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zt]卢麒元:伤于财政,毁于金融(节选)
·[ZT]中国式的特里芬两难,2013—2014崩溃从人民币开始(201304)
·[zt]热钱涌入、产能过剩交迫下的经济忧虑 (201305)
·[zt]房地产泡沫何时破裂
·[zt]中国金融危机就在月底(201306)
·[zt]温州炒房团弃房跑路 有夫妻团员半夜跳楼自杀(201309)
·[zt]一线城市高房价掠夺居民203年的储蓄(201310)
·[zt]房地产泡沫必破灭 同时引爆金融危机(201310)
·从日本东南亚和美国的金融危机所想到的(201401)
·2014年中国经济的潜在风险(201401)
·围绕人民币升值的“暗算”(201402)
·[zt]警惕全民套利年代的新兴市场风险(节选)201402
·[zt]中美金融博弈内幕揭秘 (简化普及版)
·[zt]解读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201403)
·[zt]中国经济必须冲出三重断裂带(201404)
·[zt]中国经济面临历史巨变 (201406)
·[zt]金融不良资产未被处理则股市楼市不见底(201408)
·中国股市火爆的隐患(2014 09)
·[zt]中国经济增速渐进下移(2014 09)
·[zt]宗庆后在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的演讲(2014 09)
·[zt]房地产叠加民间高利贷崩盘 邯郸向何处去(2014 09)
·[zt]鄂尔多斯经济崩溃后出现以物易物市场(2014 11)
·中国股市暴涨之后的思考(2014 12)
·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201412)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zt]人民币财富难逃残酷洗牌:从“金融杀”到“美元杀”(201506)
·[zt]中国有一个更大的超级大泡泡(2015 07)
·[zt]股灾拉开中美金融大决战序幕(2015 07)
·[zt]正在被抛弃的中国制造—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感言(2015 08)
·[zt]金融海啸的风眼-人民币汇率保卫战 (2015 09)
·[zt]中国楼市最后逼疯:套贷者给刚需者套上“终极绞索”(2016 02)
·[zt]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2016 03)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武坚评注:治国者不仅需要学习俾斯麦的谋略,更需要避免威廉二世的自大与冲动。]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
   
   之前学习世界史,对于德意志第一帝国只是略过,对于一战,教科书的的说法是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战争的发生是因为新兴国家要求重新瓜分世界的需求导致的。因为对这些东西知之甚少,我也都深信不疑。看了徐弃郁先生在腾讯微讲堂主讲的《德意志第一帝国——一战前脆弱的崛起》,让我对一战前的德国有了很较为详细的了解,也让我对一战的发生有了一种全新的视角。
   
   众所周知,德国的统一归功于威廉一世皇帝和铁血宰相俾斯麦。俾斯麦领导下的普鲁士发动三场大战: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最终统一德国。但德国统一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俾斯麦出色的外交能力,他通过及其出色的外交手腕确保德国在每一次战争的时候只会面对一个敌人。
   
   在德国未统一之前,整个德意志联邦林立,一直是俄国和法国欺负的对象。但德国统一之后,整个欧洲大陆的格局就完全变化了,新统一的德国北邻俄国,南接法国,西边是出海口,和英国相望,东边是奥匈帝国。由于统一的德国国力较强,使得英、法、俄国较为不安,客观上也说明德国崛起过程中的脆弱,它如果不能安抚欧洲大陆其他国家的情绪,这个新兴的国家可以很轻易的被围攻。对此,俾斯麦展示了他高超的外交手段,一方面他放低姿态,不断的向外界展示他和平崛起的意愿;另一方面他也采用一种全新的手段来巩固德国的安全,这种手段就是复杂的结盟体系。
   
   关于这个结盟体系,首先他采用传统的手段,与俄国和奥匈帝国结成了三皇同盟,也就是欧洲大陆的几个君主制国家开了一场会,共同声明了一下他们共同的立场而已,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约束性。但是由于统一后的德国在欧洲大陆上的地位已经发生改变,这些传统的手段已经不能奏效,因此几年后的两场危机:战争在望危机和近东危机,改变了俾斯麦的外交政策。由于普法战争之后,德国一直在提防法国的复苏,但没想到法国经济和军事力量复苏如此之快,所以德国军方人士希望对法国发动一场预防性的战争,因此俾斯麦就制造了战争在望危机。但出乎德国意料之外的是,欧洲所有其他国家都强烈反对德国的战争期望,这场战争在望危机极大的打击了俾斯麦的政策路线和个人威望。而另一场近东危机则是俾斯麦在极不情愿的担当调解人的情况下展现了他高超的外交手段,面对土耳其境内的斯拉夫人的独立,俄国和奥匈帝国因立场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态度,因此俄国希望能征取德国的同意消灭奥匈,但德国基于自身的安全不同意俄国发动这场战争。近东危机恶化了俄国和德国的关系,促成了俄国和法国结盟的条件,同时也亮明了德国的底牌,这也迫使俾斯麦重新思索他的外交政策,改变了他的结盟体系。
   
   为了防止欧洲大陆出现反德同盟,俾斯麦提出了一种设想:其他大国之间的关系都不如他们和德国之间的关系紧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德国的安全。因此,德国和奥匈结成了反俄的同盟关系,德奥反俄同盟的建立,这促使俄国境内反德情绪立刻下降,俄国主动要求同盟。因此,德国、俄国、奥匈建立了第二次三皇同盟,确保三国关系保持现状。为了进一步确保德国的安全,德国进一步扩展他的结盟体系,最终在欧洲大陆实现了世界上最庞大、最复杂的结盟体系。结盟体系的建立,防止了德国和法国结成同盟,扼杀了欧洲大陆上出现反德同盟的可能,确保的德国的安全。
   
   外交手段固然能确保德国的安全,但这种安全是建立在德国强大军事力量的基础上,因此在分析俾斯麦外交手段的同时也不能忽略老毛奇的军事战略思想。老毛奇认为,普法战争之后,德国的下一场战争肯定还是和法国打,但是不会重现之前优势,因此,老毛奇强烈要求割占了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两个地区,作为战略缓冲区,同时也使法国失去战争前哨。不仅如此,他还认为未来的战争,德国必定会和法国和俄国两线作战,因此他一直在思索如何能在两线取得胜利。初期,他的思路是两线均分兵力。但后来他发现法国的军事力量恢复过快,所以他改变作战思路:先在西线取得速胜,和法国签订合约,再和俄国在东线决战,而万一不能在西线取得胜利,德军可以后退,依托莱茵河打持久战。最后,他又觉得这种构思还是有问题,因此他又改变思路为在西线利用阿尔萨斯和洛林作为战略缓冲和法国僵持,在东线和俄国进行一场进攻作战,和俄国签订合约,然后再和法国进行决战。如果以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能够按照这种思路作战,极有可能取得胜利。
   
   在19、20世纪的欧洲大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民众参政意愿也不断上升,因此各国政策制定者在制定政策的时候都不得不考虑民意的力量。对此,俾斯麦则采用了比较另类的手段来驾驭民意,对于今天的中国很有借鉴意愿。首先,政府与报社有良好的互动,他可以通过报社发布政策信息并收集民意;同时,面对汹涌的民意,俾斯麦认为民意像是自然界的风,有极大的盲目性和破坏性,不能逆着民意前进,也不能完全顺着民意前进,只能引导民意。因此,他采用的方法是在民意的期望到达之前,政策制定者抢先到达,这样政府会抢先于民意进而对民意进行引导。最有代表性的是德国海外殖民地的扩张,由于德国的统一,德国国内民族主义日益高涨,对于海外殖民地扩张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对于这种民意诉求,俾斯麦很清楚德国的能力承受范围,所以他一方面在外进行不断的扩张,另一方面也在国内安抚这种民意,避免受到民意的推动。最终的结果是,在民众的期望之外,德国收获了一块又一块的殖民地,而在民众应接不暇的时候,德国突然停止了殖民扩张的道路;而无论德国政府在做什么,因为其早已走在民意的前面,所以在政策制定的时候可以避免受到民意的干扰做出符合政府利益的行动。
   
   但俾斯麦也有其致命的缺点,就是他的所有战略思考,所有行动的目的都不会跟任何人讲,甚至是他的儿子,他多年的同僚。这个缺点也导致了他辞去宰相之后,德国所有政策方针全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也慢慢促使德国走向战争的道路。所以说文化是一种很奇妙的纽带,你生活在什么文化环境中,你的举止和性格就深深的打上了这种文化的烙印。正如德国人,如果你随便问一个人德国人给你的印象是什么,估计十有八九都会说:严谨、呆板。这种性格也反映到了德国的外交方针上,俾斯麦之后上台的宰相就是典型的德国人。面对俾斯麦所创下的复杂的结盟体系,他所有的继任者、所有共事的同僚都对这种有着无数矛盾的结盟体系表现出强烈的抵触,最终德国抛弃了这套结盟体系。
   
   而结盟体系的抛弃,也导致了俄国和德国的结盟关系的破裂。当俄国感觉到被德国的结盟体系鼓励的时候,就必然和法国结成同盟来避免在欧洲大陆被孤立,而一旦俄国和法国同盟,德国就会腹背受敌,外部环境明显恶化。当然,德国内部也能看到这一点,在孤立俄国的同时,他也在和英国接近,试图和英国结成同盟,假如德国和英国能够结成同盟的话,对德国来说也是天大的好消息。但德国上下并不知道英国愿不愿意和他结成同盟,显然德国并不了解英国。英国人历来的外交都是以欧洲大陆各国能够相互制约为中心,因此他不会与欧洲大陆任何一个国家有密切的同盟关系。当德国花了很大的血本,甚至连底牌都送给了英国后,他们却发现英国和德国的关系竟然一步步的恶化了。
   
   显然,英国是全球霸权国家,德国是新兴的欧洲强国,并且还有赶超英国的势头,英国必然是不会养虎为患和德国结盟,与法俄为敌的,并且当德国把自己的底牌都给英国之后,德国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制约英国了,这也是德国和英国关系恶化的原因之一。两国关系恶化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德国国家战略层面的失败。俾斯麦之后的德国在国家外交政策上缺乏远见和一致性。当时的欧洲盛行新的论调:海权论。他们认为强大的海军是国家未来的中心。加之德国新任宰相对海军极度重视,导致德国整个国家战略都围着海军建设服务,最终和英国出现了海军竞赛。
   
   激烈的海军竞赛,不仅消耗德国的国力,而且加剧德国和英国的猜忌,促进英、法、俄的同盟。当德国人发现英国、法国和俄国已经结成同盟后,举国上下都充满着被包围的心态,无论是底层民众还是上层的政策制定者都有强烈的不安,随着这种不安情绪的加深,他们开始寻求突围。然而由于领导层的短视和盲目,丢掉了几次仅有的机会,而它主动挑起的几次试探竟然加速了英、法、俄三国同盟的建立。
   
   最终,奥匈帝国王储在萨拉热窝被刺事件点燃了一战的导火索。
   
   之所以写下这篇观后感,是因为我从这里学到了以下几点:
   
   1.德国的崛起不可否认的归功于俾斯麦和皇帝威廉一世,在俾斯麦和威廉一世在位的时期,毫无疑问,整个德国的国力和影响力在不断上升。但俾斯麦一旦离职,德国所有的外政方针都慢慢偏离了轨道,最终导致一战的爆发。正如作者所说,俾斯麦是权术大师,他对人情世故、对政治外交看的很透,所以他能够见招拆招,能够驾驭一切。但俾斯麦在位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没有培养继任者,也没有将这一切形成机制性的东西,在他看来所有的同僚、机制都是用来驾驭的工具而已。导致的结果是,他一旦离职,他的继任者如果没有他那么大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掌握这么大的局面,最终导致德国外交方针的全方位失败。这也让我想到了拿破仑,拿破仑的成功也是建立在他的个人魅力之上,而他手下的将军等人,只是能够一丝不苟的执行命令而已;因此一旦他个人计划失败,根本没人可以和他共同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2.最值得学习的是俾斯麦建立的庞大的结盟体系。在这个结盟体系中,俾斯麦的最终目的是利用形形色色的盟约阻止俄国和法国结成同盟,确保自己外部环境不受威胁,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在结盟中所秉持的宗旨是使每个国家之间的关系都不如他们和德国的关系密切。当然,这么多盟约中,德国也承担了很多的义务,为了逃避这些义务,俾斯麦在这个庞大的盟约体系中设置了很多矛盾的条件,其他国家战争爆发,德国可以很轻松的利用不同盟约条款之间的矛盾性来不损伤自己的利益。这种思路对行业的公司发展路线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